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章 天罚万载,成败一人!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鼠辈敢来天罚森林盗窃宝物,你是在找死你等着整个天罚玄兽死亡追杀”眼见无人回话,这位主管万毒的一代蛇王终于狂

    前后两代圣王的嘱托,天罚森林数百年的希望,千百万玄兽合共三百五十年来的努力,众位兄弟眼巴巴盼了数百年的东西,难道就在自己手中丧失?

    不行宁死,也决不允许

    蛇王芊寻怒欲狂,一双俏丽的眼睛,在夜色下突然变成了惨碧色周身绿衫无风自动,冉冉升起于半空,突然仰向天,惊天动地的厉啸一声,于玉臂挥舞之间,将本身巅峰实力毫无保留的撒了出来

    一代蛇王的巅峰实力

    目标,以自己为中心,周围百丈方圆,尽是无差别攻击所有在这范围之内的所有生物,只要存在,便决计不能避免

    轰~~~

    这一记无差别攻击便如一颗原子弹一般突然在这地界爆炸,漆黑的夜晚中突然升起一朵浓郁的蘑菇云,冉冉升腾而起

    如此强横的力量,震得漆黑的夜色似乎也扭曲了几下,就像沉眠的恶魔,突然睁了睁眼睛似乎在这个空间中,突然出现了能够吞噬一切的空间黑洞一般的神奇

    与此同时,随着她因震怒到了狂程度而吼出的厉啸,音波绵延而出,远近高低,所有玄兽,尽皆一震而起

    整个天罚森林都顿时因之动了起来周围飞鸟走兽凡是能够活动的,都在第一时间迅赶了过来,整个天罚森林,就像沉睡中的巨人突然惊醒

    瞬间爆出无与伦比的活力和庞大战斗力

    又有两声长啸几乎同时响起,似是对蛇王进行声援,啸声未落,鹤冲霄和熊开山两大兽王业已经出现在蛇王芊寻面前三大兽王,鼎足而立,人人脸色凝重

    在天罚森林深处,一个少有兽踪的静幽角落里,一团浓郁得恍如实质的白雾笼罩着一个人形物体,白雾氤氤氲氲,几乎凝成实质若是有懂行的见到,定然会大吃一惊

    这竟是——

    天灵地动,化我所用;风虎云龙,尽在心中

    这等高深境界,放眼整个玄玄大陆亦已是已知的至高无上的巅峰之所在这等层次的修为,在整个大陆,就连包括所有的隐世家族和三大圣地在内,绝不会过十个人能拥有

    白雾越旋越急,渐渐的形成一团旋风一般,不时出“咻咻”的急剧声音显然,此人练功已经到了最紧要的关头

    偏偏便在这时,蛇王芊寻的那一声充满了惶急、愤怒的厉声大喝划空远远传来,虽然到了这里的时候,音量已经微弱之极,但啸声所包含的内容却是石破天惊的

    起码对浓雾中的这个人来说,这个消息,直接如同晴天霹雳

    白雾瞬时一颤,旋转的度亦因之有所减缓,甚至,雾气已经渐趋散乱接着,便是蛇王全身功力的一击,以及那一声满是凄厉、愤恨的长啸任何人都听得出来,这一声长啸之中,蕴含着无尽的绝望与悲哀

    “哇”白雾之中,一口腥红的鲜血喷了出来面前土地,一片血雾笼罩,瞬间一片猩红本来几近凝成实质的白雾瞬间紊乱,完全不成样子

    若浓若淡的白雾之中,传出急剧的喘息的声音,良久良久,一个疲惫无力的声音无限悲凉地说了一声:“……天意如此……天意弄人……罢了……”

    这个声音又连咳了数声,愈显得虚弱,喃喃地道:“当年圣王曾留下四句话:‘罚天无寻,兽王归真;天罚万载,成败一人’数百年来,从我未化形之时就在考虑这几句话的真意,却始终不能得解;今日,我终于明白了这句话的意思,原来却是预示了我天罚森林的结局呵呵,当真是意想不到”

    “罚天无寻,今日芊寻看守罚天圣果,果然出了事;想必是圣果为人所盗,若不然芊寻绝不会如此惊慌失措;至于第二句,兽王归真,想必就是预示是我等归天之日万载天罚,成败一人显然就是说的这个盗走圣果的人”

    “圣果盗走之日,竟然就是玄者齐聚攻打天罚的当口我本来就处在元力激荡即将突破的微妙时刻,而在这紧要关口,我需要尽最大的力量平息体内的即将突破的元力,好迎战厉绝天此时,万万不能受到惊扰,但,芊寻的这一声厉啸却昭示了罚天圣果的被盗如此重宝被盗,我岂能安心?今日惊扰,心血激泄,终生再无突破之望罢了罢了,圣王遗训,原来如此……原来如此……不过,厉绝天,我也绝不会让他好过”

    那人如是低低的说着,声音渐渐低了下去,终至微不可闻,但一股强烈的怨愤,却是升腾而起

    厉绝天都怪你我必杀你

    …………

    “九妹,到底是生了什么事?”鹤冲霄急匆匆的问道:“你怎地如此急躁?”

