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我真的不会打架啊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被人买走了?”君莫邪一下子警惕起来,挺直了背脊:“那种药若不是经脉堵塞的重伤,根本不会用得上怎么却在这等节骨眼上被人买走了?难道是之前走漏了消息,有人在针对我君家?”

    “不会”君无意肯定的摇了摇头:“这件事,就连寻药的人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去寻,不知道跟我有关系想来不会是针对我不过,这样的巧合,却实在是太巧了一些,难道是天意弄人,不让我复原?”

    君莫邪皱着眉头,缓缓踱了两步若是五味药只差一味,不管差什么,君莫邪都有办法能够用其他的方法补足,最多效果有些差而已,但若是差两味……

    “三叔可曾传下命令,查一下到底是谁抢在三叔之前劫走了那味药?”

    “已经在查,不过这件事情刚刚生,还没有查出来”君无意淡笑着,似乎并不着急,反而安慰他道:“三叔已经等了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多等个一两月,莫急、莫急”

    沉沉的点了点头,君莫邪拈着酒杯,怔怔的想了起来,却越想越是感觉没有头绪君无意见他出神,也不打搅他,只是自斟自饮,自得其乐

    细碎且有几分熟悉的脚步声响起,君无意突然笑了起来

    管清寒一身胜雪之白衣,俏脸满布冰霜,慢慢走了过来;随着她渐渐的走近,君莫邪似乎感觉到一座冰山慢慢的压了过来,从这个娇柔的女子身上,传出的却是彻骨的冰寒

    让人感觉到,这个貌美如仙的白衣女子,就连那一颗芳心,也早已冰冻了……

    对于管清寒来为他试招这件事,君莫邪可是抗议过好多次了;他自我认为,以自己的搏击水平,欠缺的只得功力一项而已,在这个世上,若是单论杀敌技巧,那么,自己自称第二,就绝对没有人敢称第一

    但这个秘密,君老爷子是不知道的,这也不能让老爷子知道,所以老爷子很坚决的拒绝了君莫邪的抗议;尤其是在第一天目睹了管清寒几近于“虐待”一般的试招之后,老爷子只留下了一句话,就扬长而去

    那句话是:老子很满意,继续给老子狠狠地揍

    君无意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所以当然要瞪大眼睛瞧个明白一个月以来,自己作为长辈,在这个侄儿身上频频吃瘪,君无意自然不肯放过这个赏心悦目兼出气的机会,毕竟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见啊

    我真的不会打架啊君莫邪心里哀嚎了一声

    或者应该说,君莫邪不敢反击才准确一点,君大杀手两世为人,满手血腥,杀人只在举手投足之间,对杀人是熟练之极可是说到点到为止的寻常武技切磋,莫说那些真正的杀人伎俩不能用出,就算是那些可以制敌的手段也要动辄残害对手肢体,也是万万运用不得的

    尤其对面这人还是自己的大嫂虽然这位大嫂并不待见自己,可也不能杀了她?当然,断手断脚的事似乎也不能,甚至连寻常的脱臼,放在一个女子身上,都有些尴尬了

    还有就是,男子对女子,若不是生死仇敌,有一些部位实在是很难下的去手啊

    这些手段不能应用之余,君大少爷可以拿来应敌的东西可就不多了,尤其是面对玄气修为远在自己之上的嫂子大人,功力高者全力施为痛快淋漓,功力低者反而缚手束脚,强弱之势不可逆,怎到君大杀手不黔驴计穷,叫苦不迭

    管清寒静静的站着,就仿佛是冰山上一朵遗世独立的雪莲花,清高脱俗,高不可攀,却又孤傲清冷,冰清玉洁

    “今天能不能不打?”君莫邪可怜兮兮的提出了条件:“我可以多送你两壶酒,好不好?”

    “不好”管清寒脸色清冷如故,纤白如玉的双手一拍,却拍出了一片黑气九品玄气“你,准备好了吗?”管清寒无惊无喜的看着他,似乎在看着一个很耐打的人形沙袋

    “呸,不给你酒你会那么积极?老天爷你不是玩我,居然给了这个女人名正言顺揍我的机会我还不能真个还手准备?准备有鬼用吗?”君莫邪心里很怒

    自己对老爷子的隐瞒固然引起了正面效果,就是引起了老爷子的希望,但同时也有负面效果,被孙子蒙了这么些年,肯定让老爷子很不爽,所以管清寒试招,完完全全就是老爷子安排的恶整自己的阴谋或者应该说这是“阳谋”也说不定

    偏偏自己还要哑巴吃馄饨,心里有数嘴上说不出,最可气的还是,自己明明有n多手段可以对付这个女人,可是自己就是不能用

    明明可以轻易摆平,却要恬着脸被虐,难道自己是被虐狂人世间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此,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爷子才会撤销这项惩罚?

    如果一定要我对爷爷认错才可以结束这个惩罚,我会很诚恳的对爷爷说三个字:对不起

    如果可以给这个惩罚定一个结束期限,我希望是——下一秒……

    君莫邪正在胡思乱想中,却竟见眼前青气缭绕,一只欺霜胜雪的玉手当胸一拳打了过来,怪叫一声,郁闷不堪的闪身避开管清寒可是毫不放松,招招紧逼,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殴打任务,拎着被害人的两壶酒赶紧回去,慢慢品尝,那个有功夫陪这小混蛋戏耍

    虽然眼前这家伙近来的行事貌似多少有些改变,但管清寒依然没有半点兴趣跟他多呆哪怕一丝一毫的时间

    怪叫、痛叫、惨叫声不绝于耳,拳脚打在肌肉上的“啪啪”声亦如同下雨,劈了啪啦地十分紧凑,貌似还很清脆悦耳;君无意一只手举着酒杯,看着场中强弱悬殊到了极点、且无聊到极点的打斗,忍不住摇头失笑,心道自己老爷子惩罚自己这个无赖侄子的主意还真是妙不可言啊正在这样想着,突然两眼一凝,脸色一变,变得无比的郑重,两眼紧紧的盯着君莫邪的动作,竟然连酒杯也来不及放下

    刚起君莫邪一个动作引起了他的注意

    之前管清寒一掌拍至,复一脚踢出,两招连接的甚是紧凑;当时君莫邪身子一转,手肘动了一下,却又缩了回去,接着就被打倒在地

    这本是很寻常也不起眼的一个动作,但落进君无意这个纵横沙场的大将军、一代地玄高手眼里,却是无比的惊心动魄

    沙场搏杀,讲究的是一招制敌,出手判生死但君莫邪这个下意识的动作,虽然最终收回了,但君无意也清楚的看到,君莫邪的肘尖所对之处,分明是管清寒的咽喉所在彼时只需稍稍用力,立即就能治管清寒于死命

    这也还罢了,重要的还是那一动作的时机,实在是太寸了,恰好就是那一掌一脚两招之间的衔接空挡,管清寒的武功孰非泛泛,那两招之间衔接亦是颇为紧密,那细微的空挡几乎是稍纵即逝,便说是白驹过隙也差不多,那个瞬间也可说是管清寒这两招至大的破绽

    管清寒那时候绝对没有任何办法应付这鬼神莫测的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