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如何打算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独孤无敌点到名的这七个人正是独孤世家的下一辈子侄,乃是独孤纵横老爷子取得名字,七个人的名字最后一个字加起来正是“英雄豪杰冲上前”很有气势的名字

    本来独孤纵横老爷子是以这个为上联,另外还准备了一副下联:龙虎豹狼飞满天就等着三个儿子争争气,凑成一个上下联,最后再弄个横批但没想到就出来了这么七个货之后,紧接着出来一个全家人的宝贝:独孤小艺

    正在老爷子继续翘以盼的时候,从这以后居然死活没有了下文这让独孤纵横老爷子郁闷不已,那“龙虎豹狼飞满天”的下联也只好憋在了肚子里至于那“风云将军”的横批是不用说了,好联无用武之地了……

    当然,为了这事,大失所望的独孤纵横老爷子没少横眉立目的骂三个儿子没出息、不争气呃,自然,老爷子虽然横蛮,却也知道儿媳妇不是自己随便骂的人,因此只是针对儿子下手罢了

    目前在京城的,三个儿子中就只有老大独孤无敌一个人另外两个儿子独孤无伤、独孤无痛两人分别镇守帝国东南两面,死活不回来了——这其实也被老爷子揍得,出了后遗症了,帝国将军,怎么也要点面皮有了镇守边防的名目,自然是能不回来就不回来的

    老大独孤无敌也不是不想出去躲开家里这老货,可惜,两个弟弟都在外面,他实在是出不去了,除了每年老爷子老太太寿辰赶回来之外,其他时间就算老爷子话,那也是一推二五六的装聋作哑而每年回来的这两次,往往没等独孤无敌爷儿俩醒酒,那哥俩就已经没了踪影,溜之大吉了

    而天香帝国另外两个方向,则是君老爷子嫡系的人镇守着,与独孤家没关系所以独孤无敌其实心中很是委屈:我可是老大啊,凭啥我就该这么命苦?三天一小骂,半月一顿狂揍的日子要熬到啥时候?老子说到底现在也是官居大将军,四十多岁有儿有女的人了啊……

    ………………

    就在李家愁云惨雾,独孤家怒火冲天的时候,身为其中一家始作俑者、另外一家罪魁祸的君莫邪正在陪着自己的爷爷喝得不亦乐乎

    君无意一身青衣,打横相陪,不住的喉结上下滚动咽唾沫,这是遵照君大少爷的医嘱——您伤才好,暂时还不能饮酒偏偏这祖孙二人人人都是咂着嘴一副过瘾之极的样子,再闻到扑鼻的酒香,君无意简直有些按耐不住了……

    “莫邪,你的这一身功夫,和你那古怪的心法,爷爷可是十分好奇啊”君战天老爷子一边有滋有味的喝着酒一边抛出来一个问题这句话一出,连君无意也是瞪大了眼睛,竖直了耳朵

    只因为君莫邪这身功夫实在是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两人都算是见闻广博,但却从未见过没有听说过,有哪一种玄气能够有这样的效果,不仅能疗伤,还能辟毒,而且还不出品阶光芒偏偏威力还奇大无比

    按说这样的神奇应该在玄玄大陆大大有名才对,但却从未有这种消息传出,太奇怪了

    君莫邪沉默了一会,良久,才道:“爷爷,三叔;这件事情你们能不能不要问?我真不愿意骗你们”

    “哦,老夫明白了”君战天老爷子恍然大悟:“是教你功夫的那位高人不让你说?呵呵,很多人都有这种古怪的脾气再说这种神奇的功夫若是传了出去,对你有害无利;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哈哈,老夫不问就是,恩,不问就是”

    “恩,莫邪身怀这种神奇的功法我们非但不能问,也要尽量保密才行”君无意点点头|:“否则,这等神奇的功法有谁不垂涎?哪怕传出一点点风声后果也是不堪设想”

    “不错不管如何,莫邪始终是我君家人的种,单只是这一点,就已经足够”君战天开怀大笑,欣慰不已,看向君莫邪的眼神,越加慈爱起来

    君莫邪瞠目以对,想不到自己还未编造理由,这俩人居然已经将自己的理由天衣无缝的编造好了……

    “莫邪,如今你三叔也好了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说给爷爷听听”君战天老爷子心情大好,看着孙子越看越满意,捋着胡子问道

    “打算?我能有啥打算,三叔痊愈了,我不就解脱了?我还是继续做我的纨绔公子,多好”君莫邪喝了口酒,继续对着桌上的野猪肉开拼,两手油腻:“之后的事自然全凭爷爷安排就是了不过有一点,三叔痊愈的事情在短时间之内还是不能传出去,尤其是如今晋升入天阶的事情是不能外传呃,在这一点上,就看爷爷您的了您老继续愁眉苦脸的出去晃荡就是”

