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 侥幸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大蛇要工作了,无奈写文的时间只能减少了。≥  7月1日起,每天保底一更,偶尔两更,请各位读者朋友理解见谅。※更新时间放在每天的早上6:oo!敬请期待!)

    洛刀神色一沉,冷冷道:“当真不说?”

    杀苦不屑一顾的笑道:“你以为老夫是贪生怕死之人辈吗?”

    贝朗忽的喝道:“你这贼人究竟将我爹怎么了?为何我爹会昏迷不醒?”

    杀苦阴沉一笑,冷冷道:“你爹冥顽不灵,不肯与我天机堂合作。这不人不鬼便是他的下场。”

    贝朗不由得怒火中烧,他缓缓放下怀中的贝才。拾起刀剑,站起身来。内力也随即达到了顶峰。

    杀苦侧过身来,掌中金芒隐现,道:“贝朗小儿,你竟欲与老夫动手?”

    贝朗没有回答,可他浑身散出来的凌厉杀气已说明了一切。

    正当他要出招之际,洛刀忽的拦在了他的身前。

    贝朗一惊,问道:“洛大侠,你做什么?”

    洛刀横眉冷对,沉沉道:“这是我与天机堂的恩怨,理应由我亲自解决。再说,以你的修为不是杀苦的对手。”

    “不成,这贼人将我爹虐待至此,我要亲手杀了他!”贝朗怒叱道。

    杀苦冷冷一笑,道:“贝朗小儿,我劝你还是听洛刀的话吧,最好不要轻举妄动。即便老夫身受重伤,可若是想杀你,还是易如反掌的。”

    贝朗心中一热,提刀便砍。洛刀忽的擒住了他的手臂,道:“退下!”

    贝朗一怔,喃喃道:“洛大侠... ...可是... ...”

    洛刀双目一瞪,喝道:“我说退下,没听到吗?”

    贝朗一脸无奈,只得依言而行。

    当他与洛刀擦身而过的之时,只听得洛刀轻声说道:“好好为你爹疗伤,剩下的交给我。”

    贝朗缓缓的扶起昏迷不醒的贝才,盘膝而坐,开始为他推宫过气。

    洛刀转过身来,冷冷的望向杀苦,道:“看来你已打定主意要为你的主子牺牲性命了?”

    杀苦不屑的瞥了洛刀一眼,道:“与我家主上的宏图大业想比,老夫这条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洛刀不再说话了。只见,他双眼泛起一阵黑雾。周遭的黑气如水银泻地一般蔓延开来。顿时,内堂之内皆弥漫着一层诡异的黑雾。

    杀苦环顾四周,喝道:“障眼法,不足为惧!”说罢,鼓起全身残存功力,玄武真功的气劲立时在其周身暴现。洛刀所散的黑雾虽浓,可却无法近杀苦周身三寸之内。

    “玄武真功是江湖上最为强横的守招,老夫到要看你如何破得!”杀苦喝道。

    忽然,只见洛刀如鬼魅一般遁入了黑雾之中。竟似凭空消失了一般。

    杀苦不由得一怔,立时警觉起来。

    如今,四周寂静的出奇,处了黑雾翻滚的细微的声响,竟连洛刀的脚步声也听不见。

    “洛刀,你在何处?不要畏畏尾的!有本事就出来与老夫痛快一战!”杀苦喝道。

    过了好一会,也不见有人应答。

    此刻,周遭的黑雾徒生骤变。但见,黑雾开始不规则的流动起来。就在杀苦为此感到疑惑的时候,黑雾中忽的射出了两道黑色刀芒,直取杀苦。

    “又是老一套?洛刀,你就没点新鲜的花样吗?”杀苦叱问道。

    这两道刀芒到了中途忽的分开,一道射向杀苦的双眼,另一道竟直射而上,接着又直直的下落,目标却是他的天灵盖。

    “雕虫小技!”杀苦喝道。

    只见,他一动不动的站在原地,似是根本不觉得有任何威胁。

    杀苦不动的时候远比他动的时候来的可怕。因为,他习练的是玄武真功,而这门功夫注重防守。所以,此际不动如山的杀苦,实则是在挥玄武真功的最强威力。

    “噹”“噹”

    只听得两声猛烈的精铁相交之声。原本那两道刀芒已被玄武真功的强横防御力反噬,再度散作了两团黑雾。

    “还有什么伎俩都使出来吧!”杀苦喝道。

    洛刀的能耐当然不止于此。

    片刻之后,黑雾中又射出了两道刀芒。

    这一次,一道直取杀苦咽喉,另一道凭空转了个弯,直奔他的背门而去了。

    “故技重施?洛刀,莫非你已黔驴技穷了不成?”杀苦喝道。

    他暴喝一声,一身玄武真功催至顶峰。周身立时笼罩在一股金色铜钟般的气劲之下。

    原本已逼近杀苦的两道刀芒又为他硬生生的弹将开去。

    “哈哈,洛刀,你奈我何?你奈... ...”

    忽然,杀苦顿觉下阴一阵剧痛。一身学玄武真功的气劲竟在急的向外流失。

    “你... ...你怎知老夫玄武真功的罩门所在?”杀苦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但见,他下阴处,一道黑色刀芒已不知什么时候硬生生的插了进去。

    随即,刀芒散去。杀苦倒地。内堂之中,满地黑雾也渐渐的向着一个地方收拢。最后,化作了一道人影。

    一道冷峻的人影。

    ——洛刀。

    杀苦仍是一脸诧异的盯着洛刀,道:“为什么... ...为什么... ...”

    只见,洛刀冷笑道:“天下间所有的外家硬功都有罩门。而罩门无非便是天灵,双目,咽喉,心窝,下阴和脊椎。就连少林四大神功的金钟罩亦是如此,更遑论你的玄武真功了。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将罩门练得只剩下阴一处。这一次,我只是运气好,侥幸蒙对了罢了。”

    听着洛刀侃侃而谈,杀苦不由得面色铁青,挣扎道:“什么?竟然只是侥幸?便将老夫的玄武真功尽数破去?”

    “若是明刀明枪的打,我自然还是输你一节。”洛刀毫不避讳的道。

    “哈哈哈哈... ...”杀苦忽的狂笑起来。

    突然,笑声戛然而至。杀苦一脸凄楚的笑容也硬生生的僵在了那里。

    他缓缓的倒了下去。

    或许,他到死的那刻也不甘心。自己这一身无敌的玄武真功竟败在了洛刀轻描淡写的两字“侥幸”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