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男儿谣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大少脑袋里面转了不少糊涂心思这才想起来运功帮忙……

    管清寒悠悠醒来,感受着浑身的舒爽,似乎是一种如欲飞腾的感觉……忍不住心中大喜自己终于突破了金玄的境界,这代表着,自己终于也有了相当可观的实力再也不是一个处处受人保护、全没用处的人了

    喜悦之情引起的冲动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管清寒才感觉到,在自己的背上,那只帮了自己大忙的手掌还贴在上面,只是此刻已经不再运送功力过来了,但却依然能感到了那只手掌的温暖

    好温暖的一只大手

    到底是谁帮助了自己?那小子……君莫邪可没有这么高的修为啊

    好奇之下,转头看去,只见小叔子君莫邪双目紧闭,盘膝坐在自己身后,一只手掌依然保持着伸出的姿势,贴在自己背上……

    这怎么可能?

    原来竟然真的是他

    管清寒一阵头晕,这小子什么时候有这么高的修为?难道,……

    不过现在看来,他一动不动的,想必为自己导引功力冲关,也费了不少力气?难怪他现在眼睛也睁不开了,看来是累得够呛……

    正在这么想着突然觉得贴在自己背上的那只手掌轻轻活动了一下,然后五根手指动了动,顿时感觉一阵麻痒,这小子居然在自己背上捏了捏……然后又动了动,这这……这……这不是在抚摸?……

    管清寒浑身上下瞬时一阵僵直,转头看去,却见这可恶的家伙依然闭着眼睛,却是一脸的享受,嘴角也挂起来了猥琐至极的笑意,脸上满是一片色授魂予的yin荡表情……

    这是小叔子以往最猥琐的一面,但……他以前的作为不是伪装的吗?

    怎地……

    那只手掌又动了,居然一路往下……

    管清寒哪里还不知道这小子个人根本就是在占自己的便宜?

    “啊——”管清寒一声惊叫,火烧屁股一般跳了起来,想也不想,几乎是出于本能的一巴掌甩上去,啪的一声脆响之后,接着就是连锁动作,狠狠一脚……然后跺着脚,满脸通红的呆了一会,突然捂着脸,刷的一下,无地自容的逃走了……

    管大小姐功力暴增,度可谓快极,白影一闪就直接没了影子,一直到了自己闺房中,还是心跳的如同擂鼓,又气又羞又怒又臊,脸上如着了火,恨恨地跺着脚,眼角忍不住两滴清泪刷刷的流了下来,怔怔的想了半天,突然扑倒在床上,蒙住了自己的头,隐隐有哽咽之声慢慢的传了出来,却又在极力的压制着不出声音……

    君莫邪正在感受着美人玉背,虽然隔着衣衫,但那柔腻得滑腻,却还是让他心神俱醉,一时间只觉得口干舌燥,手掌也似乎有了自己的灵魂一般,顺着摸了起来,似乎是摸了几下……

    真滑啊,太那啥了……

    心中正在赞叹,浑然不知道身在何处,灵魂飘飘荡荡,是有些成仙的感觉……

    就在这时候,突然啊的一声惊叫君莫邪悚然一惊,还未来得及睁开眼睛,啪的一声,脸上已经吃了一记巴掌,啪的一声脆响之后,君大少大恼,怎么回事?

    正要开口喝问之际,小肚子上突然一股澎湃大力突兀之极的汹涌而来,君大少爷还未来得及感觉到痛,整个身子已经如同腾云驾雾一般飞了出去,足足飞出三丈之遥,这才扑通一声落进花丛

    足足三丈啊,君大少爷重生以来的小身板虽然不算是身高丈二、膀大腰圆的彪形壮汉,却也是标准的男儿身形,百来斤的分量还是有的,此刻却被美眉一脚踹飞,好强悍的脚力

    还是说,吃药之后,真这么的强悍?

