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忘仇录(5)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洛红袖不笨。≥

    洛红袖非但不笨,而且还很聪明。

    洛红袖不仅很聪明,武功修为亦很高。

    因此,她自然也现了阿猫气息微弱这件事。

    她甚至猜到了阿猫此刻已内力全失。只是她不想承认罢了。或者说,她不愿承认。

    可如今,木已成舟,就算她有一百个不情愿也罢。事实就是事实。

    事实就是——阿猫现下已成了废人。

    洛红袖一经现,转念间便已想到了或许是那一竹筒酒有古怪。

    其实她心里并不想这么想。因为就是她娘亲予她带给阿猫的。

    她不愿相信娘亲居然会害爹爹。

    人都是这样,人生在世也只得这样。越是不愿相信的事情便越要逃避,越要逃避事情便越就是事实。

    这句话在洛红袖身上得到了很好的印证。

    洛红袖此时已到了阿猫的身旁,声音中略带着哭腔:“爹,爹爹,你告诉红袖。是不是这酒?是不是这酒令你变成现在这个样子的?”

    阿猫一怔,随即无奈的摇了摇头。

    他心道:女儿长大了,真的长大了。而且生的这般聪颖。

    “丫头,你刚说这酒叫什么名?”阿猫问道。

    洛红袖此时已几乎要流下泪来,她幽幽道:“这... ...这都什么时候了,爹爹你还有心思询问这酒的名字。”

    阿猫抚摸着他最为疼爱的女儿,细声细语道:“丫头乖,爹没事。告诉爹爹,你娘给这酒起了个什么名儿?”

    “黄泉... ...黄泉不息。”洛红袖道。

    “黄泉不息... ...黄泉不息... ...”阿猫直念叨着。

    黄泉不息?既都下了黄泉,又怎能不息呢?

    阿猫拿起竹筒仔细端详起来。可浮雕依旧是那幅浮雕。

    他直把竹筒里面也仔仔细细的瞧上了好几遍。

    可竹筒依旧是那个竹筒。唯一的不同便是——现下,竹筒空了。

    忽然,阿猫大笑起来。

    直笑的上气不接下气。

    洛刀甚是不解,是何故令内力全失的阿猫笑的如此之欢?难道失去内力还是件值得高兴的事?

    洛红袖唯恐阿猫无法接受失去内力这个事实,忙问道:“爹爹,爹爹,你怎么啦?”

    如今阿猫内力已失,自然气息不足,连咳了几声道:“咳... ...咳... ...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爹爹,你说什么?你明白什么了?难道真是娘的酒害的你失去内力的吗?”洛红袖问道。

    阿猫摆了摆手,道:“丫头莫说傻话,自然不是你娘。你娘这酒可是疗伤的圣药,我这身内伤要不是有它,恐怕再过一年半载也好不了。”

    “既然如此,那爹爹一声旷世功力何故竟会在一夜之间散于无形?”洛红袖追问道。

    “那是... ...”阿猫刚要说话,洛红袖又道:“爹爹可不要告诉女儿,这身功力是爹爹自己散去的。即便女儿如今只有三岁,也不会信的。”

    阿猫似被洛红袖一语道破,竟不再往下说了。

    “爹爹,务必告诉女儿实情。”洛红袖的神色甚是坚决。

    阿猫知道这小丫头闹起脾气来极是倔强,自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竟忽然道:“丫头,爹爹饿了,去给爹爹摘些果子来。待爹爹吃饱了定会一五一十的告诉你。”

    洛红袖一双眸子不停的打着转,道:“爹爹可说的是真话?”

    阿猫笑道:“爹爹何时骗过你?”

    洛红袖不情愿的点了点头,独自出洞去了。

    “丫头。”阿猫忽的唤道。

    洛红袖已到洞口,转过身来道:“爹爹还有事?”

    阿猫欲言又止,最后竟然道:“丫头,你这脾气可得改改,性子如那烈火一般。你若再这样下去,小心以后没人敢娶你。”

    洛红袖不由得双颊一红,娇嗔道:“爹爹说的是什么话呀。那女儿便不嫁了,终身陪伴着爹爹和娘亲。”

    阿猫笑道:“那怎么行,爹娘总有百年归老的一天。总不能自私的将女儿一直留在身边吧?正所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嘛。”

    “来日方长嘛,爹爹怎么忽然提起这些事情来?女儿可还没到嫁人的年纪呢。就算以后要嫁以后也要爹爹看着女儿出嫁。”洛红袖娇道。

    “或许,爹爹看不到了。”阿猫沉沉的说了一句,说的极为小声。

    “什么?爹爹适才说什么?”洛红袖问道。

    阿猫连忙改口,道:“哦,没什么。丫头路上小心。”

    洛红袖摇了摇手,道:“爹爹你怎么了?今日怎的这般啰嗦?还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话?你就乖乖待着,我去去就回。”说罢便出洞去了。

    阿猫呆呆的望着洞口,仿佛这是最后一次见到自己的女儿一般,要多看几眼。

    半晌才缓缓回过神来,道:“阿刀,你过来。师傅有话对你说”

    洛刀问道:“师傅,什么事?”

    “你去那壁上揭下那块嵌着的石头,把里面的东西给拿出来。”阿猫道。

    寻着阿猫所指的方向,洛刀果然找到了那块石头。只见石头深深的嵌在山洞内的石壁上。

    洛刀费了好大的力才把石头取出,石壁内竟是空心的。

    洛刀一惊,自己在此处这么多年,竟从未现过这个地方。

    只见,石壁内赫然放着一本残破的书籍。

    洛刀小心翼翼的将书取出。书上盖着厚厚的一层山灰,甚是残破,上面竟还有些已干了的血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