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利剑,即将出鞘!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唯有在这刺客攀上大树的那一刹那,似乎是扭了扭身,回头看了一眼但众人都没有看清,因为众人的目光,已经被君莫邪吸引了过去

    众人心中还未来得及升起悲痛的情绪,连君战天老爷子那一声‘莫邪……’的大吼也只来得及喊出一个‘莫’字的前奏,就住了嘴若是不仔细听,模模糊糊倒像是老爷子对着长天喊了一声‘妈……’

    因为——这个在众人眼中已经被穿胸而过的人,应该是鲜血喷溅,尸骨不全死得透透的了,但事实上却是正好好地骑在马上,浑身上下,竟然连一滴血迹也没有,竟是完完全全的没有受伤

    众人顿时很是整齐的怔住了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见到被一剑穿胸的人,怎么却……

    君莫邪在刚刚踏入这个范围的时候,心中瞬间便已经升起了警兆,在他千锤百炼的杀手生涯,精彩万端人生经历之中,早已经磨炼的他的神经无比的敏锐,那对危险的直觉,让他在第一时间便感觉到了这段路上的杀机

    君莫邪脸上虽然声色不动但心中却已经做好了准备

    但饶是如此,这个杀手的动作之快,依然有些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

    真的好快

    几乎是刚刚升起警惕的瞬间,这个人已经化作虚影来到了他的胸前,君莫邪甚至能够感觉到,这个杀手的长剑异常冰冷森寒的温度

    君莫邪唯一能够看到的,就是一双毫无温度,似乎是充满了死寂的眸子,就像是死鱼的眼,在冷冷的盯着他

    除此之外,就是一团灰蒙蒙的影子

    这人度之快,闪躲竟然已经不及

    在绝对的度面前,一切经验、阅历、本能都已经无效绝对致命的一剑

    在这千钧一之际,君莫邪心中迅作出判断,没的选择了,再也顾不得暴露不暴露,刷的一声立即遁入了最大的保命皇牌——鸿钧塔中;但由于这一瞬的变故来得太突然,马上犹留有残影,看起来就好像是被人连人带剑从他胸前穿过一般

    然后他立即从鸿钧塔中出来,依然是坐在马背上这一切都在眨眼间生,人人都是目不暇接,却又哪里会有谁怀疑君莫邪居然有这等鬼神莫测的保命手段?

    就在这时,众人惊呼又起

    一道玄黄的光芒,沿着那人刚刚栖身的大树,顺着他的进攻线路,再度长龙般射来

    君战天早已站在孙子身前,身上蓝光大作显然全身功力已经提到了极致,忽的一拳击出拳风裂空,竟然打出了类似于霹雳一般的炸响,可见老爷子这一拳已经动了全力

    但这全力一击,却正正打了一个空

    这道气势汹汹的黄光,一触即散,消失的无影无踪,竟然没有任何的力量在里面

    “这是残影”身后的君莫邪慢慢地开口,看着黄光慢慢散去,君莫邪已经是满脸的凝重

    这人玄气修为其实并不能算很高,只得地玄巅峰的水准;但他的度,却是诡异之极,君莫邪毫不怀疑,就算是以度著名的鹰搏空,全力施为之下,相信也只能与这个人的不相上下而已

    他居然把自己身上出的玄气光芒都能抛在身后这是何等可怕的度

    地玄巅峰,怎么会有这等至尊级的级度?

    不要说君莫邪想不通,周围的所有人,几乎都是高手,也是个个都想不通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度到了这等地步?

    见众人如临大敌的戒备,君莫邪淡淡一笑道:“不必担心,这样恐怖的度,相信这人也只能出一击而已若是能够连续施为,那他岂不是比云别尘还厉害?”

    众人顿时醒悟,这样可怕的攻击度固然可怕,但,应该绝不会连续但,世上能够挡住这一击的人,却也是寥寥可数

    就算是天玄巅峰,骤然面对这一击,只怕也非得身受重伤不可,不死也得重伤君莫邪,却又是如何躲过去的?

