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看我独踩文星书院!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孟海洲等人都只道李悠然乃是在借机为难君莫邪,纷纷起哄却哪里知道,李悠然说的,乃是真心话

    “悠然公子未免说笑了”孔令扬脸色一沉,有些不悦:“君公子或许……在别的方面另有……,额,建树;但在诗词之道却是未曾闻名,这未免……”

    有人偷笑起来,孔夫子说话固然隐晦至极,但众人可是都能听得出地,所谓君莫邪能有所‘建树’的别的方面,无非也就是青楼楚馆、跑狗斗鸡、欺男霸女那些令人不齿的事,至于别的地方,这小子还能有什么建树?人人心中都是夸了一句:老夫子就是老夫子,连损人都是这么文雅

    “孔夫子不必顾虑,呵呵,若是贵门生连君莫邪也辩不过,又何必找悠然公子比试呢?”孟海洲微微一笑回答道,此言却是大大地将了孔老夫子一军

    孔令扬为之气结心道我心血浇灌的弟子若是还比不上那个纨绔,那老夫真要一根绳子两个套,寻了短见算了再不说话手一挥,指定一名弟子出战,自己闷闷的坐了下来

    “小生韩志东,向君公子讨教”一个青年微笑着站了起来,隔得远远地深深一揖,然后抬起头来目中微微闪过一丝不屑

    “恩,讨教就不必了,有空我教你两招散手,保你能纵横灵雾湖,雄风大展就是,个中玄奥如何是可以当众示范的?就算你不介意,我还是介意的”

    君莫邪何等眼神,自然看到了他眼中的不屑,呵呵一笑,挤挤眼,打个哈哈之余,直接给其戴了一个不知廉耻的帽子

    “小生一向洁身自好,灵雾湖那等地方,小生却是从来不去的”韩志东声音有些冷,心中一阵鄙视:果然是一大败类,自己向他讨教学识,他居然一句话就说到了ji院上面去了,你也知道这是大庭广众之地吗?真真是有辱斯文

    “你没去过灵雾湖?那你是去什么地方?”君莫邪心中反感起来,丫的你们还没完了不成,晃着二郎腿,悠哉悠哉地道:“哦,对了是本公子疏忽了,看韩才子这身打扮寒酸得很,想必也去不起那等地方,看来若是万一有了需要,也就是手持长矛,于心中运筹帷幄,在斗室之中,纵横捭阖,雄风凛凛,一枪灭尽亿万兵马,事后也只得喘一口粗气罢了……”

    这是什么话韩志东一张白皙的俊脸顿时打了鸡血一般红了起来,霎时间脖子也粗了……

    君大少这句话用词似是很文雅,而且说来还很有气势,众人之中,有不少人均是愣了一下,仔细想了一番才明白了这是什么意思,忍不住都是吃吃地笑起来这小子,实在是太……坏了

    一时间满大殿都是属于男人的那种心领神会的,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猥亵笑声……

    唯有灵梦公主、独孤小艺、寒烟梦等一干名媛才女一个个地瞪着惊异的眼睛,不解的看看这个,再看看那个心中隐隐觉得这只怕不是什么好事,但又实在是想不出,究竟是什么坏事,听君莫邪的话,乃是描写了一位威风凛凛的大将军呀,但,为何却又如此古怪?

    几个老爷子相互之间挤眉弄眼,唯有他们几个才是真正毫无忌惮的放声大笑,还一边拍着桌子,拍着大腿,笑得见眉不见眼独孤纵横一巴掌拍在浑身正笑得颤抖的唐万里肩膀上,低声笑道:“老唐,我突然想起了我们俩刚刚进入军旅的那时候,激战天狼山那一战前夕;君老儿是小队长,那一夜,老唐你就这么威风了一回,我们可都看见了,你明天一大早就偷偷爬起来出去洗内……”

    唐万里顿时脸红脖子粗的跳了起来,再也顾不得自己对独孤纵横是多么忌惮,恶狠狠地张开手叉住了他粗壮的脖子,低声咆哮:“你这个老王八蛋你敢再说下去……”

    独孤纵横连声咳嗽,却一边笑一边求饶,几个老家伙纷纷都将大拇指挺到了唐万里鼻子下面,原来大家都听到了……

    唐老爷子满脸通红,气咻咻的站起来就要走,却被几个老头儿一起按住,陪着笑劝了下来

    独孤小艺见七个哥哥都在哪紧紧的抿着嘴笑,黑脸上竟是一副乐不可支的情形,肩膀还一颤一颤一抖一抖,似乎真的很好笑,不由问道:“他说的是啥?真的这么好笑么?”

