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九章 阴阳和合散?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少爷……少爷之前受了伤……根本骑不得马…所以才弄了这辆马车…”噬魂队领王栋满头大汗,不是吓得,而是憋得这家伙那里曾经编造过谎话,何况是这等不靠谱的谎话?总算有点急智,再一联系之前违反军纪的那一顿揍,终于是把这谎给圆了过来

    “快快快,快把少爷抬到车上,赶紧检查检查,”几个噬魂队员心急火燎的建议,别看是一帮杀坯,但貌似那一个的演技都不错

    独孤小艺急忙跳了下来,“我看看,快让我看看,哎呀,快快,先抬到车上再说,这人真是……受了伤也不早说”

    众人汗一个,七手八脚的抬起君大少昏迷的身体送上了马车

    车上,管清寒想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出来,摇了摇头,无奈的看着‘昏迷’的君大少,一阵苦笑不得,自己这小叔子的为人,自己多少还是清楚地

    独孤小艺犹自伸着头急急的问:“他怎么受的伤?他何时受的伤?他受的什么伤?伤得重不重?有药吗?用什么药?谁打伤他的?……”

    一连串的问题问的这些冷血冷酷的噬魂队员瞠目结舌,不知道怎么回答刚才的谎话勉强圆过去了,可是这些刨根问底的问题可是不好正面回答的,少爷因为违反军纪而被棒责的事不是光彩事,再说,貌似少爷的棒伤早就好了,早就没事了……

    “小艺先进来,别追问了”管清寒的声音响起,小丫头这才把头缩了进去就听见她在里面一股脑的问:“清寒姐姐,这可怎么办?着……我们该怎么……哎呀,这家伙怎么会受了伤,真让人揪心……”

    外面的噬魂队员人人都是抹了一把冷汗

    “噗嗤……”管清寒忍不住笑了起来,便在这时,君莫邪很是时候的‘悠悠醒来’,很是‘虚弱’地问道:“我这是在哪里?”

    管清寒还未来得及说话,小丫头已经兴奋的接口:“在车上,在车上啊,哎呀,你这个人,唉总算醒了,你到底受了什么伤啊,赶紧快说怎么治,我帮你治”

    管清寒翻了翻白眼这小丫头,真是单纯的可以……

    “我受伤?之前是受了点伤……不过已经好了……我之所以这么虚弱,其实不是因为受了伤……我是中了毒……”君大少哼哼唧唧的道,暗中耸动鼻子呼吸了两口,奶奶的,男人跟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自己在车里好几天了也没香味,这两位风尘仆仆的大美人进来才没多久,车里居然就香喷喷的了……

    “啊中了毒?”独孤小艺惊吓的瞪圆了眼睛:“什么毒?很严重么?知道是什么毒吗?难不难解啊?”

    “唉……我一时不慎,居然被人下了毒”君莫邪无限懊悔的道:“说起来,咳咳,一言难尽,我就静养两天就好了,跟你们说了……只是徒增为难啊……你们也不愿意为我治毒……”

    “谁说的?我们怎么会不愿意?快说快说,怎么解救?”独孤小艺急了,这人怎么这么不痛快?中了毒居然还在磨蹭,不知道人家好关心你嘛?

    “咳咳……我中的毒……叫做‘阴阳和合散’……”君莫邪鬼鬼祟祟的抬起头,想要察言观色一番,正看到管清寒眉目含煞冷冷冰冰的看着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震,没有说下去

    “阴阳和合散?哎呀,光听这阴阳这俩字,就够吓人的,你倒是说说怎么解呀?”独孤小艺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娇俏的小鼻头居然流了汗

    “这个阴阳和合散嘛……说难解也难解,说好解也好解……嘿嘿……咳咳,”君莫邪险些奸笑起来,急忙咳嗽两声:“因为,这毒不是用药可以解除的,想要解除说来简单,只是,其中颇为有些为难……再说,这个,需要你做出很大的牺牲……”

    “没事为了你,无论要我做出什么样的牺牲,我也愿意”小丫头一拍胸脯一边的管清寒却是隐隐听得这件事情越来越是不对劲了

    这小子分明连晕倒都是装的,也就是小艺这个小傻瓜关心则乱,才没看出来但现在他……又要借题挥什么坏主意了?

