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毒瘤做先锋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哈哈哈……”看到了眼前这等滑稽怪异到极点的一幕,所有人都忍不住放声狂笑,就连跟着慕容千军而来准备嘲讽君莫邪的纨绔们也尽都笑得涕泪横流,抱着肚子直抽抽

    一屋子尽都是大老爷们,这年头大都成家甚早,谁也知道那是啥意思,再者军旅生涯,似这等荤话实在是平常的紧,但君大少这一举却是实在是有些出乎意外的逗笑

    甚至就连旁边的几个沙场老将军也是禁不住咧开大嘴,狂笑起来,笑了几声,感觉不妥,急忙忍住,却又忍不住,终于肆无忌惮的捧腹大笑

    唯一懵懂的只有当事人慕容千军慕容大笑料,慕容笑料只觉得头上剧痛难忍,却还不知道自己头上已经被大肆改造,不禁大怒道:“很好笑吗?军营之中,殴打袍泽,可谓罪大恶极本公子……本将军定要向元帅禀明此事予以严惩喂你们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他头上的“那话儿独角”在阳光下红彤彤的油光光的,似乎还有愈壮大的迹象,随着他的愤怒,气血奔涌之下,显得狰狞巍峨,连带整张俊秀的脸庞也变了样子一脸严肃的说话,却反而造成了加滑稽的效果……

    这下子,刚刚才要收敛的众人一个个再也顾不得面子里子,纵声大笑,有甚者直接抱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哎呀,可笑死我了……不行了,您可饶了我,哈哈……”

    闻讯而来的君无意大帅和众将军见这里如此骚乱,正值冲冲大怒之际,突然一眼见到慕容千军的奇特造型,瞬时便想笑,却又想到这实在不该笑,急忙憋住,但憋得太急,而笑意又太盛,一个个直接迎风呛了起来,甚至连一贯严肃的君大元帅也不曾例外

    君大少没的幸免,再次受罚,君大帅简直有些怒不可遏,几乎要将这家伙监禁

    这也太能惹事了,太能搞事了?

    简直就是传说中的惹祸妖精啊

    而且惹祸妖精的能量明显还没有消耗完因为整个事件还没结束……

    当天晚上,刚刚宿营扎寨的两队人马,再度起了冲突慕容家的家将要为自家公子报仇,与君莫邪的两百五十名侍卫产生了冲突

    对于这个数字,君莫邪也很是无奈哪怕再多一人也好哇,但残天噬魂两队人马休整之后,因为之前伤势实在太重而不能随队的却只得四个人其他的人均无大碍,当然随行于是君大少就带着他的这两百五十人光荣的参军入伍有闲暇时候君莫邪一想就会觉得郁闷

    两百五十人也就罢了,但两百五十人再加上自己,正好是:250+1,我靠了,本公子怎么这么脑残临出来的时候随便抓住一个人打断腿也行哇,但想想还是不对,要是只打断一个人的腿的话加上自己不就正好二百五了,看来起码得打断两个人的腿,那也不对啊,那不是250-1了?纠结啊……

    两边交战的最终战果很令人大跌眼镜,这区区地两百来人,居然是凶悍到了极点直接将五百慕容世家家将打得落花流水,叫苦连天,“残”不堪言因为真正有数十人出现了伤残现象

    这一来引起了众怒,众世家纷纷指责,君莫邪寸步不让,针锋相对,眼看着就要再次产生流血冲突

    君无意终于现自己和老爷子之前的打算完全就是幻想加臆测,君莫邪这个家伙存在于军队中,直接就是一匹彻头彻尾的害群之马,加的是一个毒瘤还是趁早清除了才是上策留得久了,难免会让他这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好粥

    下午才出来的,一个白天没过去,还没到晚上呢,天还没黑,这家伙居然就背了三次处分把能得罪的不能得罪的全部得罪了一个遍若是真的按照军法来治他,这时候脑袋已经最少掉了两次……

    于是乎,再次重重地责打一顿,然后严厉的训斥一顿之后——

    “带着你的二百五,给老子滚”|君无意君大帅如是说道:“有鉴于你小子的表现,现在给你一项重大任务,让你戴罪立功特命君莫邪为开路前锋,逢山开路,遇水搭桥,若是有什么疏漏之处导致大军损失,直接提头来见”

    君莫邪骤闻此喻令,直如大赦一般,欢天喜地地作了个罗圈揖,用一种小人得志的口气,做足了戏文里的领令的姿态,貌似器宇轩昂实则做作万分地来了一句京剧:“得~~~哦~~令ing~~”

    然后手做雁翅型,做飞翔状绕了半圈,迈了两步四平八稳的慢拍八爷步,然后转为刀马旦小碎步,兴高采烈的飞出帐去

    留下了一屋子大眼瞪小眼的老爷们,都是禁不住爆笑,这小子居然就是君家唯一的第三代后裔?军神世家的嫡系传人?

