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 真正的熊心豹胆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天罚之威宇内无双天罚之威第一凶地”鹤冲霄等人同时振臂高呼后面的白玉狮子兽王和金毛猴王也纷纷仰天呼啸,以它们自己的方式宣泄着心中的呐喊

    “天罚不得进内陆,不得滋扰寻常百姓,这本就是天罚森林的规矩,这点规矩还是不能破的;熊开山,你率领虎王,猴王,狮王,蛇王,地面大军与天南城方面展开正面对抗鹤冲霄,你与鹰王空中军团随时准备策应既然要战,就要打上几场狠的,先把他们打痛了,打怕了,然后再来考虑,究竟是要大规模决战,还是巅峰对决决胜负;但最后的决定,一定是要让他们来求我明白吗?”

    “是”两人同时答应

    “熊老四,你的伤,现在怎么样了?”黑袍人问道

    “已经没事了,多谢老大输功帮我化解”熊开山感激的道“若不是老大,这裂脉遁心剑哪有这么容易消除”

    “还有一件事;老大,我猜测这一次厉绝天的目标,主要就是老熊才对”鹤冲霄突然慎重的道

    “哦?理由是什么?厉绝天并非不智之人,他若真的公然击杀老四,就等于是与我天罚结下了永远无法排解的怨仇他敢吗?”黑袍人哼了一声道

    鹤冲霄黯然道:“或者别人不知,我们却应该知道;世间经常以所谓的‘熊心豹胆’来说形容某人的胆量大;但我们却知道不是如此;而厉绝天明显已经服食了豹王玄丹,以此推论,那么……”

    “那么,他就还需要老熊的心?”黑袍人震怒的哼了一声

    “是的,以人的体质,一旦服用玄丹之后,就是本身拥有极高的玄气修为,也是不能全部吸收的;而厉绝天显然就是遇到了这个难题;但若是由老熊的心脏与豹王的玄丹冲合的话,不仅能够完全吸收豹王玄丹,甚至能够将效果一举翻倍若在此同时,也有服用了老熊玄丹的话,能在翻倍的基础上,再翻一倍也就是四倍功效彼时,环顾整个玄玄大陆,还有人能是绝天至尊的对手吗?就算与我天罚成为死仇,又算得了什么?”

    鹤冲霄脸上露出极度的痛恨:“厉绝天此次出手,根本就没考虑过我,每一次都是直对着老熊去的每一招每一式,都是必杀手段其用心之歹毒,显而易见这才是我和熊老四起此次兽潮的真正原因”

    “厉绝天”黑袍人身子颤动了一下,似乎是从牙缝里迸出了这三个字恨恨地道:“难怪他肯自降身价出至尊召唤令难怪他会不惜动用那种大损元气的裂脉遁心剑针对熊老四,哼,原来是打着一击必杀的主意是想打算借助整个大陆的玄气高手来完成这个野心,好歹毒的心肠敲得好响的如意算盘”

    “你们现在就都回去准备,此次行动,七级以下统统给我回到天罚森林里却,这次,已经用不到它们了每一个都给我潜心修炼”黑袍人黑袍鼓荡,道:“蛇王芊寻,你们的度比较慢,要注意,若是五级以上的飞线、金蜈、七星足够的话,其他的,可暂时不参加”

    他所说的飞线、金蜈、七星,正是天罚森林中三种毒性最凶猛的蛇,也是度最快的蛇,几乎是来无影,去无踪,一般人根本现不了

    那绿衣少女蛇王恭敬地躬了躬身,领命转身去了

    “老三老四,你们刚才说的那个神秘人实力甚强威压感甚至还在我之上,以你们的判断,他的修为比我如何?我想听实话”黑袍人的声音有些嘶哑

    “那人的修为确实很高,以我判断,就以最低限度只怕也未必在老大您之下,大致在伯仲之间”鹤冲霄斟酌了许久,很是慎重的回答道

    熊开山却是没有什么脑袋瓜子,完全看不出鹤冲霄的迂回之意,一咧大嘴,道:“三哥你咋睁着眼睛瞎白话呢,那个人的修为,可是真正的高深莫测,比老大你强的可不是一点半点……不客气地说,他估计能打你这样的三五个……呃……我是说,其实就一两个……也就能稳赢你了……我该死,我该死…我其实不是那意思…我这张该死的嘴……老大您最厉害了,其实我想说的是……您能打他十来个……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

    他还没说完,就全身激灵灵地打颤,突然醒悟过来,可是为时已晚砰地一声,他整个身体突然头朝下被掼进了脚下的土地里面,只听的轻微得喀嚓声不断,却是地下密密麻麻的树根被他撞断了不少……

