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七章 绝天至尊的悲剧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好小子”鹰搏空虽然到现在也没有明白眼前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但却知道这件事与君莫邪一定是脱不了关系的,要不战前他怎么会提醒自己不要插手?此刻见他过来,不由得一把抓住他肩膀,一阵猛烈晃动,哈哈大笑

    君莫邪嘿嘿一笑,从他手中挣了出来,站在山边,遥遥看着场中最后的战斗,嘴角微微抿着,抿出一道残忍的弧度

    “老鹰,你与狂风剑神风卷云之战如何了?”君莫邪问道虽然没有见到,但君莫邪敢肯定这两个人已经交过了手

    风卷云挑战几十年,岂能放过这次?鹰搏空刚刚学了招,自觉有了胜算,又怎能不耀武扬威一番?

    “咳咳,侥幸,侥幸”鹰搏空裂开了嘴,一向死板板的脸上,充满了一种很得意但却竭力控制着想要表现出淡然不在意的表情,殊不知道越是这种表情越让人想着在他脸上猛打一拳

    君莫邪得意的笑了两声,凑在他耳朵边上道:“狠狠地虐了他一顿?”

    鹰搏空咧着大嘴,道:“那有那有,我们可是打出来的交情,大家切磋而已,切磋而已,哇哈哈哈……”说到最后这货还是忍不住心中的得意,大笑出声

    这也难怪,三四十年的老对手终于让自己意气风的揍了一顿,而且是绝对优势的揍了一顿,换个人也会这样,甚至,还会得意说实话,我们的鹰至尊已经是灰常的淡然了

    “你笑什么?鹰搏空联军失败,难道值得你这么开心?这么得意么?”厉绝天霍然转头,眼如利剑,看向鹰搏空,一副即将爆的样子

    厉绝天正在郁闷到极处的时刻,正需要找个人泄没想到在这当口居然有人在自己身前笑得这般欢畅,这不是摆明打我脸嘛嘲笑我偷鸡不成蚀把米?

    “我操厉绝天,你***今天对着我没完了是?”鹰搏空正在那爽呢,那成想生生吃了一记喝问,尤其还是当着君莫邪的面,加加倍的下不来台,顿时暴跳如雷起来:“你们家里死了人难道还不让别人笑了?这是什么道理?今**一而再再而三的找我的麻烦,他**的当我鹰搏空是泥捏的?”

    鹰搏空暴走了这次是彻底的暴走了

    麻痹的,你儿子得罪了风卷云,我救他一命,你***居然对着我脾气;现在过分,我居然连笑都不能笑了……当我是你血魂山庄的奴才吗?

    厉绝天冷哼一声,抬脚便向这边走了过来

    君莫邪赶紧露出一副看戏的表情,躲到了一边甚至还推了鹰搏空一把,那意思便是:给我上

    “给我住手”一声悲愤到了极点甚至出颤音的怒喝惊雷般响起

    正准备出手的厉绝天和鹰搏空闻声尽都吓了一跳,举目看去,只见不远处的梅尊者不知何时竟然已经到了身后,正死盯着君莫邪,浑身在簌簌的轻微颤抖,眼中的神光,几乎变做了血色

    在君莫邪刚刚走上来的时候,梅尊者已经现了这个混帐王八蛋这个突如其来的惊人现,让她当场几乎厥了过去

    此刻再看到这个英挺俊秀的面孔的时候,那张自己这几天里天天做梦都在虐待的脸,梅尊者只觉得自己心脏在疯狂的跳动,浑身的鲜血嗡的一下子全上了脑袋,啥时间呼吸困难,面前金星乱冒,急促的大大的喘了几口气,才终于平息了一些

    这倒也不是惊喜也不是花痴,而是被气的

    无比的悲愤,滔天的羞辱

    天可见怜

    终于又让我见到了这个人

    这个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一万遍也不解恨的极端卑鄙无耻肮脏下流的小子

    在努力地平复了一下自己的情绪之后,梅尊者才终于强压着愤怒飘了过来,但他虽然已经在极力控制,却仍是不能制止身体在轻微的颤抖

    便在这时,厉绝天和鹰搏空已经回过神来,厉绝天长啸一声,率先出手他身为第二至尊,做什么事岂是别人说停便停?何况说停的这人还是自己的仇家

    鹰搏空面对至尊次席的出手,如何敢怠慢,自然是要全力应战的……

    哪知道鹰搏空的还击还未出手,面前的厉绝天却不见了

    梅尊者狂怒之极到了极点,见自己说“住手”厉绝天居然还敢如此肆无忌惮的出了手不由得浑身几百年的愤怒一下子全部在这一刻点燃,怒欲狂的冲了上去,一把掐住厉绝天的脖子,生生将他重重的摁倒在地上,厉绝天的脑袋砰的砸在一块石头上,将那块原本坐在屁股底下的平平整整的大石头砸的粉碎,接着梅尊者就一个耳光便扇了上去

