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偷鸡不成蚀把米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我日,大哥,您还是快别说了……您说的艰难我听的艰苦了……”司空暗夜抱头呻吟,无数玄兽围攻未曾受伤,但端木凡这一句话却险些将他急出了内伤来……

    虽然不知道这离谱的一幕是怎么回事,但君无意等人却都心中明白几分:这定然是有高人在帮自己,但作戏做全套,总不能把主持这场大戏的人卖了?

    于是乎加的配合,端木凡舞着长剑银光闪烁,身法轻盈,将本身武技挥的淋漓尽致,与面前的黄金虎翻翻滚滚的打作一团:他想抓那头老虎的尾巴,但那黄金虎却死活不让他抓,于是一人一兽‘大战’不休

    不远处,百里落云的表现是出色,丝毫也不愧“天才”的名字,竟然以玉玄之身,“力敌”九级玄兽而且是有攻有守,丝毫不落下风,大呼酣战,打的尘土飞扬,甚至还隐隐有占据上风的势头

    至于他的一同出战的两位天玄叔叔,就稍微不幸了一点已经被几头八级玄兽变做了一地碎肉了……

    这种情形,委实是讽刺的很以这两人的实力本来有十足的把握能够逃走,只要确认了百里落云身死,两人转身就走,而百里落云就再如何天才,始终只得玉玄修为,说到先死,说啥也轮不到他们啊说白了,他们就是两个监斩的

    但没想到该死的人犯被夺命钢刀砍头千百次居然愣是没死,那两人早已经惊得呆住,眨眨眼的功夫已经被多只高阶玄兽包围,玉玄的百里落云雄风大展杀了出去,但天玄的居然寸步不能移动,被活生生的啃了……

    两人一直到死,也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糊涂鬼……

    战场上到处皆是惨叫,原本打定主意只等中军崩溃就迅撤退的血魂山庄和风雪银城以及依附血魂山庄的各大世家的人此时却是陷入了狂潮般的死亡包围之中,不时有鲜血飞溅喷洒,不时有残肢断臂当空抛飞,每一时每一刻,都有人殒命

    熊开山威风凛凛的纵横来去,带着虎王狮王,三大玄兽仗着铜皮铁骨直接无视任何攻击的冲杀进了血魂山庄的队伍,纵横捭阖,大开大合的攻击,一路横冲直撞,硬生生将血魂山庄的队形从头至尾打了一溜胡同出来

    这一来血魂山庄登时陷入了最大的混乱被分割成了两块;然后又是一阵冲,成了四块各自为战的局面,众玄兽一拥而上,团团包围,此起彼伏的绝望的惨叫震撼了天空大地……

    而原定计划中君无意这一行最应该死的人,伤亡却是不大,而且主要人物,居然连一个受伤的都没有……

    山过,既然想要陷害我们,那么就要做好家家哭丧的准备缓步走上山来的君莫邪衣衫飘飘,俊秀的脸上,一片淡然的残酷

    在这场战斗中,谁也不会想到,就是这个看上去有些文弱的少年,这个看上去只得玉玄层次的半大孩子,居然一手导演了这场盛大的悲喜剧

    将本是悲剧的一方,回天乏力的一方,硬生生扭转,成了喜剧的一方而另一方信心满满兴致勃勃制造阴谋陷阱准备幸灾乐祸的看好戏的一方,却彻底的悲剧了

    君莫邪,他就仿佛是一位无人所知的巅峰艺术大师,隐身幕后,策划全局,不仅算计着自己,也算计了敌人,方方面面,无一遗漏

    虽然只得玉玄的修为,但处在他的设计之中涉及到的,却尽都是神玄至尊,天玄地玄,但,那又如何?该悲剧的,永不会变成喜剧

    这样的作为,已经切切实实的可以称得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

    一切尽在掌握之中

    现在,是检点胜利果实的时候,也是轮到自己一方兴高采烈的时候君莫邪这位策划了一切的唯一的大导演怎能不出现?怎能不享受一番?

    失意之时应狂笑,得意浓处应浓

    欢笑,就要酣畅;得意,就要高歌世事匆匆,又何必有太多顾忌?人生苦短,就要及时行乐、乘醉长歌

    失意的时候你哭,别人会鄙视,所以要笑没有一个人看,也要笑给自己听

    得意的时候你淡然,同样会有人说你得瑟、装逼所以就是要得瑟,我不喜欢装逼,因为我要牛逼心中得意,为何还要装作愁眉苦脸?老子嫌那太累老子就是得意,老子就是牛叉谁敢拿我当疯子嘲笑,要先问问自己,你有没有这个疯子的成就?没有就闭上嘴滚你祖宗十八代婆娘的臭袜子有个洞老子不尿你这一壶

    干我鸟事?与我何关?

    这就是君莫邪今生今世的人生哲学

    得即高歌失即休,多愁多恨亦悠悠,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

    锋芒毕露,刚极易折?谁要折,便来折只要折不断,我就斩之就是要横行天下,就是要笑看风云;就是要我行我素,就是要……去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