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章 雷霆震怒

    [2ydu.com(爱阅读的卡姆)]    小丫头一路奔来着急之下,气息忘了调匀,正是上气不接下气之际,勉强前言不搭后语的将这些话说完,词不达意的表达了一下事情的急迫,就张着小嘴吐着舌头大喘气,两只小手撑在膝盖上,累得香汗淋漓,直不起腰来

    “到底出了什么事?”君无意大惊失色,刷的站了起来其余四人也纷纷将眼睛看向独孤小艺,带着探询之色

    “……快……去……”独孤小艺呛咳着,着急的挥挥手,有气无力

    “走”一声走字出口,五个人同时飞一般的没了踪影

    独孤小艺喘了一会,这才手麻脚颤的向着那边走了过去,小丫头也很担心,不知道他们俩如何了?不会出什么事情?

    真是可恶啊

    那家伙明明说吃了这东西不要紧的但莫邪哥哥为什么看起来那么的难受啊?好象全无理智的样子要是因此而真出了什么事情……我的天哪……

    君无意五人都是当世高手,这一点点距离,自然是眨眼就到其中尤以鹰搏空的轻功最为高明,远远的领先

    等君无意四人赶到君莫邪的帐篷外面的时候,却见到鹰搏空鹰大至尊满脸的怪异站得远远的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不说进去,也不说离开,这什么意思呢?

    见四人心急之下就要往里闯,鹰搏空急忙一个闪身拦住了四人:“别进去”

    “为何?”四人同时出口但不用鹰搏空回答,这四位大人立刻就明白了为何帐篷里面的动静并不小,四人尽都是过来人,哪里还有听不出来的道理,顿时人人都是一脸黑线

    君无意抬头看看天上大大的太阳,红着脸叹了口气,自己这个侄子,行事可真是太荒唐了……

    这样想着,君大帅一声大喝:“所有人听令,立即全员出来,拉到城中大操场上去操练在半柱香的时间内,若是有谁不到,军法从事,决不姑息”

    一声令下,顿时军号大响,所有人屁滚尿流的赶去大校场不敢有半点延误

    鹰搏空眯着眼,跟着君无意等人远远的走到一棵大树下,坐了下来,很是有些喟叹:“君三将军真是有心了,这种事还要为侄儿清场,君小子的办事排场还真不是一般的大……”

    东方问情等三人都是哈哈一笑大家都是以为君莫邪在白昼宣yin,荒唐是荒唐了一些并没有想到别的

    君无意脸一红,远远看着君莫邪的帐篷,却皱起了眉头:“这么大的动静,里面也应该听到了,怎地全无反应?军令如山,他不应该啊……”

    “嘿嘿,要是换了我,也会装作没听见,对了,莫邪还是初哥?”东方问刀猥琐的缩了缩脖子,嘿嘿笑了两声

    “你或者可以,但莫邪却应该做不出这种事,他行事素来很有分寸,我总觉得这里边有古怪,可是到底是什么古怪,我又说不上来……”君无意皱着眉头,深深沉思

    就在这时,独孤小艺也终于姗姗来迟

    见五个人表情怪异的站得远远地,独孤大小姐大为诧异,转眼一看又没有管清寒的身影,顿时就怒了

    “清寒姐姐呢?”独孤小艺紧张中带着怒意:“你们没有把她救出来吗?莫邪哥哥那边已经不正常了……很可能会出事的呀”独孤小艺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边嘟囔一边来回转圈

    “小艺,你说里面的女子是清寒?”君无意顿时脸色大变,这一惊非同小可若是里面的女子是管清寒,那事情可闹大了……

    遥遥看了一眼帐篷,怒吼一声,恨恨地道:“这个畜生竟然做出此等不知廉耻的卑鄙事情我,我饶不了他”

    君三爷口中的“畜生”,自然不会是管清寒,而是正在“施暴”的君大少爷

    但是现在,一切也都晚了

    若是现在这时候直接冲进去,管清寒……还怎么活呀?那可就不是救管清寒,而是逼人自尽了,唯有准备善后的一切事宜了,惟有希望清寒万事想开一些,千万别轻生

    一时间,君无意头大如斗

    他本以为君莫邪纵然荒唐胡闹,也未必打紧,谁还没有个年少轻狂的时候,但现在才知道事情的严重

    以管清寒的清冷矜持,怎么可能就在这大白天与君莫邪颠鸾倒凤?莫说两人远远还没到这般亲密的地步,就算是真正结成了夫妻,管清寒也绝不会在青天白日里做出这等事来

    但,现在这事却明明白白的就在自己眼前生了却又作何解释?那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管清寒是被强迫的由此一想,所有的错误,自然都要归在君莫邪身上

    所以此刻君无意君三爷怒冲冠

    天大的丑闻啊

    现在管清寒已经是自由之身的事情还未曾来得及诏告天下,若是此事一旦传扬了出去,那就是明摆着的小叔子和嫂子苟合**啊这可怎么是好?君家数十年清名,岂不就这么毁于一旦?

