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绝望的狂怒!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唐万里震惊的睁大着眼睛,张大了嘴巴;这突如其来的战鼓声,甚至让他忘记了刚才极度的羞耻与不快,整个心中完全充斥着一个念头:君战天疯了这老货,为什么疯?在君家最衰弱的时候疯?

    “所有人立即返回唐家,凡有军职在身的立即先行一步,赶紧换着装前去报到剩下的人没有我的命令,不准擅出家门一步”唐老爷子当机立断,一连串的令

    即时,有数十人躬身一礼,转身急匆匆的奔走,甚至走的度已经越了自己所能够挥的最快度

    此时敲起聚将鼓,说明了事态严重已经到了一个非常危险的地步,所有人都不会怀疑,今天晚上,若是有那一个军官胆敢迟到一分,那就必然是人头落地的下场君战天治军之严,在整个天香国屈一指

    有违将令者,无论你是公侯将相、世家子弟、又或者是凤子龙孙,尽皆杀无赦

    四面八方的马蹄声急骤的不断响起,纷纷如潮水一般涌向城中心的大校场;人人甲胄鲜明,一脸急切,手中马鞭不住的啪啪抽在平时爱逾性命的战马身上,一路奔驰,个个如同是八百里加急

    “侯爷,这些剩下的杂碎怎么处置?”一位唐府高手指着北城帮剩余的人等,问道

    “全部带回去,一个一个审问”唐老爷子虽然明知道这样不会有效果,但还是存了万一的指望

    随着战马一批批的驰过,城中城外所有军营之中,亦不约而同的响起了嘹亮的军号之声,所有部队,紧急集合,保持最高的战备状态,随时等着主官从点将台归来,然后立即开拔

    君老爷子要疯了

    这话一点不假

    灵梦公主派了两个人到君府的时候,距离刺杀事件,已经过去了半个时辰之多;君老爷子正在房看,老脸上微笑着,一片心满意足孙子浪子回头、改邪归正,而且看那股劲头和毅力,就算是数便整个天香城所有的贵族公子,能比得上我孙子的也是半个都没有

    眼看着君家在如此凋零的时刻,出现了这么大的希望和转机,君老爷子岂能不老怀大慰?

    正在心情最为舒畅的时候,管家老庞轻轻敲门,一脸沉重的走了进来,说道灵梦公主派人前来,找老爷汇报些事情

    君战天立即传见,但见到那侍卫之后,见他浑身血污,老爷子心中便是“咚”的跳了一下,从他支支吾吾,左遮右掩的说话中,君老爷子越来越是感觉不妙,老脸越来越是难看老庞满脸忧色站在了他的身后,是让君战天感觉到了什么……

    一连串的逼问之下,那侍卫终于说出了“君三公子的尸体,不见了……”

    就是这短短的一句话君战天闻听,如同九天之上万千响雷同时在脑袋上炸响,魁梧的身躯摇晃了几下,突然一张脸变得煞白,一声不响的向后便倒,瞬间居然没了气息

    老庞大惊,幸亏早有准备,一阵掐人中,捶胸口,才终于让老爷子再度苏醒了过来,那侍卫是颤抖着跪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了,任谁都知道君莫邪这位纨绔少爷在君老爷子心目中的地位,自己只要一个应对不当,动辄有杀身之祸

    君老爷子醒来,便是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也瞬间变得无比的灰败,一双眼神也变得昏暗了起来,但口中的话语,依旧清晰,低沉:“究竟是怎么回事?慢慢的,一点不漏的,给我说出来”语声虽低,但话中的沉重,却如同是高山峻岳,沉沉压下

    那侍卫早已吓得脸色青白,一点点描述了出来在他说的过程中,君老爷子一直沉着脸,不说一句话终于,等他说完,君战天无力的挥挥手,道:“你去”

    那侍卫如蒙大赦,哆嗦着退了出来,才现自己全身都已经被汗水浸透

    房中,君战天闭上眼睛,仰向天,喉结上下滚动了一下,满是皱纹的眼角,沁出了一滴老泪……

    若是君邪依然像以前的君莫邪那样纨绔不堪,胡作非为,出了这样的事情,君老爷子反而不会这么难受,因为早已失望,现在转变成绝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君家的衰亡已成定局,这一天提早来临也不算什么了

    可问题就在君战天刚刚看到自己孙子的惊人改变,才刚刚看到曙光、看到希望的时刻,正是满怀激动,老怀大慰的时候,对君家的将来也充满了无尽幻想的时刻,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却瞬间将君老爷子彻底打入了万劫不复的深渊

    如此大的反差,君老爷子没有当场疯,已经是相当的有自制力

    莫邪,是为了给灵梦公主报信,才死的这是老爷子第一个推断

    刺客的目标是灵梦公主,有这般胆子的,除了三位皇子之外,就是别的国家的敌对势力而目前太子之位未定,三王夺嫡,别的国家巴不得他们打成一团,所以这等时刻,敌国反而不会做出这等过激的事情来所以,三位皇子嫌疑最大这是第二个推断

    第三,公主才是刺客的主要刺杀目标,但莫邪死了,公主未死这就透着蹊跷了难道是莫邪的仇家,也就是他平常最大的对头李家和孟家请来的杀手故意这么做的?刺杀公主只是障眼法?第三个推断

    报信的莫邪死了,遇刺的公主反而无恙,说明了莫邪虽然给公主报了信,但公主显然没有派侍卫保护他,所有的武力,都集中在保护公主,而莫邪,就那么轻易的被杀了这是第四个推断

    君战天越想,脸色越是阴冷,眼神越是锐利,到了后来,已经是狰狞

    凭什么我的孙子好心传讯,就那么死了,而那个女人却该死没死?

    我君战天少年从军,一生千百战百万尸骸中杀出一个大公爵,为帝国立下了赫赫功勋,举国之间,无人能比我君战天三个儿子,三个孙子;两个儿子为国捐躯,小儿子被弄成了终生残废,两个孙子征战沙场,死的不明不白;现在,唯一的一点骨血,居然也为了保护皇族公主捐躯了……

    满门忠烈的君家,居然就这样绝了后既然如此,我还留恋什么?左右也是完结,那何不让所有与我君家作对的陪我一起完结?

    君战天凄怆的笑起来,越笑声音越大,笑着笑着,笑得满脸是泪突然猛地站起身来,眼神如雷似电,带着通红的血丝,冷冷的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转过头来,缓缓走到亡妻的画像前,笔直的站着,久久的凝视着,嘴唇张了张,想要说些什么,却终究没说,伸出手掌,在虚空中抚摸了一下,似乎在感受着什么,又似乎在做最后的告别……

    君老爷子微微的眯起了眼睛,似乎强行忍住了什么,猛地转身,摘下墙上尘封多年的随身宝剑,魁梧的身躯大踏步走出,白萧然,再不回头

    在他转身的那一刻,两滴老泪,啪嗒落在地上,摔得晶莹粉碎

    墙壁上的画像中,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妇人,依然在亘古不变的微笑着,眼神似乎透出了画像,悠远的延伸,夜风自窗子吹进,画像一阵翻卷,似乎在做着无力的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