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天罚的决定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熊开山伏在地上震惊,这时也禁不住抬起头来幸灾乐祸的笑笑,突然叫道:“老大,你看哪,这小东西脖子上有一块玉牌,看来……它居然是有人豢养的……那不是说……嘶……”抽了一口冷气,显然是被自己的想法给震动了……

    豢养?……

    黑袍人并不怠慢,翻过小家伙一看,果然见到小白白脖子上挂着一块小小的玉牌,玉牌质地已经晶莹洁白,与身上的毛色一个颜色,若不注意,还真看不出来,错非熊老四趴在地上,反光点与另两大兽王有区别,也未必能现

    “天香……独孤……”黑袍人低声念出上面的四个字,突然抬起头来,似是在默默思索半晌,道:“又是天香城……看来,这天香城我们还真是非去不可了这小家伙的神奇进阶,已经很能说明问题,能够为这小家伙这个孱弱的身体进阶,非但没有任何后遗症,还能令其大大增长成长空间,这等神奇手法,实在是夺天地之造化的手段”

    熊开山突然似是想起了什么,一骨碌爬起身来,径自走到小白白面前,大口一张,呜呜两声,一呲牙

    小白白眼睛一亮,抬起小爪子,比划两下,口中弱弱的呜呜两声

    黑袍人气极地在熊开山屁股上跺了一脚:“我咋没忘了你能跟它说话呢,你个笨蛋,能说话咋不早点过来呢……”

    熊开山揉着屁股,心中腹诽:您自己忘了能怪俺吗?口中却是不敢怠慢,呜呜连续,然后又出几个奇怪的音节,然后唔唔连声

    小白白有些兴奋的眨着大眼睛,两只小前爪上下翻飞,口中呜呜唧唧唔唔,一只熊,一只豹,居然说得不亦乐乎

    到得后来熊开山问得越来越急,小白白无辜万分的歪着头看着他呜呜两声,想解释什么,却又完全解释不到,眼中满是困惑,终于丧气的垂下头,两个直愣愣的耳朵也耷拉了下来,再也不出声了……

    熊开山无可奈何的摊了摊手,表示问完了

    黑袍人和鹤冲霄同时开口:“如何?”

    “唔唔呜呜……”熊开山显然一时忘记了转换状态,满嘴的外语顿时胸膛上着了一拳,屁股上挨了一脚,嗷嗷叫着前后同时开揉

    “赶紧快说,你个夯货”两人尽都是一脸的凶神恶煞小白白吓得一缩头,缩进了黑袍人的怀抱,小家伙年纪虽稚,眼色却高,知道这黑衣人乃三人之,在他怀里最是安全,突然有些疑惑的呜呜两声,张大了湿漉漉的眼珠,转了两圈,忍不住又用头去拱了拱然后伸着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

    黑袍人触电一般手一抖,小白白顿时狼狈万分跌落下地……

    “这小东西”黑袍人恨恨的怒骂一声,长袖一卷,又把它抱在怀里,拍拍小脑袋:“老实点”声音严厉

    小白白惶恐的看了看他,老老实实的趴着不动了

    “它说,是一个很强大很强大很强大很好很好很好的大好人帮它弄的……”熊开山喘了口粗气,熊眼瞪得溜圆,满脸的无奈加郁闷

    “问他长啥样子,它说很好很好的,多大年纪,很好很好的,反正都是很好很好的……”熊开山郁闷的几乎仰天长啸

    “一点实际特征都没有,你到底是怎么交流的,你个夯货”黑袍人显然有点急眼了

    “除了很好之外,就还一个评价,好好闻的味道,比主人还好闻”熊开山道,他其实也郁闷的不行,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知足你,它才刚出满月,能给你交流交流就已经不错了,你还指望它这么点小东西能说出啥来?起码我们已经知道了,帮玄兽进阶的事乃是真实存在的”

    鹤冲霄鄙视的看他一眼;转向黑袍人道:“老大,我感觉这件事跟那位神秘的黑袍人有关系,几可肯定就是他做的,除了那个人之外,世上再也没有一人能有这样的手段还有就是,这小家伙乃是有主人的且它的主人与为它进阶之人,必然关系极近,此等逆天手段,错非挚友,岂会轻施”

    “不错,鹤老三分析的有道理,老熊,你怎就不跟老三多学学如此说来,那位神秘的高人,很有可能也来到了天南?至少这小家伙的主人来了”

    黑袍人眼睛一亮踱了两步,突然断然下令:“仍按原定计划行事,不过,君家的人和独孤家的人,绝对不要妄动若是……”

    他叹了口气

    “老大,若是巅峰决战,对你来说,是不是……”鹤冲霄和熊开山担心的看着他:“你现在可处在了那……边缘地阶,若是因此有影响,岂不是……”

    “无妨”黑袍人一挥袖子,道:“此战重在立威,只要能成功击溃他们,便起码能得到数十年的安稳,若是一味怯懦不敢应战那才是真正的天罚祸患一旦事情结束,我便立即闭关,准备冲击第十二关口到那时,天罚,就靠你们了”

