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剑指天南!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良久良久之后……

    “呕……呕……”

    “呕……呕呕……”

    在君莫邪最后看的那个方向,有两个人先摧心摧肺的呕吐着,似乎能够连肠子也能够吐出来,然后一片呕吐声群起,貌似呕吐的人还真不少……

    “庞老,怎么办,呕……”

    “还能怎么办?呕……又没用到咱们事情就解决了,回去呗……呕……”

    “少爷隐藏的真正实力固然惊人之极,可是他的那个手段,实在……真是太……呕……残忍了……我的个天啊……呕……”

    “你给我闭嘴别再说了呕……”

    一声低沉的鸟鸣,数十人从各自隐藏的地方现身出来,几乎人人尽都是一脸面色青白,嘴角余沥不断看得出来,随便一个都吐得不轻

    似乎有什么人率先布了一声号令,这些人也静悄悄的离开了,从头至尾,就没有现身过,又似乎是根本就没有来过……

    深沉的夜幕迅罩下,掩盖了所有的罪恶,驱散了所有的血腥……

    一片沉静

    君府中

    此刻已经是下半夜了,君老爷子的房里依然是一片灯火通明

    君莫邪悄无声息地带着人回家看见灯光的时候,突然诗兴大,低低的在心里唱道:静静的深夜,星星在闪耀,爷爷的窗前,灯光仍在亮,呕心沥血他在写教材,高大的身影映在我心房……

    君大少自得其乐的回房,睡觉

    两队人马各自去休整,整顿,疗伤抢劫所得除了三百五十具手弩和七千支箭矢之外,居然还有两三万两白花花的银子,对于这些,君莫邪很大方地交代,两百多人平分这些银子,伤者还可多得五十两登时皆大欢喜在君莫邪的丹药之下,伤者的区区伤势也在迅的恢复着,根本就全无大碍

    当然,也就君大少爷才能有这等的大手笔,这次出动的人手,受伤者其实甚众,其中有许多受了相当严重的内外伤,有的伤势是足以致命的,但是,有君大少爷的诸般灵丹妙药,纵然是再严重的伤损又如何,都能在短期之内复原

    皇帝不差饿兵不但有银两打商,连那批手弩,君莫邪也吩咐下来,人手一具,以做攻敌防身的另一手段反正马上就要出去天南,只要到了天南再用,也不惧人现

    君大少爷这边才刚刚安顿下来,老庞率领的人马也已经悄悄地回了府人人面青唇白,脚步虚浮

    房中

    “老爷……可算是回来了,属下几乎狂吐致死……”老庞艰难的喘着气

    “怎么了?”老爷子很纳闷

    “是小少爷……他的那个手段可是太残忍了……呕……”老庞说着说着又是一阵反胃

    “残忍?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老爷子纳闷了老庞可是战阵出身,跟随在自己身边已经数十年了,论到上战场的年头,比君无意还要来得长,便说身经百战也绝不为过,什么样的残忍事没见过?但他自己都至少杀过数百人,这还是最保守的计数,到底什么事情能令他这个样子?

    “呕……”老庞一边说一边干呕,最后道:“老爷,杀人的我看过,甚至我自己也杀过不少人,可是似这般把人活活打死,然后自己的拳头还要从人家背后伸出来攥着心脏活动活动……真的,真的没见过,至于其余那俩人,别说人形了,干脆直接可以包饺子了……连剁剁的工序都不剩下了,您还用我详细说明吗……”

    “呕……别说了…你赶紧给我闭嘴…我操滚出去呕……”他还没说完,君老爷子这边已经可以想象出之前的那个场面,忍不住也干呕起来,登时爆

    老庞奸计得逞,嘿嘿笑着一溜烟的走了,独吐吐,不如众吐吐,大家待遇一样,这才公平合理

    君老爷子到底是高人一等,只干呕一会,便恢复了自然,忍不住微笑起来,喃喃自语道:“这个小家伙,还真是让我惊喜多多呀那种无声无息的毒药……倒真是……不知道这小家伙手里,还有多少底牌?”

    不过在君家,却也另有一位非常郁闷的高人

    这位高人就是刚刚才受封为天南将军的君无意他亲自率人去霓裳阁,想要捉拿那位月儿大家,干脆直接灭杀毕竟手弩已经来了,行动已经开始,这位月儿大家也就再没有了存在的意义了

    这本就是君莫邪的既定计划

    但到了那里一看,却扑了一个空询问之下,原来今天一大早月儿姑娘和手下的几个人就失踪了宛若人间蒸一般,再无点滴影踪

    君无意大为失望

    自己几乎就是拿着泰山砸鸡蛋标准的以石击卵,可是最终居然没砸到……郁闷呀郁闷究竟是哪里走漏了消息呢?君无意百思不得其解

    第二天一大早,君莫邪立即将有关人等全部召集了过来

    下午,就要随着大军出了,君莫邪现在是真正意义上的在争分夺秒了

    “胖子,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地看护贵族堂,给我负起责任来,另外,我给你的那些个药丸,要每隔一段时间就进行一次的拍卖,少量多批次的拍卖,注意自身情报的保密至于拍卖所得的银钱,不惜重本也要收购到我列出来的那些高级药材,至于那些一般的药材,就不必刻意搜罗了,且莫再如之前一般的搜罗药材,太过招人话柄”