    君无意君大元帅纠结无限,心中只得四字——家门不幸

    君大少爷那里还会顾及自己三叔的郁闷,咱可算是彻底地摆脱了这要人老命的狗屁军旅生涯了小半天的功夫,老子居然挨了三顿胖揍,还是那种完全不能还手的胖揍在这么下去,这一路到天南起码还要走一个月以上,到时候死不死、丢人不丢人的暂且两说,但传说中的‘铁屁股神功’肯定是要登峰造极的

    当开路先锋了,嘎嘎嘎,那就说明从现在开始,老子自己说了算至于逢山开路遇水搭桥什么的咱不怎么精通,但这一路遇到的所有土匪强盗的,哥哥定会扫荡的平平的一个不留

    多么好的练兵机会啊

    君莫邪唯恐君无意大帅再度突然改变命令,就在接受了命令的当天晚上,一声令下,两百五十人飞拔营,直接如同一只利箭一般,迅刺入了茫茫黑夜一如君大元帅的愿望,这250+1直接消失得无影无踪

    之后的两天,君无意君大帅很意外的现了自己派君莫邪做先锋的这个决定乃是多么的英明神武简直就是神来之笔,又或者就是传说中的“慧眼识英才”

    人尽其才,用人用得实在太到位啦

    这一路的顺利直接就别提了,大军一路走来简直就好象是在游山玩水一般,沿着君莫邪的先锋兵马前进的道路,一路无惊无险,而且沿途的官员高接远迎,唯恐有那里招待不周,至于一应军需是只有多出来奉送的,绝对没有半点的克扣

    至于沿途的盗贼土匪,君大少始直接以秋风扫落叶之势,一路强势扫荡甚至出了官道两百里以外去扫荡这一趟先锋之旅,直接就是一趟剿匪的路程

    一路过去,一路血腥,十足的血腥之路

    这,正是君大少为残天、噬魂粹血的磨练之旅

    不要说君莫邪,就连君无意都可以想象出,这样的两百五十人一路杀到天南,将会是什么样的情景,将会培养出如何的惨厉杀气

    而杀气和血腥,在这一路就注定了,这是这两支部队的灵魂

    君无意率领大军,经过的第一个县城还尚可,但第二个县城的县令,在君无意看到他的时候,简直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倚门相望征夫的深闺怨妇

    而县令看到君无意的眼神,就像看到了久别的亲娘,不,应该是亲爹

    涕泪纵横啊

    原来这家伙官声稍微差点,恰巧君大少走到这里的时候,屁股被马鞍硌得有点疼,于是这家伙的好日子就到来了

    先,君大少决定要坐马车,而且还要豪华的那种,而且还要在一天之内完成,而且规定了每一个时辰的进度而这段时间里,君大少充分挥了他前一世的博学造诣,帮这位县令清算起了历年来的旧帐

    这位县令大人的手段还算了得,战战兢兢的召集远近的近百位工匠,兢兢业业的以最严苛的标准,按照最舒服的乘坐设想,以最快的度,终于在规定时间内,打造了一辆豪华的马车而这辆马车所需的一应材料,直接将这位可怜的官员几年的贪墨挥霍的一干二净甚至还欠了一笔数目不菲的外债

    到了最后终于确认打造完毕的时候,这位可怜的官员战战兢兢来到君大先锋面前汇报,这个时候,君莫邪正在拿着账本当做扇子扇风,很是语重心长地教育加指点了他一番

    “我说费珠常啊……”这家伙的名字居然叫做‘肥猪肠’,这一点,让君大少刚得知的时候禁不住啧啧称奇了好久,直说天下之大,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这家伙父母的水准绝对是相当不一般地

    “你丫的也太不专业了?所谓天高皇帝远,你小子做了足足五年的县令,居然就只搜刮了还不到五万两的银子?实在是太差劲了一点草做贪官你都做不好,难怪你小子快四十岁了还只是个垃圾县令五年的贪墨啊我的老天,你居然给我打了一辆马车就没了,听说还没够是?……”君莫邪摇头,叹气,很是有些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意思

    “是是……少将军说的是,下官实在是无能……”肥猪肠摸着脸上的冷汗,战战兢兢的回答心中叫苦连天:我的皇天老祖宗啊,您这辆马车连车轮都是百年紫檀木,车厢里还有四颗明珠镶嵌,这这……可都是我的钱买的,紫檀木不够了,您连俺家的门板和床板都拆了去,你还想怎么着?别说之前的贪墨了,俺家直接家徒四壁了,还有一屁股的饥荒,还让不让人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