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一波三折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这时那紫袍老者目光一瞑,然后点了点头,似乎是听取了什么人在说话,脸上稍稍现出一丝难色,随即隐没开口道:“焚经荷唐源公子已然出到了五百万两,可有人比五百万两这个价格高??”

    君莫邪顿时一个趔趄,瞪眼道:“老人家未免太过为难人了,此事分明是李振恶意抬价,那里关我朋友的事,为何居然强行将价格提到了五百万两?”

    “未参与出价者不得言搅乱拍卖”紫袍老者并不理会君莫邪,只向唐胖子道:“唐公子可有异议?”

    唐源竟一反平日的嚣张气焰,悄声道:“我刚才不是还没说出多少么……”

    君莫邪心道这唐胖子怎地好似胆子突然小了,那里还有之前的嚣张跋扈,倒是怪事,不过他怎么甘心就此以五百万两的天价买下焚经荷?这是扯淡的事

    况且此事似乎盛宝堂有故意为难的意思君莫邪那骨子里的邪傲岂能吃这个亏?不由冷笑道:“难道盛宝堂竟然要强买强卖?方才唐胖子的话若是作准的话,那也只是叫出来五百二字什么时候说五百万两了?若是盛宝堂认为可以,那就五百两银子成交好了”

    的确,刚才唐源确实是只叫出了“五百”二字,后面的“万两”还没来得及出口,就被君莫邪捂住了嘴巴

    双方一时间竟然僵住,而那李振等人却尽都面露喜色摆明要看君、唐两人笑话大厅中众人也都缄口不言;一边是盛宝堂,一边是君家,哪一边自己也惹不起啊

    突然,一片静寂之中,另一个虚无缥缈的声音响起:“盛宝堂的规矩不容破坏既然出了价,那就是做数的”那声音虚无缥缈,却又似无处不在,低微却异常清晰,清楚地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紫袍老者闻言顿时面色一端:“盛宝堂从不会强买强卖,无论君家、唐家是否会再度踏足,今天这笔拍卖都已经成立了,刻下是唐源公子出价五百万两”那神秘的人物一说话,这紫袍老者的态度居然瞬间强硬了起来

    即便以君大杀手的沉稳也不禁面色微变,他倒不是过于诧异紫袍老者的强硬,那五百万两固然是个天价,却还不怎么摆在心上,他真正诧异的,反而是那突如其来、虚无缥缈的声音,出声者功力之高,竟然与之前所会的天阶初段高手夜孤寒不相上下

    但,但这样的高手为何要为难胖子呢?或者,是为难自己?

    实力是一回事,但君莫邪的狂傲却不允许自己吃这个哑巴亏开玩笑,这可是五百万两银子

    虽说那株五百年年份的焚经荷功效极大,正是治疗君无意的最佳药物,物所值,莫说五百万两就算再高一倍,君大少爷也是要志在必得的,可是真正价值和志在必得是一回事,充冤大头却又是另外一回事,若以眼下的情况,被人强逼着以五百万白银的价格成交,无论这笔交易是否划算,单说这股憋屈劲就足以憋屈死自己

    而且盛宝堂在这一点上明显有些强词夺理了君莫邪平生最看不惯的,就是以势压人的人此事当然加的不会例外

    “什么规矩不容破坏?哈哈哈……”君莫邪如果说先前是装的,这一刻可是真有些生气了冷笑道:“若是这样的话,本少爷天天坐在这里抬高价钱,索性让你们盛宝堂赚个够”

    “君公子这话是什么意思?本座可不可以理解为,名震天香国的君氏家族要与我盛宝堂作对?”那虚无缥缈的声音不喜不怒,在上空回荡,但话中那沉沉的威压之意却是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在场所有人都有些怜悯的看着君莫邪,只要这败家的小子一出声应下来,那可就为天香国君家惹来了滔天大祸啦这个君莫邪可真是不知死活呀,连盛宝堂也敢惹?

