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二章五个灾难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杜兰是准备带人去黑暗大陆长长见识,目前来说比杨德·尼特罗,尼特罗会长的儿子或许是最佳的选择,他有野心也行动力了也有足够的实力。

    不过尼特罗背后还有人,准确的说是一个国家,一个古老国家——卡金帝国。

    这是一个传奇的帝国,可以说是超古代的文明,在人类世界有着悠久历史,不过因为体制落后,一度被v5五国超越,但在三十年前卡金帝国完成了一场平静的过度,被称为最和平的演变,完成了政体的急速转变,一跃获得了重生。三十年间,卡金帝国一直在高速发展,现在的实力更是已经直逼v5。

    但人类世界的蛋糕已经被v5瓜分,连卡金帝国的国王也知道继续压榨人类世界的资源已经不足以让卡金帝国超越v5成为人类霸主。

    所以卡金帝国凭借悠久历史留下的各种古代文献和遗迹整理了一个去往黑暗大陆的计划。

    而计划的重点就是避开之前五条线路上的‘灾难’。

    人类对未知的探索从来没有停步,但探索未知并不是一直会有好结果,所以在人类探索黑暗大陆时会出现未展现谦逊的人,这会激怒黑暗大陆的守门人,从而让‘灾难’降临人间,封锁去往黑暗大陆的航线。

    目前已经有五条比较安全可行的航线被封锁了,也就是说守门人降下了五个灾难。

    灾难一:脑袋是一个大圆球,身体成人形的神秘兵器——金银锭,它是碳基生命还是硅基生命,或者说它不是生命而是机械物体,至今没有调查清楚,而他强大的实力能让人类望而却步。

    灾难二:依附于*的强大能量气体,通常以瓦斯的形态出现,被称为——埃。这是一种数量庞大,没有实体,却喜欢吞噬人类进取心和行为动力的可怕生物,人类遇上他会失去任何求生的意志。

    灾难三:能够传染杀意的双尾蛇——地狱铃声。看似只是一条奇葩的大蛇,但靠近的生命都会疯狂,连植物也会变得互相倾轧夺取生存空间,方圆百里不会见到任何其他生物,只有互相残杀留下的枯骨。

    灾难四:快乐和生命等价交换——育人兽帕普,诱惑人自己走入死亡,给以人短暂的快乐,却吸取人所有的灵魂。是人总会有困难的时候,到时候自然会寻求看似好心却杀人不偿命的高利贷系统。

    灾难五:骗取希望让人陷入无限绝望的不死之病——佐巴艾病,一种让人陷入循环的系统紊乱的疾病,你的生命没有增加,但你却不能死去,只能不断地对自己的生命力进行循环,就算不进食,只自产自销也能活下去。吸取未来的生命来维持现在的生命,然后等到死亡的一瞬间再去使用过去那被使用过的肮脏生命继续维持自己未来活着的状态。而固定的生命力在不断的重复使用中人类的本性被不断消磨,身体会一点点地怠惰,直到成为麻木的行尸走肉,不再成为人,整个过程在死亡和生之间不断重复,给人希望,又夺走希望,最后走向绝望。

    怪兽和疾病,封锁了五条航线,所以卡金帝国的国王要找到一条新的航线。

    “卡金帝国国王的毅力让人钦佩,我知道你们在制造一个能够容纳二十万移民的黒鲸大舰,不过我还是要劝你们放弃,就算卡金帝国真的能在未来一年里再打造二十艘黑鲸,也无济于事,除非你们能送出一亿个会长这样的高手。”

    会长一样的高手,还要一亿个,简直就是做梦,一个都是难得一见了。

    “杜兰先生,就算你是从黑暗大陆回来的人,也太小看我们了吧。”“我又不是没有去过黑暗大陆,虽然危险,但距离目标也只是一步之遥。我也未见黑暗大陆有你说的那般恐怖。”

    “你不是没有成功么,而且你也没有触及黑暗大陆的中心。”“再说你来找我处心积虑想要去黑暗大陆,是不是忘记什么事情了?”

    “?”“你是说我和父亲之间的约定么?在他死之前,我不得再踏入黑暗大陆么?”

    “没错,而且我还很明确地告诉你,我是你父亲的师父,所以他的约定我也会准守的,所以他不死,你是不会加入你的团队的,也不会让你去黑暗大陆。”杜兰可是个好师父:“所以你真心想要邀请我的话,就等你死了爹以后吧。”

    ……“我也很期待。”比杨德不仅没生气,反而露出了他爹死定了的淡定表情:“我想这一天很快就会到来。”

    没见过这样的孩子,竟然期待自己老爹早死:“说的好像是你父亲一定打不过蚁王一样,他好歹也是我的徒弟。”

    “赢了又如何,他老了,还是会死的,这一战会耗尽他的精力,不管胜负都会加速他的死亡。”这倒是没错,但这么平静,甚至幸灾乐祸好么?

    “那么等我徒弟死了以后再说吧。”杜兰不急,黑暗大陆能不能去,也不是很重要。

    “我会再来的。”比杨德知道今天的谈话到此为止了,并没有有实质性的成果,但至少也是谈了。

    迪妮莎等比杨德走了才出现,对话她都听到了:“真是危险的人,这个世界只求自身愉悦的人实在太多了,不过坏人都坏的很有个性。”迪妮莎感觉这个世界很奇怪。

    “没办法,这个世界的人使用的能力本身就是以加强自己内心的坚持和执着,固化自己的愿望来获得的力量。所以不是强者自私,而是自私者强。”“不过也不能一概而论,也要看他们内心的善恶,善良的人还是愿意保护世界的,只是真正强大到这个程度的人太少,更多的人只是以自己的方式来战斗,或许并不壮烈但依旧英勇。”

    “又在说大道理,我可是你老婆!”迪妮莎表示杜兰这些道理留在其他人面前装逼,在自己面前显摆什么?

    “我错了。”杜兰立刻道歉:“不过我是完全同意你的意见的,这个世界的反派好像比好人更出彩。”

    “就是这个意思。”

    “恐怕是因为鳄鱼的眼泪,一辈子的坏人做一件好事就是良心未泯,一辈子的好人做一件错事就是狐狸尾巴露出来了。所以比如幻影旅团重视同伴就成为了黑暗罪恶中的闪光点让人感动。而好人做的错事就是白纸上的墨点,两者显然是前者更容易被人接受,只能说要求好人和坏人的标准差距太大。”

    “你还来?”迪妮莎拧杜兰的腰间肉,让他再讲大道理。

    杜兰龇牙咧嘴,举手投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