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暗杀(3)【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官翰山站了起来。

    这把武林第一刀终于动了。

    “老夫从阁下身上感觉到了杀气。”官翰山道。

    洛刀把心一横,他今夜既然敢来就没打算能够活着回去。

    “不错,我便是来杀你的。”洛刀冷冷道。

    “阁下是谁?”官翰山问道。

    “老贼,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洛刀道。

    “那不知老夫与阁下有何仇怨?竟能让阁下如此冒险,不惜深夜潜入正刀山庄。”官翰山道。

    “深仇大恨,不共戴天!”洛刀道。

    “深仇大恨?老夫自问行走江湖向来光明磊落,从不会无端与人结怨。更何来深仇大恨之说?”官翰山道。

    洛刀冷冷一笑,道:“老贼,事到如今你还满口假仁假义。今日我便是来与你算一笔陈年旧账的。”

    “哦?不知是一笔什么帐?”官翰山道。

    “这笔帐自然不是用嘴就能说得清的,拿你命来算吧!”洛刀喝道。青芒一现,洛刀已拔刀在手,他直将内力催谷至顶峰。连人带刀电射至官翰山。

    “好俊的身法。”官翰山道。

    “少废话,看招。”洛刀喝道。一出手便已用上了‘森罗四十二路·杀’。

    一时间刀影翻飞,洛刀直如恶狼扑食般,横挑竖劈连续砍出了一十二刀。

    若换做别人,见到如此连绵不断的刀势,早已后退,先避其锋。

    可官翰山偏偏就不是别人。

    他是官翰山。

    武林公认的‘天刀’。

    他又怎会在刀的面前选择退避呢?

    只见,官翰山撵须一笑,神情依旧自若。他右掌隐泛蓝芒,摆于身前。

    黑暗中,只听得一阵激烈的交锋之声。洛刀便已退至门前。

    反观官翰山,他仍是那么悠哉的站在床前,仿佛从未动过一般。

    可适才,官翰山确实动了。

    也只有洛刀知道官翰山动了。

    若不是官翰山动了,试问,天下有谁能在一瞬间便破了洛刀的连环十二式刀法呢?

    洛刀此际直喘着粗气。

    他看到了官翰山出手。

    正因为他看到了官翰山的出手。所以,现下他再也不敢贸然出手了。

    能徒手将洛刀的刀法破的干干净净的人。放眼天下,想必也只有官翰山能够做到。

    官翰山嘴角一扬,道:“阁下刀法凌厉,老夫佩服。只是,阁下的刀法杀气太重,每一招皆攻人要害。不好,不好。”

    洛刀双眼泛着寒光,冷冷笑道:“老贼,此时此刻你还要隐藏实力吗?”

    “哦?此话怎讲?”官翰山问道。

    “那日舞阳栈道上,你的刀法可比今日凌厉百倍,你是认为我没有资格杀你吗?”洛刀冷冷道。

    “阁下是否误会了?什么舞阳栈道?老夫不明白。”官翰山道。

    “少装蒜!使出你的金色刀气吧!”洛刀喝道。人已高高跃起,一手握着‘鸢飞’,一手聚起碧绿的刀气,双刀合并,直取官翰山。

    洛刀此招直比先前那一十二刀快上好几倍。

    官翰山脸上微露诧异之色,他向后退了一步,侧过身来。左掌内力大盛,白芒乍现,顷刻间双掌皆已聚起手刀。

    官翰山居然退了?

    这几年来还是第一次。

    “原来阁下适才一直刻意隐藏实力,目的只怕是为了试探老夫吧。”官翰山道。

    洛刀旋身而下,两道碧绿的刀光直压向官翰山。

    官翰山挺掌而上。只见他右掌聚着蓝色的刀气,左掌聚着白色的刀气,直对上了洛刀的一刀一掌。

    只听得轰然一声,洛刀直被震的倒飞出去。他足下聚力,在墙上一点,人又凭的弹了回来。回身一刀再砍官翰山。

    官翰山抽身一避,反掌一挥,寒芒破空,直削洛刀。

    洛刀在空中将身子一缩,竟快的沉了下去。

    官翰山一掌落空,立时微微一蹲,以防备洛刀偷袭下路。

    正当官翰山以为洛刀要向自己的双腿一刀砍来的时候。只见,洛刀忽的单掌在地下一推,人又凭的上升了几尺。他借力凌空便是一个翻身闪至官翰山右侧,挥刀斜劈,向官翰山背门砍去。

    洛刀的刀势来的一刀比一刀快。

    官翰山也不禁认真了起来。

    他俯身前仰,洛刀这一刀直从官翰山头顶掠过。

    官翰山面朝地下,头也不回,反手一掌打向洛刀。

    掌势出其不意,洛刀暗自一惊,抽刀回挡。

    只听得“当”的一声,洛刀已硬生生的倒在了床上。

    官翰山这一掌极重,直震的洛刀五内翻腾。

    洛刀一个“鲤鱼打挺”翻身而起,可顿觉胸口一闷,直“哇”的吐出一口鲜血。

    “‘瀚海刀气’,‘苍穹刀气’。‘天海双刀决’果真名不虚传。”洛刀道。

    官翰山此际忽的皱起了眉头,问道:“阁下的刀法怎的如此熟悉,我们是否认识?”

    洛刀缓缓的站了起来,直把手中的‘鸢飞’高高扬起,喝道:“你确实应该认得我的刀法。因为,今日我将会用这套刀法结果了你的性命。”

    洛刀大喝一声,手中的‘鸢飞’已如流星般射向官翰山。

    官翰山一惊,身形一沉,‘鸢飞’刀已擦着他的脸而过。

    他忽觉罡风扑面,转过身来,洛刀却已近在眼前。

    ‘鸢飞’只是一个幌子,洛刀才是真正的杀招。

    洛刀双手合十,双掌之上的刀气直汇聚成一柄碧绿色的大刀,直取官翰山心窝。

    此时,官翰山双掌上蓝、白两股刀气忽的暗淡了下去。随即迸出两道耀眼的金芒。

    金色刀气!

    洛刀只觉一阵金光晃眼,手上便已慢了几分。

    官翰山后先至,掌锋直刺在洛刀胸前。

    洛刀但觉胸前如被撕裂般的疼痛,“啊”的惨叫了一声,人已倒飞出去,直破门而出,重重的跌在了院内。

    官翰山随即跟了出来,脸上已没有了以往的从容,喝道:“你使的可是’森罗四十二路·杀‘?”

    洛刀挣扎着支撑起身子,冷冷道:“你不是应该早已知道的吗?”

    “三师弟... ...你是三师弟?”官翰山道。

    忽的,院内传来一阵阵急促的脚步声。然后便见一个个身着金衣的汉子,支着火把向着此地而来。

    方才的打斗显然已经惊动了山庄之内的一众弟子。

    不宜恋战。洛刀心道。他勉强运起残存的内力一跃而起,在墙上借力一蹬,便已翻身上了屋顶。

    “老贼,我还会回来找你的。”洛刀冷冷道。随即便消失在了黑夜之中。

    官翰山一脸诧异,呆呆的站在原地。

    此时,一众金衣汉子已到院内。只听得为的汉子喝道:“追!”

    官翰山却大喝一声,道:“不用追了。”

    赶来支援的一众金衣汉子皆是一惊,愣愣的站在原地。

    官翰山背过身去,缓缓步入房中。

    “今夜之事,不可外传。”官翰山道。

    一众金衣汉子面面相觑。

    “听到了没有?”官翰山喝道。

    “是!”一众金衣汉子这才齐声喝道。

    官翰山这才微微的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