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三章 君莫邪!你竟敢打舅舅!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就单单是“败了并不赖”这一点,就已经让君莫邪心中大起好感因此也不为己甚,微笑道:“前辈与在下何时曾说过要比试什么?哪里来的什么输赢胜败之说?究其原因,不过是晚辈傲气过重,没有回答前辈的问话,有出言不逊之嫌,若说不是,还是晚辈的不是”

    “哼小子,你是赢家,大可不必往我脸上贴金;赢就是赢,输就是输,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东方问刀怒气冲冲,道:“既然败了,你就有正对我说话的资格,那我之前大大咧咧的问话,确实是老夫的不是,老夫道歉”

    他哼了一声,道:“不过老夫还是会找你的到时候,你我再好好地比个高低”

    “哈哈……既然如此,晚辈随时恭候就是不过以前辈的卓功力足足能抵我二三十倍以上……若是论到彼此的真实实力,我只怕会被前辈在举手投足之间轰杀至渣了……”君莫邪心中有了结交之意,说话也就谦虚了起来

    “这话倒是说得没错”东方问刀哼了一声,大模大样的道:“算你小子识相,若是老夫当真与你生死搏杀……哼哼……后果不问可知唉,那也说不定,你的身法实在太快了,居然比我还快,不,简直不能同日而语,他**的……”

    说到最后,东方问刀又禁不住沮丧了起来他自己也知道,以对方的度,除非是自己不要脸的以神玄修为对付一个玉玄小子还要展开偷袭,才会有效果,将对方一击灭杀

    虽然自己极之擅长偷袭暗杀一道,但一个神玄强者对付一个玉玄小鬼居然还要用到偷袭暗算,这实在是说不过去,自己这点面皮总还是要的,可但是,一旦让这小子有所准备,却又是无论如何也杀不了的……

    追都追不上,还杀个屁啊

    就算是那种无差别的覆盖式大招,始终也是有漏洞可以循的虽然在此之前一致认为那些大招是无人可以躲避的,但今天看到这小子恐怖的度之后,东方问刀却是再也没有了那个自信心,至少不是那么的信心十足了

    别人或者不能躲避但这小子……难说

    君莫邪嘿嘿一笑,倒是感到面前这个莫名其妙的汉子心性甚是憨直可爱

    东方问情踏前一步,拱拱手,态度甚为和蔼,道:“这位小兄弟,不知如何称呼?尊师是那一位?刚才那一手绝妙的轻身功夫,可当真足以惊世骇俗啊”

    他这一句话问出来,连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都是将眼睛看了过来,显然这两人对这个问题也是兴致十足的

    在他二人的心里,只要知道了这小子的姓名出身来历,一切疑团都会在瞬间大解;三人虽然多年不出江湖,但世上的一些隐世势力却仍是知道得不少,纵然不能说是如数家珍,却也差不多

    但三个人之前已经翻遍了自己的记忆,想得几乎头痛,却也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地方什么人能够培养出这等如妖如魔的弟子来

    如此年纪的、如此卓的实力,又岂是寻常人可以栽培出来的?

    所以三人都是一脸的渴盼,心中都做好了准备,这小子不回答也就算了,但只要一回答,定然就是一个惊天动地的人物一个惊世骇俗的势力万万不可等闲视之

    “呵呵,过奖了,前辈才是真正心胸开阔,玄功是高强,在下亦是佩服之极兼三位前辈高风亮节,光风霁月,在下心中钦服不已”君莫邪客套了两句,想了一想,觉得也没什么隐瞒的必要,便道:“在下姓君,君莫邪”

    “啊……啊……呃呃呃……”

    ‘在下君莫邪’这五个字一出,顿时效果非凡

    东方问情与东方问剑两人同时一声惊呼,竟是连退了两大步,目中神色惊讶到了极点,似乎白日见鬼一般错愕

    至于三爷东方问刀是双目暴睁,满脸通红,身子摇摇晃晃,宛如喝醉了酒一般,口中‘啊啊,呃呃’个不停,就像是一口痰堵在了喉咙里,随时都有窒息的可能……

    一见这等情况,君大少不禁很有些得意,看看,本少爷的大名,早已经声名远扬到了这等地步,连这三个神玄强者听到我的名字也震惊到了难以自制的程度,相信所谓的如雷贯耳、皓月当空也就不过如此了真是……蛮有成就感啊……

    君大少禁不住有些陶醉……

    “你……你说你是谁?……君莫……邪?天天……天香城的君……君家的那个……莫邪?君家三少?”东方问剑嘴歪眼斜的问道,口气中满是不能置信的意思一代神玄高手,霎时间变成了结巴,可见这个名字带给了他多大的震撼