    李振孟海洲等人却是眉飞色舞,今日虽然花的银子有些多,但若是在这件事上,让君家和盛宝堂结下梁子就算再多花十倍的价钱,那也值啊

    对面的独孤小艺急得直跺脚:“这个猪头他怎么竟然敢公然对抗盛宝堂?这,这可如何是好”焦急之情溢于言表在她身边,灵梦公主若有所思的看着她,目中忧色浓

    君莫邪心中警惕性浓,这说话的人分明是故意向君家和盛宝堂两大势力的对立上引,难道盛宝堂和君家有仇?这么一想,君莫邪加不会乱说话了

    “空口白牙的说话,谁不会说?你说唐源说出了五百万两,那么在场的谁听到了?怎么我听到的却是只有“五百”两个字?另外,李振出价三百万两银子,盛宝堂有没有想过,他拿的出来还是拿不出来?若是拿不出来,岂不是说空着口袋抬价格?你问我君家是不是与盛宝堂作对?那本公子倒要问问,此事是不是盛宝堂故意安排好的敛财手段?”

    君莫邪这句话一出,举场皆惊这句话等于是说盛宝堂与李振联手坑唐源的银子这可是对盛宝堂声誉严重的打击偏偏盛宝堂今日在这一点上确实是有所疏漏,被君莫邪抓住了这个破绽在盛宝堂明显有些不公正的故意为难下,君莫邪天不怕地不怕的公然跳了出来指责

    大厅中顿时静悄悄的胆敢如此质疑盛宝堂的,几百年来还未有过今天众人算是开了眼界,长了见识了

    良久之后,那神秘的人物淡淡的道:“此事确实疏漏,本座这就调查一下”声音虽然仍是平稳,但却表现出很不情愿的意思但众人都完全可以想象出一个人气得浑身抖却还要若无其事的说话的样子

    君莫邪又是一怔,盛宝堂方才本就是故意为难,但现在却明显又想放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先是为难,接着又自食其言,出尔反尔怎么会生这么诡异的事情?

    其中,恐怕定然有自己所不知道的内幕存在

    稍顷,那虚无缥缈的声音再度响起:“李家李振公子,你刚才出价白银三百万两,可能拿出现银吗?”

    那李振正在旁边看君、唐二人的笑话,幸灾乐祸之余突然听到那声音问到自己,他也算心思转得极快,连忙躬身一礼:“晚辈之前乃是不虞那唐源几次三番搅乱盛宝堂拍卖大会的秩序,这才挺身制止,揭破其丑陋嘴脸,却是不敢居功的”正气十足的回答

    那声音有些不耐烦的道:“本座没有问你的动机何在本座只问你可有出价的三百万两白银”

    李振不由一阵尴尬,“晚辈现在并无三百万两白银,不过晚辈只是不愤唐源搅乱会场,并非是刻意搅局”

    “混账”那声音似乎是再也忍耐不住的呵斥一声,冷然道:“既然没有足够的银两,凭甚出价搅乱会场的如何是唐家唐源,分明是你汝破坏本堂规矩,岂可如此作罢,来人将此人即刻逐出盛宝堂李家包厢即可取消,永久褫夺天香城李家踏足盛宝堂的资格”

    话声一落,顿时上来几个侍者,直接架起李振,架了出去那李振平日里也是嚣张惯了纨绔中人,惟此刻竟全无反抗,连讨饶求情的话竟也没出口,脸色惨白,浑身瘫作了一团肉泥

    君莫邪冷眼旁观,越来越感到不对劲这明明是有些恼羞成怒的表现啊,为什么会这样子?李振纵然有错,可也绝不到就此褫夺李家进入盛宝堂的资格的道理

    心道这边处置了胡乱喊价的李振,下边就该是自己和唐源两人了,不过我倒要看看,盛宝堂如何自圆其说任你有千条妙计本公子一概不理最多也剥夺君家进入盛宝堂的资格,那有什么大不了的?哼哼,若真是那样子,等我开天造化功已有所成就,第一件事就是先将盛宝堂烧成一团白地

    还有就是,此事李振乃是故意捣乱,谁看不出来?那盛宝堂的人也不是傻子,自然加一清二楚,但却在为难自己之后,又突然态度急转直下,此时处置李振,明显有借机下台的意思

    突然,君莫邪心中升起一股明悟:之所以出现这种诡异的情况,难道是有人干预?所以盛宝堂才改了初衷但这人又是谁呢?谁有这么大的能量?

