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你如何能够如此无耻?!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君莫邪料想的没错他这一番大骂,听在厉绝天的耳朵里,简直比梅尊者再狠狠地打他三拳还要有效本就控制住不再恶化的伤势,心神激荡之下,玄功反激,五脏受损,生生吐血伤势何止是恶化了一分而已?

    君莫邪森寒的眼神冷冷地看着厉绝天狂喷鲜血,心中不禁一片快意老家伙,这才只是开始还没让你体会白人送黑人的乐趣呢,再等一会,让你的独子死无全尸的在你面前游览一番,看你这个老混蛋吐不吐血

    厉腾云,本少爷早就跟你说过,你近来有血光之灾,且避无可避,你却偏偏不相信,等着,一会少爷就证明给你看

    今日如此千载难逢的天赐良机,我若是干不死你,我也不叫君莫邪了

    对厉绝天的这番一连串的设计,攻心为主君莫邪可以说是采用了最高明的心理战术完全把握准了厉绝天的性格弱点,直接抓住了他的软肋一步一步,步步为营,慢慢进逼,抓住他重伤之后心神不稳的机会,用言语一次又一次地攻破对方的心理防线,从而最终达到自己的目的

    这是君莫邪在看到梅尊者突然暴殴厉绝天的时候,灵机一动想出来的破敌良招

    从他开始谩骂伊始,目标就一直指着厉绝天,甚至连风雪银城只是捎带着而已就算是萧寒没有跳出来说那一句话,君莫邪同样会出来找理由大骂一顿

    当然了,萧寒那白痴二百五异常配合地说出了‘人未死光不算败’那句傻话,却是让君莫邪的理由加的充分了

    同时君莫邪心中还有一个狠毒的心念:凡是此次参与陷害我君家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

    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否被迫是否有苦衷做了,就要承受我的怒火,邪君的怒火

    “今日之事,咳咳,这一战虽败,不过也不是没有原因的对君将军的遭遇,我兄弟二人至感同情;幸亏君将军福大命大,没有造成千古憾事,实在是值得庆幸的美事”布狂风的脾气颇有些耿直,再加上他从头至尾目睹了此战,心中加是有些不满最主要的就是对厉绝天和风雪银城不满

    因为他目睹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英雄,在远道而来帮忙援助却被自己所要援助的人阴谋布局陷害之后,还是为了自己心中的信仰和职责,一往无前的去选择战斗,纵死无悔甚至面临必死关头,还将自己职责所在之内的事物,依然是尽自己的力量,做到了最好

    虽然怯于阴谋者的yin威,没有人支持他的决定,没有人遵守他的号令,但他无论是生是死,他都问心无愧就算是对陷害他的人,但为了战争大局,只要是存在于他的队伍中,他依然选择了用自己的军事才能去保护

    所有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若是完全按照君无意的排兵布阵去作战,结局虽然也是同样要输要摆,但却怎地也不会这么凄惨但这个错误,却无论如何也怪不到君无意头上

    虽然明知道这是一个陷阱,但,军人就是军人,统帅就是统帅君无意乃是为了大陆在战斗而不是为了一口气;这样的军人很傻,但傻得令人佩服令人敬仰

    雷暴雨与布狂风此来,虽说是见证,但遁世仙宫与厉绝天也有着相当的联系,所以来的时候,两人的心理位置,还是站在厉绝天这一方的,也是站在大陆这一边的;但到了之后,有意无意之间,亲眼看到的一些事情,却让两个人的立场在他们自己都未曾察觉之中,就生了偏移

    君无意本就没有做错,再加上人都大多同情弱者的心理;何况遁世仙宫一直就以正义使者自居,所以,他们两个人在潜移默化中已经站到了君无意的立场上

    即使只是暂时的,但对刻下而言却已经足够了

    悲剧性的英雄,总容易让人敬佩而君无意,正是今天的主角在无数神玄至尊之中,成为了一个焦点

    “今日第一战,天罚一方完胜”布狂风接了下去,看着梅尊者说道:“第二战,梅尊者一方,将会有何人出战?”

