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八章 情势严峻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胡说什么?莫邪是我们的外甥我们自然不容许他出事而你也是我们的兄弟,同样不能出事”东方问剑虎目一瞪

    “我何尝不想;不过,在路上,我又收到了几封军部线报;此次玄兽潮虽然来历原因仍自不明,但规模之大,潜在危害程度之深,却是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据说,天罚之王已经暴怒,就在半月前突然下令:四阶以上玄兽,尽出天罚,参与此战”

    君无意笑了笑,看着东方问情,道:“你们东方世家的其中一项誓约,已经莫名其妙的破除了一半以上”

    “玄兽尽出天罚,不是已经破除了吗?怎么还有一半?”东方问情先是一喜,接着却又疑问起来

    “因为已经确认,这次战争,乃是天罚森林的老三和老四两大兽王起的,而天罚之中,最神秘也最强大的老大,并未参与”君无意深吸了一口气道:“这是最的消息;但我估计,随着战争的爆,大陆强者纷纷到来,天罚森林方面的玄兽定然支持不住,到那时候,天罚的老大就必然会出手这一点,我非常之确信所以东方世家的誓约,基本已经只剩下一项了剑峰崩塌雪山……”

    “原来如此”

    君莫邪心中一动:不知那剑峰,是什么样子的?若是有闲暇,哥就去给他掀了……

    “而且随着玄兽潮的范围越来越大,神赐帝国和宇唐帝国方面也纷纷派军队前来助战,随行高手亦不在少数就连草原王庭那边,也派出了一万精锐铁骑这是军部传来的可靠消息,同样已经得到确认;三大帝国向来积怨已深,战争之中料来必会互相扯后腿,这是可以想见的还有,风雪银城此次前来的人马,乃是由萧家两大元老之一的萧布雨带队,尽是萧家一系与我君家仇深似海,其中的萧寒,是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所以,必然会生事情”

    “此外,血魂山庄与我君家,也有芥蒂;不得不防”君无意一口气说完,长长吐了口气疲惫的道:“情势严峻至极,真正已经严峻到我都有些灰心的地步了”

    “八大至尊之中除了第一至尊云别尘,第三至尊寒风雪和问天至尊莫问天、蔚蓝至尊梦红尘之外,其余四人,已经全部到来了”君无意语音沉重,但目中却是炽热无比

    能够近距离的领略这些至尊强者的风采,对君无意来说,也是一件值得渴盼的事情

    “或者还有一个人你不知道”东方问情沉声道:“一直与神鹰至尊鹰搏空抢夺第八至尊之位的狂风剑神风卷云,已经在路上,或者,此刻已经到了”

    “风卷云啊……”一侧一直在默默旁听的君莫邪轻轻扬了扬眉毛;这家伙,现在应该已经不是成功作出突破的鹰搏空的对手了?

    “除了风雪银城与血魂山庄之外,大陆上其他的各大江湖势力,也都有派人前来其中最著名的有百里世家、端木世家、北宫世家、闻人世家、司空世家、左丘世家、第五世家和欧阳世家,加上我东方,正是九大世家齐聚天南虽然每一家来的人数不算很多,但却都是实打实的硬手尤其是端木世家,连家主端木炒饭也来了……”

    “端木炒饭?”君莫邪嘿的一声:“这名字真是令人记忆深刻”

    东方问情也笑了笑,解释道:“端木世家家主,端木凡;但此人有些小小口吃,经常在报自己名字的时候,还觉得自己很牛很拽拉着长腔;但越是拉长腔,别人就越听着像是‘炒饭’;于是在一次九大世家聚会中,干脆一起都叫他‘端木炒饭’了久而久之,反而是本名差不多被忘记了……”

    “很不错”君莫邪郑重地道:“锅柄基本都是木头的,端木炒饭,恩,端着木头炒饭,其实也是很有来历”

    “哈哈……”众人都是哈哈一笑,东方问情才继续说了下去

    “另外,金汤堡,七龙山,断魂宫,昊天城,也都有人来了除了这些有组织的之外,一些独来独往的高级玄者,隐士高手,是不计其数”东方问情苦苦一笑:“这是我来之前,厉绝天透露的秘密消息;至于在这段时间里,又进了多少,则非我可知了”

    听着这些显赫的名字,君无意眉头越皱越紧来人增援的越多,越是说明了玄兽潮的可怕程度

    “草居然这么多”君莫邪忍不住吹了一声口哨道:“既然有这么强的实力聚集在这里,那干脆踏平天罚森林,每人抓几只玄兽回去做宠物好了,值当的这么大动干戈吗?这些人真是吃饱了闲的没事做了”

