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两大老爷子的碰撞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我何尝想这么做,这些人都是您和爷爷的老部下,甚至是同生共死过的伙伴但我们却不能将整个君家偌大家族的存亡系于一个渺茫的希望上面现在不残忍这一回,将来可能就是我们来承受这残忍了三叔,他们并不止一人难道会全部都背叛了皇家投向了君家?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而我们的隐瞒一旦暴露,惹起皇家猜疑的话,君家上下数百口,君家封地里的几千人,甚至还有依附于君家派系的所有军方将领都会受到株连那,可是好几万人的性命何去何从,我想三叔你应该比我清楚,三叔前日才与我说过世家子弟的无奈,怎地换到自己身上就如此婆妈,三叔你马上就将接掌君家上下之生杀之责,难道竟要退缩吗?”君莫邪冷静的分析着厉害,神色间隐隐有些残酷,语气最后竟颇有几分狰狞

    “若是如此下去,难不成我们要一路隐瞒下去,隐瞒到死不成?”君无意皱起了眉头

    “三叔,您的眼光未免局限了些?看看现在的盛宝堂”君莫邪呵呵的笑了起来,悠然潇洒的道:“纵观天下,哪个皇帝敢动盛宝堂?”

    君无意骇然大惊

    原来自己这位侄儿的野心,居然是如此之大

    “可是盛宝堂,那是无数代人的努力才会有这样的局面,而我们君家……”君无意深深地蹙起眉头

    “君家有我还有你还有爷爷”君莫邪哼了一声,轻轻转动着手中酒杯:“有我们三人,足够了我们君家,会比盛宝堂还要强大的”君莫邪冷静的脸庞,透出无与伦比的自信

    君无意怔怔的看着自己的侄儿,突然心中涌起一股久违的豪情对侄儿的话,他几乎就是盲目的选择了相信因为若是那样的话,自己的……才是真正的有了希望

    “今非昔比,三叔,你的旧伤方愈,毒亦才祛,最近这段时间,须得一调养为主,万万不得妄自动用玄气,虽然你如今如今进入了天玄之境,却泰半都来自那焚经荷药力,非是自身苦修得来,根基颇为不稳,我已经交代了厨房一张专门为三叔你制作的药膳食谱这段时间里,最少以十天为限,你的玄气都只能在丹田温养,确保所有玄气真元都收归己用至少要达到收随心的地步,才可无事,再此期间之内,而绝对绝对不能妄动,亦要戒喜戒怒,没事的时候,就用纯身体的力量稍微动作一下,已要有所节制,这一节,三叔应该明白的”君莫邪颇有些深意的看了看君无意:“相信十数天之后,三叔必然会现自己如今的身体能给你什么样的惊喜”

    “我明白的,十年都过来了,区区十数日算什么”君无意重重点头

    “前段时间训练的三百人还没有回来吗?”君莫邪转着酒杯,很是有些随意在那三百护卫训练的身体程度差不多之后,君莫邪便开始着手布置了死亡训练:着这三百人去天罚森林去猎取低级玄兽玄丹和皮毛并且严格规定,至少要猎取到十只以上的五阶玄兽,级别越高越好,低阶的那些自然是数量越多越好

    完不成任务,不准回来

    临行前,君莫邪说的杀气冲天:“此去天罚森林,一切都有你们自己做主包括你们自己的性命死亡率,预计将在一半以上这本就是强者之路的开始,也是第一轮淘汰的开始被淘汰的后果,只有一个,就是踏上黄泉之路”

    另外,这也是君莫邪从这支队伍里找寻内奸的一个办法;在队伍进去天罚森林之后,君老爷子的大军便守在归途,凡是中途私自返回的,不问情由,一律杀无赦凡事从天罚森林中飞出的鸟儿,一律予以射杀然后顺着进去无声无息的杀死这出信息的人物

    这些都是有君老爷子的秘密侍卫执行,人人都是玉品玄者,结果自然是毫无悬念的

    “自开始至今,已经有二十七人露出痕迹,又或者力有未逮,已经确认全部诛杀迄今为之已经再没有任何信息传出”君无意神色间很有些疲惫“想不到在我君家的寻常家将之中竟也隐藏了如此之多的人手,难道真当我君家可欺吗?”