    药……不能乱吃啊……

    几根尖锐的花刺很凑巧、也很是时候的,跐溜一下扎进君大少爷的尊臀,一时间百哀齐至,到处都一起痛了起来,满脑袋的yy瞬时尽数都不翼而飞,原本胯下已经搭起来了高高的帐篷,现在却是刷的一下塌了下去,全萎靡了……

    迷迷糊糊爬出来,眼前空无一人,想了好久才想起来这是怎么回事,忍不住有些抓狂俺承认虽然俺是动了耍流氓的心思,也的确是有那么一点耍流氓了……可俺……本意也帮了你的忙地,虽然结果……

    可怎么说,你也能不打声招呼就这么下黑手?太不通情理了虽然确实俺耍流氓在先,可……君大少自己在心里辩解了一会,却是越来越觉得自己理亏,似乎……这一巴掌和这一脚都是很理所应当的……罪有应得?

    连自己都给自己开脱不了了这还能不郁闷吗?

    君大少彻底有些无语,给老爷子和三叔送丹药,结果那俩人几乎把自己扒了皮,又给管清寒送丹药,而且还帮助其运功突破来着,寻思美丽大嫂能多少给点嘉奖,至少能给点肯定,说不能能够温柔一下……哪知道居然**辣的吃了一记锅贴,然后小肚子上还挨了一脚……

    这幸亏是小肚子,要是再靠下点?那还不直接鸡飞蛋打?

    君莫邪再多抹了一把冷汗,灰溜溜的撒丫子逃走了他可没忘记,刚才下面真个英勇挺拔的,若是一脚踢上去,就算好彩不用鸡飞蛋打,最起码自己也不用去天南了,猫着腰抱着二弟在家里来回练蛙跳,一世的英名化为乌有……

    就在君大少爷的一声号令之下君家正在进行高强度训练之中的两百五十四名大汉,无论是处于对练之中,处于抗击打训练中的,又或者是在药水蒸煮的,尽都同时停下了动作,然后在瞬息之间,迅分作两队,整齐的站到了他的面前

    两个整齐的方阵,人人尽都是一副精神饱满的样子

    “记得在你们训练之初,我就曾说过,我要拥有两支队伍两支最强的队伍,一队是残天,一队是噬魂;而这两只队伍,除了是最强的,也还是我最中坚的力量;残天噬魂两支队伍,必将陪伴我纵横天下,君临大陆而这两支队伍的人选,就将从你们之中选拔出来他们,将是整个世界的噩梦,也是整个大陆最的好”老爷子深邃的眼神看着下面昂然站立的孙子,露出强烈的爱护之意,补充道:“此外,服药的时机也要拿捏准确而且,绝不能让服药的人知道这居然是因为服用灵药而提升的你,明白该怎么演示吗?”

    君无意点点头,缓缓道:“君无意残废十年,身残而心未废,机缘巧合创出一门以自身功力助长旁人功力的法门,如此而已”

    老爷子目光一凝,“如此,有风险的就是你了?”

    君无意淡然一笑,道:“爹,你放心;我心中有数,这样一来,就再不会有人因为这件事而寻到莫邪身上的”

    “那你自己要千万小心”老爷子点点头,没有就此多说一句话,目光凝重,寒光闪烁,道:“下面的那两百五十四人,我要他们的全部资料包括他们今生每一点的资历,经历,每一个阶段接触的人、事物,要好的朋友,至今还有联系的人,还有他们的出身,家庭,父母,子女,邻居,或者……正在交往的红颜,甚至……青楼中的相好;细细排查,一旦现有什么地方不对劲,立即连根清除纵然是莫须有的,也要宁枉勿纵,明白吗?”

    “是”老爷子这句话,乃是斩钉截铁,显然以军令的方式、口气出的,尤其是最后那‘宁枉勿纵’的四个字,是杀伐决然君无意同样以军队中下属对上司接令的郑重应答虽然只得一个字,但两个人都明白,这无异是立下了军令状

    君莫邪的丹药一问世,君战天老爷子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这件事情可能引起的轰动,可能带来的麻烦所以,老爷子现在的安排,正是未雨绸缪

    为了孙儿的安全,老爷子现在明显已经不顾一切

    同样的,为了唯一侄子的安全,君三爷也已经赌上了一切,甚至不惜以自己一身为赌注

    下面,服下丹药的壮士们已经有了反应

    除了少数本身已臻金玄境界的寥寥数人可以比较容易的承继精纯玄气,将之与本身玄气融会贯通之外,过就九成半以上的壮汉尽皆陷入了极大的痛苦之中,只得银玄修为的他们在强猛药力催动之下,血脉贲张,浑身上下的肌肉都虬结起来,肌肤之下尽是一片银光闪闪,那是银玄玄气在经脉中急地奔流,涌腾,这些人虽然也尽都有银玄的修为,但底子普遍都不是很厚,如此庞大的精纯玄气贸然在体内爆,每个人都要承受巨大的痛苦

