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绝杀!余波!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厉绝天,是本座要杀你”黑袍人就在空中站着,沉凝的出声然后一只脚伸出,就从几十丈的高空,如同走楼梯一般,倒背着双手,微微仰着头,一步一步的迈了下来

    众人骇然大惊

    凌空虚度,如履平地

    就算是天罚兽王,那位飞行的兽王鹤冲霄,也绝计没有这样神妙的本事啊这个人的玄功,显然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高深地步……

    厉绝天眼神一黯,扑通一声跌倒在地他本就是回光返照一般跳了起来,现在看到这一手惊世骇俗的旷世神功,纵然是自己全胜之时也是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眼前这个人,只怕比天罚的梅尊者还要可怕可怕得多

    厉绝天彻底的失去了斗志他低着头,只是低低的问了一句:“为何?”

    “为何?你也要问理由吗?你不是总说什么拳头大就是道理大吗?”神秘的黑袍人冷哼了一声,道:“有些人,是你不能得罪的你得罪不起惹怒了,你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明白吗?”

    “明白了”厉绝天苍凉的抬起头,低沉地道:“我不奢望能够活下去,但我想知道,我到底得罪了谁?”

    “你得罪了谁?”神秘的黑袍人一声冷笑,道:“你可知道,天罚的玄兽,为何会破坏你的计划,为何不攻击你们一心想要陷害的人?难道,近日来那么多不合情理的事情你完全不觉得奇怪吗?”

    “是你原来是你不让玄兽潮攻击君无意的”厉绝天心中灵光一闪,顿时猜了出来,却又自己都不敢相信,张口结舌的道:“君家?你竟然是为了君家?”

    这句话一出来,顿时全场所有人都是一阵大哗这其中,甚至包括君家的君无意同样也是嘴巴张得大大的:我们君家,何时有了这么一个大大的靠山?怎地我却不知道?

    但其他的人看向君无意的眼神,却只有一种:艳慕

    太嫉妒了,原来一向低调的君家的身后,居然还隐藏着这么一位惊天动地的人物看来,以后万万不要轻易招惹君家啊……惹不起呀……

    “君家,呵呵,的确不是你小小的厉绝天可以招惹的本座绝迹人间二十年,却意外造成了许多的不幸,也造就了许多如你一般不自量力、不知所谓的井底之蛙”

    神秘的黑袍人说完,眼神锋锐的一斜,看向风雪银城的几个人,萧布雨等人突然没来由的觉得浑身一凉脸色大变

    黑袍人冷冰冰的笑了两声,道:“至于你们……不必惊慌,只要你们不要再让老夫不高兴,老夫也没多大兴趣找你们麻烦冤有头,债有主;哈哈……”一声阴恻恻的长笑,黑衣蒙面人意味深长的看了萧布雨他们一眼,目中分明有警告

    萧布雨勉强一笑,道:“阁下恩怨分明,萧某佩服”

    黑袍人哼了一声,道:“恩怨分明么?也不见得嘿嘿,且看我玩个小把戏……”

    他就这么站在虚空之中,一动不动,一团漆黑的火焰却从他的身上冒了出来,忽的一声将厉绝天的身体包裹在了里面

    黑袍人呵呵笑了笑,若无其事的道:“厉绝天,若是作为至尊,你很失败,但若是作为至尊中的败类来说,你无疑是很成功的……”

    模模糊糊之中,众人似乎听到,这位曾经风光无限的第二至尊出了一声短促惊恐的惨嚎……

    然后,黑袍人似乎手一招,捡起了什么东西,接着金光一闪,两柄飞刀落到了他的手里;就在这时,梅尊者突然大呼一声:“慢”她已经看了出来,那黑袍人拿在手中的,正是豹王玄丹

    但她喊出这一声之后,却突然醒悟:这玄丹本在厉绝天身体里面,为何却突然被取了出来,到了这黑袍人的手中?难道……

    黑袍人哼了一声,竟不理她,锋锐的眼神四周看了一眼,似乎在警告,似乎在告别,又似乎是……意味深长

    然后他一转身,一步迈了出去,随着这一步的迈出,他的整个人突然消失了

    就这么消失了

    就像是在空中在他的面前有一道无形的门,他一步迈进去,然后门就再度消失了……然后这么世界所有人就都看不见他了……

    可……这怎么可能?

    全场数万人兽,集体失声一片静寂,落针可闻

    雷暴雨布狂风两人对望一眼,均看到对方眼中的惊骇良久,突然有人叫了起来:“厉绝天他……”

    众人一惊,围上去一看,只见原本厉绝天站立的地方,已经什么都没有,唯有留下了一小撮灰白色的骨灰……

    绝天至尊厉绝天已经随着那黑色的诡异火焰燃烧了眨眨眼的功夫,竟然已经变成了这样一堆小小的骨灰

    这是什么样的功夫……

    甚至连梅尊者也震惊得瞪大了眼睛,连蛇王来到她的面前也没有觉

    “老大……”蛇王有些腼腆的看了看她,道:“刚才那个人,他的……他的屁股好大……”

    梅尊者一惊,问道:“什么?”