    “听你们俩话的意思,其实就是说,这个人的修为肯定是比我高的?就是这个意思?直接说明白就完了,废那么些话干什么,浪费时间”黑袍人的声音中有些小郁闷,若无其事地拍拍手,一脚踩在熊开山唯一露在地面上的两个大脚板上地底下传来一声沉闷的痛哼,熊开山直接刷的一声消失了……

    “纵然是算上三大圣地,除了那三大圣地之主还有那几个不知死活的老东西之外,也绝没有比我修为高的,这个人,究竟是什么来路?竟能有如此的修为?”黑袍人来回踱步,有些百思不得其解但他每一步下去,地底下就会传来一声痛不欲生的闷哼……

    “此人的来历确实神秘莫测,实力亦大是高深,不过,我敢担保,他绝不是三大圣地中人”鹤冲霄严肃的说道,身躯挺得笔直,一丝不苟连长长的嘴巴也显得格外正经刚才,熊开山前车之鉴,现在的鹤冲霄,每说一句话都在自己心里过了好几遍

    唯恐这倒霉的事落在自己身上

    “何以见得呢?”黑袍人继续踱步,每一脚踩在地面上,连尘土都不激起半点,但力气却是直透了下去,一次又一次的准确落在地底下那可怜的熊开山身上,绝不会打痛他,不会打伤他只不过让他一次又一次的用脑袋做钻头,向着地底钻下去罢了

    反正熊开山皮粗肉厚,也伤不到终于感觉一脚踩了一个空,直到终于成功地把这家伙踩进了地底的黄泥里了,这才心满意足的住脚

    “老大您也知道,但凡是三大圣地出来的老不死,身上都带着一种令人格外讨厌的腻歪气息;这一点,到了我们这等层次,能够非常明显的感受出来;而那个人的身上的气息,不但不会让我们腻歪、讨厌,反而会让我们感到由衷的亲切那是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就是很想亲近他的那种感觉……”

    “恩,我明白的,那其实是直觉”黑袍人挥手打断了他的话

    “直觉/……”鹤冲霄的眼神怪异起来,这好象是两码事?终于忍不住又偷偷看了自己的老大一眼,心中嘀咕了两声

    “你看什么?你在想什么?难道觉得我分析的不对吗?”黑袍人恶狠狠地问道,带着沉重的压迫无形的气劲,将鹤冲霄似乎密密的捆绑了起来

    “果然是……不愧是老大啊……老大就是英明哈嘎……”鹤冲霄一害怕几乎将心中想说的话脱口而出,急忙改口,干笑了两声

    “鹤冲霄……鹤老三……你也长本事了”黑袍人阴沉沉的道

    “老大饶……命…啊…”鹤冲霄急忙求饶,但身子已经飞了出去,贴着地面,硬生生用自己的身体在地上犁出了一道深深的壕沟……

    与此同时,旁边鼓起一个小土包,接着扑的一声,冲破了地面,熊开山顶着满头满身的黄泥巴钻了出来,还未来得及全身都出来,就看到了眼前这一幕大快人心的事情,赶紧吐出了一口黄泥巴,幸灾乐祸的笑起来:“鹤老三啊鹤老三,原来你也有今天……哈哈……”

    鹤冲霄灰头土脸的从七八丈外爬起身来,哼道:“我有今天怎么了,总比某人被硬生生砸到地底下几十丈要强顶着一头一脸的黄泥巴,就跟掉粪坑里似地,居然还洋洋得意,你刚才吐的是啥,黄忽忽的……”

    熊开山顿时再也说不出话来,虽然明知道老三这是在恶心自己,却仍是一阵阵的恶心

    “若是有时间,我倒想见见这个神秘的高人,印证以下到底孰高孰低……”黑袍人冷冰冰的哼了一声,将正在争吵的两人的精神都拉了回来

    “可惜,我们之间的那个约定已经了一个月还要多了唉……可是那个原本就不难的任务,我们却没有在时限之内完成……该死的厉绝天,都是这个老小子坏事”熊开山气闷闷的跺了跺脚,身上的黄泥巴唧唧的掉了下来

    “不过,他曾经说过要我们完成任务之后,去天香城的君家去找君无意……”鹤冲霄突然想了起来:“他既然这么说了,那么君无意就定然与他脱不了关系我们只要循着这条线,应该有机会找到他而据我所知,此次为了对付我们掀起的玄兽潮,天香帝国派出的领军主帅,就是君无意本人眼下,此人就在天南城内”

    “既然如此……我们便要谨慎的策划一下,看能不能利用君无意,将那位神秘的高人的消息打探出来,”黑袍人飘飘忽忽的声音,似乎有些……变了一个腔调……

    但熊开山和鹤冲霄却没觉出哪里不对劲,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老大,不过对君无意这件事上,我们须得慎重;若是万一弄巧成拙,反而惹怒了那人,就得不偿失了……”鹤冲霄小心翼翼的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