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五章讨论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比赛一开始,猫女表现出强大的力量,凯特就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只求死的有尊严。

    最后他做到了,他的细剑刺穿了猫女的咽喉,而猫女的爪子绞碎了他的胸膛。

    凯特最后的三剑宛若鬼神,在猫女发动能力的0.1秒之内就到了。猫女的念能力是有各种能力的念兽,一般以操控而主,而‘黑子舞想’就是用念兽来操控自己,发动时间只需要0.1秒,也就是说0.1秒之内猫女的各方面素质都会得到空前的提高,能力提升数倍。

    凯特最后的攻击也非常快,是三剑却连发齐至,三剑合一。可是即使是这样最后刺中的还是只有一剑。

    果然蚂蚁还是太强了,这是凯特最后的想法。

    “噢,胜负揭晓,凯特选手失去了意识,精彩的比赛,特别是最后两位选手的雷霆对决。凯特三剑连发,猫女更是以诡异的方式躲开了心脏和眼窝的必杀招式,让出自己的咽喉被刺,以气管和食道断裂的代价获得了第一场比赛的胜利。”

    不容易啊,凯特在极限状态下还能反击,这让不少人感觉佩服。不过也有人觉得最后一击要不是蚂蚁倒霉滑倒,恐怕凯特也没有攻击的机会。

    不过第一场的比赛也确实让人类见证到了蚂蚁的强大,他们的眼睛根本跟不上。

    “让我们把凯特选手搬下去接受治疗,休息一天,让大家好好回味一下这场短暂却精彩绝伦的绝对,顺便我要整理一下擂台,要是下面还有人滑倒就不好了。”杜兰说道。

    奇犽拿出凯特的幸运沙漏,发现他一天的运气都用完了:“用了二十四小时的运气,竟然只是让对方滑倒么?”奇犽感觉不太合算。

    “奇犽,凯特好像没有呼吸了?”小杰紧张到。

    好运用完开始走霉运了么?奇犽不会治疗但对人体构造还是很了解的,“胸腔的肋骨全部断掉了,肺部也碎了,心脏也破损了。”“快给他吃仙豆啊。”

    本来小杰就是要给凯特吃仙豆的,可是发现他没有呼吸了所以才会紧张得忘记了。小杰立刻动手,不管有没有气,都要先给他吃下仙豆才对。

    其实念能力者的生命力是很顽强的,因为念是能力者的强烈思念,只要思念强烈就能超越生命本身的生死,在死亡后依旧能发挥作用。

    所以凯特活了,仙豆加上他的念,让他奇迹般地在这样严重的必死伤势里复活过来。

    小杰自然是很感动,哗啦啦地掉眼泪。杜兰发现小杰似乎特别依赖比自己年长的男性,看来真是从小缺爱的表现啊。

    “好了,明天还要比赛,现在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第一场比赛的视频破了点击记录,无数人都看到了蚂蚁的强大。当然也有人说那是因为凯特太弱了,这就属于站着说话不腰疼的主了,明明凯特已经表现的很好了,要是换做其他人早就死了。

    凯特在猎人协会也是属于能进十二地支的强者了,十二地支是会长一手创办的组织,任务是在会长不在的时候管理协会,十二个成员都是会长亲自选拔。选拔条件是会长的心情,也会把喜欢拆台的人加进去。

    十二地支的战斗力或许不强,但在他们专业的领域却是绝对的强者。凯特完全满足十二地支的加入水平,只是他的专业是野生动物研究,和动物打交道多过和人打交道,而十二地支的主要工作是和人打交道,当然也有例外比如小杰的父亲,他就喜欢到处躲,不会尽责。

    猎人协会的高手自然也不会放弃研究这样的珍贵视频,十二地支也在其中。

    “大家怎么看?”协会大脑犬女约克夏问在座的同事。

    “蚂蚁很强,速度很迅速,如果她一上台就下杀手的话,凯特恐怕就没有十分钟的表演了。”这是丑牛,一个穿着奶牛服的中年男人,因为让十二地支更形象,为了敬爱的会长,十二地支里有不少人打扮成为各自对应生肖的模样。穿黑白两色的奶牛服饰在这里也很正常。

    “没错,那只母蚂蚁看来很怕裁判啊。”申猴西游说道:“我观察她好几次都用眼神瞟那个裁判。”

    “杜兰,也是我们协会的猎人,会长之前失踪一年就和他有直接联系,是个神秘莫测的男人。”约克夏有杜兰的一些情报。

    “这一次的比赛也是他安排的吧,竟然能让我们会长乖乖听话,还能指挥奇美拉蚁,实在是让人好奇杜兰的来历。”酉鸡克鲁克是个背着羽毛翅膀,发髻上插羽毛的年轻妹子,穿着时尚,除了是猎人之外,她还是音乐家舞蹈家。

    “来历不明,年龄不明,只知道他结婚了。”约克夏说道。

    “蛮好的男人,可惜了。”克鲁克可是很少有看得上的男人的。

    犬女不在纠结杜兰:“我们是要看蚂蚁的实力,这只蚂蚁只是王的护卫,王可能是她的几倍,十几倍强,我担心会长会出意外。”

    “我们又阻止不了会长,他都决定了的事情。”虽然在场的人敬佩会长,但会长那臭脾气也确实很让人受罪,认定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更改的:“恐怕他现在正在为一个礼拜之后的比赛,正跃跃欲试呢,我们要是阻止的话,非但不会成功反而会变成他修炼的沙袋。”丑牛很严肃地说道,作为十二地支里最刚正不阿的罪犯猎人也对会长无可奈何。

    “不是要阻止,而是要想想会长不能成功讨伐王的话,我们应该如何应对。”犬女说道,“这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如果会长真的失手,那么杜兰估计会出手吧。”

    “可恶,明明那么厉害,还要让老头子犯险,杜兰这个家伙太阴险了。”直言不讳的是寅虎康宰,脾气和老虎一样暴躁的小个子:“还有那些蚂蚁也是乱七八糟,猎人协会就该一拥而上杀光它们。”

    “恐怕到时候死的会是我们。”申猴说道:“你难道自信能跟得上尼飞彼多的速度么?”

    “你这只臭猴子说什么?”

    “没说什么,只是教训某些没有自知自明的家伙。”

    “可恶。”寅虎又要动手,被大家阻拦。

    “大家都少说一句,虽然杜兰可能出手,但我们都不知道他的想法,所以我们还是要拿出一个备案来。”犬女说道,其实其他都好说,可是开战那天会有大量观众,这就让备案变得困难了。要是没人,直接用导弹原子弹轰就好了,保证炸不死王也要他半条命,然后他们再去收人头。可惜有观众,这就不好做备案了,保护观众还要和超越会长的王战斗,这不可能。

    所以备案变成了给会长加油,让他打败王,这样无厘头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