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破矛(1)【一更】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喜欢《一刀一千两》的朋友请在观看本书时轻点一下收藏,以便您下次阅读。  ﹤多谢支持!)

    但见白水白水道长,贝朗自是一惊,问道:“白水道长,你怎会在这里?”

    白水道长笑而不语,望向洛刀。

    洛刀脸上却没有一丝诧异的神情。他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了看白水道长,冷冷道:“果然是你。”

    听罢,白水道长反倒有些吃惊,缓缓的问道:“哦?难不成你早已怀疑上了我?”

    洛刀冷冷一笑,道:“谈不上早已,只是,在正刀山庄之时我确是对你有所怀疑。”

    此时,贝朗忽道:“白水道长,难道你是天机堂的人?”

    白水道长淡淡一笑,冷眼一瞥,也不回答。

    “贝公子,难道事情还不够明显吗?”洛刀反问道。

    “你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我的?”白水道长问道。

    洛刀直了直身子,道:“从你使出武当本门武功‘太极剑法’开始。”

    白水道长一惊,道:“我所使的剑法是武当玄门正宗的太极剑法。你为何会对我心生怀疑?”

    洛刀冷冷一笑道:“十年前,在下曾有幸见到过石鹤道长的太极剑法。你的剑法虽然是太极剑法不假,可与石鹤道长相比实是相去甚远。武当能人辈出,难道会让一个连本门的剑法都使不好的人当掌门吗?”

    “单凭这一点,又能证明什么?”白水道长问道。

    “剑法练不好也就算了,可据在下所知,白水道长是右手使剑的。”洛刀道。

    “那又如何?”白水道长问道。

    “若是惯用右手使剑者,右掌之中必定生茧。可你的两只手上却都长满了茧。这便说明,你惯用双手兵器。”洛刀道。

    白水道长抬起双掌一看,道:“好,洛刀果然心思缜密。”

    洛刀冷冷一笑道:“其实,光凭这两点我原本也想不到是你。只是,你太急于将官庄主的死嫁祸给我了。因此,便露出了破绽。”

    白水道长一惊,道:“我的破绽在哪里?”

    “若我猜的没错的话,在湖心牢中救我的,和杀送饭弟子的,应该都是你吧?”洛刀问道。

    “你竟连这个也猜到了?”白水道长反问道。

    “这个不难猜。进过湖心牢之人就只有我,官庄主,千秋前辈,凌虚子掌门和你。况且,湖心牢设计严密,外人不得而知。所以,救我的和杀人的只会是这些人当中的一个。”洛刀道。

    “那你为什么不怀疑千秋老祖和凌虚子?”白水道长问道。

    “你可能不知道。十年前蛇教围攻正刀山庄。蛇教的五毒堂堂主方有蓝用奇毒‘锁清秋’逼各大门派投靠蛇教。而凌虚子掌门却宁死不从。这样一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又怎会害我呢?千秋前辈就更不可能了。他救我脱离你们追杀的时候,我只剩下半条命,他若要杀我实是易如反掌。可他却没有这么做,反而带我逃出了正刀山庄。排除了凌虚子和千秋前辈,剩下的,便只有你了。”洛刀道。

    白水道长缓缓的摇了摇头,道:“我自以为布局缜密。没想到,竟全盘被你识破。”

    洛刀苦笑道:“不,虽然我识破了你的计划。可你还是成功了。至少,现在我还是江湖上公认的杀人凶手。你的目的达到了。”

    “洛刀,你虽然很聪明。可到头来还不是栽在了我的手上。”白水道长冷笑道。

    洛刀点了点头道:“是啊。可是杀人凶手的罪名我不在乎。我只想知道,官庄主到底是为何人所杀?”

    “你不是都已经知道了吗?官翰山便是我杀的。”白水道长道。

    “不对,送饭弟子和一线桥上的守庄弟子确是你所杀。可官庄主绝不可能是死在你的手上。”洛刀道。

    白水道长神色一阵慌张,道:“你这么说未免太小看我了,官翰山的的确确是死在我的手上。”

    “不可能,你杀人用的是枪矛一类的兵刃。我看过官庄主的伤口,他的确是死于一种非常凌厉的刀法之下。而你,绝对没有这个能耐。”洛刀正色道。

    “我说了,官翰山就是我所杀,你要为他报仇的话便来吧。”白水道长喝道。

    “本公子来问你,你将我爹藏在哪里?”贝朗忽的问道。

    白水道长冷冷一笑,道:“你还不够资格来问我。”

    贝朗脸色一变,腰间的一双刀剑齐齐出鞘。他箭步向前,一刀一剑直刺白水道长。

    白水道长缓缓的将手放到了背后,道:“自不量力。”

    洛刀忽的一脸诧异道:“危险,快退!”

    可惜,晚了。

    只见,寒光一现,贝朗的一双刀剑已应声落地。

    贝朗狼狈的退了回来。此时,他的双臂上已多了两个血窟窿。

    洛刀立时举起贝朗的伤臂查看,但见,伤口赫然呈“十”字型。

    “洛大侠... ...”贝朗喃喃道。

    洛刀横眉冷眼的望向白水道长,道:“终于肯拿出真本事了吗?”

    只见,此时白水道长手中已多了一件分为三节的奇形兵器。这三节棍状的兵刃皆用铁链连接着,长约五尺,通体透着寒光。为的一节便如一杆短枪一般。枪头尖锐,呈“十”字状。

    “洛刀,你猜对了,我正是使用双手兵器的。而我的兵器正是这杆‘朱雀三飞’。”白水道长朗声道。

    洛刀封住了贝朗臂上的几处穴道,止住了他伤口的血流。道:“你先疗伤,待我来会会他。”

    贝朗一脸的感激,道“洛大侠,你自己小心。”

    洛刀安置好了贝朗,缓步走向白水道长,道:“就凭你还不足以掀起这场武林的腥风血雨。那些死去的人也不是你所杀。你只是一个小喽啰罢了,你背后定还有人支持着你。告诉我,幕后的主使者究竟是谁?”

    白水道长冷冷一笑,道:“洛刀,不要太小看人。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干的。人是我杀的,事情也是我策划的。这天机堂的堂主也是我!”

    洛刀无奈的摇了摇头,道:“看来,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