    “唉,其实就只是需要男女之间……咳咳,**一下,毒就解了”君莫邪似乎很不好意思,捂着嘴咳嗽几声,“要不然……三天之内,就必然会yu火焚身而死……唉,我知道你们也是很为难的,算了……也是我命该如此”

    君大少很是失落的道

    “啊?什么?要解毒,就得和你…和你…”独孤小艺一下子瞪圆了眼睛顿时满脸通红,忸怩起来,她纵然年幼纯洁,但“**”这词还是明白的

    一边的管清寒固然想到了小叔子肯定要整蛊作怪的,但却怎么也想不到,这家伙居然惫懒无耻到了这等地步,竟能整出这么一出先前听到那‘阴阳和合散’的名头就觉得大是怪异,觉得很有些不对劲的地方,只不过管清寒始终是黄花闺女,尚不明男女之事,再来也是小觑了君莫邪的无耻程度,怎么没想到这家伙极品到了这样的地步

    让他上车已经是格外的容忍了,现在居然要……

    “君莫邪”管清寒柳眉倒竖,凤眼含煞:“你这混蛋闹够了没有?是不是要我再将你赶下去?让你上马车来已经不错了,你不要不知足”

    “清寒姐姐……你别火啊……他还中着毒呢…那可是要命的事啊…”独孤小艺担心的看着管清寒,如是“劝解”道

    “他什么伤也没有,也没有中毒,根本就没有什么阴阳和合散”管清寒气不打一处来:“刚才坐车还好好的,让他骑个马就晕倒了,外边的人说他受了伤,到他嘴里成了中毒……小艺妹妹,你还要被他骗到什么时候?你就不能稍微清醒一点,用用你的小脑瓜?”

    “啊?清寒姐姐你别火啊,你…你是说……他其实…是装的?根本就没中毒?”独孤小艺顿时满脸潮红,张牙舞爪,几乎气死

    想到自己真得相信了他的话,正在想着如何将清寒姐姐骗出去,自己也好给他……解毒,独孤小艺就不由得羞窘不已,霎时间连脖子也红了,一头钻到管清寒怀里,蒙着脸叫:“清寒姐姐……我不活了哇……”一边说一边不住的跺脚

    “啊,你不是真要为他解毒?”管清寒真个“寒”了这小丫头也太好糊弄了?

    “额,好像真是我记错了,原来我没中毒”君莫邪尴尬的咳嗽几声,轻声道

    两女同时翻白眼:这也能记错?

    君莫邪施施然坐了起来,笑眯眯的道:“长路漫漫,时间悠远,多无聊啊……要不我给你们讲个故事如何?”

    两女惊讶万状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君大少爷,实在不能相信这个世上居然有人的脸皮能厚到了这种地步谎言被拆穿,奸计被揭破,污龊的用心也被**裸的揭露,这家伙居然脸不红气不喘,连一点点不好意思的表情也欠奉,居然还能够恬不知耻的说:我给你们讲个故事?缓和一下尴尬的气氛?

    这啥人啊?这人的脸皮得是什么做的啊?

    一声娇叱,独孤小艺合身扑上:“我让你骗我我让你……你这个坏蛋坏蛋……”

    ^^…………

    日子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君大先锋也越来越是舒服,先不说沿途的一路搜刮勒索,君大少已经是大大地了一笔横财白天晚上还有两位美女陪伴,香气馥郁,软玉温香,君莫邪直接有些乐不思蜀了

    若不是体内的开天造化功能够无时无刻的自动运行练功,恐怕这丫的连练功都会抛诸脑后……

    不过这一路行来,心情舒畅之余,君大少的开天造化功的瓶颈也再度有所松动,若是换成玄气的话,已经突破了玉玄中阶的层次,即将达到玉玄的巅峰了

    而外边的残天噬魂这两支部队这一路来,几乎每一天都有血腥厮杀,气势也越来越是沉凝,两百多人隐隐都有突破的迹象两百五十人合在一起,那股惨厉的杀气,已经是足以令任何人触目惊心

    本来君大少爷还冀望着这段美好的旅程可以多走几天,但因为残天噬魂出动的次数越来越少,君大少爷判断出一件事……

    眼前山势明明为陡峭,道路加的艰险,丛林也多密集;本应该是绿林豪杰的天堂,但出乎意外的强盗土匪什么的却是越来越少了,只因为这里离血魂山庄越来越近这些小毛贼自然是销声匿迹了

    “少爷,再往前六百里,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天罚森林了而血魂山庄的所在地,就在稍偏的位置,天罚之外的天南城边占据了正面对着天罚森林的两座山脉”王栋手一指,向君莫邪禀报

    “怎么这么慢?这都走了多少天了……”君莫邪屈着手指头:“……整整走了一个月?上次你们不是挺快的嘛?”

    “少爷……我们那可是轻装急行军,可不像这次有这么多的顾忌啊一切都以度为主上一次我们一来一回尽都是快马加鞭、日夜兼程,一天一夜最少也能走一千三百里以上再说,我们去天罚森林选择的乃是另外一个方向,那边的高级玄兽并不多,主要都是我们可以应付的低级玄兽;若是从这一面进入,恐怕我们那三百人没有一个人能出的来再说我们这次是跟随大队行军,虽是先锋,先行一步,但也不能离主力部队太远……路上还要剿匪,这样的度,其实已经算是很快了”王栋解释

    “哦……”君莫邪踏下马车,神识放出,隐隐觉得山林中活跃的野兽可是相当的不少,而且,大都都是度奇快,比一般野兽要快出太多了“看来这里,已经有大批的玄兽出没天南……倒真是一个好地方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