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天罚之怒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是”鹤冲霄先给予了肯定的答案有接着道:“这点我无比确信当时他曾经用气机在我和老四身上实验了一次,的确,经过他的特殊法门催动之后,当时我们体内的元气活跃了不止十倍,甚至拘禁了我们许久的瓶颈也因之松动所以就帮我们进阶的这件事情上,我可以担保,确定此事毋庸置疑”鹤冲霄严肃的道

    “原来……真有这种事”黑袍人喃喃的道,声音有些飘渺“既然如此,倒也无可厚非可是,你当时为什么不尝试和老四联手拿下他,若是能将此人完全控制在手中,才可一劳永逸想来此人实力再高,也比不上厉绝天?世俗界,哪里有那等级高手?你和老四联手,若是原型出击,绝不会弱于绝天至尊的最起码,也应该试探一下”

    鹤冲霄苦笑一声:“老大,您当我们不想吗?当时我们提出的比拼,就是基于这种思想

    !可你不知道,当时那人给我们的压迫感有多大,单凭气势说句不好听的,感觉比老大您给我们的感觉还要压迫得多再说了,就凭人家拥有能帮助咱们提升修为的手段,实力就肯定差不了,若是我们没有办法一击得手,估计就该和‘进阶’这件事永久告别了……”

    “三次比拼之后,我和老熊甘拜下风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

    “您也不是不知道,这件事情对咱们的诱惑有多大;我和老四已经困在这里将近四十年了,二哥虽然多年未见,却也未必就能进阶,指不定也在哪卡着呢……还有,当时那人提的条件真的很简单,就只是阻滞一下血魂山庄北上;还有将厉绝天的儿子打个一两个月不能下床也就算完事;实在不是什么难事所以我和老四没怎么商量就答应了……”

    “的确,就道理上确实不算什么难事,相比之下还是咱们占了大便宜……但为什么事情会搞到这个地步?居然把半个天下的玄者都聚集到咱们家门口了”黑袍人身子微微侧了侧

    “其实我的本意也就是,趁着夜晚放一把火,把血魂山庄烧个稀里哗啦,然后我亲自出手,趁乱把厉绝天的儿子揍一顿就完事了,若是一切顺利,绝对的神不知鬼不觉,可是老熊……老熊他,他竟然就在大白天明目张胆地跳进了血魂山庄,大叫大嚷说要打断厉腾云的腿,并还嚣张地让对方主动将厉腾云送出来让他把腿打断,说实话,别说厉绝天了就算换成我也不能答应……”鹤冲霄狠狠地给熊开山告了一状

    “三哥……我**鹤老三……你这就把我卖啦?我不是也想快点完事吗?按你的主意得耽误多少的时间再说了,那样偷偷摸摸的,根本不过瘾呀,万一办完了事人家却硬说跟我们没关系……”熊开山脸红脖子粗的叫了起来话还没说完,只觉得浑身一寒,顿时不敢再出声

    “哪知道血魂山庄竟全然不买老熊的帐;当天直接就打了起来,我们还颇占上风,伤了些人,不过那厉腾云始终躲着没有照面;然而到了第二天,我们再去的时候,生死至尊石长笑却很突然出现在血魂山庄,有他坐镇,我们自然就很难再占到大便宜了,就这样又连续打了好几天……本来就算如此,也没什么大事;虽然厉腾云没修理到,整个血魂山庄却基本已经废了,但就在这关口,厉绝天那老狗竟然意外的回来了……”鹤冲霄蠕动了两下嘴唇,没再说下去,目光有些闪躲,脸上却露出了气愤的神色

    “你们找上门去闹事还要求人家将自己的少庄主送出来给你们打断腿,居然还怪人家不合作?你们还有气,按照你们的逻辑,估计厉绝天得直接气死,偌大的血魂山庄,一辈子的心血,说没了就那么没了有哪一家的势力肯忍受这般的羞辱?”