    屁股好大……梅尊者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打趣地道:“蛇王,那可是一个男人,你关注他的屁股干什么?”

    蛇王顿时满脸通红,嗔了一声,扭过身去梅尊者似乎笑了笑,就不再想这件事情,只是在一个劲的纳闷,这位神秘的黑袍人,究竟是什么来历?

    在自己的记忆之中,好像从来没有这样一位强者的印象,而这个人既然身负如此惊世骇俗的神功,又怎么会是籍籍无名之辈?想破了脑袋也没有想出来,不由得一时间有些茫然

    但她却无论如何都想不到,这位突然出现震慑了全场的神秘的高人,竟然就是刚才还被自己狠狠地打屁股的君莫邪

    而蛇王芊寻之所以一眼就看出来这人的屁股有异于常人,正是因为被梅尊者自己打的——被打的肿了一倍还要多,怎能没异常?

    梅尊者出战之后围拢君莫邪的天地囚笼之力也就消失了,君莫邪终于恢复了行动的能力,趁着众人都在关注四大至尊与梅尊者的战斗,迫不及待的活动了一下,悄无声息的遁进了鸿钧塔里面第一件事就是毛急火燎地在自己屁股上揉了揉

    实在是太疼了,尤其又是在那么不雅的部位……

    但随即见到厉绝天等四人败,君莫邪没想到这事情生的这么快,就算是运起了开天造化功,但屁股上的肿终究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消除,没奈何之下便拖着累累赘赘的屁股窜了出去三言两语之间就赶紧的干掉了厉绝天,然后接着慌慌忙忙的逃走了

    但也因此被蛇王这位眼睛锐利的小姑娘看出了屁股的异常

    君莫邪也没有想到自己的这一次强势出现,在众位高手之间留下了一个难以磨灭的印象对在场的大多数人来说,除了有数的几位至尊和神玄之外,天玄地玄也只是少数,大部分人都在金玄玉玄的层次

    这样的层次,在一般的世俗界来说,已经可以算是高手;但在今日,却实实在在的沦为了蝼蚁名副其实的蝼蚁

    前前后后出来的强者,每一个都是传说,每一个人都是他们需要仰望的角色初到天南城,再见到几位至尊之后,就已经觉得高不可攀,不虚此行

    但是现在,四位至尊联手,居然还在别人手下败下阵来

    而且两位前至尊同时出现,惊天动地两剑客,暴雨狂风双至尊这是何等响亮的名字,却原来是去遁世仙宫做了护法……

    到这里,众人面前蓦然的出现了一个遁世仙宫,而这个名字,绝大多数的人都是第一次听见在此之前,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传说流传下来,这就加让众人纳闷不已

    这一份神秘,是让众人觉得如同是云里雾里,虽然不了解,但却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遁世仙宫,绝对是世间最为巅峰的力量这一点,从厉绝天的态度上就能够看得出来而且,两位前至尊只是遁世仙宫的护法,这又说明了什么?

    当然,那位能够力敌四位至尊而且获胜的梅尊者,在众人眼中,加是天下第一高手的化身

    但没想到在这等关头,又出来了一个至为神秘的黑袍人,这个人竟然看起来比那位梅尊者还要厉害,而且弹指之间就灭杀了绝天至尊厉绝天

    这些事情在极短的时间里相继出现,一次又一次的冲击着众人的心理承受力,几乎让人目不暇接

    一山有一山高哇

    几乎在同时,所有人的心里,都是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之前无论是流浪江湖,或者是隐居山林,又或者是世家大族的人,此刻唯一感到的,就是震惊,还有对自己之前为自己的身份沾沾自喜、骄傲满足的心态感到了羞愧

    在这些人面前,自己究竟算得了什么?似乎……连笑话都谈不上

    自己还真是……井底之蛙啊

    还有一件事就是,在场的各大家族中人,大家在今日之前,对血魂山庄厉绝天与厉腾云父子二人阴谋对付君无意的事,除了极少数人之外,大部分都是明里暗里的参与了,最多也就只能做到不闻不问

    但是现在,君家咸鱼翻身,不仅没有死人,而且这位出来的神秘人,很明显的就是君家的后台这是什么概念?

    连雷暴雨和布狂风都不敢招惹的人,连梅尊者都有顾忌得人,竟然是大家一致陷害的君家的后台

    这样的念头一冒出来,顿时人人都是有些恐慌

    若是……君家要报复可怎么办?