    一提起这件事,君战天老爷子皱起了眉头,心中有些烦闷喝斥道:“胡说八道,老夫往日忧愁,全是因为你们两个小兔崽子,如今莫邪你小子也争气了,无意也痊愈了我还愁什么?往日的烦闷,一朝尽去,如何才能装得下去”说着,长长叹了口气非是装不下去,而是老爷子实在是厌烦了那种愁眉苦脸的日子,往日是不得不愁,如今却还要明明无愁强说愁,那还能不郁闷

    “那咋办?”君莫邪摊摊满是油腻的手:“您不就是不想无愁强说愁吗?这也好办,我等会出去给您老制造点烦恼?让您老把眉头皱起来?比如我去砸砸盛宝堂、逮住三位皇子打一顿,或者强抢几个民女什么?”

    “你找揍啊”老爷子明知他是在说笑,依然为之气结“那天盛宝堂的事情我还没找你算账呢,你居然自己提了出来告诉你,有些物事实在是凌驾国家机器之上的,比如这个盛宝堂不管到什么时候,盛宝堂,你都不能惹就算你到了至尊神玄巅峰,盛宝堂也不是你能够惹得起的明白吗?”老爷子的声音甚是郑重,而且措辞也相当的严厉

    “盛宝堂,到底是什么来历?”这么一说,君莫泄心中的好奇反而加的浓厚了起来:“居然连至尊神玄巅峰也不能惹?凌驾于国家机器之上?”

    “我只能告诉你,盛宝堂乃是一个庞大势力的冰山之一角而已但只是如此,已足以威慑天下,其中的至尊神玄高手也有好几位至于深入的老夫也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决计不能招惹就是了”君战天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君无意,有些惋惜的叹了口气

    君无意脸上神色一阵抽搐,眼神中露出一抹痛楚,似乎整个灵魂在这一刻被深深刺痛但转眼平静下来安然而坐,却是比刚才沉寂了许多

    “既然如此,家族暗中的势力从现在开始,全部移交给无意掌控至于莫邪你……”君老爷子沉吟了许久,拿不定主意,最后还是放弃道:“你就忙你的,有闲暇的时候协助你三叔”

    君无意君莫邪两人应了一声,君莫邪提醒道:“爷爷,三叔,在三叔以真正身份接掌家族势力之前,一定要先将家中的内奸彻底清除干净”顿了一顿,君莫邪凝注着两人:“三叔痊愈,对我君家来说,自然是大大的好事,但对外人来说,却是徒添变数,增加了许多威胁尤其是……”君莫邪微微一笑,手指向上指了指

    这个意思不言自明

    “君家的秘密势力,或许爷爷已经清洗得很彻底的,别的世家的人是没有的,这一点我可以相信但是家中一定仍有皇室的人存在而这些人,爷爷您,也是知道的,是么?只不过是睁只眼闭只眼而已”君莫邪微笑着,“但是现在,却是要紧关头,所以,必须要斩断的”

    君战天有些震惊的看着自己的孙子君莫邪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切中了事实竟然没有一点猜错

    半晌,君战天苦涩的扯了扯嘴角,道:“不错,此中确实有皇上所派遣的人存在而他们也已经存在了十数年,就算对我君家来说,也是有功无过……”

    “那是因为我们君家从未做过对皇室有威胁的事情,始终对皇家忠心耿耿,他们当然不用报告但是现在却已不同我们虽然仍然是没有二心,但我们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只是猜疑就已经足够灭族”

    君莫邪目光炯炯,一字字道:“现在,就算他们已经背叛了皇室,彻底的成为君家的人,这种险我们也是万万冒不得的此刻,不是妇人之仁的时候当断不断,反受其乱”

    君战天叹息一声,老脸上皱纹似乎在这一刻又深了许多,半晌才道:“你说的对,一会我会将一份名单交给你们两人,至于具体怎么做,就由你两人安排,不用再告诉我”说着站了起来,步履异常沉重的离去了

    “莫邪,这样做,是不是太残忍了一些?你爷爷颇为不忍是不是可以……”君无意皱起眉头,脸上现出挣扎之意要他对敌人下手,君无意绝对会毫不犹豫,但对这曾经为君家立下过无数汗马功劳的人下手,他却当真是于心不忍纵然明知他们是皇室派遣的卧底,是安排在君家的探子,但他们毕竟为君家做出过不少的贡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