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线索(1)【两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金九旭迅拭去身上残留的石灰粉末,上前拱手道:“多谢少侠出手相救!”

    洛刀拱手道:“区区小事,何足挂齿。 ”

    金九旭看了一眼倒在地上,气绝身亡的刘彪,碎了一句道:“该死。”

    洛刀忽见金九旭腰间绑着一个葫芦,不禁问道:“不知兄弟这葫芦内装的可是酒?”

    金九旭解下葫芦道:“正是。”

    听闻是酒,洛刀眼睛忽的一亮了,便如猎鹰看到了猎物一般,怔怔道:“不知兄弟可否请在下喝上一口,这天干物燥,口渴的紧。”

    “在下这酒实乃在山野小店胡乱打来,粗劣的很,若是少侠不嫌弃,那便请随意喝。”金九旭道。

    洛刀接过酒葫芦道:“兄弟哪里话,于我而言酒无分好坏。下了肚,这好与不好还不是照样要变作一汪清水吗?”说罢,提起葫芦便喝。他已有些时日没有喝到过酒了,酒瘾早已犯了,现下无疑便像是久旱逢甘霖一般,几口便将葫芦喝了个底朝天。

    “啊... ...好酒!好酒啊!”洛刀赞叹道,神情自是说不出的舒坦。

    金九旭拱手道:“少侠果然是性情中人,还未请教高姓大名。”

    “在下洛刀。”洛刀道。

    “洛少侠,在下金九旭,乃‘正刀山庄’庄主官翰山座下第四代弟子。”金九旭道。他每每提及‘正刀山庄’之时言语中便会不自觉的透露出一份骄傲之情,自是很已师门为荣。

    早前,当金九旭一行四人与刘彪等厮交手之时,洛刀已在林间听过他自报家门,所以此时听闻金九旭师出名门时也并不惊讶。

    “莫要少侠前少侠后的叫,若金兄不嫌弃,便与小弟以兄弟相称如何?”洛刀道。

    这金九旭倒也是个爽快之人,立刻道:“如此甚好!洛兄!”

    “哈哈,金兄,这便对了嘛。”洛刀笑道。

    此时,冷若秋也从林间缓步走了出来。

    金九旭见到冷若秋时便如大多数男人一样,眼神痴傻,直看的呆了。他只觉眼前这女子从郁郁葱葱的林间而来,宛若是这林间的仙子一般,无垢无瑕,不食人间烟火。

    “金兄,这位是在下的姐姐,洛红袖。”洛刀道。

    金九旭一惊,意识到自己失态了,这才回过神来,拱手道:“原来是令姐,洛姑娘,你好。”

    冷若秋微微作了一个揖,还礼道:“金兄弟。”

    “洛兄弟一表人才,令姐美貌更是惊为天人。今日,在下能在此遇上两位,可说是缘分呐。”金九旭叹道。

    “金兄言重了。”洛刀道。

    “不知金兄弟原本要去哪里?据小女子所知‘正刀山庄’应在洛阳,怎么金兄弟会长途跋涉来到这蜀中?”冷若秋问道。

    金九旭神色一沉,叹道:“哎... ...说来惭愧。家师差遣我等运送一批物资到此,可没想到路遇山贼,我这三位师弟又惨遭歹人毒手,在下实在无颜回去面对师尊。”

    “金兄,世事无常。这山贼来袭本就是不定之数,金兄又何必尽把责任怪与自己头上。”洛刀道。

    “哎... ...可就算如此,也是我能力不足,无法护我三位师弟周全。”金九旭低着头,连声叹道。

    “金兄弟,凡是要看开一些,江湖本就如此。”冷若秋道。

    冷若秋空灵的声音便像清风一般吹进金九旭的耳朵,使其不由得精神为之一振。

    “金兄,最要紧的是你那一车东西没事,你还是赶快将它们押运到目的地吧。洛刀道。

    冷若秋心念一转,忽的问道:“不知金兄弟这一车东西要运往何处?”

    “家师交代,这车物资务必要安全送达蜀中‘万峰山’。”金九旭道。

    洛刀与冷若秋听罢皆是一惊,二人相互望了一眼。他们都明白彼此心中在想些什么。这‘万峰山’便是昔日‘响马帮’的地头。自从十几年前‘响马帮’为阿猫所灭之后,‘万峰山’也便成了一座荒山。这武林正道的领袖‘正刀山庄’何故要差人运送物资上‘万峰山’呢?

    冷若秋想了一想,其中必有蹊跷,忽的眼神一亮,道:“金兄第,这万峰山离此地约莫还有半日路程,这一路不太平的紧,不如让我等结伴而行,不知金兄第意下如何?”

    冷若秋既然开了口,她便已料定了金九旭不会拒绝。因为,冷若秋生来便有一种让人无法抗拒的气质。

    果然,金九旭满口答应道:“如此自然甚好,此去路途艰险也好有个照应。只是这样一来不会耽误二位吗?”

    “我二人四海为家,这几天才游历至此。早闻万峰山险峻异常,此去也好开开眼界。”冷若秋道。

    “既是如此,那便由在下带路吧。”金九旭道。

    金九旭将其三名师弟的尸体抬上马车,拉至林间一处空地埋葬。

    洛刀为其寻来了几段上好的红木,以供金九旭立碑刻字。

    待得未时,金九旭已将三名师弟皆入土为安。

    “三位师弟,金某对不起你们,让你们客死异乡。”金九旭对着三人的墓碑喃喃道。

    “金兄,莫要伤感,现下刘彪等人皆已伏诛。我相信你三位师弟的在天之灵也能够得到安息了。”洛刀道。

    “哎,只怪我自己太不济,武功低微,这才着了歹人的道。”金九旭道。

    “金兄,你此刻在此长吁短叹倒不如此次回去好好苦练一番,他日武有所成也好纵横天下,惩恶扬善。岂不快哉?”洛刀道。

    “洛兄教训的是,是在下软弱了。”金九旭道。

    “金兄哪里话,来,我们上路吧。”洛刀道。

    “是啊,金兄弟,令师所托可切勿耽误了。现下已是未时,再过几个时辰天就黑了,若再不加快脚程,入夜前便到不了万峰山了。”冷若秋忽道。

    金九旭抬头望了望,眼见太阳已渐渐西去。

    “好,我们这就启程。”金九旭道。

    三人便赶着马车一路向南去了。这一路上,洛刀与冷若秋虽皆各自怀着各自的心思,可他们思考的问题确是一致的。到底,现如今的万峰山是如何一番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