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九章 盛宝堂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当然,盛宝堂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够进来的就算是一等一的商人,知名的官宦之家,在进去之前,也要先掂量一下自己的荷包是不是足够厚实否则,若是在这里面出了丑,那可是立即就能扬名天下的事情

    而能给人带来无数惊喜的盛宝堂,它的来历也是很非常神秘莫测的,始终没有任何人知道,盛宝堂的幕后之人到底是谁,也没有人知道盛宝堂到底隶属于哪个家族或者那一个神秘势力

    自从有天香城的那一天开始,就有了这间盛宝堂;几经战火,历尽许多朝代兴替,多少帝王将相都已化作尘土飞烟,早为被掩埋的历史,惟有盛宝堂却始终是巍然屹立,甚至是……蒸蒸日上

    凡是想着动盛宝堂的人,无论是朝中权贵、民间巨贾又或者是黑白两道的武林高手,此刻都已尽成了白骨,并无一人可以例外

    就算是天香城之中几大世家的公子哥儿,一旦到了盛宝堂,也尽都要老老实实地而这种地方,恰恰就是以前的君莫邪最不乐意去的地方但如今却成了君莫邪最好奇的地方

    若是能在这样的地方放一把火?想必会异常的刺激?君莫邪一路上靠在轿子里的软枕上,不无恶意的思索着官员家庭的公子哥儿,欺负一般的平民百姓算什么本事,那只会让人鄙视要惹,就得去老虎头上拍苍蝇,那才他妈的刺激啊

    天天跟小虾米斗法,斗完了所有的小虾米,全部获胜的话也只是一个强壮些的小虾米罢了

    要惹就惹大的麻烦、强的对手,那样才好玩、有趣、刺激、过瘾

    盛宝堂,恩恩呃,不错的地方哈哈不过这样的瘾头,暂时还是先按一按等老子实力强大了再来玩玩

    君大杀手无论前世今生尽都胆大包天,那里有什么是他不敢做的,盛宝堂再特立独行,在他心里始终也不过是个拍卖行而已,还真能翻了天去

    为了与君莫邪同步,唐源特意骑了一匹高头大马,跟在轿子旁边,时不时的侧过头来说两句话;快到了盛宝堂的时候,唐胖子忽奇想,摸着下巴道:“三少,你说咱们两个一个骑马一个坐轿,我咋觉得就像是郎官迎亲的感觉呢?三少,要不你就从了我”

    “滚死一边去,别在这恶心我”君莫邪胃里一阵翻搅,干呕一声,“唰”的一声放下了轿帘子,任由这货在外面笑得格外大声

    在盛宝堂门口下马,唐源的胯下坐骑已经有些口吐白沫了其实,唐胖子的坐骑绝对是一等一的良驹,不过,唐大少的吨位实在是太过一些而已

    一脸病容的君莫邪刚刚下了轿子,就抽了一口凉气

    这盛宝堂未免也太……大了点?这就是传说中的“拍卖场”?

    太离谱了一点?

    不管是哪个国家,只要是在一国的都城,除了军营之外,没有任何人、任何地方胆敢把建筑物修建得比皇宫还大,这本就是至为犯忌的事情,等同于大逆不道,意图图谋不轨的不赦大罪

    但盛宝堂就偏偏敢

    眼前的盛宝堂,在君莫邪的记忆之中,确实比印象中的皇宫还要来得大也要华丽热闹许多可是对于这一点,皇家似乎全不在意,反而有些引以为荣,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让君莫邪浮想联翩了君莫邪心中想道,看来天香皇室是知道盛宝堂的背景的

    不过盛宝堂还是给天香皇室留了面子,里面最大的一个包厢,就是专门留给天香皇室的无论有没有人来,这个包厢,永远空着另外几个国家,也在这里拥有各自包厢,只不过相对稍微小一些

    至于天香城之中各大世家,都各自有一个包厢,不过要定期支付一笔数目不菲的“包房费”就是,从来没有那个世家会因为这个特殊的规矩而不悦相反,拍卖场周围的高层包间,除了有限几间之外,几乎都是固定的,因为其余的座位基本都是在大厅,若是世家子弟在大厅落座,却是没的丢了自己的身份

    所以,盛宝堂的包厢,早已经蜕变成一种身份的特殊标志

    极为罕见能够有什么贵加入

    另外,盛宝堂从表面上来看,似乎旨在疯狂的敛财,对所有政务事务纷争一概不感兴趣,从来不会过问但若是有什么逃犯或者什么的逃进了盛宝堂,以为能够获得庇佑的话,那可就大错特错了盛宝堂会将之五花大绑完完整整的押出来,反而节省了官方、相关人员追捕的时间无论错疏是否在那人、初衷又如何,你潜入盛宝堂,意图祸水东引就已经是最大的罪过了

    君莫邪眯着眼睛,看着宽如城门般的盛宝堂大门,君三少爷本身虽然没有踏足过这里,却也知道,盛宝堂几乎每一天都在举行拍卖,但真正的精品,每个月只拍卖一次

    而今天,很凑巧,正是这一天

    而精品拍卖会从来都会很热闹

    盛宝堂的另一个最大的奇怪之处,就是所拍卖的物品几乎没有人知道来历,也没有人见过盛宝堂有什么收购行为或者典当行业,所有的拍卖品好像都是盛宝堂自己生产的一般,这一点加的成了一个谜

    唐胖子貌似是来过几回了,回过头来招呼,君莫邪急忙跟了上去,跟在他身边的八名侍卫留下一名等待那回去取银票的侍卫,剩余七人鱼贯而入

    君莫邪正走着,突然皱起了眉头

    这个盛宝堂,确实很不简单啊?

    自从一进入大门伊始,便先后有五六股神念在自己身上扫了一遍,几乎是每走两步,转过一道弯,就会被检查一次这让君莫邪心中警觉大起据他的推测,这几个暗中的人每一个都拥有不低于玉品玄气修为的实力

    这还只是来自盛宝堂内部的检查

    在君莫邪的身后,走来的两伙人,每个人的身上都带着一股阴森的杀气——同类的味道这是君莫邪最熟悉的东西,自然不可能会认错而且这两伙人彼此之间防范重重,一个个活像是身处在战场上一般所以君莫邪断定,身后的这两伙人,绝对不会是朋友

    他们与自己都是同行,至少是曾经的同行

    再往前走,上楼没走几步就是唐家的包厢了君莫邪在一手扶上楼梯的时候,似乎踉跄了一下,没有站稳一般借这个机会回头一瞥,只见有六个黑衣人向着另一边走了过去,三人一伙,分别进入了两个包厢其中一个,门口帘子上绣着一朵金灿灿的郁金香;另外一个包厢却是黑布帘子,绣着一朵洁白的雪莲花

    此刻的大厅里早已经是人满为患了,但一个个安安稳稳的坐着,却是一派融洽祥和一个个侍者端着盘子有条不紊的穿插来去,人数虽众,却始终是安静之极毕竟,这些人自我感觉,都没有在盛宝堂撒野的资格

    走进包厢,君莫邪斜着眼睛看了看属于自家君家的固有包厢,雪白的帘子上,一朵硕大的血兰花在狰狞的开放,不由苦笑一声自从君家定下了这个包厢以来,君家人一共进去了貌似还不到两三次,也不知道爷爷是怎么想的,始终会定期缴费,到现在还留着,实在是很给盛宝堂面子

    “那两个包厢,是谁家的?”君莫邪有意无意的指了指那两伙黑衣人进去的包厢,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