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阴沟里翻船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不问你问谁?真不知道你们家大人怎么教育你的?刚才可有什么人在这里?快说”东方问刀压抑着自己的怒气再怎么说对方也是小辈,难道自己这堂堂神玄还能真个恼羞成怒主动出手教训吗?那可就真的太有**份了

    “在下的家教素来不错,却是不需前辈过问的找人问路,或者打听人,似乎不该是这么问话?”

    君莫邪温文的笑了笑,这一刻的君莫邪,颇有几分李悠然的风采,很是文雅潇洒,笑眯眯的道:“这位前辈,比如说晚辈若是要问路,一定要这么说:敢问这位长者前辈,此处刚才可有什么人在这里吗?尚请告知,不胜感激”

    君莫邪说完,才得意洋洋的教训道:“这才叫做礼貌对了,咱家大人就是这么教育的”

    哼,神玄么?那又怎么样?纵然是神玄,也不能骑在爷脖子上拉屎打不过你是一回事,可不代表哥就会服软不直接动手,也能恶心死你

    再说了,这三人一副谨慎的样子,似乎对什么颇有忌惮的意思;君莫邪脑筋一转就想到了自己刚才出的杀气既然如此君莫邪岂能不扯一下大旗?

    “小王八蛋你想找死?”东方问刀冲冲大怒,他虽然莽撞,却不是傻子,如何听不出君大少爷的讥讽之意,别说那什么“咱家大人”的话了

    “找死?在下年纪尚轻,阎罗王也未必肯收啊”君莫邪冷眼看着他

    这彼此不认识的甥舅二人,就这么对瞪起眼来

    东方问刀一怒,探手便抓来,满心想着将这小东西抓过来打一顿出出气,就算是小惩大戒了

    哪知道一抓却抓了一个空,君莫邪瞬间已经转到了他的身后,东方三爷骤闻后脑恶风不善,金刃劈空之声大作,不禁一阵毛骨悚然

    双方甫一接手,竟是拥有神玄实力的东方三爷落到了下风,这其中固然有其轻敌之过,但君大少爷的身法之神却也足堪称道

    “草”东方问刀惊叫一声,他亦当世有数的是一种近乎于崇拜的佩服这个矮小的汉子长相虽然不佳,但这手轻功却是实在是太帅了哇,竟然能一连串的幻化出人影虚像,经久不散,让小姑娘看得眼花缭乱,几乎晕倒,要不是东方三爷的形象实在有点说不过去小丫头直接过去拜师傅也说不定……

    这绝对是出正常玄者一大截的卓范畴哇

    同样震惊于对方惊人实力的管清寒却隐约觉个中气氛很不对劲,拉了拉独孤小艺的手,低声道:“小艺妹妹,别多话”

    但独孤小艺这一声喝彩何等清脆?简直是刚下树的大鸭梨,嘎嘣脆啊不要说在场的几个人,恐怕再隔得远些,也能听得清清楚楚

    东方问刀呆呆地站着,脸色已经有些惨白了

    刚才的事对他自信心的打击,简直就是无与伦比一直以来引以为傲一辈子的卓轻功,在别人的眼中居然是完全不值一提的;而且一个只得区区玉玄境界的小辈就能够完全越了自己一向引以为傲的度,甚至让自己连转过身来的时间都没有……登时只感觉自己以往所有的努力全都再无半点意义可言

    非常典型的阴沟里翻了大帆船了

    偏偏在这等时刻,耳边突然传来了一声喝彩,而且还是夸奖自己的:“好轻功真正的千变万化、妙到毫颠,足堪独步当世”

    这一声是如此的振聋聩,又是如此的自内心深处,可是……

    你让一个神玄大高手,情何以堪?

    相信,就算再有一万支生花妙笔也难以描述出东方三爷此时的心情,一场惨白的脸瞬间变得通红,接着肉眼可见红到了脖子,瞬间连胸膛往下……若是能脱下鞋子来看一看,定会现,连脚指头都红了……

    “噗”东方问刀只觉得一阵头晕眼花,无地自容的喷出来了一口鲜血,身子摇摇欲坠

    居然被气得吐血了……

    好一句自内心的衷心赞叹,直接把一位神玄强者激得吐血了

    东方问情和东方问剑急忙纵身过来扶住了他,却又被东方三爷倔强的拨开了

    东方问刀深吸一口气,缓缓转身,面向君莫邪,目中神色复杂无比,却是毫不迟疑的道:“有种我败了”

    “我败了”

    这样的三个字出自他的口中,每一个字,都是异样的艰难似乎每一个字对他来说,都是一座沉重的大山但他依然说了出来

    君莫邪目中不由的露出由衷的欣赏之色

    一个神玄强者,败了并不赖,当众向一个玉玄的年轻人开口服输认败……

    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气度?

    在这个视自己的名声如同生命的江湖之中,能有这般豁达心胸面对胜负的态度绝对没有几个人

    《今天很郁闷,感冒一直没好自然,这也不是我郁闷的地方,小感冒而已,还影响不了我的最多,多熬点时间罢了

    昨夜凌晨两点半,正在构思情节写下面天罚的大纲整理突然有人加好友,验证消息写道:我对异世邪君有很多的建设性意见,希望你听一听

    我就点了确认恩,记得很清楚,是一位名叫‘孤独不是寂寞’的,在这里我也就不怎么称呼了上来第一句就是,我看的盗.版因为你写的实在是太次了,让我实在看不下去,所以来骂你两句

    然后说,就算我从商场买个鸡蛋,买了之后是个臭的,总要骂两句?总不能说:有种你自己生个鸡蛋看看这样的话?就算是我进饭店买盘土豆丝,不好吃我总要说两句?难道我要忍着?

    最后说:你太监了,实在太烂,烂得无法形容,你在写下去,我怕我会控制不住问候你家人

    当夜,黑名单伺候;额,谈话记录我这里没有了,不过我曾经给夏天看过她那里应该有存有兴趣的可以去查阅

    实在是气不过了

    从本一开始,我就说过;盗.版,无法禁止我有很多的兄弟姐妹是学生,没有经济支付能力不管他们在那里,能看我的,能笑一笑减轻一些压力,就好了

    我甚至很有些感激,因为他们让我的一些无力订阅的兄弟姐妹依然和我在一起

    作为一个写手,就指望这个吃饭;订阅自然需要的,但我决不会允许我任何一个兄弟姐妹饿着肚子来订阅我的上架感言,至今没有删除有兴趣的,可以去看一看

    但,你看盗.版,我不反对你看的不爽,甚至是开着马甲到评区来叫嚣两句,也没有反对过最多,我看着实在闹心,看过之后删除了也就是了

    但你有必要深半夜加好友来骂?我该你的?欠你的?说白了,你他**从商场买鸡蛋从饭店买土豆丝,再他**烂再他**不好吃,你他**也是花了钱的

    可看我这本,你花钱了吗?你安心的享用着盗版,剽窃着我几乎夜夜通宵的劳动成果,居然还要找到家门口来骂?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我不想骂人,可你让我实在忍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