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差一点!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可惜可惜之极君莫邪若是死了多好也能让君老匹夫心痛一时”那月儿姑娘有些咬牙切齿的道,听到君莫邪居然没死,显得惋惜至极船舱下的君莫邪在脑海中细细搜寻,大惑不解记忆里没得罪这位‘月儿姑娘’呀,怎地现在这女子的口气倒活像是被君莫邪**了一百次似的怨毒?

    刘大人慢慢沉吟着,道:“此事既然已至如此地步,关于雇佣你们刺杀公主的事情就暂时到此为止,而玄兽筋也已经顺利到手,在这个当口,你们左右去意已生,我会设法安排你们离开天香呵呵……至于剩下的事情,我自会回禀主子,看他老人家如何安排,或者会再次与贵堂合作也未可知;尚麻烦诸位回去的时候,代为向血剑堂主问好并说一句:此事虽然不成,二爷同样感激”

    他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语音突然变得无比郑重显然,这句话,乃是那所谓的‘二爷’的原话君莫邪无声无息的撇撇嘴:谁还不知道那所谓的二爷就是二皇子?偏偏你们还一副神秘的样子

    “多谢刘大人,在下必定原话带到,至于如何离开我们自有另外的渠道,就此告辞”随即三个人一同起身,抱拳行礼“玄兽筋已经放在月儿姑娘手中,三十根一根不少,事成之后,还望知会一声属于我们的那一份,我们自会前来取回”

    刘大人呵呵笑道:“不必客气,诸位回去的时候,还请问一下,上次提过的刺杀某君的事情,不知道堂主大人考虑好了没有,无论结果如何,请尽早给个知会,拜托了”

    “是”三个人鱼贯而出,转瞬消失在夜色之中刘大人等人却未出去相送

    “月儿姑娘,那事之后,宫中已经进行了一次大清洗,三位的人手都有颇有折损,不过,这对我们来说,并无大碍毕竟,这件事情无论从哪一方面去看,都是老大的人搞出来的所以你要将我们以前商定的事情尽快的做好,一旦若是传出消息,就尽可能的安排一些人手进去注意,要单线联系”刘大人压低着声音,急促的道

    “是这一点请刘大人和二爷放心,我们已经准备了很久,而且选出的,全是处子”月儿姑娘柔美的声音响起:“格格,刘大人,若不是为了二爷的大事,连月儿都想着去宫里玩几天呢”

    “哈哈,月儿姑娘的国色天香,谁能受得了月儿姑娘你的诱惑?”那刘大人笑了一声,压低了声音,道:“二爷嘱咐,玄兽筋制作手弩的事,要尽快进行,可能随时用得上,一刻也不得耽搁这件事情,目前风声正紧,各方都盯着我们,我们始终不方便出面,一切都交给月儿你了”

    月儿姑娘为难的道:“这个我当然知晓,可是这批玄兽筋实在太过罕见,若使用一般的钢铁为材料恐怕无法物尽其用;但又势必不能找京城的神兵谱制作,神兵谱固然手艺精良,独步天香,可惜树大招风太容易泄漏消息目前唯一能做这件生意的,也只有同样以擅长兵器制造出名的江南赵氏商行,在拍卖之前我已经派人去联系,只是目前还没有得到回应”

    “恩,此事越快解决越好,宁可以双倍薪酬,也要尽快完成”刘大人慎重的说道:“这种东西,对我们的将来有莫大的作用二爷可是花费了几乎天价的代价,又冒大险让血剑堂的人代为出面,才换到了这些玄兽筋,万万不能有一点点闪失”

    “这个属下自然晓得”月儿姑娘轻轻的一笑,道:“刘大人,不知道我拜托二爷的那件事情,有什么具体结果吗?”

    那刘大人口气之中颇有难色,道:“月儿姑娘,那君战天始终是天香**方柱石,想要刺杀于他,谈何容易?就算是血剑堂堂主,连公主皇子都敢刺杀的人物,在这件事上,也是一直犹豫到现在,不能作出决定”

    “若是我们出动二爷的派系人手,栽赃君战天谋反的话,在君老儿刚刚大闹京城之后,陛下正是心中恼怒的时候,一定会有效果的”月儿姑娘的口气甚是愤恨之极:“我做梦都在想着君老贼家破人亡这次明明就是一个极好的机会,二爷怎地就轻轻放过了呢”

    “那决计不行”刘大人断然否定了这一提议,“这样动君战天,天香**方至少要动一半;我们针对君战天本人可以,但决不能针对派系;二爷想要的,可并不是一个支离破碎的天香国”

    “君老贼害得我国破家亡人离散,听你这么说,难道……”那‘月儿姑娘’口气之中有些失望,“若是二爷不能够替我做到这件事情,那我们为什么要依附于他?”

