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我骂不死你也要气死你!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在许多时候人前显贵,鳌里夺尊,并非是一件好事,甚至可能因为一时的风光而招来杀身之祸,远的不说,就以百里落云而论,若他的天分并非如此的高,又怎么招来整个家族的妒忌、戒惧,甚至蒙蔽了长久之后必然会带来的巨大荣耀,也要除之而后快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君无意知道自己的侄儿,乃是一个远远比百里落云的资质强的天才少年,未来的成就,也必将会大但正因为如此,才加担心若是有人顾忌到君莫邪的未来展而欲将这可怕的威胁消泯于萌芽之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之前的骚乱,会不会就是……为了这个?

    山坡上

    “此战,天罚胜”作为公证人的雷暴雨干脆利落、痛快淋漓地宣布了此战的战果而这个结局,也是大家亲眼看到的事实

    “且慢”一个声音带着怒气,狠狠地道:“我方明明还有战力,我们的人又没有死光怎能就此宣布天罚方面的胜利?君无意你这个懦夫,你明明还有战力,你还没死,为何还不进攻?”

    这句白痴一般的说词一开口,顿时在场所有人心中都是鄙视到了极点能说出这样一句话的人,说白痴都是太保守的说法,根本就明显是一个智障加脑残的终极结合体

    由于之前人类联军四散,各自为战,除了少数神玄、天玄强者多少造成了玄兽的些许伤亡之外,根本再没怎么折损,战力十存**,就算再多应付这样的一战都绰绰有余,而人类联军方面连伤带残的总共加起来却也只剩下了不到三百人,这样的战局,居然还有脸说没有败?不服输?脸皮也忒厚了一点

    众人转头一看,只见一人脸上满是血污,眼中出狼一般的阴狠光芒,看着场中的君无意那人正是萧寒他的意思再明显不过,就是君无意等人未死,就不算败君无意不死,他不甘心

    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这摆明就是非要置君无意于死地不可

    众人大都知道当年的公案,心中顿时了然,这小子妒火冲天,睁着眼睛说瞎话呢纯属是无理取闹

    “最先逃回来的,似乎就是某些像狗一样夹着尾巴的家伙?既然叫嚣要以死相拼,大可再重返战场显示你的铁血豪情啊,一个逃兵居然还如此大言不惭的说没有败?”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冷声讥诮道

    却是君莫邪君大少爷灰头土脸的站在距离梅尊者远远的地方,张口大肆驳斥他之前面对梅尊者那一顿没由来的蹂躏,大是心有余悸,本来是不想出来的,但听到萧寒这句极端无耻的话语,却是实在忍不住了再者他也明明白白的觉察出来,梅尊者虽然虐待自己,但很明显的不想杀自己

    既然没有性命之忧再加上他还有其他为重要的目的,所以纵然是冒险,也要出来

    梅尊者看着君莫邪又是突然的出现,眼中微微一亮,这小子还真是神秘,刚才莫名其妙的消失,现在诡异之极的出现,而且完全脱出了自己神识的笼罩范围,倒真是很不简单啊

    “混账,你个无知小子在说什么?”萧寒大怒

    “我说什么?我说得还不够清楚吗?你们风雪银城在我方未败之际,先脱离战阵,临阵脱逃,罪当处斩”

    君莫邪哼了一声:“你刚才不是说么战局尚未结束既然还未结束,那你们一个个都跑回来做什么?亏你还有脸说没有败,我就真不明白了,风雪银城是怎么把你这样的极品教育出来的?自己贪生怕死,临阵脱逃,居然还说一直战斗到底的英雄是懦夫……啧啧,真是滑稽,滑稽的我都不想笑了如果你坚持你的说法,天罚方面的群兽还在那里,只要你第一个上去,我保证,天香方面所属的战力马上跟上,没有一个人落后你敢是不敢?”

    萧寒顿时语塞现在上去?那不是纯粹的找死吗?玄兽对你们手下留情,对我可没这样的待遇……

    君莫邪啧啧两声,仰起脖子问道:“所幸风雪银城的众位长老都在此地,我今日便要问一问各位神玄强者、前辈高人,请问,这样的不要脸,是否就是风雪银城的传统?这人就是风雪银城萧家的后起之秀吗?尤其是临阵逃脱的十位神玄,身为联军一员,以你们的实力就只能救下银城所属的两个天玄吗?当你们为了自身安全而抛弃战友调转屁股转身逃窜的时候,脸上,是否有红过?”