    心中正在想着,只听到那神秘的飘渺声音道:“君莫邪,虽然此事乃是李振从中搅局,但你曾经出言侮辱我盛宝堂,你依然要给我盛宝堂一个说法”声音颇为严厉,显然余怒未消

    君莫邪有了刚才的明悟,心中大定,知道对方不过是想下台而已那么,你可真是找对人了,本公子现在羽翼未丰,自然是要让你漂漂亮亮的下台阶的但等我玄功有成,老子头一件事就是杀上门来,一把捏死刚才这个说话的混账

    君莫邪哈哈大笑,道:“本公子几时侮辱盛宝堂了?是?李振恶意捣乱,本公子不慎被他蒙蔽了;而盛宝堂慧眼如炬,明察秋毫,终于将这害群之马揪了出来加以处置,不畏权贵,铁骨铮铮,盛宝堂果然不愧是盛宝堂啊,本公子佩服得五体投地”

    霍然转身,君莫邪大声道:“诸位可看到了吗?盛宝堂拍卖行果然是天下第一等公道的地方,价格公道,童叟无欺铁面无私,此等商会岂能不令人钦服?岂能不让我等汗颜无地?本公子为有盛宝堂这等正义的商会坐落在天香城而感到无比的自豪来来来,让我们大家共同鼓掌,为盛宝堂喝彩”

    说完,君大公子一脸真挚的钦佩和崇拜,率先呱唧呱唧的鼓起掌来,同时大声道:“你们为何还不鼓掌?难道你们对盛宝堂有意见?若是那样,本公子第一个站出来为盛宝堂鸣不平”

    顿时全场掌声雷动

    所有人一边鼓掌,一边心中大骂:无耻啊真正无耻啊这位君莫邪公子无耻的程度,脸皮之厚,令我等自愧不如,拍马难及啊

    唯有独孤小艺一脸的兴奋,笑颜如花,使劲的拍着小手,终于放下心来

    那神秘的声音也静了下来,再也不出声了

    在盛宝堂的一间雅室中,两个白衣中年人相对而坐,其中一个白衣中年人狠狠的咬着牙,满脸的郁闷,手起一掌,将面前的桌子啪的拍得粉碎,低声狠狠的道:“君莫邪好个奸猾小子本座饶不了你”

    另一个白衣人闭了闭眼,甚是不赞同的样子,皱眉道:“此事本就是你的不该如何怪得了这小子?”

    那白衣人哼了一声,不满的道:“但这焚经荷,恐怕对那君无意……”说到这里,突然住口

    “君无意?”另一位白衣人霍的站起身来:“你什么意思?”

    那白衣人哼了一声,闭上眼睛,再也不说话了另一个白衣人瞪着眼睛看了他半晌,森然道:“我不管你和君无意之前有什么恩怨,但他现在已经残废了,等于一生尽毁你若是还要对付他,我就杀了你”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毫不留情显示了说得出就能做得到的决心

    那白衣人冷冷的哼了两声,转过头去,不再说话了

    另一白衣人冷冷看着他,突然道:“此次拍卖,原本没有焚经荷却又突然添加上这东西,中间究竟是什么原因?焚经荷,是谁给你的?为何偏偏要到天香城来拍卖?”

    先前那白衣人冷冷翻了翻眼皮,道:“若是你想知道,不妨回去问问几位长老莫要对我露出这副审问的嘴脸你真以为我怕了你不成?”

    “是不是……”另一个白衣人脸上加的冷峻:“是不是……她……让你专门送给君无意的?要不然,这次九长老为何一起前来?”

    先前那白衣人浑身一震,厉声道:“你胡说八道什么?区区一个君无意,难道值得我们牺牲九长老的一半功力?”

    “我并没有说九长老要牺牲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另一白衣人脸上突然泛起杀机:“是你从中搞鬼?”

    “那又如何?君家只花三十万两银子就买了回去,还不一样是落到了君无意手里?”先前那白衣人冷哼一声

    “放你**屁只有焚经荷有屁用?没有神玄高手疏通贯功,在焚经荷剧毒之下,君无意只有死得快”另一白衣人浑身抖,目光凌厉:“你这卑鄙小人我要杀了你”

    “够了”远远的从虚无缥缈中传来一个声音,甚是苍老,却严厉:“都不必再说了”

    两个白衣人相对看了一会,目光凌厉,如两柄利剑在空中交击终于各自都是冷哼一声,背对背盘膝坐下,谁也不理谁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