    黑袍人嘿嘿冷笑两声:“你们两个真当是天下没人了吗?真是好笑当初暗中行事也就罢了,居然明目张胆了起来……熊开山,都说是熊心豹子胆,我倒是真想挖出来看看,熊胆究竟有多大了,能不能比豹子胆大……”

    熊开山张口结舌,呃呃了两声,直接闭上了嘴巴

    “再后来呢?”黑袍人追问

    “后来……就打了起来;然后我突然现,厉绝天身上,有特异的玄丹波动气息,似乎是吞服了某类玄丹,而且最低也是九级的样子,类似于豹王的气息,不过还未有运行散开的样子……于是我当下就起了疑心”

    鹤冲霄脸上愤怒起来,道:“两年前,豹王离奇失踪,我和老熊前后查了好长时间,却始终没有任何消息;天香城那边出现了九级巅峰玄丹的消息,我们便是抱着这个心思去的;没想到不是;但,按照那神秘的高人的赌约来到血魂山庄找麻烦,却从厉绝天的身上现了豹王玄丹能量的波动”

    “豹王”黑袍人声音一紧:“真正是豹王?究竟是怎么回事?把你们知道的都清楚地说出来”

    他的口气已经是颇为森寒:“我说这次出来,怎么没有见到豹王的影子……原来早已经被人杀了吃了……甚至连玄丹也变成了别人身体里面的波动……好哇……好哇,老三老四我闭关的这几年,你们两个管理的天罚很好哇……连豹王都没了……居然跟我说神秘失踪……很好很好”

    鹤冲霄和熊开山脸色一变,扑通跪了下来,额头上汗出如浆他们两个人都听得出来,也都明白,老大只要是用这种断断续续的口气说话,那便是暴怒到了极点看来这一次哥儿俩是惨了……

    “当年王上在时,天罚森林,合共十大兽王,睥睨天下,即便连三大圣地也不敢正眼相看被誉为宇内第一凶地那是何等的风光自从王上羽化之后,九位兽王哥哥纷纷心灰意冷,归隐不出;这才有了我等的崛起……短短不过几百年时间,起来的兽王,共得十二位,我本想,此番纵不能延续昔日辉煌,至少也可维持我天罚威名不堕”

    “可哪里想得到,这短短几十年时间,老二雕王被云别尘一场赌约骗走,竟然成了那老小子的坐骑成为我天罚的耻辱老幺还未化形;老六狮王老七猴王于六十年前一战,被上一届八大至尊生生打回原形,六十年来也没能恢复旧观……”

    他的声音苍凉,在熊开山身后的白玉狮子兽王和金毛猴兽王都是黯然的垂下了头,被打回原型的两位兽王,正是他们两个

    “老五在三十年前出天罚办事,却突然被九名不知来历的神秘神玄强者围攻,最终死于非命甚至连玄丹也不知下落,成为无头疑案;如今,老十一的豹王离奇身死,连玄丹也到了厉绝天肚子里……十二大兽王,只剩下了我们几个,鹤王熊王,还有蛇王,虎王,和鹰王”

    黑袍人身上气息越来越是沉抑,越来越是暴怒,突然怒喝道:“这还是天罚吗?配称为天罚凶地吗?你们七大兽王连同百万兄弟联合进击,居然攻不下区区一个血魂山庄?嗯?”

    他浑身气机轰然散,便如一颗炸弹在天罚森林突然炸响,凌厉的气劲四散而出,他身前的七大兽王丝毫不曾抵抗,也不敢抵抗,硬生生都被这庞然的气劲抛飞了出去,周围三十丈内,所有大小树木整整齐齐的拦腰折断,然后,在半空中化作一片木屑

    地面上平平整整的出现了一大块空地,寸草不生

    天罚第一王者一怒之威,竟然一至于斯

    “老大,您息怒……你现在正是紧要时刻,可万万不能如此暴怒啊……”七大兽王跪在地上,苦苦哀求

    黑袍人隐身在黑袍中,隐隐看见,似乎仰头望天,叹了口气

    “蛇王,虎王,鹰王,你们三个,都已经是巅峰层次了?”黑袍人吐出一口气,似乎平静了下来,静静的问道

    一个金衣大汉,一个黑色铁一样的男子,一个绿衣少女同时躬身,道:“是”这三个,也是在场的除了鹤冲霄和熊开山之外,唯有这三个以人形的姿态存在

    一边的白玉狮子兽王和金毛猴兽王眼中同时露出艳慕和悲愤的神色

    他们两个在六十年前就已经达到了这个化形的层次,但却被打回了原形,六十年来无论如何苦修,竟然再也没有能达到原本的境界

    “也到了突破的时候……可世上,到哪里去寻找那么多的罚天圣果……”黑袍人轻轻叹了口气所有人都是默然不语,林中突然静了下来

    “此次既然开战,便要一往无回索性将事态搞得越大越好我要在一战之后,重树立天罚森林宇内第一凶地的威名就算不能让三大圣地重承认我们,但,最少也不能让厉绝天云别尘之流敢随随便便进天罚溜达”

    “天罚之威,便从这一战起”黑袍人口气沉凝:“但这一战若是败了……你们都应该知道,会是什么样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