    “是呀?在下正是君家老三,怎么了?”君大少得意了,拽拽的扬了扬头,摆出一个别人看起来很欠揍自己觉得很潇洒的姿势站着

    “你真是君小三?那君君……战天是你爷爷?君君……无意是你叔叔?真正的没错?”东方问刀终于一口气喘了过来,眼睛瞪得如同铜铃,鼻息咻咻,白眼乱翻,看上去马上就要晕倒……

    君莫邪加得意,矜持的点点头:“正是”

    看来咱君家的名头还是不是一般的大,连神玄强者都要这般的震惊,确实是很有成就感啊低调,低调,矜持、矜持、不要那么的张扬……君莫邪不断地提醒自己

    “嗬……嗬……嗬……”三位神玄一起大喘气,同时瞪大了眼睛,身躯有些抖,看着君莫邪的眼神,如同要一口吞下肚去,又像是满是爱惜,恨不得将他抱在怀里好好的爱怜……

    “你你……你们这是……要干……啥?”君莫邪终于觉了不对劲,心道这三位不是有啥特殊嗜好?我看这眼神怎么那么的恐怖呢这么一想觉有些毛骨悚然,浑身汗毛也有些炸肩膀抖了抖,强自镇定的问道

    “我、们、要、干、啥?”东方问刀鼓着腮帮子,眼睛如同金鱼一般鼓了出来,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的道:“你说我们要干啥,我**那个跛子三叔三千六百遍的老子……老子是你三舅你这个小王八蛋,大了你小子的狗胆,居然敢拿刀捅你三舅我?”

    “草老子是你祖宗什嘛东西竟然敢占老子便宜还要干我三叔,信不信老子现在就**你丫的”君莫邪顿时光火了,骂人也没这么骂的,居然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占老子便宜以为你们有三个神玄很了不起吗?

    “我丢你姥姥的,你个小兔崽子敢骂我……”东方问刀顿时气涌如山的就要冲上来,但那一句话还没说完就被两记大巴掌打得“唧”一声五体投地的摔在地上,头颅两边火辣辣的疼,同时两侧耳边同时惊雷似的一声大吼:“你刚才胡说八道些什么?你个混账玩意”

    东方问刀也瞬间想到自己刚才貌似说了不该说的混帐话,君莫邪的姥姥……那可是自己的亲娘……能是自己骂的?苦着脸捂着脑袋一声也不敢吭了

    东方问情激动的转向君莫邪:“莫邪…其实…其实呢,我是你大舅”

    君莫邪彻底的郁闷了……

    刚才你弟弟说是我三舅,现在你就说是我大舅……敢情你们还轮好了序的来忽悠……

    三个神玄大忽悠?

    “你纵然有一千个一万个怀疑的理由,总也该知道,你的母亲的姓氏?”东方问情手掌有些颤抖,眼中隐隐有泪花闪动,激动地道:“你母亲,闺名叫作东方问心,乃是我们的小妹……我是你大舅舅,东方问情”

    “这是你二舅,东方问剑刚才和你比试的,真的是你三舅,东方问刀”

    君莫邪只觉得天旋地转,

    卧槽不会这么巧……

    这三个神玄大忽悠乃是自己的嫡亲舅舅?

    三个神玄舅舅?

    君莫邪接受了这副身体,自然对这个身体的过往有过一番比较透彻的了解虽然对外婆家始终没有与君家联系也感到颇为纳闷,但却也隐约知道这是因当年的事所导致;当年父亲、二叔被人算计,意外战死,母亲亦一病不起,被娘家人接回,过不了多久就传来了死讯

    对当年的事,君莫邪虽然多方调查,却依旧所知不多,但却一直没有放弃,始终在暗中查寻个中底蕴在他的心里,既然有继承这个身体,也接受了这个家庭,那就有责任也有义务为这个家庭出一份心力

    而当年的事,犹如一团巨大的迷雾,若隐若现,谁也不曾看得清楚,到底其中还隐藏着什么样阴谋,还有没有什么幕后凶手但若是说单只是风雪银城……君莫邪却是不信的

    所以他一直在暗中收集资料,一点一滴的线索;若是有必要,风雪银城是要去的,神赐帝国也是要去的,宇唐帝国,也是要去的但天香帝国这边,有君莫邪的重大怀疑对象

    这也是君莫邪当日为何突奇想,要扶持杨默的原因之一,即便因此卷入天香帝国皇室皇权之争亦再所不惜

    否则的话,你天香帝国皇帝的儿子争气也好,败家也罢,跟我君莫邪有什么关系?有我君莫邪在,你能动的了君家吗?哼,你还没来得及动手老子半夜就去把你的头给割了老子或者暂时弄不死神玄强者,但你纵是帝王,或者有神玄强者护卫,但只要你本身不是神玄强者,老子就一定可以搞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