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章 混沌火的反噬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帐篷中管清寒以手支颐,怔怔地看着面前跳动的烛光,悠悠的叹了一口气

    “管姐姐,你在想莫邪哥哥吗?”独孤小艺悄悄地坐在一边,几天不见,这个天真明媚的少女明显消瘦了一些,而且,脸上眼中,也莫名的多出来了几分心事

    她说完了这句话,莫名的一惊,自己到底是希望清寒姐姐的答案是肯定的还是否定的呢?想到,自己叫管清寒管姐姐,叫君莫邪莫邪哥哥,那岂不是隐隐地把他们配成了一对?急忙改口道:“……额,你难道真正在想……莫邪吗?”

    管清寒转身,温婉的笑了笑,道:“小艺,为何这么问?你希望我的答案是什么?”

    独孤小艺撅着嘴道:“肯定是啦……君三叔要将你们配成一对,你不想他还会想谁?当初谁也不看好他,只有我选定了他,为什么现在所有人都来抢他……”说完了这句话突然心中一阵由衷的委屈,眼圈就红了起来

    管清寒明眸闪动,道:“小艺妹妹……你放心……不过他出去这么长时间没回来,确实让人挺……担心的,就是嫂子担心小叔子的那种亲人之间的担心,真不是为了别的”

    独孤小艺嘴巴撅的高了,道:“可你现在不是他嫂子了……你们是亲人,近水楼台的……当然不用多想哼……这家伙随随便便就搞失踪,等他回来,我一定要好好的……”

    突然眼珠一转,想起来了一个绝妙的主意,顿时停住了说话,脸上却霞飞一般红了起来越想越是坐不住,扭扭捏捏的居然局促了一会,急忙站起身来道:“我……我先出去……有点事”一边说一边飞也似的奔了出去

    管清寒疑惑的看着她匆匆忙忙的背影,终于忍不住轻笑了一声,一笑之余又沉浸在自己的心事中,又是叹了口气,迷惘的看着烛光,喃喃地道:“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我……真是……冤孽……”

    就在所有人都在为君莫邪担心的时候,君大少刻下也正是陷入了巨大的危机之中

    他这一次冒险使用混沌火对付厉绝天,虽然一击得手,效果是好的让他自己都不能相信,竟然轻而易举地将厉绝天这位第二至尊一举化作了一片灰烬,可是得手之余,那来自混沌火的反噬,却也让君莫邪自己也是生不如死

    在他出手击杀厉绝天的时候厉绝天自己固然已经完全没有还手之力但君莫邪清楚的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始终处于在场的那三位最强巅峰强者的密切关注之中

    梅尊者,雷暴雨,布狂风

    那时要击杀只余最后一线生机的厉绝天确实不算什么难事,但难就难在,自己必须要在众目睽睽之下击杀厉绝天,这样的做法却有随时有暴露自己真正身份的极大弊端只要自己的手段有任何一点不符合自己所扮演的‘级强者’身份,那么,这三人将会毫不犹豫的出手,将自己的身份彻底揭露出来

    到那时,君家便会面临真正的灭顶之灾而且还是绝对没有任何解救办法的那种

    但任何有效手段,都有不小的暴露危险,所以君莫邪终于还是冒险选择了混沌火为了永除血魂山庄这个后患,君莫邪豁了出去

    大少虽然早有准备来承受混沌火的反噬,但却没有想到,混沌火的反噬来得如此的迅,而且还是如此的激烈竟然让他坚韧无比的神经,也几乎承受不了

    君莫邪一向自诩自己骨头很硬,最起码在这世上,相信任何刑罚也不要想让自己说出自己不想说的事情他完全有把握撑得过一切的酷刑最多一死而已前世抗刑讯训练的时候,他就曾经将所有的刑罚全部熬了过去

    在他的一身傲骨之下,任何刑罚,都不过是人生体验而已

    所以君莫邪一向不将任何**方面或者精神方面的痛苦看在眼中所以他为人处事随心所欲,想怎样就怎样,嬉笑怒骂游戏人生也好,横眉冷对冰霜孤僻也罢,我怎么高兴,就怎么做

    因为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了我畏惧、恐怖、忌惮的东西所以他以纨绔之身对着皇帝陛下也可以谈笑自若,以玉玄修为对着至尊仍然敢肆无忌惮的破口大骂

    你能把我怎么样?

    就算你真能把我怎么样,那又如何?

    世间最极端的痛苦我都承受过了,而且我连死都不怕,我还会怕什么呢?

    就像装逼,也是需要有实力的有实力有良好的心理素质那才叫装逼,没有实力,没有良好的心理素质,想要装逼只能是一个笑话

    一个***下到县市或者普通群众之间,绝对可以尽情的装逼;一个亿万富豪也可以在中产阶级和贫苦大众面前为所欲为的装逼,他们完全没有任何顾忌

    为什么?