    君莫邪的话虽然尖酸刻薄到了极点,但他说的偏偏就是事实根本没有什么可供辩驳的地方至于拿风雪银城说事,也无可厚非:你们可不是单独的一个人逃走,而是集体的背叛逃走,以他们逃脱为,造成了整个战局的彻底崩溃,毕竟他们这一支实力是整个联军中的最强实力,而他们这般的恶劣作为,而且还是集体的恶劣行为,就算不是传统也是传统了,谁还能反驳?

    虽然这只是风雪银城萧家单方面的传统,而不是整个风雪银城但他们今日里站在这里,代表的,就是风雪银城说句不客气的话,就算他们放一个屁,那也可以说是风雪银城放的

    三六九三位长老与银城七剑合共十大高手面对一个少年的责问,愣是一个字没说出口,动作是整齐,同时脸上**辣的低下头去,就算有心怒,却也怒不起来,再说也不敢众目睽睽之下,他们选择了“策略性转移”

    但在主帅还在战斗的时候,自己就没了影子这明明白白就是临阵脱逃,没有任何辩解的余地还能说什么?

    说句不好听的,这等行径要是放在真正的战场上,临阵脱逃,就是个死罪那是要砍头的,不抄家灭族就是从轻处理了……

    何况雷暴雨与布狂风两大上一辈至尊强者就在一边看着这两人本身代表的是遁世仙宫甚至,还有明显的偏帮君莫邪的架势……

    这当口,几位长老,甚至连同最为护短的萧布雨都有些恼火,觉得自己这个孙子萧寒今天实在是丢人之极,能侥幸捡一条命,就该偷笑了,还出来叫嚣什么?

    要不是为了保护你小子,银城合共十大高手,至于最先临战脱逃吗?现在可倒好,被对方一骂骂得毫无脾气,连带着整个风雪银城也在天下英雄面前丢了一个大脸,不说遗臭万年也差不多了

    “说起恬不知耻,今日君家正要与诸位理论理论”君莫邪慷慨激昂的面对众人,眼神隐秘的扫了一眼厉绝天,开始了他的真正目的

    “今日,既有三大圣地的前辈高人在此,慧眼如炬地见证着这场大战有天下无数英雄豪杰因玄兽之变而聚集此地,所有人都在看着,甚至还有天罚之主梅尊者也在这里,双方人马齐聚一堂,有几句话我想请问厉绝天厉大至尊”

    雷暴雨和布狂风眼中都露出欣赏之色,这个君姓少年年纪轻轻,玄功便已达到了玉玄巅峰之境,便是自己当年也无此修为,实在可说是天才中的天才,最难得的是面对自己等人这些以往只在传说中的巅峰高手,却仍能表现得不卑不亢,神态自如,这却是一个心态的修养问题了

    假以时日,此子必成大气不出三十年,世间必然再多一位至尊级强者

    同时,君莫邪隐隐的一记马屁,也拍得这两位前至尊大感舒爽

    “当日我等本在天香逍遥自在,离此一万多里路按理来说,就算天南城真个都死绝了,就算血魂山庄的人全他**的变成了厉鬼,跟我们又有一个铜板的关系吗?但,厉绝天至尊出至尊召唤令之后,我们不计前嫌,主动请缨,率领大军,千山万水,星夜驰援,为的是什么?为的是协助血魂山庄,尽身为人类一份子的一点心力为的是江湖中自有浩气长存,天下间始终正义昭然”

    君莫邪大声的道似乎在做着最有力的诉讼,满脸的正义凛然:“可我们满腔热血来到这里之后,非但没有得到应该有的善意招呼,甚至还接二连三、莫名其妙地遭受了无情的打压,排挤,最终,这些高高在上的神玄至尊们,竟然为了一己之私或是往日的些许旧怨,妄顾这次的战斗乃是关系到整个大陆人类的安全,设下了最卑鄙的阴谋陷害,欲置我们于死地”

    “今日的排兵布阵,其中的猫腻和龌龊,相信不论是明眼人如雷、布两位前辈至尊,又或者不知道内情的众位,大家任谁也能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地看得出来如此对待远道前来、诚心助战的盟友,甚至可以说是雪中送炭的恩人,岂不令人齿冷?今日有遁世仙宫的高人在这里,我也不怕什么第二至尊第三至尊的打击报复,豁出命来问一句:你们,良心何在?天理何在?道义何在?真正拳头大就可以妄顾世间公理和人心向背吗?”

    “若是说只为了私怨,就做出这等决定,那我还要再问一句相信大家也都清楚知道,此战之后,若是天罚方面获胜,万一真个进入内陆,将会对普通的民众造成什么样的浩劫但偏偏就是这样一场关键的战争,却成了阴谋诡计充斥的鬼蜮之地而且被陷害的,居然就是此战的主帅那么,天下黎民苍生,在你们眼中,又算得了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是高高在上的至尊,神玄,可是你们还有没有人性?还有没有半点人性?难道,在你们心中,除了自己的利益就再也没有别的?”

