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萧家的布置和打算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六个神玄强者七位天玄巅峰,还有两个天玄中阶这对于目前的天香城来说,乃是何等恐怖的一股力量

    风雪银城为何要派这么一批高手前来?这个问题君莫邪用屁股想都能想得出来若不是为了君家,还能为了谁?之所以出动这么多人,自然是因为驻扎在君家的八大至尊之一,鹰搏空

    若是这股力量配合得好了,甚至有实力击杀鹰搏空

    君莫邪小心翼翼的控制着阴阳遁法,钻到了最中间的那一大间房子底下,静悄悄地潜伏了起来

    现在的主要目的,已经不是夺取宝贝那样单纯,自己必须知道这些人的真正来意,和风雪银城的真正打算,然后迅制定出对策,消解对方的实力

    否则的话,这等情形,后果实在堪忧……

    没想到一时贪念,却收获了这么一条重要消息君莫邪在地底下叹了口气:人,还是多少贪婪那么一点才好哇瞧瞧,这不就好处跟着就来了吗?这不就是传说中的天上掉馅饼吗?

    老天爷还是向着好人的,本少爷作尽好事,替天行道、警恶惩奸、行善积德、修桥铺路、造福一方……后边那些还没来得及做不过,若非本少爷乃是天大的大好人,老天爷能这么眷顾本少爷吗?哼哼……

    “……为什么?难道还要那该死的残废再这般的嚣张下去吗?我看不如借此机会,干脆来个斩草除根免得夜长梦多”不知道说到了什么,一个声音有些愤慨的响起,听起来,很不甘心说话的,正是萧寒

    “放肆我等此次的行止乃银城上层集体研究所得,几时轮到你来质疑说话?竟如此的不分尊卑”

    一个阴柔的声音阴测测地呵斥一声:“当年若不是你这孽障一意孤行,四处煽风点火,那里会有现在这般的乱子?当初银城之变,若不是东方世家横空出手劫杀我们引起了江湖公愤反而转移了视线,恐怕已经因为你的胡闹遭受了至尊盟约的大力干预;如今,你还要将银城彻底毁灭才甘心吗?”

    “区区一个君家,焉能毁灭得了银城?爷爷,这事怎能怪我胡闹?这可是夺妻之恨与杀父之仇并列为不共戴天之仇试问,世上又有哪一个男人能咽得下这口气?”萧寒的声音很激动

    爷爷?萧寒的爷爷?那岂不就是风雪银城之中萧家的最高层人物?只不知道此君是萧行云还是萧布雨?君莫邪屏息静气,一动不动的继续窃听,将所有声线巨细无遗的尽收耳中

    “但你已经毁灭了君家四个人了,而且尽是中坚力量君无意也因你这孽障的缘故被弄成了残疾,你还想怎么样?非要真个鸡犬不留才合你的心意吗?”那阴柔的声音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思:“再说,现在是什么光景?血魂山庄联合石长笑出至尊召唤令,岂是小事?我等亦要立即便要奔赴南疆,岂能因你这孽障的一点无稽恩怨耽搁,在这等关口再横生是非?”

    不得不承认,就单以此人之言谈、处事风格,倒还算是颇为大气的至少不似萧寒那般的不堪

    “说起这件事,我倒是想起了另一件事,两者大有些关联,请爷爷参祥”萧寒似乎是精神一振:“在今日临出皇宫的时候,接到了一张纸条,上面只得很简短的内容:君无意此次将率军南下,应对天南玄兽潮爷爷,我们不如……”

    “天南玄兽潮……派些寻常士兵有什么用?”那阴柔的声音突然一顿,似乎在沉思了一下,道:“恩,不错,若然当真如此……这倒真是个机会也说不定……”

    “二哥,这来历莫名的纸条提及的,虽确是一个机会,但也请二哥不要忘记,至尊召唤令一出,想来那鹰搏空也是要去往天南的;若他前往,则必定会与君无意一路;有鹰搏空在,就算是对付君无意,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所以,现在的关键问题绕来绕去,还是要集中到鹰搏空身上,这个老家伙才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二哥?看来萧家的第二号人物,萧布雨

    “说的不错鹰搏空这老儿,既然有强出头的念想,也需要付出相应的代价老六之仇,怎能不报”

    萧布雨阴柔的声音充满了杀气:“待到了天南,我等见机行事先集中我等六人和七剑之力,十三人合力围攻斩杀鹰搏空;然后再决定是否收拾君无意,只要鹰搏空不在,一切自然尽在我等掌握之中何况,在那种地方动手,事后只要随手往玄兽身上一推,也就完事了”

