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巨变(3)【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 多谢支持!)

    “带出来。”方有蓝喝道。

    只见,他手下两名弟子蜈蚣与壁虎赫然押着一个麻袋缓步走进了院内。

    “正刀山庄戒备森严,你们两个是怎么进来的?”柳若尘喝道。

    蜈蚣冷冷一笑,道:“你说戒备森严?那你所谓的那些戒备都已教我兄弟二人杀了。”

    “什么?”柳若尘惊道。

    “柳掌门,若非将守庄的庄客尽数了结,我这两名徒儿又怎能大摇大摆的走进来呢?”方有蓝道。

    此时,石鹤道长已飞身而至,喝道:“姓方的,你等闯入正刀山庄到底意欲何为?”

    “这不是武当掌门石鹤道长吗?出家人怎的也这么大的火气?”方有蓝笑道。

    石鹤道长拔出七星剑道:“贫道的七星剑虽已断了,可要收拾你这鼠辈还是绰绰有余的。我劝你快快道明来意,否则休怪我剑下无情。”

    “哈哈哈,一柄断剑竟想要了结在下性命?方某虽然不才,可也不至于如此不济。”方有蓝笑道。

    “方有蓝,这麻袋之内究竟是何人?”官翰山忽的问道。

    方有蓝嘴角一扬,冷冷道:“官庄主现下心中最想看见谁,这麻袋之中便是那人。”

    官翰山一惊,颤抖道:“莫非... ...”

    “蜈蚣,将袋子打开。”官翰山喝道。

    “遵命。”蜈蚣应声道。说罢,三两下便已解开了麻袋。

    只见,麻袋之内赫然是一位如花似玉的姑娘,她身着一袭白底碎花长裙,身段玲珑凸透,生的貌美如花。可嘴里却被一块碎布给堵住了。

    “晴儿!”洛刀忽道。

    冷若秋定睛一看,道:“真是她!”

    只见,官翰山一脸诧异,倒退一步道:“晴儿,真是晴儿。原来晴儿竟叫你们掳了去。”

    “官庄主此言差矣。怎能说是掳呢?我等只是请官姑娘去我蛇月圣教总坛玩两天罢了。”方有蓝道。

    柳若尘见状,不由得问道:“盟主,这女子是谁?”

    官翰山面露难色,直望向石鹤道长。

    石鹤道长叹道:“哎,我等暗中找了这么久。没想到,晴儿居然让蛇教给掳了去。”

    一旁的霍青天忽的问道:“盟主,道长。你们在打什么哑谜?这女子到底是谁?你们怎的都如此紧张。”

    “哦?看来这件事官庄主似是未向天下群雄透露过啊?”方有蓝道。

    官翰山双拳紧握,连连叹了几声。

    这时,至善禅师信步而至,悠悠道:“阿弥陀佛。老衲这苦命的晴儿侄女竟教你这等歪门邪道掳去。实是罪过啊。我劝施主放下屠刀。回头是岸。莫要再徒生罪孽了。”

    “至善秃驴,少在这里给本座讲这些。”方有蓝道。

    “方有蓝,你到底想怎么样?”官翰山忽的质问道。

    “还是官庄主快人快语,怪不得能够座上武林正道的盟主的宝座啊。”方有蓝道。

    “少废话,你最好在老夫还没有失去耐性之前开出条件来。”方有蓝喝道。

    “好!尊教主法旨。只要你官翰山能够带领武林正道尽数归顺我蛇月圣教,我便立刻放了你女儿。”方有蓝道。

    此言一出,众人一片哗然。

    “女儿晴儿竟是官翰山的女儿?”冷若秋惊道。

    洛刀亦是一脸错愕,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什么?盟主,这厮方才说的可是真的?这女子竟是您的女儿?”柳若尘问道。

    官翰山无奈的点了点头。

    “这还有假?这位如花似玉的美娇娘便是官庄主的千金,官晚晴。”方有蓝道。

    “竟会有这等事情?”霍青天道。

    “哎,官庄主。事到如今你就不要再隐瞒大家了。”石鹤道长叹道。

    柴劲快步走来,急切的问道:“盟主,到底生了什么事?侄女为何会在这厮手中。”

    官翰山面露苦色,直叹道:“说来惭愧。一月前,在下刚刚将扬刀大会的请帖全部出。可有一日,我女儿竟然离奇的失踪了。我找遍了整个山庄也不见她的踪影。我觉得此事绝不会如此简单。但为了不影响扬刀大会,在下便邀来石鹤道长与至善禅师暗中寻找。没想到,晴儿她竟落入了蛇教的魔掌之中。”

    洛刀心下一惊,心道:难怪蛇月圣教会对晴儿如此紧张,原来她竟是官翰山的女儿。

    一旁的炎傲天忽的拍案而起,怒叱道:“好你个方有蓝,竟拿盟主的女儿作为威胁。你好卑鄙啊!”

    方有蓝用不屑的眼光对着炎傲天上下打量了一番,淡淡道:“这位莫不是天涯剑阁‘风·林·火·山’剑涯四子的‘掠如火’炎傲天?”

    炎傲天闻得方有蓝道出自己名讳,不由得趾高气昂道:“你这厮倒也有些见识。”

    方有蓝淡淡一笑,道:“你这身打扮唱戏还可以。和我讲条件,你还没这个资格。”

    炎傲天向来自负,怎容得方有蓝如此嘲讽,喝道:“你是说什么?”

    “今日,就算你师傅风十三来也得乖乖的臣服与我!”方有蓝道。

    剑涯四子忽的一齐起身。白、绿、红、褐四色宝剑一齐出鞘。只听得四人齐声喝道:“休得侮辱家师!”

    “阿弥托福,四位贤侄稍安勿躁,且听官老弟如何说。”至善禅师道。

    “官庄主,考虑的怎么样了?”方有蓝问道。

    官翰山双掌一挥,喝道:“此事不用考虑!我武林正道怎会归顺你这邪魔外道。”

    方有蓝冷冷一笑,道:“你可想清楚了。若不降,那在下便只能辣手摧花,杀了你的女儿。”

    官翰山望向晴儿,可晴儿此时双眼空洞,没有一丝神采,呆呆的站在原地也不挣扎,似是被点了穴道。

    官翰山咬了咬牙,道:“若是如此,那也只能怪我的女儿命不好。但要官某归降,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方有蓝一惊,从进来至今,现下,他的脸色算是最难看的了。

    “天下间竟有你这般狠心的父亲。”方有蓝道。

    “姓方的,莫要猖狂!今日我等正道武林群雄齐聚,你要么留下我官侄女的人,要么便死!”石鹤道长道。

    “要我等归降于你简直痴人说梦!快快放了盟主的女儿,!否则,休怪柴某刀下无情!”柴劲喝道。

    一时间,所有人皆已虎视眈眈的向着方有蓝围了过去。

    “方老弟,我早说过你这方法是行不通的!”

    忽的,一道人影落在了方有蓝身边。

    此人身法极快,声未到,人先至。

    竟连官翰山也没看清楚此人到底是从哪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