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天南玄兽潮……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莫邪记得上次自己与鹤冲霄、熊开山谈的条件,就是让他们去骚扰血魂山庄,要打断血魂山庄少庄主的腿只要他们完成了这个目标,再回到天香城之后,自己便为他们提升功力,突破瓶颈作为他们替自己拖住血魂山庄的报酬

    他们当时说的是以半月为限,而自己放宽限制,给加长到一个月时间本以为这桩子事他们自己说得如此轻松,应该早已完成了才对;但一直到现在迟迟没有任何消息传来,君莫邪自己也正在奇怪呢

    现在却突如其来的爆出玄兽潮事件,不是这两个家伙搞出来的,还能是谁?

    但……自己当时只是要求他们拖住血魂山庄就行了,没让他们这么嚣张的对付整个天下的玄者这么夸张啊如今搞出来这么大的阵仗,算怎么一回事?

    想到这一点,君莫邪实在是百思不得其解这其中的利害关系,那两个人不应该不知道啊,但为什么如此不智?难道真的是另有原因?

    君莫邪固然不知道,其实这件事,就连当时兴致冲冲的前往天南的两大玄兽之王也是郁闷到了极点

    人算不如天算

    说到对付一个没有绝天至尊坐镇的血魂山庄,在两人看来,实在是一件轻而易举的小事再说了这事根本也不用正面为敌,只需小规模的骚扰一下就可以,这是他们的拿手好戏啊

    但两兽万万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他们在天香城这么一露面,生死至尊石长笑瞬时引起了警惕在结束了玄丹争夺的当天晚上,石长笑就立即动身前往天南血魂山庄,查问此事

    玄兽之王出天罚,岂是小事?

    毕竟,血魂山庄紧挨着天罚森林,天罚玄兽王者离开森林,这么大的事情,血魂山庄不应该不知道才对而加无巧不成的是,绝天至尊厉绝天恰恰在这段时间里,倦游思归,也回到了血魂山庄……

    一切该生的,不该生的,就在这个特定的时间里,轰轰烈烈地生了

    鹤冲霄和熊开山这两位玄兽王者大模大样的赶到血魂山庄,直接嚣张至极地踹开了庄门,大力贯彻君莫邪的捣乱方针,先大肆烧砸抢了一番,将整个血魂山庄搞得鸡飞狗跳墙,随后当面提出了条件:要让我们停止捣乱,行把你们少主叫出来,让老子打断那小子两条腿,老子拍拍屁股立即就走

    这样的条件,血魂山庄如何能够答应?所谓主辱臣死正是此理

    两兽虽然都拥有接近至尊级修为加胜至尊级高手的强悍肉身,但血魂山庄却也有十几位神玄、几十位天玄,一言不合,双方大打出手

    至尊毕竟是至尊,王者毕竟是王者;鹤冲霄与熊开山如同虎入羊群,砰砰乓乓打得兴高采烈顺手之极,以两人之力,丝毫也不落下风;他们可不会像真正的八大至尊中人一般,顾及自己“高人”的身份单打独斗什么的,没有任何的顾忌,甚至趁着混乱,直接在血魂山庄里纵横来去,东边推倒一面墙,西面放上一把火,让血魂山庄的众位神玄愤怒得无以复加,却又无法可施,群殴也只能勉强应付,一旦实力分散,那就不是打人,而是被人打了

    那两位玄兽之王正作妖作得厉害,捣乱捣得高兴的时候乐极生悲了

    先是生死至尊石长笑及时赶到了,赶到的时候,正是最混乱的一刻见到这等混乱局面,石长笑自然是选择站在血魂山庄一边,二话不说直接加入战圈,一人抵住了熊开山剩下的众人全力针对鹤冲霄,有了一大至尊的参战,情势在瞬间就生了逆转鹤冲霄和熊开山直接陷入了下风之中

    若是两人在此时就选择退去的话,也就没什么大事了,左右任务也基本算是完成了,但两人身为玄兽王者,岂能落了这个面子?

    若是被人家来个厉害一点的一打就放弃了,那么自己有什么脸面去找那神秘的高人去提升修为突破瓶颈?人家的要求也没全做到啊;充其量也只是推倒了几座房子,也算得上是捣乱吗?

    再说了,人家特别声明,要求打断厉腾云的两条腿,可是现在却连人影都没见到呢那神秘的高手岂是那么容易糊弄的?

    不得不说,这两个玄兽之王的心眼都很实在;真正的实在人,自然是受人之托,忠人之事不就是多了一个石长笑?就算今天打不过,那明天再来打,咱们看看谁能熬得过谁?

    难道你们人类比我们玄兽还抗熬?真真是岂有此理了

    说到底,两人尽都是皮糙肉厚之辈,至尊实力以下的打击对他们而言根本也不怎么在乎,纵是被人围攻,仍自高呼酣斗,大有越战越勇之趋势,三下两下之间,居然还被他们打杀了数人再之后两兽直接全无高手风度,撇开石长笑,一个劲的疯狂破坏之余长啸而去

    然后……

    还没等到众人回过气来,第二天一大早他们又继续上门捣乱,一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样子这两兽真的都很有一股格外执着的风度

    这份执着可是让血魂山庄上下叫苦不迭:高手不是没有的,就算是神玄强者也有不少,但……看大门的守院子的总不能也是神玄?这两兽尽都是级高手,忽而在东忽而在西的,就算是神仙也防不住啊

    虽然有数人都能够与这两个家伙单打独斗一番,但却是绝对没有本事留住他们不要提什么打杀……

    众高手越来越是疲累,两兽却是越打越兴致高昂只觉得一生之中,就属这几天打得格外痛快

    就在这个时候,悲剧生了——厉绝天回来了……

    可以想象,这位天下第二的至尊有多么暴怒短短几年没回家,自个家现在居然被人直接打上门来了……而且打得方圆三百里的血魂山庄一片狼藉,到处都在冒着烟,这里塌了,那里倒了,这还是血魂山庄吗?这还是我毕生心血、苦心经营之所在吗?

    这简直就是一片难民营

    厉绝天一怒出手,几乎将两大玄兽王者毙在当场

    两兽虽然厉害,那也得分跟谁比,他们或者可以与石长笑一战,却绝不是至尊次席厉绝天的对手何况他们之前玩得太尽,不说是强弩之末、疲惫不堪也差不多,早已不是正常的巅峰状态了

    总算两兽的肉身确实强悍,两兽合力勉强可以和厉绝天周旋一会……

    最终战果,两兽重伤而遁,血魂山庄大胜

    说是大胜,其实也就是说得好听,这战果可是大有水分的,厉绝天半生心血经营的血魂山庄几乎毁于一旦,一干神玄天玄高手,有多人伤在二兽手下虽然厉绝天大败了二兽,毕竟没有能留下任何其一,说是胜利,了,场面不大的话,怎么能对付得了绝天至尊?

    所以,一场不顾一切、不顾后果的玄兽潮狂飙般卷起,疯狂席卷而至

    这样的力量,纵然厉绝天手段通天,但他也只得一人而已,节节败退但,两大玄兽之王却全无收手之意,一味的不依不饶,居然是一副斩尽杀绝的样子……

    两兽心中也有苦衷:老大,赶紧把你儿子交出来,我们轻轻地打断他的腿,立即就退了啊,你怎么就这么地不识相呢?我们又不给他打碎,只是轻轻的打断,养两天就好了好歹也要让我们走个过场靠,这么简单的事情就能换得我们退兵,偏偏这几个老家伙还非要死磕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