    顿时,人人心中都冒出了一个念头:一定,要与君家交好回去之后,将立即向家族回报此事,尽快的拿出一个章程,然后赶赴天香城,争取在第一时间得到君家的好感……

    千万不要报复我们呀……你们这样的实力,我们可惹不起

    当然,还有不少脸皮比较厚的,现在就开始了和君无意套交情,一时间的思索之后,君三爷的身边,立即苍蝇一般围上了一大群人

    各种讨好的话语接连不断而来,而各种各样的夸赞马屁奉承也是如同长江大河绵绵不休滔滔不绝的灌进了君无意的耳朵,听的性情耿直的君无意君三爷头大如斗,却还不得不小心应付

    不得不说,这样的震撼性的消息一旦传出去,必然会造成一番巨大的震撼君家的地位和安全,现在就可以很有把握地说,雷打不动了

    没有人愿意冒着惹怒这一位级强者的危险,去对付君家无论是谁,都是一样

    最惶恐的,却是风雪银城萧家的人,萧布雨面沉如水,突然感到了巨大的压力以风雪银城的力量,是不是能够承受那位神秘人的报复?这真是说不准的事

    虽然那人说冤有头债有主,但警告的意味和仇恨的味道,以萧布雨数十年的阅历,又岂能听不出来?现在的形势是,那神秘人希望有君无意自己去讨回公道,这一层意思,所有人都是听了出来

    但问题就在,若是君无意寻仇,萧家该当如何?若是一不小心把君无意干掉了,那么“冤有头债有主”这句话同样生效就轮到了那位神秘人亲自出马了……

    但,面对君无意这样的大仇,难道还得像是哄宝宝一般捧在手心怕掉了,含在嘴里怕化了一般小心呵护吗?

    这他**的叫什么事啊

    萧寒看着正被围绕中的君无意,突然觉得心里憋闷的像要死去一般的难受这个死敌,这个自己切齿痛恨,梦寐以求想要杀死的人,这个在此之前在自己心里只是一个玩具一般的仇家,如今,居然到了如此风光的时候

    自己就算在想对付他,家族也势必会再三考虑,就算没有城主的严厉命令,家族恐怕也不会为了自己去得罪那个神秘的黑袍人

    那么,自己该怎么办?瑶儿……那是我的我的

    萧寒眼中一片狂乱,突然身子摇摇欲坠,哇的一声,吐出了一大口鲜血……他倔强的站着,眼神一瞬不瞬的看着君无意,越来越是阴寒,越来越是疯狂

    君无意,我不管你有什么靠山,我也要杀你我必杀你

    半空中一声长啸,鹤冲霄一松手,厉腾云残缺的身子在一片惊呼之中摔了下来,从一百多米高的地方,摔了下来

    下面的人轰的一声,四散躲出去,空出来了一大片空地

    若是在此之前,厉腾云摔下来,恐怕最少会有一千人抢着上前去接,但是现在,厉腾云明显已经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敢接?谁肯接?

    啪

    厉腾云的身子重重地摔在石头的地面上,溅出来一大片的血水,整个人已经变成了一堆肉泥一条手臂甚至摔碎了,骨头都飞了出去,还连着手指……

    这凄惨的一幕,让众人都是心中怦怦乱跳

    梅尊者大袖一挥,转身而去,喝道:“今日条件,诸位牢记;就此告辞,后会有期”

    她虽然没有指名道姓,没有对着任何人去说,但雷暴雨与布狂风两人却知道,这几句话是对自己两人说的肃容道:“尊者放心,大丈夫一言九鼎,既然败了,那便要接受失败的后果,决不食言”

    梅尊者嘿嘿冷笑,道:“谁敢食言?”威胁之意溢于言表、

    雷暴雨两人相视苦笑

    梅尊者再将目光转回去,却现自己原本站立的地方,果然已经失去了君莫邪的影子,看来自己一旦消除了天地囚笼的力量,这家伙就老鼠一样的溜走了……

    想了一想,突然直接转身,向君无意走来,围绕着君无意的众人见她黑袍飘飘的过来,如见鬼魅,纷纷避让的远远的

    君无意终于松了一口气,感到自己身上都出了汗,面对刀山剑林尸山血海都不变色的他,面对着如潮的阿谀奉承,却感到自己几乎喘不过气来

    短短的时间里,应付着这些原本不将自己看在眼中的人,竟然感觉比打了一仗还要累

    见梅尊者过来,君无意含笑拱手:“尊者前来,有何见教?”

    “令侄骨骼清奇,天赋甚好”梅尊者也不拐弯抹角,直接挑明:“本尊欲收他为徒,君将军意下如何?”