    “二哥的意思,是要暂时放过他们,等到了天南再做处理?”一个苍老的声音君莫邪能听得出来,正是那位三长老的声音

    “不错如今至尊召唤令已出,若是我们在到天南之前还在互相私斗,尤其还是纠众挑战至尊之威,只怕其他的几大至尊都会因此向银城难唯有到了天南,再做处置”萧布雨阴沉沉的道

    “此外,还有那来历神秘、本领亦复神秘的黑衣蒙面人……”萧布雨语声加阴柔起来:“他既然不顾身份也要抢夺我们萧家的续魂玉,说明这东西对他极为重要此次再次在凤梧身上出现,只要他察觉了,定会再次前来抢夺老夫之所以让凤梧独处一室,便是尽量给予那人方便”

    他阴沉沉的一笑,道:“以那神秘人之能,若是硬行抢夺,我等难免会出现伤亡现在东西就在凤梧身上他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拿到,反而不会多生是非老夫已经在上面下了神识禁制,加上了千里锁魂香;香隼也已经随时待命,只要他拿到手里,无论天涯海角,我们都能够轻易的找到他绝对跑不了他一旦确定目标,便要集中全部力量,不惜一切代价,一举绝杀之收回两块续魂玉”

    “二哥高见”众人纷纷道,听得出,人人的精神都是一阵振奋唯有君莫邪在地底下一阵愕然:竟有这等好事?拱手相让?

    不得不说,萧布雨这一招,对付当今之世任何一人都有功效,甚至就算是云别尘拿到手里,也会有蛛丝马迹现出但这一招,唯独对君莫邪无用……

    就像是美人计,却对着一名太监用了……额,这比喻虽然有些不雅,但道理却是异曲同工的

    突然,上面众位长老都是一惊:“二哥,你已经可以使用神识禁制?那岂不是已经迈进了神玄四品之境?”

    “呵呵……”听得出来,萧布雨的笑声中多少有些洋洋得意的意思:“惭愧,闭关十年才终于前进这一步这也是我这次有十足的把握可以抓住那神秘人的信心之所在”

    “恭喜二哥神功大进”众人齐声道地下的君莫邪心中在偷笑:信心?在少爷我这里谈信心,你行吗?起码你这神识禁制和什么千里锁魂香,少爷我只当作一个屁

    “恩……这一次若是能对付君家成功,任何人也不得走漏半点风声知道了吗?”萧布雨双目威棱四射的环视一周,沉沉的道

    “这是自然否则城主怪罪下来,每个人的滋味都不好受别说,君家背后始终有个东方世家,一切自然要隐密的进行”众人呵呵一笑,又讨论起别的来

    此刻的君大少爷大是恼怒,好个萧家,竟真个如此的歹毒本少爷倒要看看,这次天南之行,到底谁会被斩草除根、鸡犬不留

    “二哥,此次玄兽潮,看来大是不同凡响莫非是天罚里面的几个王者出动干预此事了吗?否则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动静?如今至尊令已出,依二哥你估计,八大至尊之中,还有谁会去?”这是九长老的声音

    “这个并不难判断,第一至尊云别尘这许多年来皆不在世上显踪,这次只怕也未必会例外;而蔚蓝至尊梦红尘相隔天南实在太远,就算最终得到了消息;相信也不一定会去而冷血至尊泪无悲、鹰搏空两人却是肯定会去毕竟他们就在天香城,想跑也跑不了至于出这至尊召唤令的生死至尊石长笑目前已经身在血魂山庄那绝天至尊厉绝天想来也不会不顾自家安危,必然会返回山庄粗略一算,八位至尊已有四位必至而风雪银城是由我们代表城主前去,且综合实力只怕还是众人之中最强的一方,至于最后的问天至尊却是唯一说不准的一个,可能会去,也可能不会去不过,即便他不去,以目前所聚集的强横实力论,对付这次的玄兽潮料想也足够了”萧布雨微微笑了笑,显出强大的自信

    “不过这次的玄兽潮来得也忒诡异了一些,听说一上来就直接冲击了血魂山庄……二哥,我没记得天罚方面与血魂山庄有过什么过节啊”三长老皱着眉头

    “不管如何,玄兽出天罚,内中必有缘故攻击血魂山庄,也定然是有目的的这一点,等我们到了,应该就可知道其中原因了”萧布雨微微合起眼睛,看这样子,明显是不想再说话了

    众人也都沉默了下来

    玄兽潮的原因,这些人自然是一头雾水,但在地底的君莫邪却已经猜出了一个大概

    君莫邪不由得苦笑

    若是自己猜测无误的话,这次的玄兽潮恐怕与自己还真的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