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管清寒的选择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帐中的两人几乎已经是全盘的赤身**,坦诚相见看这样子,明显是君莫邪这厮在用强而独孤小艺抵死不从,才会形成这样的“尴尬”场面

    管清寒本来跟独孤小艺在一起,但独孤小艺鬼鬼祟祟的拿出来一杆玉箫,说道是请管清寒品评一下,管清寒这辈子最大的兴趣就是箫艺,自然是欣然从命,接了过来

    还未来得及品评,独孤小艺突然又捂着肚子说要去方便一下,然后就迫不及待的窜出了帐篷管清寒不疑有他,再者见到独孤小艺满脸通红,似乎已经憋得受不了了,也就啐了一声,任凭她去了,自己拿着玉箫,细细的看了几眼,然后试试音色等着独孤小艺归来

    但一等二等不见回来,三等四等不见踪影,管清寒不禁慢慢的担心了起来,终于出来寻找问到沿途的士兵可曾见到独孤小姐?士兵随手一指

    管清寒一路打听,才知道独孤小艺飞也似地钻进了君莫邪的帐篷不禁又是好笑又是好气还有一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

    自己刚才明明提议一会两人做伴同时来看看这个家伙,想不到独孤小艺居然用这种方法撇下自己一个人先跑了过来

    既然在君莫邪这里,想必也出不了什么事所以管清寒到了帐篷门前,迟疑了一下,就想直接回去了,可接着意外地听到里面似乎有什么异常情况,独孤小艺居然叫起来了救命……

    这还了得?管清寒想起君莫邪几个月之前的纨绔形象,心中顿时一阵打鼓:难道?

    独孤小艺叫声越来越是凄厉,而且还哭出声来,管清寒终于将心一横,闯了进来

    哪里知道闯进来之后,居然看到了这么一副尴尬场面

    管清寒顿时觉得自己心中的有一根什么东西断了,啥时间竟然万念俱灰,眼泪也夺眶而出:“君莫邪,你太令我失望了”

    无论管清寒感觉如何,但现在的君莫邪已经失去了理智根本听不见她说了什么,就算听见了,也不明白,不会去理会

    “管姐姐,你快救我呜呜……”独孤小艺哭着央求,梨花带雨一般,又委屈又可怜

    管清寒大怒:“你这畜生,还不放手”说着就冲了上去,要将君莫邪推到一边,但她使尽了力气,竟然也是推不动

    在君莫邪身下的独孤小艺好不容易屈起腿用力的一蹬,管清寒配合着,使出自己全身功力一掀,君莫邪整个身体终于被推到了一边,露出了独孤小艺的一半身躯晶莹雪白,上面开满了点点梅花,却是独孤小艺娇嫩的皮肤在君莫邪的肆虐之下,出现的吻痕

    这还是君莫邪现在神志迷糊不知道运用本身功力,否则,就算是再来十个管清寒,那也是无济于事

    独孤小艺又羞又怕,抓住这个机会一骨碌爬了起来,扑到管清寒怀里,放声大哭

    “到底是怎么回事?”管清寒急忙抓过旁边君莫邪的披风,遮住了她的娇躯

    独孤小艺还未来得及说话,后面君莫邪又恶狼一般的扑了上来

    独孤小艺一声惊叫,惊慌失措之下,裹紧了披风,连滚带爬的逃了出去,小丫头今天可是真正地吓坏了……

    君莫邪正处箭在弦上的微妙时刻,却突然失去了目标哪里肯忍受,也根本不知道眼前的女子已经换了个人,一个虎扑,抱了过来

    管清寒气得娇躯颤抖,厉声叱道:“君莫邪你疯了你还想把我……”话还未说完,突然才看到君莫邪满脸通红,双眼通红,眼神迷乱,浑然没有了以往的清明,明显就是丧失了理智的样子,不由得心中一震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管清寒虽然黄花闺女之身,但她毕竟年龄大了些,懂得的也要比独孤小艺多得多她刚进来的时候虽没有注意,但现在却已经看出了异常,而且也猜出了君莫邪到底是怎么回事

    *药

    而且看样子还是极为凶猛的*药否则,绝不会如此

    管清寒本想拔剑吓唬一下君莫邪,但这么一犹豫,就晚了一步,君莫邪如狼似虎的扑上来,一把就抱住了她,紧接着,一张大嘴就径自吻了过来……

    管清寒此刻是又疑又羞又急,拼命推搡,但她的力气那里比得上君莫邪这个大男人?再说了,管清寒看到君莫邪明显是中了暗算的样子,心中也是不忍,竟然不知如何是好

    以君莫邪现在的样子,若是自己出去了他若是得不到……泄,这种狂猛的药力……他如何承受得了?脑子被烧坏是肯定的,甚至还可能有性命之虞

    管清寒虽然平常冷着脸,冰霜一般,对君莫邪是从来都没有好脸色,但毕竟是自己的小叔子,是君家唯一的后人再者,前段时间君莫邪为了自己所受委屈,那一怒之下敢于与天下为敌的样子,至今仍深深的刻在她的脑海里

    寂寞了二十多年的芳心,也曾因此而悸动对自己如此多情多义的一个优秀少年郎,难道我就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就这么被折磨?而且,还会有异常严重的后果……

    君莫邪为了自己,敢与在当时来说,在整个天下也如日中天的血魂山庄作对毫不退缩那么,自己如何才能报答这一份深情厚谊?

