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不要和我抢老公!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或者冥冥中早有注定连老天爷也垂怜君无意这个可怜人,这次的天南虽似危机四伏,杀机重重,便说九死一生也并不为过,甚至在君无意心中,自己此行早已注定是十死无生的但这一切在君莫邪的斡旋之下,早已注定有惊无险

    君无意甚至连内部的暗箭也不必理会,就能保证上上大吉,平安归来

    但君三爷却是完全不知道这一切,这次他抱着必死之心参加决战,若是战后最终死里逃生,那么,这一次生死边缘的经历之余,必然会对他的心态产生重大的改变,或者,这将是一个机遇转折也未可知

    死过翻生的人,自然就不会再有那么浓烈的死志了,甚至心中也会感觉自己好像是偿还了什么,从而对未来的生命也多了很多留恋

    这是一种微妙的心理现象

    君莫邪觉得自己的三叔君无意实在很需要这一次的死亡感受,所以他什么话也没说甚至,还打算再多刺激三叔两句

    “关于恩怨……三叔可还有什么说的?”君莫邪问道

    既然已经决定把三叔送上峭壁悬崖索性就再多加一把火,让他今天好好地泄泄泄的越多,明日之后心情就会越轻松

    再高再危险的悬崖峭壁又如何,早就做好了最完善的安全措施

    “恩怨,这正是我要说的”君无意深深地看着他,郑重地道:“仇,肯定是要报但是莫邪,你要答应我一件事若不能得你亲口承诺,三叔便去也去得不安心”

    “什么事?三叔请明说”君莫邪问道

    “我知道你眼下的实力已经远远出了我能想象的范畴,但我仍要你应承我,在你的实力还没有达到至尊级别的时候,未有绝对的把握之前,千万不要妄谈报仇那只会让君家万劫不复君家满门的担子尽在你的肩上,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君无意眉宇间有深沉的痛楚,和深深地恨意:“我也相信,以你机智、天分、实力,报仇日子决计不会远,所以当你的实力足够的时候,莫邪,你记住你三叔我要萧家,鸡犬不留,万劫不复”

    君无意咬着牙,常带着淡然深情的面孔上次现出了几份狰狞暴戾君无意杀敌也好,寻仇也罢,从来都是尊奉罪不及妻儿的原则,这也是他的行事准则,但今日居然说出‘鸡犬不留,万劫不复’这样的话,显然他对于风雪银城萧家的仇恨,已经是到了极处

    “我会的,三叔,萧家已经注定了悲剧正如您说的,这一天,决不会太远”君莫邪咬了咬牙,狠狠的说道末了加了一句:“三叔,你就安心的去”

    管清寒一听这话,利马就不乐意了,尚挂着泪痕的脸上柳眉倒竖:“君莫邪你这混蛋怎么说话呢?什么叫做‘你放心的去’?你说的这叫人话吗?”

    连独孤小艺也不乐意了,鼓着小嘴看着君莫邪,神色之间,大为不善

    君莫邪举起双手投降……正处于感动中的女人,自己可是惹不起,我不就是制造一下紧张气氛吗?我又不是没有作好事前准备,谁能比我上心三叔的安危……

    君无意却呵呵笑了起来,道:“清寒,你现在已经不是我君家的媳妇,不过你可愿做我君家的女儿?”

    “三叔?”管清寒错愕的抬起来头,她正在心中悲苦,今日解除了与君家的婚约,若是回到管家,家族中的那些人为了讨好血魂山庄,决计会将自己牺牲掉的心中正是不知道如何是好

    相比较起来,若能由她自己选择,她宁愿在君家孤苦到老,也绝不愿意嫁给厉腾云这等恶棍方才在帘子后面,听到厉腾云恶言恶状,心中早已将厌恶升到了极点这样的人渣,便是多看一眼都嫌是侮辱,何况嫁给他,一生相伴?

    一听到君无意的话,管清寒顿时明白原来君无意的意思并不是就此袖手不理,而是换了一种方法来保护自己,不由得心中感动至极

    “清寒,若是你愿意,我君无意今日便收你为义女虽然我君无意前行已然无路,但清寒你从此之后,却是名正言顺的君家人任何人,都不得欺辱与你,任何委屈,我君家人都会用鲜血为你洗清,就算是你出身的管家,也不行”

    君无意冷哼一声,断然道

    管清寒嘴唇翕动着,娇躯剧烈颤抖,但她并没有犹豫缓缓的跪了下去,重重的磕下头去:“女儿清寒,拜见干爹”

    “好,好好”君无意大为高兴,连叫三声好,便取出一块玉佩,递了过去:“清寒,这是干爹送你的见面礼,也是我君家人的标志接过这面玉佩,你要记住,你不仅是管家的女儿,是我君家的女儿,管家,从此之后对你的婚配,必须与我们君家商议”

    管清寒接过玉佩,见到玉佩表面光滑,上面刻有‘清寒吾孙’的名字,乃是君老爷子的字迹,分明是早已经准备好的,绝不是仓促之间能拿出来的物事不由得错愕了一下,抬头看向君无意,露出疑惑之意