    “你懂什么?”这句话,是四个人异口同声地吼出来的,整齐划一八只恶狠狠的眼珠子,同时瞪着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子

    “莫邪,你小子还是阅历太浅那里知道这个中的艰险,那天罚森林绵延数万里,几乎涵盖了三分之一的大陆其中的玄兽有多少?从最少处说,那也是要在数千万以上的这还单单只是说那些四阶以上有自己的战斗力的玄兽若是当真正面全部对上,这些个人,没准给它们赛牙缝都还不够呢再说句不好听的大实话,就算一头玄兽一口唾沫,也能将这些所谓的高手给淹死了……”

    东方问情很生气,对这个外甥的无知进行了扫盲

    “您自己也知道那是如果,就算想一下子全部遇上,那也得有这么大的场地啊数千万玄兽……就算在大草原上也能挤死不少?何况这是山里……”

    君莫邪很鄙视的摇了摇头:“打仗,可不是那边人多那边就强,始终还是要一小仗一小仗地打滴,多个小规模的战斗连在一起,才叫战役,好多的战役连在一起,就构成了一场所谓的战争好多的战争打完之后,才是和平哇……”

    见东方问情又有要飙的趋势,君无意赶紧打圆场,皱着眉头道:“正因为人这么多,所以才麻烦若是只有三大帝国和草原王的兵马,甚至在加上血魂山庄和风雪银城两大势力,也不算很难办;毕竟这些人都知道大局为重还能够节制着打仗,肯定存在着斡旋的空间;但这么多势力聚在一起,尽都是源远流长根深蒂固的老牌,彼此之间恩怨纠缠就算是再有智慧的人也难以说清楚到底有多少说不定任何两家随便口角两句,就能够引规模颇大的械斗——谁没有三朋六友?江湖中的玄者,毕竟不能和守纪的军队相提并论”

    “这个问题,确实让人很头痛”东方问情三人一头

    “而且这么多人,一定需要有一个统一的统帅,至少要有一个形势上的最高统帅,惟有这样完全梳拢起来才能战斗,否则若是随心所欲一窝蜂的冲上去那不就是直接给玄兽送口粮吗?”君莫邪补充了一句前半句获得了四个长辈的一致赞许,后半句‘送口粮’的话,却成功的引来了八只白眼

    “这是一个很显然的认知,但这个统帅,却是一个名副其实、吃力不讨好甚至还会引许多争端的一个鸡肋职位起码三大帝国加上草原,统兵将领绝不容许自己屈于人下,因为在这里他们代表的是他们的国家”

    “这个问题,相比较来说,还算好解决,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只要高层可以统一认识,一切都将迎刃而解;可是,真正最难解决的却是那些江湖草莽中人;这些人本就散漫,加没有约束惯了不仅彼此谁也不服,而且几乎都没有这种大规模的军事指挥才能以各大势力的声望来说,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接受一个普通将领的指挥这才是联军最大的问题所在”

    君无意深深皱着眉头:“但,玄兽潮之战却又是迫在眉睫;唉……”他深深地长叹一声,说不出的无力,道:“我军旅半生,打了那么多的大仗,论起所统率的实力来说,没有任何一次能比这次的阵容豪华,甚至,全部加起来都未必能比得上;但,从来没有那一场战争,能够让我在开战之前就看不到任何胜利的希望唯独这一次,连一丝机会都欠奉”

    “但,这一次的对手乃是玄兽;要知道玄兽之间等级的严明程度,却是任何人都无法想象的,尤其是玄兽之王亲自操刀引的大规模战争,令行禁止,不外如是一声长啸,便可全员进攻,同样的一声长啸,就能潮水般撤退”

    “凶多吉少”君无意,东方问情等人相顾看了一眼,同时从对方的眼中读出了这四个字

    “已经来到这了难道还能打退堂鼓吗?走一步算一步呗,救人是好事,但为了救人却把自己整个搭进去却是没有意义的要我说,我们能保证自己这边人员安全就已经够了,至于其他人的死活……与我们有一文钱的关系吗?”君莫邪没心没肺的笑了笑

    要说在这场突如其来的诡异玄兽潮战役中,心中最有数、最笃定的人自是非君大少爷莫数了可以这么说,若是兵分三路或者多路的话,君莫邪几乎能保证自己的部队毫无伤然后其他的部队却能够全军覆没……

    实在不行,咱再出去装装逼就完事了呗……

    至于现在一个个这么的愁眉苦脸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