    但这些痛苦需要自己去承受唯有自己撑过去,才会获得最大的收获,对他们以后的突破,也是一种磨练和借鉴

    其中有几个玄气修为最弱的此刻已经满头满脸的大汗,浑身的肌肤都变做了血红色,似乎有什么东西要冲破皮肤表层,一张张黑脸都在扭曲着,足可看的出,他们在经受着什么样的巨大痛苦

    玄气修为的每个阶段,都要有境界上的突破,比如银玄突破至金玄,金玄突破至玉玄等等,那是一种质的突破,而单一境界中,又有高低强弱之别,比如此刻处于突破中的壮汉,虽然几乎所有人都有银玄初阶以上境界,但他们本身的玄气修为并不是特别的浑厚,大部分较诸管清寒都颇有不如

    管清寒的家族虽然不大,但也是家学渊源,自幼修炼这就是为什么管清寒在服用三枚灵丹之后,一定可以获得突破,甚至没有君莫邪帮忙,也顶多只是多睡一觉而已

    可是,眼下几乎所有的壮汉,他们本身的玄气修为未足,便难以驾御得到的十年精纯功力,而他们又与管清寒不同,若是他们最终不能驾御这些得的玄气,除了这次突破失败之外,极有可能终身再无寸进

    所幸,他们所有人都经受过君莫邪不止一次的地狱训练,心志锻炼得远常人,这种滋味虽然难熬,却是还能够支撑得住至今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叫出声来,但将牙根咬得嘎嘣嘎嘣响的声音,却是连绵不绝

    现场除了咬牙的声音,没有半声痛苦的呻吟

    高塔上,君战天老爷子目光逐渐的凝重起来,道:“这两百多人,竟然都是铁血真汉子好硬的骨头连老夫都心动了”

    君无意笑了笑,眼中也满是嘉许

    终于……一道几近凝成实质的银色玄光于恍惚之间蜕变成了淡淡的金色光芒,金芒虽不耀眼,却分外的实在,这却是其中一人终于熬过了这个艰难的关口,进入了高一层的金玄境界

    第二个、第三个……

    随着金玄的光芒不断地闪烁,又有数十人相继成功进阶在度过了那段最痛苦的时光之后,取而代之的,便是无尽的快意他们并没有立即站起身来,而是闭着眼睛,缓缓调息,体会着自身巨大的变化,引导着自己体内那从未拥有过的强大力量,在经脉中缓缓穿行,尽量的以最快的度适应身体的变化

    接着,便是一大片的银光闪烁,冲空而起君家的整个大院,几乎都变成了一片璀璨的白银,过两百人同时突破,这一瞬间的光芒,耀的远在塔上的君战天父子二人都是有些眼花了……

    “这些人之中,实力最差的也已经到了银玄中品境界;绝大部分都是银玄巅峰,还有那几个晋升为金玄的,修为最高的四个人,已经是金玄巅峰层次”君老爷子倒抽了一口气“这样的队伍若是到了战场上……”

    “他们不会上战场的,他们早已不再是军人”君无意淡淡地道:“他们一生,只会为了莫邪一个人战斗上战场……对他们来说,已经是纯属浪费我也不会允许这样的浪费”

    “莫邪曾经说过,要让这些人最低的都要达到地玄巅峰,当时我只不过认为是他在说大话,但现在看来,未必是不可能的要知道这些人,在三个月前,最高修为的也不过只得八品境界现在,居然已经提升到了金品巅峰层次,这是何等惊人的进步,简直就是逆天的进境”君无意缓慢的道,眼中闪过兴奋的神光

    “最低也是地玄巅峰……那岂不是说,……两百多位天玄高手组成的部队……我滴个天哪,这等大手笔,就算是冰雪银城、血魂山庄合力只怕也是拿不出来的……我的乖乖……”

    老爷子直接无语了,捋着胡子的手不知不觉的一使劲,揪下来了一缕雪白的胡须,居然浑然不觉

    太震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