    因为没有人能威胁到他们,他们一点也不害怕,就算是吹牛,也不必担心能把牛皮吹破

    但,一个乞丐能在李嘉诚面前装逼吗?那却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君莫邪的强势装逼,自然是加的有资本我什么都不怕,什么都不在乎,为什么不能?我有鸿钧塔,就算是全天下的高手一起上也杀不了我,我有这么强大的靠山我为什么不能装逼?

    我练功的进境到现在三个月的时间比得上别人十几年的苦修,我有这么雄厚的本钱,我为何不能装逼?我说自己是这世界上第二天才,那么,谁敢说自己是第一?

    所以君莫邪一直很狂很傲,一直斜眼看天下人,他甚至觉得天上地下,再也没有可以威胁到自己的存在了,没有自己需要害怕的东西,不需要有任何的顾忌

    但现在他知道他错了

    而且错的很离谱

    因为……有些痛苦,是连灵魂都无法承受的,不要说是活生生的人

    **的痛苦,哪怕是断手断脚,刮骨疗毒,君莫邪自认自己绝对可以坦然笑对,但灵魂方面的痛苦,却是连大罗金仙都能够折磨崩溃的

    比如现在——

    混沌火的反噬

    现在的他,正在鸿钧塔中那浓厚到极点的天地灵气包裹之中,痛苦地抱着头翻滚着……

    他万万没有想到,混沌火的反噬,会霸道到了这种地步

    有些事,真正是不该尝试的,纵然你有不得不冒险的理由……

    在混沌火最初出去攻击的时候君莫邪全无半点不舒服的感觉,甚至还感到了一种若有若无、飘飘欲仙的爽快但,就在灭杀了厉绝天,将混沌火再度收进体内的那一刹那,君莫邪突然感到,自己的世界完全颠覆

    包括灵魂世界、意识世界

    这种强烈到极点的极度痛苦,就连鸿钧塔之中那能够治疗任何伤痛的天地灵气,对此完完全全的没有任何作用

    因为,混沌火,乃是天地最本源的火之存在

    这一刻,正在燃烧灵魂最核心的那一部分……

    君莫邪痛苦万状的咬牙死挺着脸上肌肉已经彻底的痉挛扭曲,只感觉自己的灵魂在一寸寸的被抽离,然后一寸寸的燃烧迨尽,似乎在自己心脏的内心,有一把细细的火焰在不紧不慢的点滴燃烧,燃烧着自己的脆弱的心脏,慢慢的烤焦,慢慢的烤熟,却还让自己活着,清晰的体会这一最残酷最无法负荷的酷刑……

    又仿佛自己的大脑脑浆之中,原本就有一团早已熄灭的烈火,突然再度死灰复燃,而且缓缓的燃烧,从慢到快,直到自己的脑浆也在自己的脑海中沸腾了起来,

    却还有意识……

    尤其是痛觉神经,这一刻相当于放大了千万倍

    身上的黑袍卷成一团塞在嘴里,已经嚼的稀烂,他想晕过去,却又不敢因为晕过去没有了意识,自己或者就会被这天地本源之火的反噬燃烧得跟厉绝天一样

    那样就是名副其实的作法自毙了

    所以他此刻唯一能作的也就只有死撑而已死死地支撑着灵台之中的最后一点清明一旦这一点清明消失,君莫邪便也就彻底不存在这个世界

    而且还是不存在于任何世界

    相比较于混沌火的燃烧,什么老虎凳辣椒水二十根指头插带毒的竹签……这一类的刑罚,简直都成了毛毛雨

    或者说,那些是被蚊子咬了一口的话,这次的反噬就是生生被砸碎了一条腿对比的悬殊,就是这样的巨大

    汗水从身上如小河一般流出来,然后接着蒸掉,变成一团雾气

    “啊——”君莫邪仰天长啸,直挺挺的站了起来,接着又直挺挺的后仰倒了下去,浑身僵直如同僵尸,接着身子在地上极度扭曲着,早已违反了任何人体极限的扭曲……

    这样的痛苦,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

    混沌火黝黑的火焰,在造化炉下面欢快的跳跃,似乎在为君莫邪受到的痛苦而喝彩……

    唯有开天造化功在执着的运行着在君莫邪的经脉之中一遍一遍的流淌,鸿钧塔之中浓厚的灵气,鲸吞一般倒灌入他的经脉之中,一遍又一遍地洗刷着他的经脉中的杂质,这一次的输入量,远远过了以往任何一次,甚至能够比得上以往输入身体的灵气的总和

    半空中浓郁的乳白色灵气,就像是遭受到一个强劲的漩涡吸取一般,不停地出咻咻声音,源源不断、绵绵不绝地冲进君莫邪的体内,前仆后继,仿佛永远没有尽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