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章 内讧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莫邪举起酒碗闭着眼睛一饮而尽突然想起一诗,忍不住大声道:“断头今日又如何?一生艰难百战多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

    “啪”的一声,将手中酒碗随手摔在地上,君莫邪身子一纵,挺拔的站在一匹马背上,大声道:“诸位,此时此刻,多余的话都不必再说了从今以后,你们三百人的家眷,就包给君家了无论是生老病死、婚丧嫁娶,一应俱足,只要世上还有君家的存在,我君莫邪还有一口气在,便不会让他们受半点委屈”

    “多谢三少三少大德,君家厚恩,容我等来生再报”三百人脸上同时泛起感激之色他们之所以接受这次决战,一来是被君无意的英雄气概所打动,二来,也是因为,这本就是军法若是一旦怯战不愿出战立马人头落地还在其次,家中的父母兄弟妻儿也要连带受个懦夫家眷的污名,再难抬头,纵然如何难为,也无从推拒

    但人总归的怕死的,古往今来,任何的大英雄、大豪杰、大侠士,他们或者可以慨然赴死,甚至死而无怨,却也并无真心愿死这些兵士也尽皆如此,

    但此刻听到君莫邪的郑重承诺,却是不由得人人都泛起一种‘士为知己者死’的感觉明知是必死的决战,自己原本效力的家族却没有半句话说,反而是一向看不顺眼的人给出了令自己等人最安心的承诺

    男人,人活一世,为的是什么?辛苦一生,为的是什么?浴血厮杀,为了又是什么?归根究底,不外就是父母妻儿,尤其在临死之前,什么荣华富贵金银钱财,尽都抛诸脑后

    唯一令自己不放心就此离去的,就只有自己的家人而现在,君莫邪已经做出了最郑重的承诺尽管他们不知道,君莫邪做出这样的决定,完全是因为心中的一点愧疚,但不管为了什么他们现在却已经放心

    安心赴死

    三百人不约而同的同时单膝跪下,举起酒碗,一饮而尽,然后深深看了君莫邪一眼,一个个长身站起,头也不回,昂走出,再不回顾

    “此去泉台招旧部,旌旗十万斩阎罗”君无意哈哈一笑,道:“好诗那里,的确有我的无数好兄弟”

    沉声喝道:“走”

    就在这一刻,两侧两万铁甲骑兵同时翻身下马,跪在地上,齐声道:“恭送大帅愿大帅旗开得胜、凯旋归来”

    骤闻“旗开得胜、凯旋归来”八字君无意身子一僵,但终究没有再回头,东方问情兄弟三人身形挺拔如枪,推着君无意,稳稳地前行……

    身后,传来隐隐的呜咽,两万大军匍匐不起……

    天南城头,旌旗猎猎

    四千大军早已在城门前静静列队君无意坐着轮椅上,脸上一派平静,处于队伍最前端生也罢,死也罢,此刻,他已经将生死全然置之度外

    队伍中,萧寒等人亦列在其中,看向君无意的眼神,只余一派诡计得逞的小人得意的嘴脸他们都已经料定,这个眼中钉,肉中刺,今日必无幸理总算用最正当的手法,不用自己出手,却将他逼上了没得回头地绝路

    不远处,厉绝天,鹰搏空,泪无悲,石长笑,风卷云等五人在高处站立,遥望着这边厉腾云与各大家族之人则站在他们身后,旁观此战人人都是脸色各异,显然心中各有所思

    “今日之战,未知有胜算几成?”风卷云黑衣黑袍黑黑剑,标枪般站立,看着远处阵前一片淡然的君无意,心中涌起惋惜之感如此一位世之良将、大好男儿,却就要生生地丧命在自己眼前而自己却偏偏不能出手相助

    “一分胜算也欠奉”鹰搏空阴沉着脸,眼中有隐隐的怒火,显然是已经处在了即将爆的边缘看向厉绝天的眼神早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那一丝尊敬、佩服显然对今日之事,不满已经达到了极点在这一件事上,鹰搏空与风卷云,对头已经半生的两人,意见竟是出奇的一致

    一边的石长笑脸上也颇有不虞之色而泪无悲却是面无表情,厉绝天负手而立,面上一派平静、骨子里却充满了惟我独尊的嚣张

    对于一向专横的厉绝天来说,别人的看法,根本就无关紧要我做事光彩不光彩,那也是我自己的事;谁不服,我就打服他即便你是与我齐名的至尊又如何,你敢开口,我就敢修理你,拳头大就是道理大

    风卷云叹了口气

    风卷云突然对自己一直追求的至尊之位有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厌烦感觉看眼前厉绝天的作为,又有哪里有一点儿身为天下公认的天下第二至尊所应有的气度?骄横护短,强蛮霸道除了他那一身惊世骇俗的神功之外,那里还有半点可取的地方,简直就是一无是处

    至于血魂山庄与风雪银城两方面的联手作为,风卷云是大大的看不过眼私人恩怨,岂能放在眼下这个关键时刻予以解决?