    君莫邪越说越激动,本来是装腔作势借题挥来出一口气,但现在,却是说得自己真正气愤了起来:“绝天至尊也在这里,我斗胆问您一句,既然您不在乎,既然您对来帮助自己的人都要阴谋陷害,那你出至尊召唤令做什么?您这么有种,血魂山庄独力抵抗玄兽不就行了吗?他**的为何最后都做了缩头乌龟?”

    “你们怎么不去拼啊,去杀啊,死干净死绝了,全天下也能传颂一下您的凛凛风骨说您是大英雄大豪杰

    可你们没有这么作,你们怕死,你们求救至尊召唤令?大陆公认、无人可以违背的令符?我呸那就是求救,懂吗?因为你是为了你自己才出的至尊召唤令贪生怕死,以此为甚玄玄大陆万年以来,至尊强者不计其数,但厉绝天你这位如此贪生怕死的当今第二至尊,可称古往今来宇内第一人纵然未必是后无来者,却绝对是前无古人的第一胆小至尊”

    “今次战争,我方的人实力可算所有人类联军中最弱的,可我们始终没有撤,坚持到最后的难道不是我们?各大世家的出战者,他们也没有撤都将鲜血抛洒在了这片大地上,但最终提前逃跑的,是起这场战争的人,出至尊召唤令的血魂山庄的人,风雪银城的人而且,还是实力最强的人你们,有何面目再立于这天地之间?难道,就不觉得羞耻?”

    君莫邪冷笑一声:“就是这样,你们在看到你们一心想陷害的我三叔没死之后居然还要说一句人没死光不算败厉绝天,萧寒,自今日之后,相信你们可以并称为宇内两大至尊了因为若是单论无耻,的确再也没有人比得上你们两个了无耻至尊,当之无愧相信无人会不服”

    君莫邪这一顿大骂,骂的痛快淋漓,骂的所有人尽都脸色煞白在场压根就没有几个人干净,尽都参与之前的那场无耻的幕后交易,至少也属于墙头草随波逐流类型之人

    之前厉绝天在众目睽睽之下,被梅尊者提在手里打耳光,全无反抗挣扎余地,面子早已经落得干干净净,被梅尊者教训完他之后,已经是受了重伤,但却再也没有脸面站起来,干脆就躺在地上装晕若是平时,恐怕早就一走了之,也省的受这等无端羞辱,不至于在这里无地自容

    不是不想报复,但技不如人,如何报复?

    他躺在那里,血魂山庄的人正在照顾于他,而此刻又咋然听得君莫邪这一番长篇大论的责问,句句义正言辞,字字站稳了正义的角度

    最厉害的是,君莫邪压根不提这次大战,为何天玄地玄都死光了,神玄也死了不少,为何君无意所率领的一些玉玄却没有败亡受损,而是直接以受害者的身份,从人情正义公道入手,骂得那叫一个理直气壮、掷地有声、振振有辞,也骂的在场所有人惭愧的惭愧,羞愧的羞愧,不敢反驳的不敢反驳,甚至尽都是对场中的君无意同情之心大起

    这其中,就包括雷暴雨和布狂风两位老牌至尊

    当听到君莫邪说到‘厉绝天,萧寒,你们可以并称为宇内两大至尊了若是论无耻,的确再也没有人比得上你们两个了无耻至尊,当之无愧相信无人会不服’这句话的时候,厉绝天再也装不下去,胸腹之间出一声怪响,突然满脸通红地坐起身来,直起身子,一指着君莫邪,手指头颤抖着,愤怒的骂道:“无知小辈,你……你……噗”

    突然一张嘴,吐出了一口鲜血猩红

    堂堂至尊次席竟然被君莫邪这个在他眼中蝼蚁般的人物骂得生生吐血

    厉绝天本就受了重伤,内伤尤重,梅尊者之前的那阵暴怒之下的拳脚,可是半点都不掺花假的,甚至是惟恐不重,拳拳到肉

    厉绝天仗着一身精湛玄功,硬生生护住自己内脏,不至于被当场打死,已经非常值得自傲了毕竟,人家可是天罚第一王者,宇内巅峰级人物啊任由对方这么当沙包似的打,而且被禁锢了行动不能还击,骨头早已经断裂了两位数,内脏也是严重震伤

