第七百零三章家人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小萌抓着湿漉漉的床单,嘟着嘴,涨红了脸,可就算她拼尽全力也没有办法拉动床单。》頂點小說,x.

    这可不行,要是被纱织知道了,自己的脸还往哪里搁?小萌继续拉,手下一滑,整个人在榻榻米上四脚朝天地滚了一圈。

    好吧,放弃了,小萌仰天躺着,小腿小手蜷缩着,就让个纱织来嘲笑吧。

    “噗——”来了。

    纱织早就醒了,小萌这么努力,她也不好打扰。不过她实在是忍不住了,“小萌你太可爱了!”

    小萌红着脸不说话,这次丢脸丢大发了,“不要笑。”

    “不笑,不笑!”纱织从被窝里站起来,看着湿成一片的床单摇摇头,“好了,我给你换身干净衣服,不然要感冒了。”

    说着将小萌抱了起来。

    小萌一声不响,把小手咬在嘴巴里,一副受欺负的模样。

    在浴室把小萌脱的光洁溜溜,纱织拿着温水给小萌擦遍全身,婴孩的皮肤就是光滑,而且软软的。纱织都忍不住捏了两把,过过瘾,这让小萌更加脸红了。

    接着把小萌包进干毛巾,擦干,才去找了一套衣服给小萌换上。整个过程小萌任由纱织施为。

    “都凌晨了。”魔法却还没有解开,纱织心道老爹这次真是磨叽,“小萌,你坐一会儿,我去换床单。”

    便把小萌放在客厅里,纱织的动作很快,几分钟就收拾了被小萌尿湿的床单,换上了干净床单。但小萌睡着的速度更快,纱织出来的时候,小萌已经缩成小小的一团睡着了。

    果然小孩子说醒来就醒来说睡着就睡着。纱织小心翼翼地把小萌给抱在怀里,轻轻地在客厅里走了起来,她记得小时候迪妮莎就是这样哄她睡觉的,当然有时候是杜兰。

    竟然回忆起在火影世界的点滴,自己能有迪妮莎那样优秀的母亲还有杜兰这样无节操的父亲,也是自己积福。

    那时候纱织还小,迪妮莎几乎是寸步不离地照顾。可能大家都想象不出一位杀伐果断的大剑战士,会如此小心翼翼生怕用力过度的抱着孩子。迪妮莎会一边走一边哼着小调哄纱织睡觉。一直到纱织三四岁的时候,迪妮莎偶尔还会抱着纱织让女儿安心地睡眠。

    而杜兰也是个很好的父亲,对于自己的女儿,杜兰也是想给她最好。经常讲些那些地球上的童话故事来教育纱织,却一点也不知道纱织的灵魂其实也是地球来的,这些故事她早就听腻味了。但纱织还是永远不会忘记杜兰是一直支持她的,不管纱织做什么决定杜兰一定会支持的。杜兰教育女儿的方针很简单,只要她能坚持到最后那就去做,父亲会永远支持。

    回忆起父母如何对待自己,纱织现在也这样照顾小萌。

    唱起迪妮莎家乡的歌谣,将小萌呵护在怀中。

    悠扬的曲调传到了小萌的梦里,给她的梦增添的光彩。

    然而魔法总会结束,杜兰带着几个小辈飞遍了世界,先后到了耶路撒冷,开罗,伦敦,巴黎,斯大林格勒,又去了美国墨西哥加拿大的多个城市,甚至还去南极飞了一圈。

    这趟漫长的旅程可是把人给累惨了,但总算快完成了。

    当麻感觉自己大腿内侧都磨出老茧了,这扫帚骑着不舒服啊,说句难听的话,就是菊花都火辣辣的。上条当麻恨不得在扫帚上安装一个座位,这样他才会再骑飞天扫帚。

    史提尔和神裂火炽的情况差不多,也是苦不堪言。他们看杜兰在地球各地让当麻摸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世界遗迹还有树木花草,完全看不穿他要干什么。

