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天上人间一缕魂!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无意微微一笑却异常坚定地摇了摇头,缓缓从怀中取出一面令牌,紫铜面上,亮晶晶的宝石熠熠生辉,凑成了一个完整的“君”字背面,乃是一个一笔一划,一丝不苟的“令”字

    君家,家主令

    “莫邪,在三个月前,你爷爷将这令牌亲手交到我手里,从那时开始,我君无意便是君家的当代家主了我手持这一面令牌,所做出的所有决定,都是君家的决定凡我君家子弟,任何人不得违抗你明白我说的话吗?”

    君无意沉重的一字字道,说完了这段话,突然举起令牌,寒着脸喝道:“君家第三代长媳管清寒,上前跪下听令”

    管清寒惶恐万分的看了三爷一眼,见他神情冷肃,毫无通融的余地只得暗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款款跪在君无意面前

    “君家长媳管清寒,性情淑均,举止有度,年方二十;当日乃尊父母之命,从媒妁之言,暂且定亲;惜君家三代长子无忧,未及完婚,便意外战死沙场管清寒青春妙龄,冰清玉洁之身,苦守五年,早已全了两家情分但我君家,却不能以此耽误其终身,娶则未娶,嫁尚未嫁,无未亡人之说今日我君无意以君家当代家主之名,签此合离文,为管清寒正名,还其自由之身,自此之后,男婚女嫁,各不相干见证人,独孤世家,独孤小艺君家嫡系传人君莫邪,均可作证,皇天后土天地共鉴之”

    管清寒早知道会是这个决定,但当这番话从君无意口中并无半点迟疑地说出的时候,清晰地听在她的耳中,一字字,仿佛落在了心头,忍不住泪如雨下

    独孤小艺站在一边,娇俏的小嘴张得大大的,万万想不到自己居然见证了如此一件大事

    君无意肃容说完,面容冷硬,面向君莫邪,喝道:“君家第三代嫡系传人,君莫邪,上前跪下听令”

    君莫邪吓了一跳:“三叔……您还有什么事?”

    “君家第三代嫡系传人,君莫邪,上前跪下听令”君无意厉声重复道

    君莫邪心中嘀咕两声,但此情此景,也只好无奈地跪了下来,无精打采

    “君家第三代传人君莫邪,年少坚韧,心胸开阔,足堪大任;今日我君无意将家主之位,传给君莫邪皇天后土,天地共鉴之”

    虽然已经隐约猜到这一结果君莫邪在切实听到这项命令的时候,仍然忍不住的吓了一大跳,站起身来双手连摇:“三叔,这可使不得您老春秋正盛,还在壮年不不,还是青壮年,何必着急传位给我呢?我我……可是实在不愿意当什么家主……”

    “放肆”君无意嗔目喝道:“家主令之下,君家子孙不遵号令,则视为悖逆君莫邪,还不接令,待何时?”

    君莫邪无可奈何的翻翻眼皮,只好勉为其难地接了过来,道:“三叔,我知道你在担心明日之战,甚至已经心存死志,但我跟您说,我可没有接令,充其量只暂时保管,若是三叔无恙归来,这家主令,可是要奉还的”

    君无意忍不住淡淡的笑了笑,道:“那也由得你”

    正如君莫邪所言,在君无意心中,早存死志,自觉明日之战,实在是完全没有半点生还的可能,这才在今天晚上就做出这个仓促的决定了却两件心中大事

    面对君莫邪信誓旦旦的保证的话,君三爷也就只当做是君莫邪在安慰自己,岂能相信?明日之战,君无意完全可以料想到,那些所谓的高手,定然会一窝蜂的出战,然后放任自己这个主帅面前空门大露,彼时无数玄兽疯狂的涌上来,将自己撕得粉碎的场面

    甚至于,血魂山庄和风雪银城的高手还在混战之中对自己频下黑手,那也是可想而知的内忧外患之下,莫说自己只得区区天玄修为,就算是神玄强者,单身一人也未必有生还的可能

    “莫邪,明日之战,我若最终能平安归来,自是最好但我若是不幸战死;那么,君家,就全靠你了”君无意口气平静,道:“你爷爷年纪大了,你要好好侍奉;另外,关于清寒之事,你要记住清寒就算解除了婚约,但也曾经是我君家的媳妇,无论任何时候,都不允许她受到欺侮任何人都不行除死无大事”

    “是,我记住了”

    君无意长长舒了口气,眼神悠远的的看向远方,带着执着的感情,梦呓似地道:“另外,我还要托付你一件大事,若是有一天……你若是能够去得了风雪银城,见到了……她替我说两句话……”说到这里,君无意的声音突然顿住

    君莫邪静静地听着,并没有问他知道,君无意口中的那个‘她’,定然就是一直苦守在万丈雪峰之巅的那个可怜的女子,也是所有祸乱的起源,寒烟瑶

    对与寒烟瑶,君莫邪的心思很复杂,原因无他,若不是寒烟瑶,那么一切的惨剧都不会生你一位银城公主,跑到世俗界玩就玩,可何必要招惹君无意呢?难道就不知道,自己乃是从小就定了亲事的?