    君莫邪交给了胖子一瓶百解丹,一瓶玄阳丹,一瓶少阴丹让他用以牟取暴利至于能够增长功力的十年丹,自然是不会出售的但就这三种丹药,已经是足够引起轰动的了

    “小杨默,贵族堂一般的买卖过程你不必插手但,若是有皇室来到贵族堂提出什么要求的话,无论是过分的不过分的,合理的不合理的,一切都由你来处理毕竟,以唐源的身份不方便处理这些,知道吗?”

    “可……可是……”小正太有些犹疑

    “没什么可是,就这么定了”君莫邪斩钉截铁,直接下定论:“你若是自觉处理不了的,就回去请教你父亲平等王爷恩,就这么定了此事不必再说了”

    干净利落的敲定,小杨默心事重重地出去了,君莫邪转向唐源:“有关皇室的买卖,一律交给杨默,吃亏不要紧,不必在乎损失明白吗?”

    “不明白,这是为啥呢?要是有皇室中人来咱这找碴,那小鬼应付不了,就那么认倒霉?”唐胖子一脸的官司,对君莫邪的决定很不理解

    “我不需要你明白,只需要你去执行”君莫邪怒瞪他一眼上次天香金秋才子宴,平等王爷一家并未到场但,对君莫邪有意无意的挑拨却也没有反对似乎一切在静止中

    不得不说,平等王爷确实能够沉得住气但这一招,在君莫邪面前却行不通你沉得住气?好啊,那我再添把火呗

    光想着拿出几两银子占干股,让小爷为你赚钱,哪有这么便宜的事情?不将你们与我君家绑在同一辆战车上,小爷怎么会白白的为了你往外掏银子?

    这样做,虽然有所不大光明,利用打击一个小孩子似乎也太卑鄙了一些,但若是表现良好的话,本少爷却可以给你造就一代帝王

    还有什么不满足的?

    胖子虽然仍是不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但见到君莫邪怒,却登时噤若寒蝉,连连应是连他自己也不觉得:自己这位童年好友,纨绔中人,何时有了这等不怒自威的强霸气度?

    君莫邪转向宋伤:“宋伤,这段时间你酿酒,供我们家用即可,不必太多,明白吗?另外,晚上由你负责贵族堂的安全,务必确保不要出事”

    “明白了,师傅”

    “海沉风,在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务必要将京城黑道打造成铁板一块我要的并不是你们能有多少的战力,而是在于情报方面的收集程度明白我的意思吗?比如城门的乞丐,街口的散人,酒楼的酒保,ji院的*公,每个世家门口的安排……等等等等的这些人,要充分利用他们的潜在力量,挖掘出所有有价值的情报记着,情报,是第一位的;在确定了情报的路线之后,你再考虑战力的问题懂了吗?”

    君莫邪目中寒光闪烁,这段话,几乎是一字一字的说出这里面,也同样包含了他治理黑帮最大的目的之所在所以,必须得让海沉风完全明白

    “明白了,公子放心,我海沉风定然会将天香城的黑帮打造成一支无孔不入的情报网络”海沉风完全明白了君莫邪的意思,郑重的回答道

    “恩,很好最后一件事,也是最重要的一件事,我最放不下的,就是君家的安全这一点,主要有海沉风和宋伤两人负责,我只说一句话:任何事情任何意外我都不允许我说的,是任何状况懂了吗?”

    “公子放心若是有人想要对付君家,除非从我们两人的尸体上跨过去”海沉风与宋伤同时答应

    “恩,如此,我也就放心了”君莫邪微微颔,说着取出一个瓷瓶:“里面的丹药,每人三粒,一起服下,可以增长十年的精纯玄气修为唐源,你可以让海沉风协助你另,这事列为第一机密,任何人不得泄露”

    三人同时答应,目中露出狂热的神色能够一下子增长十年的玄气功力,这可是异常神奇的事情,就连唐胖子这个不是十分注重武力的夯货,都兴奋了起来,不要说是海沉风和宋伤这两大天玄强者了

    “暂时都散了,你们各忙各的下午出征,你们就不用来送行了”君莫邪挥了挥手,目中露出奇怪的神色,慢慢的道:“若是此行一切顺利……等我们回来,便是……呵呵……”他意味深长的一笑,眼中却露出了刀锋一般的寒光

    在座众人看到,心中均是忍不住一颤这位公子爷,心中又在打着什么主意?这等眼神,怎地如此的令人害怕捏?

