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蜕变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李尚阴沉沉的笑了笑:“哼,今天这件事,若是没有陛下的亲自授意,现在的李家已经是遍地尸体;绝不会有一个人活下来而君战天,他原本的打算应该就是这样的若不然,他不会大张旗鼓的调动军队但其中必然有什么原因,让他改变了初衷而能够让君战天打消主意的,整个天香国,只有一个人,就是皇帝陛下,对了,或者还有一人,就是那个纨绔子君莫邪,你刚才告诉我,说那纨绔子九成已经死了,只怕未必,若是君莫邪真的身故,就算有陛下的阻挠,君老儿也未必就肯善罢甘休,所以君莫邪应该未有生命危险,且这个消息当是君老儿刚刚才得到的”

    “所以今日,就君战天这老儿也很是无奈这件事,我们看似无辜倒霉,但,相信还有比我们倒霉的”李尚笑了笑:“公主殿下被刺,这件事可说已经刺痛了陛下,所以,君战天疯,陛下正好利用这个时机,在三位皇子之间,要重洗牌了”

    “凡是曾经向三位皇子之中任何一位有所靠拢的家族和官员,今夜必然会被警告一批,放逐一批,处置一批而皇宫里面的那些,恐怕现在都已经处理完了,可惜了我们之前做的准备”

    “君战天这次的狂虽是意外,其实也属必然,若是我们之前的布局掌控了君莫邪,这老儿只怕早就狂而皇帝陛下正好利用了他今次的狂,然后……呵呵呵……皇帝陛下借此机会,削弱君家的军权,然后打压我们各大世家,将事情彻底的压下去君老儿身后之人乃是皇上而真正最高明的,其实也是皇上你说,能够扳倒君老儿吗?”

    李悠然实在有些震惊,他万万没想到,这些政治老油子考虑的竟然是如此的深远,甚至彼此之间对彼此的心思,都揣摩的清清楚楚,尤其是站在天香帝国最高位置的那人

    “皇帝陛下雄才伟略,自然不想自己的继位者是个无能之辈;所以他既想让三位皇子争个高低,却又不想事情变得无法控制;所以一旦过分了,就会全部清掉,重来过所以,三位皇子虽然时时明争暗斗,但京城中的真正的大家族却绝不会贸然参与进去这,就是最大的原因”

    “记住,今天以前的事就算了,在局势未到绝对明朗化之前,万万不可轻易站队看看今夜,”李尚指了指天空中到处飘起的黑烟:“凡是提前站队的,此刻都上天了”

    “既然如此,难道今日之事,我们就此算了不成?”李悠然问道

    “怎么可能就此算了?就算我们李家肯,陛下也不肯的”李尚老奸巨猾的笑了笑:“所以明日肯定还是要告御状的,这样陛下才有理由一举打压各大家族,达到他最终的目的我们若是不配合,以后会很难做的”

    李悠然陷入了长久的思考之中,他自幼聪明,凡事举一反三,无论文武,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但此时听到这些话,才知道自己到底年幼,终究还是欠缺了一份政治觉悟以及一份老谋深算

    轻轻抚着脸上被君战天打过的地方,李悠然眼神瞬间变得阴寒如毒蛇

    君战天,你这一巴掌,我这一生都不会忘的

    同样鸡飞狗跳的乱状又在孟家进行

    孟家,被折腾地较诸李家形彻底,几乎就被君战天拆了房子,但饶是如此,君战天却仍是郁闷不已因为,这根本不是他最开始的打算,也不是他最想要的结果

    这次事件过后,恐怕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京城都会呈现风平浪静的景象,至少在表面上是这样的

    却不知道,莫邪现在究竟怎样了?还有没有复原的希望?真是让人揪心啊君战天长叹了一口气翻身上马,看了一眼身后哭天抢地的孟家众人,就要策马前行,脸色并不比孟家人好多少

    既然陛下说过莫邪未死,那么,老夫这次就为陛下再做一回枪,也还是值得的只不过此事,实在有些虎头蛇尾老夫的本意,是想将这些人全部杀光的,现在虽然杀了一大半,但最想杀的,却没有杀成……

    就在这时,突然一个声音急切的响了起来:“君战天,你,老匹夫你够了”

    君战天顿时身躯一震,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慢慢的转身看去;顿时眼睛一直,脸上突然露出大喜欲狂的神色

    一个瘦小枯干的老头儿怀中抱着一个人,如飞来到了他的面前;气喘吁吁,满身大汗但君战天已经顾不得他,“刷”的飘身下马,三步两步迎上去,从他怀中接过来,声音居然有些颤抖:“莫邪?”

    这两位回来的也真是巧,在事情几乎落幕的时候,非常及时的赶了回来

    君邪看着面前这突然惊喜过度,明显是从绝望中走出的老人,抱着自己,如同抱着天下最贵重的珍宝脸上那深深的皱纹中蕴含的浓浓的关切,那种失而复得的狂喜,手指头都有些颤抖,一双老眼中,竟然激动的眼眶通红君邪心中,剧烈的抖颤起来……

    这,可是一位执掌百万大军,铁血沙场百战而回的硬汉子啊居然在见到自己的孙子还活着的那一刻,突然的惊喜,让他孱弱的就像是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那舐犊情深血脉相连的亲情……

    君邪在这一瞬间,居然从心底涌上了一种酸涩的感觉,这种感觉,很温暖,很舒服,还有一种鼻头酸的感觉……君邪突觉咽喉有些堵,鼻孔好像也不透气了,有种想要哭的感觉

    这,就是自己曾经梦寐以求的亲情吗?

    前世今生,谁曾经这么在乎过自己?

    前世今生,谁能够为了自己悍然调动一个国家的军队?

    前世今生,谁曾为自己如此的不顾一切

    谁曾经为了自己而如此的绝望?谁曾经为了自己而欣喜欲狂?谁曾经为了自己连名声、性命、家族……什么都不顾了?

    看着面前的老人,君邪毫不怀疑,这位老人,完全可以为了自己,将青天捅一个窟窿因为……自己就是他唯一的希望唯一的念想

    “爷爷……”君邪鼻头酸,这两个字冲口而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第一次从心底心甘情愿的叫出了这个称呼;前世今生两世为人,这,还是第一次

    是的这是,我的爷爷不光是君莫邪的爷爷,也是我的爷爷,是我君邪的爷爷

    旁边,君无意残疾的身体不知何时从马上飘了下来,就这么坐在冰冷的地上,看着君邪的眼神,满是欣慰,满是惊喜还有满足,一双虎目之中,不知何时已经含着晶莹的泪花,却偷偷转过头,滴落,然后转回来,轻轻微笑……

    这就是我的亲人

    难道还要抗拒吗?

    不

    君邪在这一瞬间,突然彻底的接受了自己这副身体,接受了这个家庭接受了这个世界不管是思想,还是心灵

    为了面前这位老人,这个家

    从此之后,我叫君、莫、邪我是君家的人天香国,天香城,君家就是我的家族

    君老爷子差点激动得老泪纵横自己的孙子,虽然看起来只剩下一口气,但,毕竟没死而且,伤势看起来,也不是像传说中的那样严重

    老天保佑啊

    只要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啊失而复得的欣喜,让这位老人两眼湿润,身躯也有些颤抖,摇摇欲坠,这一夜的煎熬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