    “第二战,我方出战人物,蛇王单打独斗,你们可以随便派任何人上来第二战之后,无论胜负,第三战由我一人对战你们所有在这里的全部至尊高手我要你们,输得心服口服”

    梅尊者哼了一声黑袍悠悠摆动,看了君莫邪一眼这一眼,犹如实质一般,君莫邪只觉得自己脸上突然被钢针扎了两下,竟然一阵刺痛

    “尊者真是好气魄”布狂风微笑道:“那少年也不错,根骨甚好,小小年纪,未经阔脉服药,未经神玄灌完这句话,梅尊者一声长啸,双方撤兵让人无语的是,正在对峙的双方居然有些恋恋不舍,端木凡、司空暗夜和东方问情等人都在挥手,而他们面前的玄兽居然也很有礼貌的挥了挥前爪,然后才摇着尾巴撤走了……

    这人兽至为和谐的一幕,让山坡上大多数看见的人都是目瞪口呆,那些劫后余生好不容易逃回来的人却是泪流满面……

    亏君莫邪这小子刚才还在大叫冤枉,振振有词的骂人博取同情,他**的搞了半天你们只是演了一场戏,居然有人连头丝都没乱,可我们可真的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拎着脑袋在战斗哇……

    萧寒几乎吐血,颤巍巍的指着君莫邪,悲愤欲死的道:“原来……原来你们是串通的,卑鄙……”

    “放你**屁说到卑鄙谁能比你卑鄙”君莫邪毫不留情地呵责了回去:“你哪只眼睛看到我们串通了?那叫礼节懂吗?打了这么大一会,还能没有点感情?临分手招招手怎么啦?”

    “怎么啦?你还有脸说?”萧寒悲愤的不行了:“你们居然……只死了几个人……居然还打出了感情……你如何能够如此无耻?”

    “屁话我们只死了几个人?呸,我们一边至少死了一半以上的人手,可你们呢?居然他**的一个人也没死还有脸在我面前说无耻这两个字?”

    君莫邪瞪着眼睛,同样很愤慨:“那可是人命人命关天不晓得?你知道我要赔出多少的丧葬费?那可是一笔天文数字”

    天文数字?丧葬费?这个时候这家伙居然还在算计这个?

    “你你你……”萧寒一口气没抽上来,你了半天,差点被气晕了过去

    “真正含血喷人自己贪生怕死临阵逃脱居然还要诬陷我们是串通的……他**的你见过人与老虎串通的吗?你们去串通一个来我看看?”

    君莫邪不依不饶,跳脚大骂“最看不起你这种人,自己没有成就反而嫉妒别人的成就,你你…居然能拿着不是当理说…你如何能够如此无耻?”

    萧寒大吼一声,突然仰天倒了下去——这次是真被气晕了……

    众人面面相觑,心道你们如何串通的我们不知道,但最后的那一幕大家却都是心知肚明,肯定有猫腻我们没见过你们怎么遇玄兽串通的,可我们同样也没有见过人和玄兽打生打死的打半天打成了朋友的……

    尤其是那玄兽整齐划一的抬起前爪子挥手告别,是蔚为奇观啊,千百年来从未见过……若是说你们没有勾结,杀了老子的头也是不信的……

    但大家虽然都是这般想,却都是十分明智的选择了不吭声——

    没听这小子说?谁要是怀疑的话也去串通一只来看看这他**的是能够随便串通的东西吗?要是能够随便串通,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早已经跟云别尘一样的待遇了……

    对着一大群九级巅峰玄兽去串通?这哪里是串通?分明是去送饭玄兽们刚刚打了一架,体力损耗不小一个个肚子正瘪着呢老子还没活够呢刚刚从包围圈里逃出来差点被撕碎,还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