    “大胆”刘大人厉声叱了一句,旋即放缓了音调,道:“月儿姑娘,此事始终是急不得;血剑堂现在正在犹豫着,等到他们在宇唐帝国的事情办完,几位当家一碰面,到那时,二爷定然有法子令他们就范血剑堂三位当家,可全是天玄修为,最神秘的魁,传说是至尊神玄的级高手对付区区一个君战天,绝对不是什么难事再说,君战天已经是风烛残年,就让他苟延残喘几个月又有什么关系?”

    那月儿姑娘哼了一声,还是有些愤愤,但却再也不吭声了

    君莫邪心中一震他们居然在预谋刺杀自己的爷爷而那杀手组织“血剑堂”,竟然三位当家都是天玄修为甚至有一个至尊神玄的魁

    只是这一震,由于人在水中,本是无比平静的湖面未免露出一点点轻微之极的水花声声音虽然小的细不可闻,但君邪依然顿时心叫不妙

    “谁?”只听得一个声音厉声道:“船下有人”

    行迹已露

    君莫邪来不及多想,身躯一转,双脚在船底狠狠地一蹬,整个人顿时如一条硕大的箭鱼一般从水底激射了出去,急向着远方游去

    轰的一声画舫顶层四分五裂,一条人影带着浑身金灿灿之中夹杂着丝丝淡黄的光芒,冲空拔起,飞凌五丈之高双目如雷轰电闪,四处一扫,便现了君莫邪在水底急远去的身影

    金光一闪,落回船上,顺手抓起船上艄公的长长地竹篙,刷的一声,便如一道黑色闪电,带着缭绕的金色玄气,从手中飞出,射向君莫邪在水底的身影,同时身子凌空飞扑,顺着那竹篙飞去的方向,一掠而来,身子在夜幕中衣袂飘飘,金光闪闪,犹如天神降世

    正是那位刘大人

    金品巅峰只需再前进半步,就是地玄水准了

    君莫邪闪电般向着远方急游,突觉头顶压力重重,身躯所处的四周水流也似突然凝固了一般,同时感到一股巨大的危机瞬间笼罩了自己霎时间毛骨悚然、

    并不转头,君莫邪已经清晰感觉到,这股危机正是对准了自己的背心疾穿而来,若是避不过去,必然是一个大大的血窟窿到那时,恐怕又要再穿越一次了——如果自己还有那运气的话

    心念疾闪,瞬间调动起全身功力,开天造化功全力运转,顿觉周身压力一减,身子尽力一侧,前胸挺出,后臀突出,中间的腰部猛地一收一歪,整个人脱节一般变成了一个标准的“s”形真真是魔鬼身材,前凸后翘

    唰长达四丈有余的竹篙几乎是擦着君莫邪的肌肤从腰部插了下去,无巧不巧地穿过了衣衫,连底裤也穿了过去,深深的插进了淤泥之中

    君莫邪只觉得大腿一凉,一阵撕扯的刺痛,几根弯弯曲曲的毛顿时飘在了水里若是这竹篙再偏离半寸,恐怕君大少就要去伺候皇帝陛下了顿时头皮一阵炸

    一般的竹篙不过两丈,但灵雾湖水深,竹篙也就相对地长了一些

    君莫邪一挣,竹篙插在他衣服与肌肤之间,居然没有挣动;右手一翻,小巧的飞刀出现在手里,向后一划,“嗤”的一声顿时自由,两片衣袍就像两片蝴蝶,分向两边,中间一个白白的身躯,若是女子,却是甚是诱人的

    天空中,那道散着金光的身影正迅猛的扑了下来,还未及水面,已经激的水面上涟漪大起,平静的水面上深深地陷了下去,形成了一个漩涡连深深插在淤泥之中的竹篙也露出了一点头

    君莫邪在水底,睁大着眼睛看着天空中飞扑下来的人影,心中哼了一声,突然身子一挺,猛的上冲

    呃,别着急,他可绝不是冲上去与这位对目前的他来说还是一位不可逾越的高山的金玄巅峰高手拼命

    身子利箭般上升,快将要浮出水面的一瞬,突然左手一推,一道水箭嗤的冲出,射向空中落下来的人影,另一手抓住竹篙,身子一个千斤坠,同时向着反方向急游动,开天造化功全力运转,嗡的一声,小腿粗细的竹篙居然在水底被拉成了弓形,出“咔咔”的声音,令人牙酸

    在弯到极致的时候,君莫邪积聚的力气也告罄,猛然松手,**裸的身子向着远方极游去

    弯曲的竹篙带着庞然的大力,“嗡”的一声反弹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