    蛇王芊寻满脸青白,嘴唇颤抖,眼泪在眼眶中打转,浑身也如同是风中弱柳,不住的颤抖了起来终于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三哥,四哥,罚天圣果成熟了……可是,成熟的罚天圣果……被……被盗走了哇……”

    这等沉重的打击,纵然她是领袖万毒的至尊蛇王,也是承受不起的见到鹤冲霄和熊开山赶来便如是见到了依靠,心中委屈失落绝望之下,竟痛哭失声起来

    罚天圣果,乃是关系到天罚森林以后数百年甚至长远的未来关系何等重大,决计不容有失,而担纲此事的蛇王正是全权负责之人偏偏在强敌环伺的紧要关头,竟从自己手中丢失了罚天圣果

    鹤冲霄和熊开山两人顿时呆若木鸡良久才回过神来,一把揪住蛇王:“什么?罚天圣果被盗?这这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是真的……”此刻的芊寻,早已没有了半点的蛇王风采,想到这可怕的后果,她整颗心都在凉断断续续地将整个事情说了一遍

    “周围的防卫大阵都好好的?没有半点消息传过来?”鹤冲霄沉声问道

    “所有的防护,尽都完整无损,全都好好的……正常到无法再正常…可是…三哥……罚天圣果……却这么毫无征兆的消失了……”芊寻急的又要哭了出来

    “莫急圣果是成熟之后后被盗,我们这数百年的心血就没有白费,我们还是有夺回来的机会的既然那人偷走了圣果,却又完全没有惊动过守卫,这便说明了两点,其一,那人的实力远远高过我们,所以才能如此来去无踪,若是那样,我们也就认了毕竟谁的拳头大谁就有理,技不如人,又有什么话好说?其二,就是那人偷走圣果之后,却没有把握无声无息地溜走,还在附近,并没有走远我们且再细细地搜查一番再说事情已经生了,着急上火没有意义,惟有解决事情才是硬道理”

    所有人都没想到,在这等紧要时刻,真正沉得住气的,居然是这位熊大王甚至还能采取如此具有针对性的策略,却是了得

    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愚者千虑,或有一得当真是至理名言呀君莫邪隐身暗处,禁不住的夸奖了两句想不到这头大笨熊居然还会有偶尔聪明的时候真真的难得之极

    而熊王说的确实有理有据,蛇王芊寻和鹤王鹤冲霄都是眼前一亮,大感有理

    鹤冲霄点点头,也不多说,率先仰起头来,引吭长啸,啸声穿云破空,然后又带出几个奇怪的音节天罚森林之中所有接到消息的飞行玄兽齐齐振翅飞起,以极为缓慢的度,排得密密麻麻,向着这边犹如是扫荡天空似的四面八方围拢过来

    熊开山的长啸亦同时响起,所有地面玄兽包括树上的,也都以一种异常凝重的态度姿势缓慢围拢

    蛇王最后令,潮水般的毒蛇毒虫密密麻麻的贴着地皮进

    如此天上地上树上的立体包围,只要那人还在此地,万无幸免之理就算是硬挤,也挤死了他

    不一会的功夫,这一片区域从天到地已经是密密麻麻的立体铁桶包围几乎可以说,就是这个空间里的水,想流出去也得先征求包围圈的肯否则,绝无可能

    因为所有的缝隙,包括树上树下地表地下天空甚至连树身之中,都已经被玄兽们用自己的身体里三层外三层的堵住地面上密密麻麻的毒蛇毒虫,下一场大雨恐怕都湿不了地面……

    这得聚集多少玄兽才能达到这等程度啊?君莫邪看得头皮都有些麻了感觉自己简直是落进了无边无际的玄兽之海中,举目四顾,一望无际

    要是被人家现了,也不用动手,一兽吐一口口水,就绝对可以把自己淹死

    这样的搜查,恐怕就算在天罚森林找一根绣花针,也能找的出来,何况是一个大活人?

    这时,虎王,狮王,猴王,鹰王和老幺狼王也都纷纷闻讯赶到了这里人人都是一脸凝重,显然是听说了这件事情,随着他们的到来,多的玄兽也聚集到了这个地界

    而远方,还有不少的玄兽正在赶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