    要知道,这一战可是关系到今后大陆玄者与天罚森林的利益交际之所在居然在这种关口阴谋陷害带兵来驰援自己的将领……良心何在?道义何在

    何况,若是玄兽此战之后,人类不幸落败相信实力坚强如厉绝天、冰雪银城方面自有能力单独全身而退,可是玄兽若是趁势入侵冲击内陆呢,那便是关乎数千万的普通民众的性命安危

    那才是真正的惊天浩劫,厉绝天与这些至尊、神玄们就看不到么?纵然风雪银城处于雪山之巅,远避尘世,但,难道那样就可以就可以永远置身世外吗?

    风卷云虽然只是一位独来独往的剑客,但却是面冷心热,内里古道热肠,颇有一副侠义胸怀最是看不得这种阴谋诡计,何况是如此以强凌弱以势压人,以最卑鄙、最无耻的阴谋对待一位值得尊敬的英雄人物,加的看不过眼了

    如此心性,纵为至尊,又能如何?万一失利引起南疆万里浩劫,这千古骂名,难道还想脱得了吗?纵是至尊,便能背得起吗?

    “我难道不知此战一分胜算也无吗?嘿嘿,就只让这四千人出战,是出战还是送死?不知我们到底是来做什么的?看大戏吗?”

    风卷云冷笑一声,大声道:“风某此次不远万里而来,助战天南,乃是为天下苍生尽一份力气,可不是给血魂山庄当狗腿子来的怎地来了却不让我出战?只是让一些天玄地玄上去,到底是何用意?

    他本是个心高气傲的人,对今日之事已经是忍了又忍,此刻见大战在即,再也忍不下去纵然天王老子在前,也要痛快的说出来

    “到底是何用意……这里只怕还轮不到你风卷云来说是非而我血魂山庄,也用不起你这样高级别的狗腿子”

    厉绝天负手而立,依然不回头,淡淡地道:“若是风兄实在看不顺眼,又或者感觉无用武之地,大可自行离去当然……若是风兄觉得我做的不对,想要指教一二,厉某也无限欢迎”

    “指教绝天至尊,在下尚有自知之明,自问还没有那份能力”风卷云冷冷道:“倒不是不想指教一二……”言下之意自然是:若我打的过你,早就打得你满地找牙了……

    “风卷云,我敬你是前辈中人,可你也不要得寸进尺,你以为你是谁?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胆敢对我父亲无理,你好大的胆子”后面,厉腾云跳脚叫嚣

    风卷云脸色一变,如冰

    “啪”厉腾云一个跟头翻了出去,脸上高高的肿了起来

    “真正放肆的你这混蛋小子风卷云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吗?”啪啪两条身影连闪,出手的是鹰搏空在场众人之中,也只有鹰搏空的度能赶在风卷云之前

    他一见风卷云突然手往下移,就知道不妙,赶紧抢先出手,将厉腾云一巴掌打了出去在他刚刚打完这一巴掌的时候,风卷云的手也正好停留在了腰间剑柄之上

    风卷云是什么人?岂是厉腾云这种小辈可以辱骂的?纵然这个小辈是第二至尊的儿子,但在风卷云的眼中,依然只是一个蝼蚁一般的生命若是让君莫邪来说的话,只有一句古诗可以形容风卷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若是风卷云的手在鹰搏空行动之前按到了剑柄上,那么普天之下将再无一人能够救得了厉腾云就算是厉绝天亲自出手也不行狂风剑神风卷云一剑在手,那是与八大至尊同起同坐的顶尖人物,对付一个厉腾云,根本不需要第二剑

    鹰搏空出手教训厉腾云,就结果来说是救了厉腾云一命,但却也救下了风卷云,毕竟风卷云一旦击杀了厉腾云,则必然会遭到厉绝天的死亡追杀,如此一来,风卷云也就完了

    为了厉腾云这样一个不成器的混帐玩意而搭上狂风剑神的一条命,可是太不值得了

    鹰搏空在这数十年的与风卷云的战斗之中,早已是惺惺相惜;两人虽然一见面就要打架,但心内却早已将彼此引为至交自然要替他化解这一番危机

    而另一人,则出乎众人意料,乃是生死至尊石长笑他打的与鹰搏空一样的主意,甚至想得比鹰搏空远,若是两大至尊高手生死相搏,好一好就会造成联军内部的崩溃,若联军崩溃,对于整个大陆都不是一件好事,只是石长笑在身法一途确实要逊色于鹰搏空,迟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