    不知道这个杜兰到底想不想解决‘天使坠落’。现在他们正在朝日本赶,却已经黎明时分,眼看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也难怪两位英国清教的人会着急。

    但杜兰显然不想给他们答案。

    日本,巨龙和天使大战一夜,双方都筋疲力尽,只是焦土遍野也不知道损失几何。一战三百里,煞气震岛州。天使和巨龙完全无视人类的惊天大战,改变了地形,沉没了海岸,隆起了山丘。

    飞过之地,似乎都被岩浆所覆灭。

    “太迟了!”上条当面表示这样的损失,太大了。

    杜兰却觉得这事早晚会发生的,这个世界的魔法界和科学界早晚会引起大灾变的,只不过提前了一些而已。而且现在是最后一站了,只要完成,魔法就会消失,天使也会离开。到时候重建就可以了。

    “到了!”杜兰落在一栋民房前面,按下门铃。

    上条当麻奇怪这里难道也很关键?却看到屋子里亮起了灯光,显然是被杜兰的门铃给吵醒了。

    出乎意料的见面,上条当麻没想到见到的会是他的父亲,“老爸?”那个平凡的中年男子,却有一个美貌的妻子。

    当然上条当麻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当麻,还有杜兰。好久不见!”上条刀夜惊喜道,儿子一直生活在学园都市,而杜兰更是远居海外。上条刀夜也只有一两次去夏威夷出差的机会才去看望过自己的这位远房亲戚。

    杜兰倒是热情上来就给上条刀夜一个拥抱,“好久不见。”

    当麻很意外:“老爸为什么你们会在这里?”

    “请进,进去说!”上条刀夜给他们看座又到了茶水,才对自己的儿子说道:“儿子,我们搬家了!”

    房间里摆放了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这是上条刀夜从世界各地收集来的宝物,他都舍不得丢掉的,所以带到了新家并且重新摆过。

    “……”所以说为什么自己身为这个家庭的一份子却不知道啊,当麻还在纠结。

    “哎呀,哎呀,原来是当麻回来了。”从楼上走下的是一身大小姐气质的当麻母亲上条诗菜,但此时却是茵蒂克丝的模样。

    “茵蒂克丝??”不,是因为角色替换,那么她是自己的母亲了。但为什么爸爸还是原来的模样?上条当麻疑惑了,但现在答案也不重要了。

    “茵蒂克……不,……老妈,为什么搬家了都不告诉我?”上条当麻转向自己的老妈,希望母亲诗菜能给他一个答案。只是对方茵蒂克丝的模样,这声‘老妈’还不好开口。

    “哎呀哎呀,当然不是因为讨厌当麻才搬家的。”这么打击自己儿子的老妈也只有这么一个,果然不是茵蒂克丝,而是上条诗菜。

    上条当麻被打败了,会心一击,“老妈,你这么说我会伤心的。”

    “当麻也长大了。”完全不能交流的母亲。诗菜这才看到喝茶杜兰,“杜兰,你不是在夏威夷么?”

    “我最近也搬家了,和当麻一起住学园都市。”杜兰笑道,说着还拿了一瓶药出来,贱兮兮地对茵蒂克丝模样的诗菜说道:“这是之前你和迪妮莎要的只生女儿的药,终于研究出来了。这下你们可以生个可爱的女儿,让当麻离家**了。”

    上条诗菜化作一阵疾风把要抢了过来。

    上条当麻无语,难不能不要在他面前这么‘嫌弃’他,他的心好累。不过多个妹妹也不错,当麻心说。

    “当麻,你去浴室,摸一下镜子,这样魔法就结束了。”杜兰没让当麻闲着。

    当麻一听,立刻去摸了镜子,等到他出来,果然父亲还是父亲,母亲也已经变回了母亲,只是客厅里的那个不怎么开口的妹子莎夏却消失了,或许她先回去了。不管了,恢复正常就好,他还要和自己父母好好交流一下。

    另外当麻也不敢想象茵蒂克丝和老爹睡一起的画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