    “是”两人同时答应

    此时的天南城中,已经是颇有些混乱的意思,处处尽是人心惶惶

    在见识到了天罚玄兽那强大到了极点的恐怖阵容之后,原本自觉尽集天下玄者实力于此、自信心异常膨胀的众人却再也没有了之前的必胜把握

    本来各大世家各大势力这一次前来的天玄高手加在一起,足足有数百之数;神玄也有四五十位这份实力不可谓不强,在天罚玄兽未展现己方实力之前,绝大多数的参战人员尽都对这一战充满了信心甚至存在下好好利用此战,多搜罗玄丹、玄兽的美好想法

    这可都是财富啊

    但在今日略略见证了天罚玄兽的恐怖阵容之后,所有美妙想法尽数幻灭了,若是按照八阶玄兽可抵天玄,九阶玄兽可抵神玄这样的折算算法;天罚森林方面的庞大阵容却是远远过己方的别的不说,就光是之前所见到九阶玄兽,只怕就不下于一百之数至于八阶的,恐怕有数万之多,这一战,如何能打?怎么打?

    还想收集玄丹幼兽?做梦去

    再说了,相传兽王随便一个就能够匹敌一位至尊即便连狂风剑神风卷云也算上,充其量也就只有五位至尊在这里而离谱、令众人绝望的是,那位天罚第一兽王的实力,根本没有无人能敌起码今日里,绝天至尊就落到了绝对的下风

    各家族各势力各国家脑们商议了整整一天,竟然没有拿出半点的有效对策;这个提出一个办法,那个就直接起来反驳,那个贡献一个策略,这个紧接着就进行否决,如此反复,反倒是差点儿没引起内讧来有不少人见到玄兽的强大阵容之后,心中已萌退意

    君大少爷这边也不消停,说实在的,大少也累了一天,别的不说,就之前为了收服百里落云、一番急奔驰、一番言词触动,就极耗心力,本想回来之后好好休息一下,可一回来就遭遇了小白白失踪事件,只得一个劲的连哄带骗劝说独孤小艺,收效却是甚微

    到后来,大少实在没招了,干脆装死,一筹莫展小丫头非得去找小白白,哭哭啼啼个不停,君大少终于不耐烦起来,大吼一声再哭我就将你捆成粽子送回天香去

    立马立竿见影,独孤小姐马上不哭了,可是却又气鼓鼓的犯了小脾气,找君莫邪的茬足足找了一天……

    管清寒小心劝慰,一边白了君莫邪一眼气恼这小子原本哄女孩子很有一手的,怎么现在却不会了?态度居然如此恶劣,简直是有点说不过去

    在两大美人的轮番白眼攻势之下,君莫邪如坐针毡,灰溜溜的出门悲叹一声,我的命咋这么的苦呢,咋谁有事都找我呢,我是救火队吗?

    这边才一出门,却又遇见东方问剑和东方问刀,两位东方大爷也是不肯放过君大少爷的,细细的盘问君莫邪这几年的诸般行经,盘问的那叫一个仔细,令本就疲倦的大少百上加斤

    天哪,能不能让我多少休息一会

    直到傍晚,君无意和东方问情才脸色沉重的一同归来君无意简单的布置了一下军务,便即刻来到了君莫邪的帐篷

    “情况不妙吗?”君莫邪问道一边的管清寒悄悄地抬起了眼皮,竖起耳朵听着

    “岂止是不妙,根本就是非常的不妙”君无意皱紧了眉头,长叹道:“将无战心,兵无战力;各自为政,纷纷不服还有几家明显有了退意……这等情况,人尽无斗志,如何能够打得了仗相信一旦开战,咱们这边只怕动辄便有倾覆之危”

    “啥?整整一天下来什么都没商议出来?情况不至于这么悲观?”君莫邪震惊了,效率低也不能低到这地步?

    “悲观,这已经是很乐观的说法了,你觉得这伙人能商议出什么来?”东方问情哼了一声,一肚子的火气,道:“若不是有几位至尊坐镇,今天肯定可以商议出人命来要是今天玄兽夜间来袭,所有人仅存的一点斗心就得全部崩溃”

    “看来厉绝天是真的没有多少领导才能啊”君莫邪叹了口气

    “你这是废话,这些至尊,地位虽然崇高,但骨子里仍是江湖大豪,又有哪一个能有统兵打仗、领袖群纶的领导才能?他们每个人尽都是潜心修炼之人,若非如此,岂能有如今的成就若论领导才能,八大至尊之中,相信也只有第一至尊云别尘和生死至尊石长笑多少有点,其他的人,就是一个个的棒老二,尤其是那鹰搏空,加的野蛮人一个”

    东方问情气愤的道:“说起他来我就生气,他居然建议大家集中神玄以上的强势力量杀入天罚森林,神不知鬼不觉的进行斩行动,快干掉几个玄兽之王立即撤退……我擦他大爷的真是个猪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