    …………

    太阳稍稍西斜,大校场中的聚将鼓轰轰隆隆震天撼地的响了起来

    兵家出征,大多都选择在上午或者日出时分,以取旭日初升、如日方中的吉利之意,但此次出征,却是选在了下午誓师,倒是有些不同寻常,起码意头就不是那么的好,都快日落西山了,还能好得了?……不过这却是天香皇帝陛下的决定,倒也没人敢问什么

    秋风凛冽,卷着枯叶在低空打折呼哨飚过,操场中数百面大旗殷红如血,犹如血海扬波,猎猎飞扬,君无意一身戎装,坐着轮椅,缓缓上台虽然是坐在轮椅之上,但那锋锐的眼神,刀削般的脸庞,却是依然给所有人一种威凌天下的感觉

    沉寂了十年的血衣大将终于在今天,再临军阵

    十年的困苦,十年的残疾折磨,并没有消磨掉这位血衣大将的一身铮铮傲骨就在他出现在帅台上的这一刻,所有以前曾经共事过的将军们激动地现:眼前的君无意,依然是十年前那位血衣大将

    依然是如同斩天宝剑一般,锋芒四射依然是那般的傲对风云,叱咤天下在这个看起来残缺的身体里面,依然存在着惊天动地的凛冽豪气,无所畏惧的慨然战意

    再一次手掌千军万马

    再一次将驰骋疆场,展现君家男儿的铁血豪情

    突然,帅台下一片寂静中,一人引吭高呼:“血衣~~~~”

    所有人同时大吼:“军神”

    “血衣”

    “军神”

    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持续了许久,君无意背脊挺得格外笔直,目无表情的看过帅台下整整齐齐的部队他的眼睛看到哪一处,哪里便爆出加热烈的欢呼,巡视一周之后,君无意缓缓举起双手,然后,落下

    四周的欢呼声,突然如同刀斩一般戛然而止一张张粗犷的脸上,一双双热切的眼神看着这位心中的偶像,千万人的场地,除了战马的嘶鸣和狂风卷动大旗的猎猎风响,再也没有别的声音

    “诸位兄弟诸位袍泽”君无意缓缓开口,清朗的声音用浑厚的玄气出,大校场之中每一处都是清晰可闻“时隔十年,我君无意,终于又站到了这里”

    君无意的目光缓缓扫视,凝重而沉肃:“又将再一次与众位兄弟们并肩作战又将与兄弟们一起,血染征袍纵然,这一次我们面对的,却是远比敌军凶残、可怕的玄兽”

    “但,千万次的厮杀,我们都活着回来了面对百倍的敌人,我们也战胜回来了,如今,面对玄兽,面对这些根本不会耍什么阴谋诡计的玄兽,我君三问你们:可害怕了吗?”

    最后一句,积聚了君无意的全身功力,如同晴天霹雳,轰然爆响

    场下一阵豪迈的大笑:“笑话我们连敌人都不怕,难道还怕野兽?”

    君无意冷目一扫:“再说一遍,有人害怕吗?”

    “不怕~~”千万人同时高呼,个个声嘶力竭,强烈的吼叫掀起的气浪,震天撼地

    “好无论是面对狡猾的敌军,还是凶残的野兽不管是面对天地还是苍穹我君无意送大家一句话”君无意冷凛凛的目光神光暴射,突然大吼一声:“战无所畏惧”

    “战无所畏惧”数万人同时狂呼,场面已经沸腾到了极点君无意的话,也已经将所有将士的热血激到了极点

    一旁站着的独孤无敌和另外的王国大将,目中都露出了近乎于羡慕加嫉妒的狂热神色这种刺激到了极点的场面,能够制造出来的,从天香帝国建国到如今,从来只有君家人可以做到

    纵然君家已经沉寂了十年之久

    可,这样的情势,却依然重现,而且比当年,犹有过之

    君家男儿,当之无愧的军中战神铁血战魂

    一时间,大校场中的众位将军信中,都悠然地涌起了这样的一种感觉:为将者能够取得这样的成就,今生何憾?

    让千军万马随我一起沸腾俱往矣,生死不计

    山呼海啸一般的欢呼声之中,君无意操动轮椅,霍然转身,重重抱拳:“陛下臣,君无意,请辞”

    “准”皇帝陛下脸色红,宏声准奏

    “奏乐送帝国英雄出征”独孤纵横老爷子一步踏出,雄壮的声音大吼一声

    狂潮般的出征鼓以最大的热忱,轰然响起

    八匹骏马上,八名衣冠整齐,盔甲鲜明的骑士人手一面大旗,当先驶出

    凛冽的秋风,将硕大的旗帜吹得当空飞扬,鲜血一般的大旗颜色,中间一个斗大的金黄色的大字:“君”

    所有老资格的天香军人,有的竟然热泪盈眶

    君家战旗

    这象征着常胜无敌的旗帜,这铁血豪迈的象征,终于在阔别十年之后再一次出现依然是如此的震人心魄依然是这样的卷动风云

    整齐的蹄声有条不紊地响起,一队队盔甲鲜明的骑士,鱼贯地列队而出,逐渐形成了一支钢铁般的洪流,滚滚浩荡,迎风奔驰

    大刀冲苍宇,长剑指天南;英雄百战去,壮士血未寒

    天南我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