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二章友克鑫市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带着墨镜,一身西服,就差在脸上刻上‘我是黑社会’的一位魁梧男子走了进来:“是谁说有许愿道具的?”“是你们么?”

    显然是,休息室里就杜兰和迪妮莎,难道还有第三个人来拍卖么?要么这个男人是低能儿,要么他是在制造一种压抑的气氛,恐吓客人[综漫]契约计划。

    来者看来应该是属于老大信任的小头目。

    “如果你说龙珠的话,就是我们了。”杜兰很淡定,来人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就算他从西装外套下拔出手枪依旧只是一个战斗力为五的黑帮。

    “你们知道这是哪里么?”小头目一屁股就坐在了之前鉴定师坐的椅子上,强壮的身体把椅子脚压得咯咯作响。

    “这里友克鑫市。”

    “很好,看来你们还知道这是什么地方,那么你们知道如果说谎的话,你们的后果么?”小头目的双眼透过墨镜死死盯住杜兰。

    “我没有说谎,自然没有什么后果。怎么你认为我们是骗钱的人么?没想到最大的拍卖会竟然会有你这种血口喷人的员工,我要见你们的领导,我要投诉你。”杜兰开口就巴拉巴拉反客为主。

    ……额,小头目本来想吓唬吓唬对方,没想到人家根本没有感觉害怕,反而非常理直气壮,没有任何心虚的表情,看来是没有说谎,难道真的有许愿道具?

    “不要大呼小叫,我就是这里的领导。”小混混吼道:“说你们这三样东西都是些什么,我来给你们估价。”虽然是混混不过也是有业务能力的。

    “古神盔甲,许愿龙珠,魔法法杖。”简单明了:“你们不能拍卖给个话,就不要浪费我时间了。”

    哟,脾气不小,小头目仔细看了三样东西,他决定了暂时把三样东西都收下来,头盔和法杖都能拍卖掉,至于龙珠的话,就黑下来好了,到时候找人研究,成不成也没有损失。

    “好,把表格填好,拿身份证,留下联系方式和汇款方式。”

    杜兰微微一笑,从怀里掏出一张猎人执照:“这张就是我的身份证。”

    嘶~

    猎人?!这个世界就算你修炼的念也不一定能成为猎人,因为作为猎人必须要有置之生死与度外的觉悟。猎人考试的死亡率之高,在其他人看来就是疯子的考试。而真正成为猎人的人都是那种杀人和被杀都不会眨眼的疯子,这就是小头目对猎人的认识,猎人是他不能惹的人,就猎人不把自己的命当回事的性格,比黑帮还可怕。

    当然正常人主要还是认为猎人职业危险,并且认同猎人对社会做出的贡献,尊敬畏惧猎人。而小混混只想到了猎人不好欺负,会拼命,思维方式根本不正常。

    “没想到你还是猎人。”小头目稳定心神,猎人不错,至少这三样东西的可信度有提高了:“这些东西如果是你从遗迹里发现的话,那一定会价格大涨的。”

    “没错,就是从遗迹里发现的,不过古神盔甲是很久很久以前先人发现的,只有龙珠和法杖算是我自己的发现。”杜兰似乎很惭愧:“比起先人发现圣域遗迹,我还差得远呢。”

    ……圣域遗迹?没听说过的地方,不过小头目立刻自嘲,自己又不是猎人对遗迹知之甚少,或许是个很神秘的遗迹也不一定。

    “那么这两件东西又是从什么遗迹里发现的?”

    “法杖是从一座破碎的古旧学校里发现的,至于龙珠那可是我翻越古籍的时候发现,又花了好多年才找到的,传说中集齐七颗龙珠就能召唤神龙,神龙能满足任何愿望天下风云之重生。”

    杜兰说的有模有样,小头目更加相信了:“知道了,我们会谨慎安排拍卖的,拍卖时间定下之后,会立刻通知你们。”

    “好。”

    办完手续,杜兰也不管黑帮会围绕龙珠做些什么,他和迪妮莎开始在友克鑫市游玩。

    这是拍卖的城市,淘宝的城市。无数古董文物店铺,里面摆在无数乱七八糟的东西,有些价值连城,有一些却不值一文,考验的就是人们的眼力。

    这还是赌博的城市,无数人压上一切赌一个可能性,在这里又被人称为交换拍卖。就是一件物品以低于物品价值的价格定价,想要竞拍的人交钱完成主办者一件看似简单的事情就能拿到远超付出的物品。其实就是赌博的一种形式,比如有人摆了一副残棋,你付十块钱下,下赢了就能拿走一千块钱的手表,差不多这样的事情。

    这种游戏,参与者几乎是不可能完成游戏,花一点钱就算是娱乐了,但难免就会有人死不认输,把身上的钱全部花光。

    这不,杜兰迪妮莎就遇上了这样的游戏,交换拍卖,完成条件是用网球打翻十米开外的一个易拉罐。参加条件是一千戒尼,奖品是价值五万戒尼的一条金链子。

    杜兰看了很久,很多人根本不会打网球,就是贪心而已,真正重在参与的人只有少数。不过也不难理解,这里是黑帮城市,醉生梦死的不夜城,外来者很多都是抱着淘金赚钱发财的心思来的,自然会认为自己会在城市里财运爆表,根本不会考虑这可能是骗局。

    易拉罐里有铁砂,而地下还埋着吸铁石,就算打中易拉罐都不一定能打翻它,明显就是骗局,就和那些街边的残棋赌局一样欺骗路人。

    杜兰还发现人群里有托儿,当大家犹豫不前的时候,就会吼一句调动气氛,然后上前交钱打球,打不中还嘟囔:就差一点。非常专业的骗局。

    “走吧。”杜兰觉得没意思了,不过走之前他一跺脚,贴地射去一道气,把那个吸在地上的易拉罐给切开,露出里面的铁砂。给骗子小小惩戒,围观群众会帮忙的。

    果然身后传来惨叫骗子的惨叫声,和被骗群众的怒吼。

    “这座城市很乱。”这就是迪妮莎一圈下来的评价。

    “是乱,所以那些骗子小偷强盗才会把赃物送到这里来处理,一路上我看到了不少的好东西,我们现在就去购物吧。”

    “正好,我看看中了些东西。”

    把身上的钱全部花完,买了窗帘地毯挂画,这些艺术气息的手工艺品果然还是买的更有感觉。而就在杜兰和迪妮莎准备回酒店的时候,一大群黑衣男子把街两头都堵住了,把杜兰迪妮莎包围起来。

    “杜兰先生,迪妮莎女士,巴纳先生有请。”

    看来是黑社会请人来了,还真是乌漆墨黑一片,由不得人拒绝的,真不知道有枪就能自信么?这些混混是没见识还是说愚蠢呢?不知道这个世界的强者杀枪手比切菜还简单么?

    好在,杜兰是好人,倒是没有为难来请人的小混混,要为难也去为难大混混。(未完待续。)(www.92txt.net 就爱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