    君莫邪低头计算一下,笑道:“这么长的时间里也没有往外送消息,那就是差不多清除干净了对余下的这些人,我终于可以放心了,只要最终可以归来的,就值得造就”

    君无意微微颔,站了起来,留恋的看了看君莫邪手中的酒杯,,径自回自己院子去了

    君莫邪静坐了一会,无声的笑了起来,站起身来向着自己的后院走去;第二批美酒应该马上就要出来了,这一批可是真正的烈酒啊

    ……

    突然,京城中似乎骚乱了一阵,接着平静下来,一骑快马飞驰到君府大门前,身穿黄色内侍服侍,正是皇宫宫人,紧接着,君老爷子匆匆出门,往皇宫的方向去了

    与此同时:皇宫中的御医急匆匆的赶到了李府,貌似十分急切

    独孤家父子二人亦同告撇下一切,急匆匆的骑马飞奔皇宫

    另外各大家族当家人和比较有地位的大臣也纷纷向皇宫的方向集结而去

    这在外人看来,无疑是生了大事,足以震动天香国上下的大事

    事实上也确实是生了大事当朝太师,府大臣李尚在家突恶疾,陷入昏迷状态,性命堪舆李太师乃是天香国文臣之,他这一毫无征兆的突然倒下,如何不令朝中上下不乱作了一团

    皇帝陛下很震怒

    坐在龙椅上直拍桌子:“……一个好好的文官,去修练那门子玄气,这下可倒好,玄气没练成,折腾得自己老命就只剩下了一口气……长久以来把持朝政,今日一旦倒下居然搞得整个朝堂都瘫痪了这等情况,岂能不让朕痛心?你们,你……”说到这里,皇帝陛下突然住口,以手抚额,无力的叹了口气

    只因为往下一看的时候,皇帝陛下现自己做了一件傻事级的大傻事

    下面几个人:君老爷子愁眉苦脸,两眼茫然的看着前方虚无,魂不守舍,显然一句也没听进去;

    独孤纵横老爷子侧着头,吭吭唧唧的在用一个胡萝卜粗细的小手指挖鼻孔不时的随手一弹,这算是什么态度?……

    唐万里老爷子皱着眉头,斜眼看着独孤纵横,不时的嘴唇蠕动着在心里怒骂,偶尔急忙闪身闪开弹来的鼻屎,一脸的晦气,别看唐老爷子对孟家、李家如何的嚣张,对眼前这位老大却是敢怒不敢言的,哪怕是咒骂都只敢在心里骂;

    孟家老爷子肃容而立,眼观鼻鼻观心,貌似已经入定了一般

    慕容世家老爷子慕容风云背靠在大殿的柱子上,白白的胡须上居然有了一道亮晶晶的东西,貌似就是从嘴里流出来的那啥……

    宋家那老东西深深的垂着头,似乎在试验脑袋究竟能不能插进裤裆里……

    皇帝陛下幡然醒悟,恨不得给自己两嘴巴子:有气你朝着朝臣就行了,对着这几个老东西使什么劲?这根对牛弹琴有什么区别?有屁大点用吗?终于不耐烦的挥挥手:“走走都走,都是朕的错朕错啦,劳烦你们几位老神仙做什么,走走,都快走,都回去睡觉去别累着你们老几位”

    几位老爷子如梦初醒,纷纷告罪加谢恩地向外走去;独孤纵横走出几步,突然又转回来砰的一脚踢在慕容风云身上:“醒醒,别睡了,回家再睡啦”

    慕容风云呃呃连声,睡眼朦松地站了起来,一副手足无措的样子,“陛下,老臣有罪,老臣老卖年糕老迈年高,居然在陛下金殿上睡着了,这个……”

    “统统地给朕滚,回家卖年糕去”皇帝陛下一声怒吼,吓得在偏殿等候圣意的满朝官员人人都是一个哆嗦几位老爷子人人都貌似是狼狈不堪,屁滚尿流的出来;一出宫门,几张老脸相互看了看,各自嘿嘿奸笑两声分道扬镳,扬长而去

    宫中已经传出皇帝陛下雷霆震天的怒吼……

    “君老匹夫你给老子站住”君战天走了没几步,刚要上马,就听见背后有人叫自己,转头一看,只见独孤纵横老爷子黑着脸冲了过来

    “你找揍啊?”君老爷子皱着霜眉:“今个居然胆儿肥了?敢对着老夫呼呼喝喝了?反了你个老猴儿恩?”

    “草你以为你算老几?老夫几时鸟过你?”独孤纵横鼻孔中嗤的一声,大咧咧的道:“你那孙子,老夫要帮你教训教训扒他两层皮,你有意见没?”

    “啥?你说什么?”君战天本来转身要走,霍然回过身来,两眼如同两道闪电:“你要、替我、教训、我、的、孙、子?”随着他这句话一字一句的说完,身上突然蓝光暴涨,一股强横的气势铺天盖地的飞扬起来,身上绣着血兰花的披风无风飞舞,猎猎有声

    老爷子显然已经是动了真怒在京城在现在这等情况下,有胆量面对面、光明正大地动君莫邪的貌似还真就没有几个,但独孤家却有几人不在此限之内,比如独孤无敌、独孤小艺,以及眼前的独孤纵横

    而独孤纵横却是个说得出做得到的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