    “呵呵,这玉佩乃是你爷爷在几年前就预备好的几年前你爷爷就曾经说过清寒就算是解除了婚约,不做君家的媳妇,也还是君家的女儿今日,我也是为他老人家了结了这一桩心愿”君无意呵呵笑了起来“清寒,你的苦楚,我们都看在眼里,决计不会让你就这么蹉跎一生,只要君家还有一个活人,就绝不会允许任何人欺辱了你”

    说到这里,君无意深深地叹了口气,道:“今日将去明日一战,我不知道我还有没有后日可过,也就没什么应该说不应该说的了;呵呵,自从你来到君家之后,莫邪他……呵呵,就有些心动,以往,一直有叔嫂关系制约……但现在,等昭告天下之后,就没有了这一层顾虑,你们若是……”

    他枯涩地笑了笑,却没有说下去,但话中的意思,却是三个人都听得明明白白

    这一句话的效果,给了在场三个人的震撼却是无与伦比的以至于三人都没有现,君无意在说完话之后,很是有些隐秘地看了独孤小艺一眼

    莫邪啊,你的路,我可是给你提点的差不多了,究竟能不能最终抱得美人归,甚至是一炮双响,一箭双雕的,那就都要看你自己的手段啦……我多半是看不到了啊

    今天拉下老脸皮说了这几句话,三叔我可是丢了大人了啊唉,若不是明日再无生算,我又怎么会说这样的话?当叔叔的替自己的侄儿牵线搭桥,对象还是自己另一个侄子的女人,外加自己刚认下的干女儿了,不管成不成都不大好听啊,这勉强算是死者为大……

    君莫邪瞠目结舌的看着君无意,我的三叔唉,您老可真会为自己侄儿捞福利,明天就要去决战了,今天晚上居然还有心思想这个,我不佩服您都不行了,真正的心服口服外带佩服啊,这也太彪悍了……

    管清寒闻言浑身一震俏脸上霎时间就像是涂满了胭脂,一直红到了脖子里,晶莹白皙的小耳垂,也似乎红了起来,红的透明娇羞万状的看了一边正一张嘴巴张得河马般大的君莫邪一眼,深深的垂下了头

    至于一边的独孤小艺却是突然间如被雷击,两眼张得大大的,一张可爱的脸蛋顿时变得惨白,全无半点血色

    啥米,我这也叫做见证?天啊,见证来见证去的,怎么我却感觉到把自己的终身幸福给见证没了呢?这叫什么事啊?

    小丫头心中顿时患得患失,一下子紧张焦虑起来,看向管清寒的目光登时也变了,这位一向很亲切很投缘的管姐姐,此刻怎么显得这么狰狞可怖居然想和我抢老公

    不行,什么都可以商量,惟有这一桩事是没的商量的

    小丫头气哼哼的使劲翻白眼,心中不断地思忖对策

    本来独孤小艺心中还有些窃喜,因为君莫邪的好,在小姐妹们之中只有她自己才知道,其他人都将君莫邪当做一个大色狼,大流氓,大恶霸、大纨绔、十足的登徒子

    独孤小艺心中一直很得意,有一种闷声大财的快意感觉这种心思,自然不能明说,若是大家都知道了,都来抢可怎么办?君哥哥是我的,是我一个人的

    所以独孤小艺这段时间以来,对君莫邪极尽柔情蜜意之能事,就想着赶紧的自己先占住是金子总会光的,万一等别人都现了自己可就不能独占这大便宜了,好吃的含在嘴里嚼碎了才真正有了把握变成自己的这句话,可是爷爷说的哼……

    上次,灵梦公主冷不丁的来了那么一个血誓,虽然出点比较特殊,但仍旧把独孤小艺惊了一下,幸亏君莫邪看上去对灵梦公主没什么感觉,还好还好,正因为那件事,所以独孤小艺才打定了主意跟着君莫邪一路到了天南

    有道是先下手为强啊,万一灵梦公主当真了,不论是出于什么心理,找到陛下一纸圣旨赐了婚,那可就真的啥都晚了

    这一路上小丫头刻意讨好管清寒,心道要有管清寒帮着自己,自己也将多了几分胜算,但没想到今日居然晴天霹雳响在身边,听君三叔的意思,居然是要将君莫邪和管清寒凑成一对老母鸡直接变成了鸭子,帮手变成了竞争对手正是典型的偷鸡不成蚀把米,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这怎么可以

    “不行”独孤小艺越想越气愤,一挺小胸脯,义愤填膺的竟然大吼了一声,声音又清又脆又凶,甚至有点狠巴巴的意思,直震得帐篷里嗡嗡响

    另外三人齐齐的被她吓了一跳,愕然向她看了过来

    独孤小艺顾不得害羞,抢上前去,一把抱住君莫邪的胳膊,宣布主权一般叫道:“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你们不能跟我抢呜呜……”

    说着说着,突然没来由的委屈无限,直接哭了出来,呜咽着道:“我已经盯上了他好久了,你们怎么可以跟我抢呜呜,他是我的,我一个人的,谁抢也不给呜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