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杀人者洛刀(3)【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我家公子就连皇帝老儿的贡酒都喝过。你那是什么酒?凭什么要一千两银子一坛?”贝四喝道。

    “少了?”小二冷冷道。

    贝四直被这小二气的鼻子都歪了,连声道:“你... ...你... ...”

    “贝四,不得无礼。”贝朗道。他信步来到了那小二身后,俯帖耳道:“你且将酒拿出来。本公子倒要看看价值一千两的酒是个什么滋味。”

    那小二头也不回的径自向着里屋走去。

    贝四走到贝朗身边道:“公子,这小二好生无礼。”

    贝朗一摆手道:“不妨,既来之则安之。”

    过了一会,便看见那小二抱着一坛满是灰尘的酒蹒跚而来。这酒似是很重,他走的东倒西歪的。跌跌撞撞只之间将酒重重的放在了贝朗面前的桌上。

    “便是这一坛?”贝朗问道。

    “正是。”那小二道。

    贝四刚想解下酒坛上的封泥,却已被那小二拦在了身前。

    “你做什么?”贝四惊道。

    “给了银子才能打开。”那小二冷冷道。

    “当然要待我家公子尝过之后才能给你银子。如若不然,我等怎知这酒到底值不值一千两银子?”贝四道。

    可看那小二丝毫没有要让开的意思。

    贝朗忽从腰间取出一张银票道:“看这酒坛之上尘土斑驳,自是有些年份,看样子似乎真的窖藏了很久,这一千两本公子给了。”

    小二毫不客气的接过了银票,仔细的端详了起来。

    “看什么看?金钱银号的银票还会有假?不多不少,正好一千两。”贝四喝道。

    就算是住在这偏远地方的人也皆是听过金钱银号的大名的。

    金钱银号在整个中原有三十八家分号。全国一半的现银都是通过金钱银号流通的。财力与实力自是不言而喻。

    金钱银号的掌柜唤作‘钱老大’贝才。他之所以有今时今日的威望,只因为他还有另一个身份。那便是江湖上‘金钱帮’的帮主。贝才虽然不会武功,可他有的是银子。江湖中人也是人,是人便都是要吃饭的。贝才便运用自己雄厚的财力,召集了一批武林高手,组成了今日的金钱帮。所以,就算贝才不会武功,人脉还是十分广阔的。只要他一声令下,便有大把的武林人士替他卖命。这几年,‘钱老大’的名字在江湖上可是响亮的很。一些经不起诱惑的江湖人士,纷纷离开了自己的门派,转投金钱帮门下。而金钱银号在这些武林人士的保护之下一直平安无事,生意更是做的红红火火,如日中天。

    贝才到了晚年才喜得一子,自然便对他宠爱有加。这位含着金汤匙出生太子爷自然从小便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可他却也是个天生的武痴、贝才从小便不惜重金请来各派的武林高手教授儿子武艺。如今,贝才之子已长成了一位仪表堂堂的少年公子。江湖人称“无尘公子”。这“无尘”二字并不是赞誉他的武功。而是因为此人十分爱干净。所到之处不能有一丝灰尘。因此,才得了这个外号。

    而这“无尘公子”便是贝朗。

    那小二丝毫没有理会贝四的话。看了一会,缓缓的将银票塞进了衣襟内。

    “现在可以打开了吧?”贝朗问道。

    “请。”那小二冷冷道。

    只听得“扑哧”一声。酒坛上的封泥已被贝朗揭开。

    顿时,酒香四溢。

    在座众人皆竖起鼻子闻了起来。

    “好香啊。”说话一向刻薄的贝四也不禁叹道。

    贝朗缓缓的闭上了双眼,深深一闻道:“一经开封,便已酒香扑鼻。光闻这味道本公子便知这一千两银子花的值了。”

    此时,那小二已拿上来了几个碗碟。

    贝朗迫不及待的倒了一碗酒,喉咙一直,便已一饮而尽。

    他直出一声长长的赞叹之声,然后道:“好酒!确是好酒!入口丝滑香醇!不愧是窖藏了十八年的女儿红。”

    众人早已眼馋,又听得贝朗如此评价。皆纷纷围聚了过来。

    可每一个人都不敢多喝,皆是喝了一小碗解解馋便已作罢了。直留了半坛酒给贝朗独自享用。这些人对贝朗可谓是尊敬有加。

    贝朗喝的很急,忽的手一松。手中本已盛的满满的酒碗直落了下去。

    刹那间。只见,一只黝黑的手已稳稳接住了酒碗。

    “这是好酒,公子切莫浪费了。”那小二道。说罢,便将手中的酒碗递到了贝朗面前。

    贝朗怔怔的接过酒碗,忽的露出了一丝满意的笑容。

    此时,一腰跨朴刀的汉子问道:“掌柜的,跟你打探一个人。”

    “谁?”那小二冷冷道。

    “一刀一千两。”那汉子道。

    那小二嘴角微微一扬,道:“从未听过。”

    “不会吧?我等得到情报。一刀一千两就在此黄泉客栈之内。”那汉子道。

    “你们找他做什么?”那小二问道。

    “我劝掌柜的还是少知道些事情为妙。你只要告诉我他在还是不在?”那汉子道。

    “不在。”小二冷冷道。

    “那么,掌柜这客栈之内都住了些什么人?说不定我们要找的人便混在其中。”那汉子道。

    “不曾住人。”小二道。

    “师兄,此人分明是在搪塞你。”旁边一名汉子忽的拍案道。

    只见,这汉子长的獐头鼠目。可腰间悬挂的佩刀便和方才那汉子的朴刀一模样。

    两柄刀上皆印着一个“唐”字模样的图案。这是江南唐家堡的标志。而这两人便是唐家堡堡主唐天容的入室弟子。先前的汉子唤作“开山刀”唐毅。其后的汉子则唤作“分水刀”唐傲。

    “如是没住着什么见不得光的人。那掌柜的可否让我们兄弟上去搜搜?”唐傲道。

    “不能。”小二依旧是冷冷道。

    “你这厮,居然敢我唐氏兄弟面前说‘不’字?”唐毅喝道。

    “二位堂兄,稍安勿躁。”

    此时,忽的想起了贝朗慵懒的声音。

    只见,他刚刚一碗酒下肚,此时竟像是有些醉了。他摇摇晃晃的站起身子来道:“一刀一千两就在眼前,两位唐兄又何必大费周章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