    众人都不知道,现在君莫邪的全身冷汗,已经出了一层又一层后怕不已

    如此雷轰电闪般的死亡一击纵然在君莫邪的前世之所知所闻,也从未见到过

    甚至以君莫邪本身绝世杀手之手段也有所不及

    这样的度,却是真正已经越了人体所能达至的极致度

    这倒也不是说这样的度绝对没有人能够达到,若是至尊神玄的强者拥有这样的度,那便不足为奇,以鹰搏空而论,若是全力挥也能有这样的度,甚至有所越但这个度贸然出现在一个只拥有地玄实力的人身上,却是名副其实的越了极致

    君莫邪素来很自负,自信足以斜眼看天下群雄,除了本身功力限于年纪不入上乘之行列之外,对自己的度,反应尽都颇为自傲前世的时候,他曾经在对面十米的距离,全神贯注的戒备之下躲避过狙击步枪射出的子弹,而毫无伤

    乃至今世,配合开天造化功,对度的掌握并未有丝毫的退步,可是这一次,竟然无法以正常手段躲避那雷霆一击

    这岂不等于是说,这个人的攻击度,已经越了阻击步枪枪膛中怒吼的弹头?要知道,那阻击步枪子弹的度可是每秒钟九百米啊那是几近三倍音的音度

    君莫邪心中一片震惊,纵然安全避过了这雷霆一击,仍要汗流浃背,汗透重衣

    虽然前世那是全神贯注,又是在脚踏实地的情况下,而现在是骑在马上,差别不小;但这人的度,也确实忒恐怖了

    突然,君莫邪脑中灵光一闪,地玄的度,绝对不可能达到这么快的程度,除非……类似于海沉风那样的玉石俱焚的绝招,或者类似于前世的天魔解体**那样的拼命功法集中再度之上,才有可能在一瞬间将度提升到那个地步……

    若是以此分析的话,那之前的那个刺客此际定然很虚弱甚至说是五劳七伤也不无可能……

    君莫邪目光看着刺客离开的方向,眼神逐渐地凌厉了起来

    此人,实在是太危险了

    生了这般出人意料的刺杀事件,万幸没有人员伤亡,众人一路上加的小心翼翼,唐源干脆半路就脱离了队伍,急匆匆地赶回贵族堂筹集药材去了

    直到看到了君家大门,君战天才终于按耐不住,问孙子:“莫邪,刚才那一击,你是怎么躲过去的?”这个问题老爷子已经憋了一路,扪心自问,就刚才那一击,老爷子自觉自己都没有把握可以避开,连自己都无能回避,自己的这个宝贝孙子又是凭什么避开的呢?君莫邪固然神通广大,但实力这个东西从来都需要大量光阴方能修成的,并没有捷径可走,这也是老爷子最费解的地方

    君莫邪淡淡地笑了笑,看着爷爷,认真地道:“爷爷,你尽可以放心,只要您的孙子我自己不想死,那么,无论任何人,都杀不死我就算是八大至尊一起出手,也绝对无法伤害到我一根毫毛这一点,我无比自信”

    “啊”君战天惊震当场,这牛吹得,也吹得太离谱一点了?

    “爷爷,这可关系到孙儿最大的秘密”君莫邪有些好笑,眨了眨眼睛“就是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能够保住自己性命的最后手段您不会一定要我暴露出来?”

    “原来如此”君老爷子长长舒了一口气,震惊之后,眉花眼笑再也不问这个秘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君老爷子人老成精,久历事故,如何能不知道,有些秘密只有闷在自己一个人心里,才算是真正的秘密,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分曝露的风险只要知道孙子有这样的手段,那么老爷子就无所求了

    “莫邪,若是真有这样的事,那便当做你今生最大的秘密”老爷子宽心大放地看着孙子,叮嘱道:“就算是将来找了媳妇,也万万不要告诉她,自己闷着就好这可是你最大的凭恃有秘密才有王牌,才有底气当秘密不再是秘密王牌也就不再是王牌了”

