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麻烦来了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独孤纵横突然有了一种窒息的感觉连周围的空气都似乎不流动了,对面的君战天,在这一刻给了他庞大的压力

    万万没想到,君战天居然会为了一个废物孙子跟自己做出这等脸色,忍不住怒哼一声,两眼一瞪,周身气场轰然爆,堪堪抵住了君战天的气势,寸步不让:“就那么一个废物,你居然还拿着当宝?他**的老子就算教训教训,那也是你孙子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呸的吐了口唾沫

    君战天森然的望着他:“独孤纵横,却不知我那孙子什么地方得罪了您?居然要劳动您亲自出手?给个痛快话?”

    独孤无敌哼了一声,豹眼圆睁:“若是单单得罪了老夫,有什么干系?老夫大人大量,出了这件事纷纷嗷嗷怪叫,一窝蜂的出门了接着自己这边就得到李尚出了意外的消息,去了皇宫,虽然自己临走时吩咐的是将君莫邪抓过去,但抓过去之前,只怕也是万万轻松不了他的……

    君战天身子一顿,突然纵身而起,也不上马了,直接运起全身玄气,蓝光暴涨,刷的一声没了影子,半空中留下一声怒吼:“独孤纵横,老子和你没完,你等着后悔莫及”

    君老爷子真是火大了,一向是自称“老夫”的人,现在居然爆了粗口,自称“老子”了

    “老独孤,你又怎么惹到君老了?搞得如此的剑拔弩张,至于吗?”唐万里老爷子在一边看得满头雾水好奇的问道

    独孤纵横正是满肚子怒气,闻言眼睛一翻,骂道:“该干嘛干嘛去**屁事”

    “嗖”的一声掠上马,得得而去

    一句话将唐万里老爷子气的一口气几乎上不来,半天才重重的吐出气来,气的手指头一个劲的哆嗦:“老……老匹夫刚才若不是老夫,你们两个早已经打了起来老夫我好心好意的劝架,居然,居然……气煞我也”想到这两人居然一个赛一个的不领情,唐老爷子白胡子乱抖,老脸如同打了鸭血一般:“若是以后再遇上这种事,老夫再伸伸头就不是人”

    突然又鼓足了真气大吼一声:“老夫就是乌龟儿子王八蛋”声如雷震,远远传了出去

    还未走远的几大家族的老爷子同时都是一个趔趄:这貌似是唐万里那老东西的声音啊,他又怎地了?这么大疯?居然昭告天下一般宣示自己乃是乌龟儿子王八蛋?难道脑袋被驴踢了吗?

    这等大八卦,不去瞧瞧实在是可惜呀,机不可失,失不再来啊

    几位老爷子一打商量,纷纷兴冲冲地向着唐家而去,一个比一个快,争先恐后,朝堂上那种暮气沉沉的模样早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估计现在的他们,就算是多来几个壮小伙子也是比不上他们地

    这一幕要是被皇帝陛下瞅见了,恐怕得气的吐了血去

    君家

    尚不知大祸即将临头的君莫邪指挥着几个身强力壮的中年仆妇,抬着几只硕大的水缸,正自在从自己土法子制造的蒸馏器里面接出粉黄色的透亮的酒头,眼看着一只又一只水缸的慢慢地满了起来,君莫邪摸了摸鼻子,嗅了嗅空气中浓郁到了极点的酒香,呃也可以说是酒糟味心中乐开了花

    烈酒,君莫邪从来也是不喜欢喝的,他如今弄出这些来,目的不外是打算将之兑换成大笔大笔的银子罢了,以他目前对这个世界酒文化的了解,自己一万两银子一小坛的憧憬相信很快就会成为现实当然,这也不全是为了挣钱,还为了……让这帮土包子见识见识,什么才叫做……酒

    中华的酒

    没得到本公子认可的酒就是垃圾,只有本公子认可的酒才算是美酒

    就是一万两银子一小坛

    哪怕是全家抄斩也不降价他**的,连酒也酿不出,也好意思活着,还不一个个自己抹了脖子,活着也不怕丢人现眼?

    其实君莫邪的真正目的是:卖完这一批,以后再也不卖了以后每月只酿出个十几二十斤,够自己一家喝的就行了,至于别人,哼哼,哪怕是皇帝陛下想要喝,君大公子也是一梗脖子:说没有就是没有,你能咋地?

    先吊起了你们的瘾头,然后“嘎吱”一声截住老子从此不酿酒了再让你们一个个回头去喝那些垃圾去,让你们一个个难以下咽

    君莫邪很期待到那个时候这些有钱的贵族们脸上的表情:想必会十分精彩?看着也是赏心悦目哇嘎嘎嘎……

    老子就等着这份精彩

    君莫邪口中哼着小曲,这一刻他脸上的表情已经不能叫他“邪君”了,而是应该叫做“邪神”了不得不说,能想出这种阴损的主意的人,实在是邪的到家又上炕了

    大门口“轰”的一声巨响,远远的传了过来打断了君莫邪心中的歪歪,让他很是诧异:这可是君家,难道还真有,青天白日就上门捣乱的?

    这也太鲜了?

    他猜得再对也没有了,大门口一阵惨叫,过了不大会就听到沉重的脚步声向着自己这边气势汹汹的走来,砰地一声,小院的大门瞬间变成一堆碎片,一个声音大吼道:“君莫邪,你小子给老子们滚出来”

    这光景怎么这么像黑社会来找场子呢?这一刻君莫邪几乎以为自己又穿越回去了

    咚咚的声音响起,君莫邪探头一看,只见七头狗熊一般的壮汉犹如七尊铁塔,一个个晃着膀子,狰狞着嘴脸,几乎是以一步半丈的幅度的虎虎生风的闯了进来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七级浮屠能比这七个人粗不?传说里浮屠可是塔来着……

    君莫邪立即下了决定,语快的吩咐道:“你,去告诉三叔,让他不要过来,这里由我来处理,我一定可以搞定;可儿,去告诉大嫂,让她也不用过来”

    君莫邪现在唯一忧虑的,就是君无意忍受不住赶过来,那可就糟糕透顶君无意现在的实力虽然确实提升到了天玄境界,但身体里面的天玄真元却是异常不稳定的,并未能全部收归己用,若不经过一段时间的稳定,贸然动手的话,一旦让玄气冲炸了经脉,那可就真个回天乏术了……

    至于管清寒,再怎么说也是女儿身,头长见识短的,过来根本于事无补君莫邪一眼就看出来,面前这七个人,管清寒的实力顶多也只能对付其中最弱的一个,还是输面居多

    爷爷去了宫里,家里的仆人貌似也没谁惹得起这七个混世魔王,再说各大家族基本都有个默契,就是小辈之间的事情,大家都不掺和,由着他们去折腾……

    看来只有自己单枪匹马的上阵了

    君莫邪当然认识他们独孤家的“英雄豪杰冲上前”在天香城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比君莫邪的名声可响亮的多了虽然不是一个层面的朋友可也经常见到面的

    现在君莫邪唯一犹豫的,不是自己会不会被这七头狗熊似的大汉虐待的问题,而是在头痛:若是我万一将这七个家伙弄死弄残了,独孤家会怎么算,会不会疯而君家能不能顶得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