    萧寒的做法自然是该死之极,但反过来想一想,世上,有哪一个男人会这么甘心情愿的带上这顶绿油油的帽子?苦守了十几年的未婚妻,突然跟陌生的男人跑了……这样的事情,根本就是男人承受力的极限,换做谁也会立即疯

    但君莫邪知道,爱情这种东西,是不讲道理的爱情来了,就算是第一智者也变做了傻瓜蛋两人都守礼自持,但耳鬓厮磨之下产生了感情,这种事,谁能说得清是为什么?

    爱情,没有什么为什么可以讲再看到君无意与寒烟瑶两人都是已经痛苦了十年,但真情始终未曾变过,虽然天各一方,却仍是痴心苦恋;纵然是铁石心肠,又岂能不为其所动?

    君莫邪也知道,现在的君无意心中定然是波浪滔天,前尘旧事,历历而过,正是感情最波动的时候

    让自己给寒烟瑶带话,或许,便是三叔一生感情的浓缩

    良久君无意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似乎是一叹,却叹尽了三生三世的缠绵痴恋,他的嘴角露出一丝凄凉的微笑,却又是无尽的柔情,和甜蜜,缓缓道:“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君;此去黄泉……犹有梦,天上人间……一……缕……魂”

    独孤小艺突然呜呜咽咽的哭了起来

    管清寒俏丽的面孔上,也尽是泪痕斑斑

    她们都从不同的渠道知道君无意的往事,见君无意如同交代后事一般说出这几句诗,均是不由得黯然泪下,从这诗之中,足可听出君无意与寒烟瑶相爱之深两女只感觉瞬间被触动了心中最柔软的地方,为这绝望的感情,都是感到了黯然**

    难忘恩怨难忘你,只为情痴只为君;此去黄泉犹有梦,天上人间一缕魂

    纵然生了这么多的恩怨纠纷,但我依然痴情,为了你,今日我即将赴黄泉,但我依然在想着你,就算我死了,天上地下,也忘不了你,永远不会忘记你这一缕思念的神魂,将永远存在

    这是生死不渝的爱情什么誓言,什么承诺,在这样的爱情前面,都黯然失色

    骤听君三爷心底私语的君莫邪也觉得心中一震

    原来三叔心中的情爱恨愁,竟然是如此的浓烈缠绵这一区区只得二十八个字的小诗之中,君莫邪固然听出了属于三叔的那份至死不渝的忠贞爱情,却也同时听出来了君无意的另一层含义

    难忘恩怨难忘你恩怨,竟是排在“你”前面的,恩怨,显然,在君无意的心中,对自己两个哥哥和两个侄儿的死,始终是耿耿于怀的

    即使是“她”也没得消弭不能消弭

    至大的心病

    “我记住了三叔放心”君莫邪本来想要拼着泄漏一些秘密也要让君无意先放心,最多自己再编一个弥天大谎,就说自己那位神秘的师傅跟天罚的兽王有交情之类的……

    但听出这两层意思之后,却改变了主意君无意心中存有的死志,这一点早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了;就算是以后真正报了仇,他心中依然会感到愧对自己的哥哥和侄儿,心中依然会愧疚,甚至,就算报了仇,接回了寒烟瑶,君无意这一生,也注定不会再有任何幸福,注定会折磨自己一辈子

    来自别人的折磨还易消解,可是来自自己心底的折磨,根本就是没的化解而且,越来越是钻牛角尖

    无论是君无意自己残废一生、与爱人天各一方,尽一世光阴也未必能再有机会聚,还有来自生死大仇无可匹敌的巨大压力,这一切的一切固然压得君无意喘不过气来,却仍只是外部的压力,仍远远不能与心底的那份愧疚感相比

    君家上下,无论是老爷子君战天、君莫邪对君三爷有的只会是怜悯、爱惜、相信就算是已经死去君无悔等人,也尽都不会责怪自己的兄弟、叔叔,可是君家还有一个人不会谅解,永远也不会谅解,那个人正是君无意本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