    “爷爷放心,我明白的”君莫邪很有些感动老爷子对自己这等毫无保留的全心爱护,是他两世为人也从未享受过的

    “这一次,陛下肯定是要动兵了”君府大厅中,没有去参加金秋才子宴的君无意听完了爷孙两人叙述的经过之后,用一种绝对不会猜错的口气,缓缓地道:“而且,这次陛下要点将如若不然,纵然是天塌了的消息,也不会让陛下在那等时刻失声念出口来”

    君老爷子表情沉重的点头,并不说话自从君无意痊愈,继任家主以来,家族的决定,君老爷子一向是能不开口,便绝不开口,尽量的让君无意自己将整个家族重任担起来,除非是实在处理不了或者想不到的遗漏之处,老爷子才会参与意见,即使参与意见,却也只是浅尝辄止而已,点透便算完事,绝不过多干预

    “看来,我得做好准备啦”君无意呵呵一笑,双目中战意大起,久违的战阵之风,出现在他身上

    “为何?”君莫邪虽然聪明机警,但对这句话却仍是不能理解,为何皇帝一旦要出兵,君无意便要做好准备?要知道,君无意痊愈的消息只得极少数人知道,在世人眼中君三爷仍是一个残疾人

    “其实这次的金秋才子宴,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才子宴”君无意冷笑一声,道:“这次的宴会,根本就是你君莫邪一个人的宴会时间短,项目少,而且是以你为主攻目标,除非你不接招甘心承受羞辱,反之,你只要一接招,无论表现如何,都会暴露一副下联一诗,虽然都是粗鄙之作,但你能在那么短的时间里做出来,这便是才华在你回答完毕之后,金秋才子宴立即结束了,而且是陛下亲口制止的这便说明,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这就是结论”

    君无意沉沉的一笑:“莫邪,你没有经历过朝野纷争,朝堂之上比今日混乱情况的时候可是多得太多了,又不见陛下如此的不耐了?所以我断定陛下这次金秋才子宴的目标就是咱们君家无疑既然是君家,那么,莫邪又表现出了一些蛛丝马迹,以陛下的多疑,自然会立即想到:为何?他绝不会想到我们这样做是为了保全自己,不受他的疑忌;他只会想到一句话:如此隐忍,所谋必大无论是否,其心可诛”

    一边,君老爷子深深的叹息一声,偏过头去,似是不愿再听其实君无意所说的,都是君老爷子之前就已经想到的,之前不提,就是抱个万一的打算,但现在,希望幻灭,他却不愿意再说什么几十年的老兄弟,竟如此处心积虑的对付自己的家族……情何以堪

    “以陛下素来多疑、谨慎的性格,相信他绝不会立即采取雷霆万钧的行动所以接下来,他一定会逐步削弱我们君家的所有力量而我,正是当其冲的第一个天南的玄兽潮,又为其提供了一个恰倒好处的最佳借口……所以,这一次,肯定是轮到我了”君无意淡淡的说着,眼中射出锋锐的寒光深沉摄人

    君莫邪嘿嘿冷笑,道:“若是他真的这么想,那可就大错特错了……三叔,此次如果真的由你出征的话,我跟你一起去天罚森林,对我来说,甚至对咱们君家而言,可是一个极好的去处”

    君无意眯起眼睛,道:“你也去?……只怕你不想去也不行了;我现在唯一担心的是……”他看着父亲,道:“若是我与莫邪被遣往南方,父亲您自己在家……”

    君战天呵呵大笑,道:“这点我儿尽可放心,在我们君家还未彻底失势之前,他是绝不会贸然对付我的否则的话,又何必先拿你来做试探?”

    君无意一拍脑袋,“孩儿一时没想到……”

    君莫邪笑了:“三叔是关心则乱,而不是没想到”

    祖孙三人商议已定,目前便只剩下以不变应万变了

    三人亦感觉,此事……没什么大不了的

    尤其是君大少爷,对一个本就掌握在手中的变故,有什么可忧心的

    “莫邪,你这段时间是不是得考虑一下,三百卫队的训练,是不是可以暂时稍稍放松一下嘛,天天这样高强度,他们眼下已经是很疲累了,欲则不达……”君无意一脸郑重的提出了这件事

    君莫邪一怔,沉默起来,慢慢的道:“三叔的顾虑我明白,但他们眼下的训练强度,离我的要求,还差得很远我只会逐步再加强,而决不会放松他们任何一点能支撑下来的,才是我要的最强战力”

    君无意愕然:那般惨无人道的训练,居然还要持续加强?这群人每一个人现在若是放到战场上,相信任何一个都已经足以成为一个标准的杀戮机器,居然还说差得远?