    君无意虽然早有准备,猜到了她的来意,但一听到这句话,还是禁不住心中一愣,接着便是一喜,但想起君莫邪的怪脾气,还是笑道:“尊者看上了这小子,乃是这小子的福气,君某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不过我君家一向开明,而莫邪一向颇为自律,而且,自己很有主见;梅尊者若是真要此意,只要莫邪自己同意,我君家绝无问题”

    “颇为自律……”梅尊者似乎是愣了一下,似乎对这句话感到很有些不理解,语气之中,还有明显可以听得出来的匪夷所思的意思,接着似乎是咬了咬牙,呵呵笑道:“不错不错,很好,嗯,颇为自律……就好啊……”

    心中却想骂人,那卑鄙无耻的小子的所作所为,居然也能称得上‘颇为自律’?这话真是从何说起

    “既然如此,我自有办法”梅尊者心中有些鄙视,这位统兵的大将军,居然也会睁着眼睛说瞎话……就您那侄子,亏你还夸得天花乱坠的……

    “但不知令侄何在?”梅尊者很是庄严肃穆,只因为她已经快要忍不住大骂眼前的这位传说中一向‘敦厚果决’的血衣大将一顿了,所以强行压下脾气吗,要不然就要大骂出口……

    “莫邪他……咦?”君无意一言出口这才想了起来:“莫邪刚才不是还在您身边吗?”

    “嗯,刚才我出去迎战,回来之后令侄就不在那里了”梅尊者脸不红气不喘的道:“我与令侄,相谈甚欢啊……”

    就在两人说着话的同时,雷暴雨与布狂风已经安排了所有人员的撤离,看到梅尊者这位大煞星在与君无意‘相谈甚欢’,所有人都是有些噤若寒蝉,对君家又添了一份艳慕不敢打搅,纷纷悄无声息的离去,此时,山头上已经空阔了一大半

    天罚森林方面,玄兽们也早已撤退完毕,只留下几位兽王正在看着梅尊者这边,很是关切

    声音渐渐远去,山林之间的山地又恢复了清幽平静,雷暴雨一声轻笑,抱拳道:“梅尊者,诸位兽王,我们山高水长,后会有期我兄弟二人就此告辞,回宫复命去了”

    梅尊者微微颔,正要说话,突然身后一个雄壮的身子冲了出来,大喝道:“遁世仙宫紫金护法,好了不起吃我一拳再走也不迟”

    同时天上风声飒飒,接着便成了一片雷云风暴一般,落了下来一个尖锐的声音,带着铿锵凌厉的杀伐之气,大喝道:“本座也来领教领教遁世仙宫紫金护法的厉害”

    熊王熊开山,鹤王鹤冲霄

    在场所有人都知道,两王并不是要将雷暴雨和布狂风留下或者杀死;他们只是要引争议下次,自己的玄功与传说之中的遁世仙宫紫金护法相比,能差了多少?

    或者说,天罚森林的下属力量,与遁世仙宫相比如何?

    听说了雷暴雨那一句莫名其妙的话之后,雷暴雨与布狂风同时有了这个念头,这时见到雷暴雨和布狂风就要告辞,哪里会放过这个机会?

    一声清啸,一个窈窕曼妙的身影一旋而出,蛇王芊寻同时出手

    雷暴雨与布狂风两人相视一笑,未见两人如何动作,腰间的紫金宝剑似乎也是一动未动,但两道耀眼的精芒闪过之后,突然漫空之中星星点点倾盆而下,似乎是突然之间下起了暴雨;与此同时,“呜——”的一声怪响,就像是骤然之间狂风大作,飞沙走石,翻江倒海

    三大兽王的攻击虽然犀利,但一下子陷入这暴雨狂风之中,竟然举步维艰

    惊天动地两剑客,暴雨狂风双至尊雷暴雨与布狂风不愧是上一辈的至尊人物,玄功身后之极,两人之间的配合那也是天衣无缝,而且,威力倍增

    一声清响,鹤冲霄冲霄而起,哈哈大笑,赞道:“果然不愧暴雨狂风的尊号,佩服佩服”

    一声清啸,似是在布狂风口中,道:“天罚森林,果然名不虚传,五年之后,我等自会相见告辞”

    说道那最后的“告辞”二字,声音已经远在一里地之外

    五人只是交换了一招,便已经各自撤退,表面上看来五人,二对三,似乎是平分秋色;但三大兽王心知肚明主动权在对方的手里

    遁世仙宫,果然厉害

    三人都是有些吃惊,但梅尊者早已料到了他们这一战的结局,丝毫不以为意,皱着眉头,踱着步子,心中只是在考虑:君莫邪那个小王八蛋,到底逃到哪里去了?为何用神识搜索也不能搜索的到?这是何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