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二十一章压迫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猎人协会的高手比观众更加关心会长的情况,目前看来蚂蚁之王绝对不是好对付的,会长可能真的会死在这里,死在他最快乐的时候。

    看着王那平静的表情,会长出第二招了:“第四式!”手为枪尖,刺向了王。

    王没有移动,任由观音的金手指刺中,被推出十几米远,撞断了石柱才止住。石柱倾倒摔下压碎了擂台。

    “王,你还没有斗志么?”会长皱眉问道。

    “你会死的。”王说道:“你就这么着急走上死路么?”

    “王哟,人总会死的。”“至少也要让我活着的时候享受战斗的快乐。”“第八式!”观音手刀横扫而过,将王扫到了柱子上:“王哦,你想要知道你的名字么?”

    会长知道蚂蚁之王什么都不缺,也什么都不需要,本来王在人类世界还有征服世界的*,但认识小麦之后,他对人类的恶念也已经少了很多,可以说是无欲则刚,会长根本没有任何手段激起王的战意。

    不过会长记得杜兰说过,王不知道他的名字,想要知道名字,因为他想要和小麦平等交流,所以他需要一个名字。可是凡夫俗子不配给王取名,而王又不会给自己取名。因为王就是王,他不知道自己应该叫什么,取名的人只有一个就是王的母亲。

    可惜蚁后在王出生的时候就死了,也没有留下遗嘱,那么知道王名字的人只有杜兰这个穿越者了。

    杜兰告诉会长,如果打得不尽兴,就用王的名字当做诱饵,这是王唯一的愿望。

    “朕的名字?”王的眼神终于出现了一丝波动,他想起了小麦问过他,可是他没能回答,让小麦很伤心,还以为王不愿意和小麦成为朋友,所以连名字都不说。

    所以王想要知道名字,“告诉朕!”

    “嚯嚯,那么就打起精神取悦我吧。”会长笑得很邪恶,看来杜兰说的不错王对名字很重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同时会长也怀疑杜兰是不是瞎掰了一个名字用来忽悠的,因为杜兰这个家伙和自己的脾气很像,喜欢胡来。

    战意出现了,会长眼神凝重,因为起战意后王的气势又发生了质变,还真是不好对付的对手:“第五式!”这一次是拳,左勾拳。

    但这一次没有打中,王躲开了,观众根本看不到。好在会长看到了,在柱子上,看到王眼中的杀气,会长知道这一次轮到自己防御了。

    轰!柱子表面被踩碎,王朝会长冲了过去。

    会长眼神熠熠,这才是有来有往的战斗:“第三十六式!”合掌出招,虽然动作看似多余,但其实速度奇快,王还没靠近已经被观音掌力打飞。

    “王终于进攻了,大家可能没有看清楚,他在会长攻击的一瞬间躲开了并且在柱子上借力攻向会长,没有任何招式只是直线攻过去,看来王是想要撕碎会长,太强大了。”“而会长更是迅速,会长身后的百式观音只需要会长下达简单的命令就能进行极其复杂的攻击。”

    会长的念是以百式观音的千手攻击为主要攻击手段,而他要做的就是站在百式观音之前合掌决定如何出掌。会长和自己的念是一个系统,比作电脑的话,会长就是操作电脑的人,而百式观音就是电脑,只需要会长轻点鼠标就能完成电脑软件的复杂运行,会长决定如何运作百式观音。

    接下里就是快速的攻防了,会长和王的速度都很快,只有依靠杜兰的解说大家才能知道擂台上发生了什么。

    “快,快,快,会长连续出了右掌,勾拳,后摆,扫击,同时抵挡王从背后,侧面,正上的直线攻击,可谓是滴水不漏的完全无死角防御,千手观音招式无常,幻影变化,真是太精彩了。”“而王攻击无效,防御也只能依靠他那一身横炼的外壳和筋骨,承受了一次次堪比导弹轰击的打击,奇美拉蚁的*简直比白矮星还要坚固啊。”杜兰解说的热血沸腾,周围观众也是听的欢呼连连。

    不过只有会长知道战斗是多么困难。

    “朕已经看穿你了。”王停下攻击看向了会长,此时他的外壳上已经出现了斑驳的伤痕,不过他依旧冷静。

    “哦?蚂蚁的王哦,那么尽管放马过来吧。”

    王没有上去,反而解释道:“你会输,因为我从你千变万化,组合复杂的招式中看到了你的弱点。”没错,就和他以前下‘军仪’棋的时候一样,那是一次次的排列组合,就算是无数的不可能中的唯一可能性,只要进行一次次的重复不断地试探那么就算是大海捞针,王就能看到不可能中的唯一可能性。

    “就算你自己不知道,但你在出手的时候,总是会有自己潜意思里不愿意使用的招式或者抗拒不喜欢的招式,这就是你的死期。”

    “我没有不喜欢使用的招式!”“第八十八式!”右手托举,要将蚂蚁打飞上天,然后接上几十招的套餐掌法。

    王没有任何反应,只是继续对招,这是开战以后最长的一次对招,长达三分钟,期间两人摧毁了擂台的中央,击倒了周围的三四十根石柱,崩飞的碎片飞到天空,然后又如雨点一样噼里啪啦落下。

    杜兰解说的口水都干了,而观众们都集体沉默了,第一分钟观众还在山呼海啸,第二分钟观众的欢呼已经零零落落,他们已经被这紧张的攻防逼迫得喘不过气来,第三分钟观众们都安静了,因为他们的心声都融入了金色的观音之中,千手之万变姿态以及王不屈的身形,深深地影响着观众。

    虽然他们很多都不是武道家,但战场的气势就是雕刻刀,削平了观众内心的狂热。

    对招其实很快,但观众却好像度过了很久,岁月如梭便是如此吧。三分钟内,王试探上百会和,终于抓住了会长的破绽。

    没错会长不知道的却确实存在的他不喜欢或者说不擅长的招式,那就是王越过绝对防御的契机。

    呲!溅血三尺,会长的左腿消失了,膝盖之下被王切断。

    王停下了这一次攻防,甩掉指尖鲜血,平静地看着会长:“告诉朕名字。”

    “王哦,不要以为碰巧切下老夫的边角料就算胜利了。”会长可不会轻易认输:“要打败我,还早呢!”

    “不止血的话,你会死,你还是认输吧,台下有你们人类的医生。”

    会长根本不需要医生,一拍大腿,就让大腿的血脉收缩停止了流血:“撒,我们继续吧,王。”

    杜兰看会长那完全投入的样子就知道这家伙不到极限还不想使用界王拳,心说猎人们要不要这么疯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