    自己这个侄子,究竟想要训练出如何的一群变态啊

    而那些兵士真的可以支撑下来吗?

    ……

    操场上,正有一百人分作两队进行对抗,任何一人都是大汗淋漓,汗流浃背自从天罚森林的外围归来之后,君莫邪又拿出了一套比原本的训练强度还要再强上一倍的训练方案,如此日夜训练不休,每天二十四小时,君莫邪几乎将时间精确到了秒

    现在,每个人的身上腿上胳膊上,都绑满了额外的负重沙袋,纵然是吃饭睡觉,也是不允许解下来的每一天的对抗训练,是直接的生死相搏

    若是有外人在这里,定会震惊不已这已经不像是人类之间的打斗,不像是兵士之间的训练,而是一群野兽,在那里疯狂地互相撕咬,每个人的眼睛,尽都是凶光四射,杀气凛然,仿佛对面,乃是不共戴天的生死仇敌

    整整一下午的残酷对抗训练,体内的玄气修为,几乎在一开始的一炷香时间内便完全地挥霍至尽,目前,只是一个个在凭着身体的本能,完全在应用**的力量,来击打对方,并承受对方的击打

    君府偌大的操场,竟然没有了任何一点灰尘溅起这段时间的训练之中,这片土地的每一寸地方,几乎都被汗水和血水浸浇了千百遍,不断地有身体被重重地摔在地上,砸出一个个的人形坑洞,然后一个个的大坑相继砸出,再被砸平,截止到现在为止,这片土地已经是用铁锤也只能砸出一点小小的痕迹;整片土地变成了油光光的颜色……

    好恐怖的一幕

    君莫邪到来的时候,战斗显然已经到了白热化的阶段,对抗中任何一人都已经没有了多少力气

    一个大汉狂吼着,扑向另一个大汉,一拳一脚狠狠捣出,那大汉不避不让,砰砰两声硬行承受,然后同样是一拳一脚击出,两人同时向后跌倒,轰的一声,砸出一声大响,然后同时爬起,再度激战在一处,就仿佛是两头犀牛,在彼此狠狠的撞击……

    原本君家的水池,此刻里面已经尽是一片黝黑的色泽旁边,乃是数十口庞大的铁锅,在不断地翻着,煮着药草,不断的有人将煮好的药水倾倒入水池,然后再加水,继续蒸煮

    近百名大汉,赤身在池水里浸着,双目紧闭,面容肃穆他们自然不是在洗澡,而是在进行另一种训练,这段时间里,君莫邪将所有浸身体的药草每天都大量的扔在了里面整个水池每三天连水带药换一次,这些大汉每一天在训练完毕之后,都会跳到里面浸身体,吸收药性,恢复疲劳

    之所以说这是另一种训练,却是因为这水池中热水的温度几近沸水的程度,若非**达到了一个相当的程度,稍待一会就怕有被煮熟的可能,也正因为这蕴涵大量珍贵药材的药水,在消解兵士疲劳的同时,滋养、调理了战士的身体,使他们能够负荷得起如此严苛的训练

    当然,使用了这么好用的水,当然也得付出相应的代价,因为就连换水这项工作,也是由他们亲自完成,而且,不允许占用训练时间

    君莫邪的训练方法,早已经不能用‘残酷’两个字就可以形容,就连君无意这位素来严苛的统兵大家看在眼中,也倍觉这训练手段实在是有些‘惨无人道’了

    君莫邪隐身在侧,细细地观察着每一个人,这段时间里,他几乎每天都会换训练强度,这些大汉们每一天都是会惊奇的现,昨天刚刚适应的训练强度,今天已经不行了……

    极限,每时每刻都存在极限

    而他们现在的训练,每一天的每时每刻,都是在越着极限他们的身体强度,几乎是每隔一两天就会上升一点点一些些一微微,他们的身体内的玄气,几乎每隔几天,就会惊喜的现有了提高,纵然未必很明显,但却是异常真实的提高……

