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天罚的震惊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那是自然”黑袍人道:“他既然能够帮助你们进阶那么,对我也……此人对我们来说,极为重要,岂能轻易造次,嗯?难道这么点小事我还用你提醒吗?”

    “嗯,您说的是,老大睿智”鹤冲霄和熊开山拼命点头两人均是觉得不好意思:先前在人家面前可是夸下了海口的,现在可倒好,时间都期了一个多月,居然还没有办完这让两人都是觉得很惭愧

    若是一旦见了面,应该怎么说?

    阻止血魂山庄北上,这件事情可说是完成得很透彻,不仅搞得血魂山庄没有北上,连风雪银城也给搞的南下了……

    但另一件事:打断厉腾云的两条腿这件事情,却还没做到,甚至连厉腾云的面都没照到这才是真正让人纠结之的地方何况现在鹤冲霄与熊开山两人心中都是窝着一把火,若是真的有机会让他们对上厉腾云,那就绝不是断两条腿就会完事的

    那时,厉腾云不仅要死,而且会死得很彻底,死得惨不堪言

    之前是顾忌厉绝天不敢让他绝后,闹得整件事情再也无法收拾,但是眼下,厉绝天居然处心积虑要致熊老四于死地,那双方就肯定没有转圜的余地,所以,这两位完全被惹火了的玄兽之王凶性大之下,怎么会轻饶了厉腾云?

    现在可是巴不得厉绝天绝了后也好借此好好地打击打击那个老不死的……

    三人对望一眼,看看无事,就要分开,各自行动

    就在这时,突然远处传来一阵阵骚乱的声音,熊开山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道:“是豹群那边出事了……这帮家伙,真不让人省心”

    “豹群?”另两人皱起眉头,看向远方

    两个矫健的身影一路疾驰,向着这边跑了过来,浑身雪白,两眼金光闪闪,正是两头八阶巅峰玄兽金眼雪豹度极快,瞬间就来到了近前

    “到底怎么回事?”熊开山大觉丢脸,豹王失踪之后,便由他兼领豹族的责任,此时却见这两头成年雪豹居然毫无组织无纪律的闯了进来,不由大怒

    两头金眼雪豹呜呜了两声,伏在地上,一动不动接着一只回过头,从自己背上叼下来了一个雪白雪白的小东西,放在地上,似乎还在控制不住的浑身抖

    两头金眼雪豹口中“呜呜……”两声,伏在地上,大头点了两下,然后身子快的往后退,霎时间就隐没在丛林里

    “是一只小铁翼豹……看样子似乎也就是才刚满月,好可爱的小家伙……嗯?”黑袍人刚说出这句话,突然浑身一震整个身体似乎也在一瞬间僵硬了起来

    鹤冲霄和熊开山两个,同时浑身僵硬,眼睛几乎瞪出了眼眶,死死的看着地上缩成一团的小家伙,似乎现了什么罕世宝物

    这个小家伙,可不就是小白白

    小东西那天听到玄兽王者的召唤,不顾一切的冲了出来;这却是隐藏在他骨子里的天性,万万不能违背的

    本想随同大队朝拜一下玄兽之王就要回去了,结果,刚进豹群,就被现了不妥之处,居然直接被送到了这里来……一下子见到三个玄兽之王就在自己身前咫尺之处骨子里低阶玄兽对高级王者的敬畏的天性顿时冒了出来,乖巧万状地缩在地上,簌簌抖

    “老大老大一直只未成年的……他**的还没断奶的八阶铁翼豹八阶八阶哇我操他**的,这怎么可能?我他奶奶的,这简直是做梦……三哥,你赶紧打我一巴掌,我肯定是在做梦呢,太难以置信了……我日他大爷的……这是咋回事?”熊开山大呼小叫,显得惊讶得忘了形

    鹤冲霄一脸黑线

    场中尽是一片寂静

    近乎是死寂

    三大兽王,六只眼睛瞪得溜圆,眼睛比较小的鹤老三此刻的眼睛犹如灯,烁烁放光,眼睛本来就大的熊老四仍旧是满眼的无法置信,硕大的眼球简直都要射出眼眶了,至于兽王老大黑袍人的眼睛本来在黑布后面罩着,但眼下锐利的眼神透过黑布,格外的精光熠熠竟对熊开山粗鲁不文的话语完全不屑一顾,若是放在以前估计早已动怒加动手,但此刻居然一句话也没说