    “君莫邪这小畜生我我我……我非得打死他不可”君无意满脸紫涨怒不可遏“如此荒yin无耻,如此败坏门风当真……当真是该死我非打死他不可”

    此刻的君三爷简直就像是一头被困在笼子里的猛兽,来回的转圈,脸色狰狞,懊恼……

    若是这事真正传了出去,老爷子把君莫邪打断两条腿都是最轻的就算是真个打断两条腿,这事也不算完天下人最为忌讳的,就是yin戒而现在君莫邪不仅是犯了,而且侵犯的对象还是自己的嫂子……

    君无意完全可以想象自己的父亲将暴怒到什么程度

    “无意兄,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等地步,再说什么也已经晚了,若是实在不行,可以让莫邪先到我东方世家躲一躲风头,等老爷子气消了,咱们再研究”东风问情摸着胡子,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准备给自己的外甥擦屁股

    他也了解君战天君老爷子的脾气,现在的情况可是真正不容乐观不过,当事人再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外甥,东方问情焉能看着外甥受苦?小妹已经够可怜了……

    “就是,男子汉大丈夫,那个没有个三妻四妾的?玩个女人有啥了不起的?多大点事啊,至于这么剑拔弩张的吗?”

    东方问刀这句话已经是毫无立场的偏袒自己的外甥了:“你们也值当的这样子?还要死要活的真正是少见多怪,别人不说,就说我大哥,当年妻妾最多的时候,有二十多个呢……有哪一个是正当来的?还不尽都是抢……”

    东方三爷“好心好意”的一句劝解话没说完,东方大爷要杀人的目光已经实打实地锁定了他:“你这混账玩意你在说什么混帐话?”

    东方问情原本儒雅的脸被自己的三弟这一句话气的立马变了形宛若要吃人一般的看着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双拳攥的咔咔作响

    东方问刀缩了缩头,退了两步,躲到了东方问剑身后,不怕死的又小声说了一句:“说什么?说事实啊,当年你的事……谁不知道哇……除了抢的就是强的……自己做得,难道我还说不得了?凭啥说我混帐,你咋不说你自己的那笔糊涂帐呢”

    众人嗤嗤笑了起来

    “好孽障”东方问情大喝一声扑了上去

    “怎么了?为什么你们……难道莫邪哥哥他?”独孤小艺眨了眨无辜的大眼睛

    “不要提这孽障的名字真真是气死我了……”君无意重重的喘着气

    “你们到底因为什么要怪莫邪哥哥?尤其是三叔,你为什么要骂莫邪哥哥,这件事跟他也没啥关系呀,那骂得那么难听……”独孤小艺扭扭捏捏的,终于还是鼓起了勇气,小小的脑袋深深的低了下去

    “啥?跟他没关系?”五大高手再度震撼

    “真跟他没关系的”独孤小艺头虽低下,但语气很坚定

    天哪,都这样了,还叫没关系?那还得什么样才算是有关系?东方三兄弟虽然和小丫头不熟,却也知道这丫头很喜欢自己外甥,估计是要帮外甥解围,不过,就算是喜欢,就算是要帮忙解围,你总不能颠倒黑白那小子都做出了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这小丫头居然还说跟他没关系?那跟谁有关系?

    鹰大至尊是无语,这小儿女之间的事,你们自己研究

    惟有君三爷虽然正处于盛怒之下,但极度的愤怒却也让他产生了极度的冷静,和声道:“小艺丫头,你知道什么吗?这到底怎么回事?”

    “哦,这事真跟莫邪哥哥没关系的,其实…其实…是……是我啦……”独孤小艺满脸通红的揉着衣角,低垂着脑袋,窘困的就要钻进地里

    “到底怎么回事?小艺丫头你细细说来,慢慢说,别着急”君无意眼睛一亮,难道此事,还是另有缘故不成?三爷虽然冷静机敏,但他一个老爷们又怎么了解小女儿的心事,小丫头那边扭捏这不肯说,那里是着急说不出来话,概因那话根本就不是当面说的事情

    “我我……我……那天君三叔说,要将管姐姐和莫邪哥哥凑在一起,我……我就生气”独孤小艺眼见不说清楚肯定是不行了索性把所有心里话都说出来了,说到“生气”,突然一股委屈又涌了上来,声音顿时大了起来:“我很生气,特别的生气”独孤小艺凶巴巴地道

    “额……这事我知道了,你很生气,非常的生气……可……那又如何了?跟眼前的事有关系吗?”君无意真正有点迷糊了这可是在说君莫邪的事情,这小辣椒怎么扯到了自己身上?这扯得上关系吗?