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入关(1)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正午时分,天气又开始炎热了起来。

    洛刀的身上已满是汗水。

    此时,他酒已喝尽,喉头干涩。不禁心道:此时若有酒,我定能饮下七八坛。

    忽的,身后传来一阵清脆的铃铛声,听着像驼铃。

    只见一金碧眼的西域人士正牵着一匹骆驼缓缓走来。

    洛刀停下了脚步,直看着那西域人。

    此路是商道,有一两个西域人本不足为奇,可洛刀却盯着看了好久,直到那西域人走近他身边。

    只见这西域人是个中年汉子,裹着头巾,露出两鬓金色的毛。一脸的邋遢络腮胡直打着卷,就连胡子也是金色的。

    “朋友,你看什么?”西域汉子问道。

    这汉子虽是异族人士,可这汉语说的倒也流利。

    “朋友,我并不是在看你。而是在看它。”洛刀朝着西域汉子的腰间指了指。

    只见,这西域汉子腰间缠着一条黄金打造的金腰带,富贵逼人。

    西域汉子一惊,道:“莫非你要打劫?”

    洛刀忙道:“你误会了,我说的是你腰间的这壶酒。”

    西域汉子听到并非打劫,松了口气。解下腰间悬挂着的酒葫芦,道:“原来你说的是它。”

    “正是,十丈之外便能闻到浓郁的酒香。我猜想阁下葫芦中定是好酒。”洛刀道。

    “哦?你懂酒?”西域汉子问道。

    “不懂,爱喝。”洛刀道。

    “我这酒可与你们中原的酒不同,味道怪的很,你可敢喝?”西域汉子问道。

    “你若舍得,我便喝得。”洛刀答道。

    “有何舍不得?你喝便是。只是呛了鼻子莫要来怪我。”西域汉子笑道。

    洛刀接过葫芦,“咕噜”“咕噜”直往嘴里灌。

    “好酒。”洛刀喝罢直赞道。

    “如何好法?”西域汉子问道。

    “入口极酸,入喉却及是香醇。喝完之后嘴里还留有余香。这样的酒若不好,那世间哪里还有好酒?”洛刀道。

    “哈哈哈哈,看来阁下也是一个酒鬼啊。”西域汉子大笑道。

    “酒鬼不敢当,但在下也是无酒不欢之人。”洛刀道。

    “那阁下与我真是知己,这酒乃西域特产的葡萄酒。是以葡萄和多种谷物混合酵而成,自是香醇无比。最重要的是这酒在你们中原可是喝不到的。”西域汉子笑道。

    “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在下喝酒无数,可却偏偏没有喝过阁下这酒。原来是异国佳酿。”洛刀叹道,说罢又提起葫芦喝了一大口。这才把葫芦还给了那西域大汉。

    “适才讨了阁下的酒喝,还未请教。”洛刀道。

    “我叫巴巴鲁尔切耶夫斯基,西域人,也是个商人。为了在中原行走方便,我给自己取了个中原名字,叫金万两。”西域汉子道。

    洛刀心道:此人定是个财迷,竟取个名字都叫金万两。

    “中原的兄弟,你叫什么?”金万两问道。

    “在下洛刀。”洛刀道。

    “哈哈哈哈,既然你喝了我的酒便是我的朋友,看你行程的方向似是要入关啊?”金万两道。

    “正是。”洛刀道。

    “既然如此你我兄弟便结伴同行如何?”金万两道。

    洛刀心道:这西域人脾气倒是豪迈,反正都是要入关的。同行又如何?

    “金兄不怕在下是坏人吗?”洛刀问道。

    “嘿嘿,我若认定你是坏人适才也不会请你喝酒。”金万两道。

    “够豪气,金兄请。”洛刀道。

    两个人,一匹骆驼。便这样结伴而行在商道上。

    一路上,洛刀一直在喝金万两的酒。金万两也不小气,任凭洛刀喝多少也没有半句话。

    “洛兄弟,光喝酒岂不无聊。让我为你弹曲子,也好为这寂寥的旅途解解闷。”金万两忽道。

    洛刀此刻正品尝的美酒,哪里来的闲情听曲。应付道:“如此,那自然甚好。”

    金万两瞬间来了兴致,似是抓住了一个难得炫耀的好机会。立时从骆驼背上抽出一把胡琴,直拨弄弹奏了起来。

    他一边弹着,嘴里一边唱着洛刀听不懂的语言。曲调甚是忧伤。

    洛刀听着听着,不禁放下了葫芦。陷入了沉沉的回忆。

    他想起了阿猫,想起了洛红袖。这一刻他想起了所有应该想起的人。

    他的思绪便随着这悠扬凄楚的曲调流淌着... ...流淌着... ...

    忽然,琴曲戛然而止。

    洛刀也立时从哀思中抽身回来,正看见金万两此刻正直直的看着他。

    “洛兄弟是否想起了亲人?”金万两问道。

    “金兄如何知道?”洛刀问道。

    “哈哈,看你这样子我便知道。每次我一个人静静弹奏此曲时这是这个样子。”金万两笑道。

    “金兄此曲哀思悠长,似寄托了浓浓的思乡之情。教我不禁也深陷其中。”洛刀道。

    “哦?你懂琴?”金万两问道。

    “不懂,爱听。”洛刀道。

    “哈哈,三句话不离爱字,洛兄弟,想必你也是个性情中人啊。”金万两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