    实在是太震撼了,太难以置信的震撼了

    兽王老大轻轻地弯下腰来,异常轻巧、小心翼翼地抱起来小白白,抱在怀里,宛若怀抱着一个价值连城的易碎珍宝

    小白白惶恐的转了转眼珠,小声而又惶惑的呜呜两声,感觉到了他的善意,却是仍旧不敢稍动

    黑袍人手掌贴着小白白柔软的身体,半晌之后,终于长长地吐了一口气,道:“果然是八阶竟然是八阶真正是八阶神迹真实的神迹”

    本来以三大兽王的层次对于未化形的玄兽只要一打眼就能马上辨认、确定其等级、位阶、实力,但对于眼前这个特殊到神奇层次的小家伙,兽王老大将破天荒的亲身亲手确定

    或者是所受得震撼太强烈了,兽王老大之后的那几句话说的颇为古怪,先说果然没错;然后却表现出了最初的惊异,到最后,简直有点语无伦次了

    但另外两位兽王鹤冲霄和熊开山却一点儿也没觉得他的话很矛盾,反而都是凝重的凑上前来;也仔仔细细辨认、确定之后,两人尽都张大了嘴巴,没有说话

    虽然在一看到的时候就有这个感觉,平日早就熟极而流的确认玄兽层次的本能早已告诉他们这个事实,却因为这本不应该出现的惊人事实而震惊,而此刻经过再三证实之余,却仍是被狠狠的震撼了一下

    原因无他,只因为这个事实,实在太不可思议,太震撼

    “铁翼豹,寿元通常为两百年,七阶玄兽,正常情况下十年一进阶,七十年则达到七阶初段,若是在这七十年之内,能够到七阶巅峰便有望突破天赋极限,蜕变提升到八阶的层次,但铁翼豹限于本身资质,终生的成就至多也只能止步于此”黑袍人这番话,说得又快又急,而且,声音有些清脆,与他一贯的阴沉格外的不相称

    这一信息,实在没有太多的价值,莫说是三大兽王,就算是寻常世家之人获致这一信息,也是平常得很,但此刻,这一早已为人公认、共知的信息,却已然被彻底颠覆

    “可是,就在我们面前,却出现了一只八阶的铁翼豹幼崽居然是幼崽”黑袍人急促的喘了两口气,黑袍一阵鼓荡,似乎在接力的压抑着心中的激动:“老三老四,这……莫非我们真是在做梦吗?”

    “怎么可能会出现这样的事?”黑袍人浑身一阵颤抖“以眼下这个实际情况推论,这只铁翼豹极可能是在刚出满月,还未断奶的情况下就出现了进阶,而且还是在连天赋的本领也没有掌握到半点的情况下完成了巅峰进阶?怎么可能?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议若是放在以前,任何人告诉我有可能生这样的事情,只怕就是杀了我的头我也不会相信的,但现在,居然就在我眼前出现了,谁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个情形……”

    兽王老大再度摇了摇头,又使劲的摇了摇,异常狂躁的转了两圈,然后目光又停留在小白白身上,再也挪移不开

    这个事实实在太让人难以理解了太诡异了,诡异到连天罚兽王也无从理解

    除了兽王老大,鹤冲霄和熊开山两人也尽是震惊得头脑一片空白,张着大嘴巴,连口水都流了出来也不自觉,半晌,熊开山雄壮的身子晃了两晃,突然一跤跌倒在地,闷嚎一声,突然揪着自己的头一头撞在地上,声音闷闷的出来:“天哪……这个世界疯狂了……”

    “难道……”鹤冲霄突然咂了咂嘴唇,想到了一个可能:“老大,您说会不会是……豹王**了一只七阶的铁翼豹……”说到这里,突然住嘴,自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

    果然另两人包括熊开山都以一种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他

    “白痴,这怎么可能你以为我只是惊讶于它眼下的位阶吗?你俩当我象你们一样满脑子糨糊吗?这小家伙真正让惊讶的地方还不在于它此刻的实力”

    兽王老大顿了一顿,又道:“我刚才就已经仔细地检查过了,这个小家伙的先天本质其实还是铁翼豹的基本素质,并没有其他高阶玄兽的特质所以我可以确认,这小家伙的进阶,绝对是某种后天因素造成的,也就是说,有人以极其神奇的造化手段生生给帮它进阶”

    “这还不足为奇,真正令人惊讶的还在于,这个小家伙的本质极限也已经被改造了,三十年之内,它一定可以晋升到九阶的层次,而且……就算九阶,还不是它的极限所在”

    黑袍人严肃的说完,突然想起鹤冲霄刚说完的话,飞起一脚把鹤冲霄踢了出去,骂道:“让你这堂堂鹤王去**一只七阶的大鹤,你肯干吗?你这尖脑袋天天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你就不能想点正经的,有用的东西吗?”

    声音中,竟然略有窘困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