    当然,就算受伤得如此严重,但他若是拼着出手的话,斩杀君莫邪也不过是眨眨眼的功夫但他却不能,不敢,因为君莫邪的身边还有一位鹰搏空平日他自然是不惧的,甚至也满有把握将鹰搏空一起收拾掉,但现在他却要担心鹰搏空会趁这个机会收拾掉自己

    何况,还有遁世仙宫的人也在这里,是非曲直尽显,岂能不插手?就算这一切都不存在,也还有那位第一玄兽王者在这里

    明明能轻易杀死对方却又不敢出手,还要忍着被对方劈头盖脸的狂骂一顿——厉绝天这口血,十之**都是憋闷出来的

    而以上厉绝天不能出手和吐血的原因,也正是君莫邪敢于在他这位第二至尊面前飙狂骂的原因之所在

    至于以后……厉绝天恐怕已经没有以后了因为君莫邪心中杀机已动跟风雪银城比起来,厉绝天反而加危险;因为风雪银城还有掣肘,怎么也不敢明目张胆的下手,但厉绝天却不然,这老家伙压根就是一个为了儿子什么都肯做的老疯子

    行事无所顾忌,而且还很是卑鄙无耻这样的后患,君莫邪是不会允许继续存在的

    平心而论,以君莫邪现在的修为,厉绝天就算是全身骨头都断了,君莫邪未必能要得了他的老命,那么,到底要如何杀他呢?

    关于这一点,君莫邪其实早有定计自从进入了鸿钧塔第二层以来,君莫邪还有一个最大的底牌,从来未曾现于人前

    那便是:混沌火焰

    那漆黑的火焰,乃是天地本源之火,拥有着燃烧一切的恐怖能力不要说厉绝天只是一介凡人,就算是大罗金仙,在混沌火的焚烧之下,也只有魂飞魄散的下场

    但现在君莫邪的功力,却还是不能完全掌控混沌火的,这就是他不敢动用的原因,否则不早就可以想灭谁就没谁了吗?事实上,让混沌火在炼丹炉下操控着炼丹,以君莫邪的能力那是绰绰有余,但想要移出鸿钧塔,再从自己的身体中出伤人,那却是极为损耗身体的,稍有不慎,反而会将自己烧成一团灰了……

    就算是引起体内灵气反噬,那也是近似于走火入魔的重伤而且,心神受损而君莫邪不知道的是,这里的心神,便是所谓的元神元神受损,非是长时间的疗养而不能恢复的,后果极为严重,错非万不得已,绝不能使用

    但君莫邪别无选择,现在就是万不得已的关键时刻了

    而且时机就是现在,此刻的厉绝天全身骨头早已经被梅尊者打断了不知多少,内伤也是颇为严重;正是这位第二至尊一生之中最虚弱,最容易被人杀死的千载难逢的微妙时刻若是被他缓过了这一口气,只怕便要轮到君莫邪和君家倒大霉了

    就算君莫邪今天不豁出去痛骂厉绝天,厉绝天也是绝对不会放过君无意和君家的血魂山庄的近乎三分之一的力量,就这么偷鸡不成蚀把米的全没了,其中甚至包括三位神玄强者……这一切,无疑都是因为君无意

    而厉绝天被梅尊者狂殴,却是因为君莫邪虽然那时候说什么也不能怪罪君莫邪,但的的确确就是因为他而起尤其是第二次,君莫邪是绝佳的迁怒对象

    以厉绝天睚眦必报的性格,如何能放过这叔侄二人?打不过梅尊者,难道还打不过君无意叔侄吗?至于此事的起因,厉绝天这种人是压根不会考虑的

    所以君莫邪别无选择,决定铤而走险

    必杀厉绝天绝杀厉绝天

    厉绝天被梅尊者几乎是逼上了绝路,而在这同时,君莫邪也等于是被逼上了绝路

    厉绝天不死,则君家必灭

    除了杀死厉绝天,再也没有第二个妥善的解决办法

    所以君莫邪这一番大骂,别人看来,乃是君大少胆大包天,居然口口声声的提着第二至尊的名字不歇口的一个劲狂骂,真正的不知死活,但君莫邪想的却是:

    厉绝天现在刚刚受了平生最重的伤势,而且,刚刚遭受了自从世间有至尊以来至尊强者从来没有遭受过的严重羞辱,此时的心情,定然是激涌奔荡,难以自持;再加上他心性偏激狠毒,加的难以控制其心神在这当口,自然要骂的他越狠越好,让厉绝天听了这番话,再多刺激一下,也就是……再狠狠地气他一下

    若是能直接将这老王八气死,那自然是最好不过,那是最理想的结局就算气不死,也要他的内伤再加重一分,为自己之后的出手赢得有利的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