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玄兽感应?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铁翼豹七阶高级玄兽,进入成年期可飞行,四爪足能抓裂铁石,动作敏捷,度飞快,极通灵性,成年铁翼豹足能匹敌天玄初级高手而有余颠峰实力的铁翼豹足以匹敌一般的八阶玄兽,而这样的高级玄兽的幼崽是难觅难求,万万想不到独孤小艺竟然拥有一头

    不过看这小小的一尺多长的身子,很明显是刚出生不久的铁翼豹幼崽独孤家族真是好大手笔,竟然能够弄得来这么可遇而不可求的东西给女儿当宠物而现在,这只小小的铁翼豹幼崽正努力地从独孤小艺怀里往外爬一双黑漆漆的眼珠看着君莫邪,竟然是一股渴望之意

    “乖乖小白白,不要乱动姐姐一会喂你吃好东西”独孤小艺大感奇怪,自从三天前父亲好不容易弄来这小东西,自己一看就喜欢上了;而且由于刚出生就离开了母体的关系,小豹子身体比较虚弱,也不怎么爱动,一向只在自己怀里窝着,今天怎么反应这么剧烈的想要出来呢?

    “原来他叫小白白啊”君莫邪只看了一眼,笑了笑夸了一句,道:“真是个可爱的小家伙”君莫邪一向对这些野兽类的无爱,嘴上随便敷衍了一句,就想转身离开,毕竟还要设法追踪那些来历神秘的杀手呢

    见他转身,那小小的铁翼豹突兀地“吱、吱”的叫了起来,焦急不堪的奋力从独孤小艺怀中向外挣扎,四只粉嫩的小爪子努力的抓挠,看它努力的方向,竟然就是君莫邪君大少爷

    “这小家伙好像很喜欢你”独孤小艺瞪着圆圆的大眼睛,有些震惊自从自己得到这个铁翼豹幼崽,自己吃喝睡都带着这小东西,也没见它对自己有多亲热,今日第一次见到君莫邪,怎么竟是这般反映?真是奇哉怪也

    “可是我并不喜欢它啊”君莫邪皱了皱眉,斜着眼睛看了看这只所谓的“七阶高级玄兽”,惋惜的摇了摇头,可惜,这小玩意实在太小了,若是能再大一倍的话才勉强能够炖一锅啊

    独孤小艺哼了一声,对君莫邪的说话颇为不喜,犹豫了一会,见到自己的小白白如此的渴望,终于还是不忍心,抱着小小的身体走到君莫邪面前,求道:“小白白这么喜欢你,你抱它一会你把小白白哄开心,我就原谅你刚才吃我豆腐的事”

    隔得君莫邪越近,那小小的铁翼豹幼崽神情显振奋,口中“呜呜”地叫着,向着君莫邪伸出了嫩嫩的爪子,就像婴儿伸出小手渴望着大人抱他一抱一般眼神中满是渴望和欣喜

    犹豫了一下,君莫邪心中叹了口气被这么一打岔,再想要追踪到哪几个杀手的可能已经是一点也没有了,无奈地伸手接了过来

    小豹子一到他怀里,顿时惬意的舒了舒手脚,像是伸了个懒腰一般,极为贪婪地呼吸了几口君莫邪身上的气味,粉红的小嘴中出惬意至极的哼哼声音,毛茸茸的小脑袋在君莫邪怀中拱了拱,舒舒服服的枕在他胸前,居然就要入睡了,看它这样子,竟然好像是做好了长期安居乐业的打算

    独孤小艺在一边看得一双俏丽的大眼睛了直这,这,这是怎么回事?这小东西虽然小,但自从到了独孤世家交给独孤小艺以来似乎它也知道了独孤小艺就是自己以后的主人,虽然还未请驯兽师来进行正式认主,但它已经不排斥自己了而相反的,对独孤小艺之外的任何人,都是从不假以任何辞色的,就算是抱着它回来的独孤无敌也不例外

    今日怎么对初次见面的君莫邪这么亲近?这也太反常了

    其实君大少爷也是百思不得其解,觉得这事实在是有些玄异,有些无奈的看了看这个准备在自己身上久居的小家伙,苦笑道:“这就是一旦认主就会终生不变的玄兽?还是七阶什么,没有任何反应反而是独孤小艺自己,说出了这句话后,突然自己心里反而感到一喜,接着又是一阵难为情,自己也弄不清楚这是为什么?

    “咦?灵梦公主呢?她明明跟我一起出来的,怎么突然就不见了?”独孤小艺这才现,自己的姐妹居然不见了,不由皱起黛眉,大为诧异,抱怨了两声;走也不告诉我一声,真是……太过分

    君莫邪带着侍卫,告别了唐源,向君府的方向而去拐过路口,却现前面静静地停着一顶轿子周围数十名侍卫严密保护,比上次的阵容可强大得多了轿子前面还站着一个孤傲、寂寞,甚至有些凄凉的身影:夜孤寒

    灵梦公主竟然在这里等着他

    “原来竟是灵梦公主殿下亲临?当真人生何处不相逢,我们又见面了,真是有缘啊”君莫邪诧异的挑了挑眉毛,他一说话,夜孤寒冷电般的目光就直射了过来,听着他油腔滑调的说词,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君莫邪,我找你有正经事”灵梦公主缓缓从轿子里出来,脸色冰冷,修长的眉毛有些厌恶的轻轻皱着,一脸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寒冷

    你找我有正经事?难道还有甚不正经的事吗?有求于人,当礼下以求,居然还摆这种脸色给我看?君莫邪心中腹诽,脸上却是一副大喜过望的样子:“有缘千里来相会,公主有事尽管吩咐,不管是不是正经事,我都一定尽力而为……啊难道是公主终于对我的一片痴心起了回应,要找我做驸马爷了吗?真是天可见怜、天从人愿、天意弄人……”一连串的胡说八道脱口而出

    夜孤寒重重的一哼,目中杀机四射,喝道:“大胆竟敢胡言乱语,当真放肆”

    “大胆竟敢胡言乱语,当真放肆”君莫邪不甘示弱的猛喝回去:“你是什么东西?本少爷在这里跟公主说正经事这里到你这无名小卒插话的余地?”

    君莫邪当然不会不认得夜孤寒,那天给君莫邪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个夜孤寒不过却不是因为他高绝的武功,而是因为夜孤寒临了居然还称赞那个自杀的杀手领的那一句话:好汉子这个迂腐到了极点的评价,让君莫邪对这位这个世界的同行很是齿冷,自然印象深刻的很,也鄙视的很

    夜孤寒目光一凝,定在君大少爷身上,四周气氛瞬息之间变得异常凝重起来,一股子凄凉萧瑟的氛围突然升起,这正是夜孤寒即将暴怒杀人的前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