    君家为了自己,在自己的家族都不管不问甚至要将自己送出去的情况下,却做好了不惜玉石俱焚的准备,也要保护自己自己难道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君家唯一的后人被*药折磨?

    甚至就在天南的这几天,义父君无意,就为了自己的事情,被血魂山庄百般为难,甚至诡计陷害险死还生,若不是有人暗中施以援手相助,那就会全无侥幸的战死在这里

    而这一切,也尽都是为了自己

    如今君莫邪中了yin毒,自己……真的能够一走了之吗?

    君莫邪自从自己来到君家,就对自己有好感,甚至,之前也借着纨绔的面目,或是真,或是假的对自己表露过心意最近才知道,他之前的那种面目完全是故意伪装出来的,那么,他为什么那样子?为什么在那种时候对自己表白?

    如今想来,格外的难得这样的心意,难道自己真正的全然无动于衷吗?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相比较于君莫邪的天纵之才,所谓的一般世家才俊又算得了什么?现在自己已经是自由之身,但……

    一时间,管清寒心中心潮起伏,竟然痴了一般

    不得不说,所谓君莫邪的‘一往情深’,就完全是管清寒自己单方面一相情愿的美好误会而已原因无他,此莫邪非彼莫邪啊身体虽然一样,但其中的灵魂,却已经是完完整整的换成了另一个人在此之前,前莫邪所做的所有事情,统统不能算在现在的君莫邪身上

    就现在而言,貌似连身体都不一样了

    现在的君莫邪,不可否认的,对管清寒也有某种程度的好感,但这位冷血的杀手的感情,还远远没有炽热起来,远远没有到能够谈婚论嫁的地步

    甚至可以这么说,以君莫邪现在的脾性,虽然浪荡不羁,虽然肆无忌惮,虽然横行无忌,但对感情上,他却永远不会主动去表白什么若非有女子主动倒追或者老爷子强迫安排婚事,甚至,他都有一种独身到老的可能

    因为,现在的君莫邪的思想观念,还是前世做杀手之王的观念;成家,对一位杀手来说,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奢侈事情

    就在管清寒迟疑迷惘之间,只觉的胸前一凉,身上衣服已经被君莫邪粗鲁的撕开她一惊之下看向君莫邪那一双也已经被**燃烧的眸子,突然之间心中柔情涌动……

    罢了罢了……

    就让我用这一生,来报答君家对我的莫大恩情管清寒悄然的闭上眼睛,两行清泪顺着如玉的脸颊缓缓流下……

    她已经放弃了抵抗……

    但君莫邪却没有意识到,他仍在药力的促使下,攻城略地,没有意识到,自己怀抱中的人儿,已经不是那位始作俑者了……

    大帐之中,顿时春色无边粗重的喘息声,强抑着痛苦的呻吟声,不断地响起……

    ……………………

    小丫头惊慌失措,一溜烟的逃到了自己帐篷里,换过一身衣服,休息了一会才惊魂初定,犹自觉得自己脸上身上一阵阵的烧,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我的天哪独孤小艺拍拍自己胸口,犹有余悸想起君莫些那副狰狞样子,简直像是要吃人,要生吞活剥一般的将自己吞下肚去

    想起君莫邪在自己身上脸上的狂吻,那双散着无限热力的大手在自己身上游走抚摸,简直是每一个地方,包括最隐秘的地方……也没有放过独孤小艺就羞得无地自容,脸红的想要着火

    多亏了管姐姐啊……

    啊管姐姐

    独孤小艺一下子站了起来,美眸睁到了最大限度,我倒是逃出来了,可怎么把管姐姐给忘了?莫邪哥哥已经吃了煮熟饭的药啊,万一他要是伤害了管姐姐……岂不让管姐姐吃很大的苦头?那岂不是自己的罪过?

    独孤小艺越想越是不安,再度旋风一般从自己帐篷里冲了出去,不管不顾的展开轻身功夫,向着君无意的帅帐一路狂奔而去

    君无意、鹰搏空和东方三兄弟正在商议撤兵之事,只见帐篷门一掀,独孤小艺上气不接下气的冲了进来:“君三叔……咳咳咳……莫邪哥哥出事了,就在他的帐篷里……您老人家快去看看,要是去晚了,管姐姐就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