    这样的提升度,简直是骇人听闻

    他们身体内的玄气修为、境界或者并不算很高,最高者也不过只得金玄巅峰的水准,甚至很有绝大部分停留在银玄的境界,但他们的**强度,却是每一个人都达到了令人指的地步

    稍远处,一排大汉五十人闭着眼睛双手下垂,成马步状跨立在墙根每个人的身边都有另一人,手持着粗大的木棍,咬牙切齿的用力挥起,带起尖锐的风声,狠狠击打在他们的身上每一个部位,出如同狠狠拍在牛皮上的怪异声响,但他们的表情并不如何痛苦,充其量就是脸上稍微抽搐一下,或者眉头紧皱一下,除此之外,竟全然没有任何多余的反应

    他们的身体,依旧坚强的站立着

    每个人都被拍击上百下之后,终于齐齐喘出了一口粗气,结束了马步姿势,扭着脖颈活动一下手腕脚腕,顿时场中一片剧烈的啪啪的声响,犹如鞭炮齐鸣,然后便操起了木棍,而原本负责打人的那五十人,则自的站到了之前挨打者的位置上闭目,马步,双手下垂,身上的肌肉,顿时虬结了起来

    呼啸声又起,只不过打人和被打的却交换了位置……

    如此两队轮换完毕捶打之后,一声号令,百人队分成两队整齐进入操场,原本在操场上豁命般厮杀的两队一百人同样在一声号令之下,整齐的列队,每个人都喘着粗气,分两排整齐的往墙根进,然后……打人或者被打……

    而这一百人,在一声号令之下,毫不犹豫的开始了恐怖的对殴,每一拳每一脚,都是向着要害处招呼,胸口,咽喉,太阳穴,后脑勺,下阴,膝盖,各处关节……

    完全可以想象,若是万一一个抵挡不住,那将是何等惨烈的局面?但这些大汉却是人人都是习以为常,准确的格挡着对方的进攻,寻找着一切可能的缝隙,打击着面前的对手,身上就算中招,也尽力的保持在无关紧要皮粗肉厚的位置上

    偶尔有人被对手一拳打在鼻子上,鲜血长流,但无论是对手还是自己,都是面色不动,目光冷酷似乎流血的不是自己,不是自己的战友,而是敌人

    一声呼啸,水池中的近百名大汉一齐站起,着衣,然后列队上岸,场中的人同时停手,除去衣衫,整齐地进入水池

    而刚刚上岸的人则开始了加残酷的对练,这次,可不是一对一,而是两队之间全然没有目标的疯狂乱打,或者一人对数人,或者数人围攻一人

    这一刻还在被数人围攻,下一刻却已经加入了数人围攻别人的行列,场面之混乱,无法形容,时不时的可以见到一个大汉被狠狠一脚踹在胸口,揣在小肚子上,然后猛地飞摔出去,连撞数人;但下一刻却又龙精虎猛的冲了进来,疯狂开打……

    整个过程之中,除了号施令的那种高亢的呼喊之外,便是粗野的呼喝打斗的声音,没有一个人开口说话说话,都是用另外的方式,用拳头,用脚,用肘,甚至用肩……

    三伙人,便是如此的周而复始,各自循环着对方的训练科目,这,只是白天的训练,晚上,除了修炼玄气之外,其他的训练内容,比白天加的残酷……因为,那是兵器的训练

    每一个人都咬着牙,拼着命,用自己全部的灵魂来接受训练,他们的意识中,只有一点是非常明确的:一定要达到公子的标准因为公子说过,距离考核,已经越来越近了届时考核不合格的,都要被清理出去,继续去做看家护院烧水煮饭的工作

    在尝到了功力飞进展的甜头之后,在看到了成为强者的明确希望之后,再没有人愿意回到以前,以前那种近乎颓废的人生那,是耻辱

    这支钢铁般的队伍,在经历了凤凰涅槃一般的死亡考验之后,终于即将成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