    “啪”的一声巨响

    居然是、巨响打个耳光居然打出了、巨响

    “我说给我住手,你这混帐王八蛋没听见吗?你这个老混蛋”梅尊者狂怒的两手两脚同时动,踢沙包一般,瞬间就是几百拳几十脚,明显就是一个精神失控、已经疯狂了的样子,一边打一边吼:“你聋了?我让你听不见我叫你听不见你居然敢听不见你个混账东西居然听不见你个死王八活乌龟卑鄙无耻的龌龊蛋居然假装听不见……………………”

    厉绝天身为第二至尊,竟然全无半点还手之力,只是悲愤万分的看着梅尊者,如此强烈的羞辱,让这位第二至尊甚至涌起了自杀的冲动

    我想死

    厉绝天这一次的悲剧,简直是莫名其妙我我……我对着鹰搏空出手碍着你梅尊者什么事了?怎地又打我?

    他却不知道,自己这一次的倒霉跟上次那句‘别来无恙’一样,也是因为君莫邪而这一次,罪魁祸是直接出现了,梅尊者狂怒之下已经没有了理智,他却在这个时候违拗了梅尊者的话,岂能不被暴虐?

    厉绝天若是知道其中原因,他定然会理解,这两顿揍其实一点也不亏可问题就是……他完全不知情

    所以现在厉绝天的悲愤,已经是到达了极限当着天下英雄的面,自己这位第二至尊连续挨揍,这次是被啪啪的打脸

    这乃是刻意的侮辱啊从今以后,我还有何面目立于天地之间面对天下群雄?

    欺负人也没这么欺负的上一次跟你说句话你就飙,这一次,我跟鹰搏空动手你又不乐意了……到底我做什么好?到底怎么做你能看我顺眼一点呢?

    厉绝天非常想大声吼出这句话,但他不能,也做不到因为……

    雷暴雨布狂风突然惊呼一声:“乾坤之力?天地囚笼”看向梅尊者的眼神,顿时充满了敬畏本来打算上前劝解几句的,此时却又不由自主的退了两步

    乾坤之力,或者别人不知道,但这两位曾经的至尊现在的遁世仙宫紫金护法又岂有不知道之理?

    化天地为乾坤,聚阴阳而成力,乾坤在我手,天下我为尊能够自由运用天地的强大力量,来对付自己的敌人这便是乾坤之力

    像刚才梅尊者的出手,厉绝天虽然一身玄功出神入化,竟是连一丝闪躲的余地也没有,加没有半点还手的力量,这明显是中了乾坤之力之中的一招“天地囚笼”

    将天地缩小化作一个囚笼,彻底锁定困囚住自己的对手,任自己为所欲为这便是天地囚笼的正解虽然稍显夸张,但事实就是这么回事

    梅尊者这次狂怒之下的出手,才终于暴露了他的真实的,巅峰实力之前的战斗,对他来说,充其量也只是热身而已

    雷暴雨与布狂风对望一眼,心中暗自惊惧幸亏……没有出手……否则的话,此刻被摁在地上打耳光的,会不会就是自己两人?

    两人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又大大的松了一口气

    梅尊者的出手,厉绝天并不是不想闪避、抵御、对抗,但他在那一瞬间突然现自己全身上下一个手指头也没法动了,任何一点的抵抗余地也欠奉只能是眼睁睁的看着梅尊者抓住自己脖子,摁倒在地上,然后啪啪的甩耳光子,却连哼一声都哼不出来……

    梅尊者终于出够了气,将手中的厉绝天往地上一扔,就仿佛丢一件垃圾一般,缓缓地转过身来,看着君莫邪,目光之凌厉、森冷,如欲吃人一般

    “这小子是谁?”梅尊者的口中牙齿咯咯作响,指着君莫邪,眼睛却看向鹰搏空

    “我姓君,不知道这位前辈找我何事?”君莫邪踏前一步,先一步回答别人不知道鹰搏空的脾气,君莫邪还不知道?梅尊者虽然武功盖世,但任何人却也是无法用这样的口气从鹰搏空口中得到什么东西

    君莫邪猜想自己若是不赶紧出来,鹰搏空的回答便是硬邦邦桀骜不驯的“你问谁?”这三个字但那样一来,就惹恼了这位神秘莫测的梅尊者,鹰搏空势必就会像刚才的厉绝天一样,吃一番大苦头

    所以君莫邪当先站了出来,在他想象之中,自己与这位梅尊者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说什么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情的,说不定这位前辈高人乃是看自己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清目秀骨骼清奇想要收自己当个衣钵传人什么的……

    若是能够成功忽悠,那……在这世界上自己还怕谁?哇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