    呃……兄弟七人面面相觑,尽皆尴尬的愣了愣,然后一起整齐划一的摇头:“不好笑,哪里好笑?一点都不好笑”

    独孤小艺哼了一声,气鼓鼓的转过了头,突然感觉这几个男子,包括自己的哥哥们和君莫邪,一个个看起来都是这么讨厌今天居然问什么都得不到回答,真是气死了

    暗中把君莫邪说的话回味了一遍,牢牢地记在了心里,心想你们不说就不说,等我回家问母亲……我就不信还真不知道了……

    韩志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情知自己和这等纨绔斗嘴下去,绝对占不了上风,道:“今日陛下天恩,赐下这金秋才子宴,小生惭愧,得以跟随恩师,滥竽充数而来;适才来时,见到御花园中金菊丹桂迎寒怒放,偶得一上联请君公子赐教”

    说完,也不等君莫邪反应接受还是不接受,便径直念了出来:“御花园,菊花香,兰花香,桂花香,花香花香花花香,天香飘香,飘香千里,千里第一香”

    此联一出,众人都沉思了起来

    此联看似简单却并不简单,尤其最后一句,还嵌入了“天香”的二字,隐喻地说出了对天香帝国的祝福,但马匹却是拍的全无痕迹,可说是个中高手一时间众人都在搜肠刮肚,想在别人前面对出来,也好在陛下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才华

    至于君莫邪,众人都没存指望……这么高深的有难度的对联让他对,岂不是开玩笑嘛?对到下辈子他也对不出来呀

    “君公子,小生才疏学浅,勉强也只能出得这般粗浅的上联,不知可还能入得君公子之法眼嘛?”韩志东呵呵一笑,很是谦逊的看着君莫邪,表情甚是诚恳:“还请君公子不吝赐教一二”

    他若是不说这句话,甚至一直等到君莫邪对不出来出了丑还不说话,众人必然会在鄙视君莫邪的同时而高看他一眼,相信众大佬心中也会因为这个上联,留下他一个特别的印象毕竟这等即景而出一副难度极大的上联,也是不俗的才华;但他这句话一出,却是让大佬们人人心中都是叹了一口气

    如此得理不饶人,得志便猖狂的“才子”,心性早已是落了下乘何况你一个经受文星院多年熏陶的人,在诗词对联上为难一个纨绔子弟,难道就这么值得自豪吗?

    这个所谓的才子,终身成就,绝不会高

    纵然有机会能爬上来,众大佬却也不允许如此心性的人上位谁能保证这家伙得势之后会不会对付自己?所以韩志东根本不知道,自己就因为多说了一句话,就彻底宣告了自己政治前途的灭亡,此刻犹自在沾沾自喜……

    君莫邪皱起了眉头,若是即兴作诗,倒可以剽窃一下,但这种即兴对联,想剽窃也无从窃起啊丫的第一阵怎么就比起了狗屁对联呢?比别的不行吗?真是他奶奶滴……

    孔令扬老夫子眯起了眼睛,很是得意:“君公子若是对不出,不妨明说就是呵呵,对公子来说,这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众人一阵轻笑,这老头真是不依不饶啊,而且贯彻了他一贯的习惯,骂人不带脏字,看来还准备再骂下去

    君莫邪气往上冲,突然将心一横,大声道:“这有何难?不就是一个狗屁上联吗?看哥哥给你对上来,一人独踩文星院”

    一片嘘声四起,这货真敢说话呀,就他那两下子,居然敢说这种疯话,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看来这小子今天要被文星院狠虐一番了……

    唯有李悠然和君战天老爷子两人眼神都是缩了起来,李悠然却是相信他有这个能力,而这个上联李悠然也在心中尝试对过,总觉得对的不工稳此刻却见君莫邪口出狂言,忍不住在心里想道:难道他真的比我强?

    君老爷子则是有些着急,这小兔崽子,不是说好了让你藏拙吗?怎地现在却又锋芒毕露起来了?

    孔令扬冷笑一声,道:“君公子可真是有自信呀,这样,若是君公子当真在一炷香之内对了出来,我文星院甘愿就此认输;但若是对不出来,就请君公子代为向唐少爷斡旋,将我那可怜的弟子交还给我如何?”

    他说的弟子,自然就是被唐源虐待的“洗内裤才子”赵成松,但那位赵才子在唐源被逐出家门的时候,唯恐留下祸害,早已经一顿棍棒打杀了,到哪里还他去?就算是从阴曹地府招了魂回来,此刻骨头也早臭了……

    “没有问题”君莫邪一扬脖子,大包大揽心道若是对不上来,哥就将你那弟子的尸骨还给你也就是了,你光要弟子,又没说活的还是死的,这个咱是不会介意地……

    “不过我要是对出来了这个,你们也要对我一个你们若是对不上来,那么,你们文星院从此以后在少爷我面前,不得再说对联这俩字,怎么样?”君莫邪一声怪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